怎样理解尼采的「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着你」?

关注者
1,525
被浏览
544,746

97 个回答

我们从哲学的角度来回答吧。
这句话出自尼采《善恶的彼岸》146小节,原文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我手头上的译本是朱泱译,团结出版社,2009.9
本书中“深渊”一词一共出现三次:

譬如,意识是不是真实的,为什么意识使外部世界与人保持一定距离,以及诸如此类的另一些问题。相信“直接的确定性”是一种给我们这些哲学家增光的道德上的天真;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完完全全有道德的”人!这种信仰除了是道德外,还是一种愚蠢观念,并没有给我们增什么光!如果在中产阶级的生活圈子中,动辄怀疑这怀疑那被认为是品质恶劣的标志,从而被认为是轻率鲁莽的,那么,在我们这些超越了中产阶级和其持简单的肯定和否定态度的人当中,又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表现得轻率鲁莽,并大声说,哲学家作为迄今在地球上最被愚弄的人,终于有了“品质恶劣”的权力——他现在有义务表示怀疑,有义务从每一怀疑的深渊往外做最邪恶的窥视——恕我开玩笑,作此阴郁的怪相和使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因为我早已学会了骗人和被人骗,做不同的想法和估价,对哲学家被人骗时的无名怒火,只是付之一笑。为什么不呢?真理比表面现象更有价值,这只不过是一种道德偏见;实际上,这是世界上最无法证明的假设。(p.39,Aph.34)

私以为这段话中尼采论述的是一种怀疑论态度,即,理性论述并无价值。”直接的确定性“是不存在的,因为即便是直接的确定性,对于某个具体的思考者来说,也受意识支配,而我们无法确定意识的确定性。思考过程就是一种推论,因此亦是无意义的。
于是,深渊在此当指”怀疑“本身,或”怀疑“——此种行为的集合。剩下的暂且不表。

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p.90,Aph.146)

暂且不表。

在一个隐居者的著作中,人们总是可以听到某种从旷野传来的回声,可以感到某种孤独的窃窃私语和怯生生的警觉;在他最为激烈的言语中,甚至是在他的哭泣声中,所发出的是一种新的、较为危险的沉默之声、隐藏之声。他孤独地日日夜夜、年复一年地坐在那里,灵魂陷于常见的冲突和对话之中,他已变成了洞熊、寻宝者、保护珍宝者,和其洞穴中的一条龙--他的洞穴可能是个迷宫,也可能是个金矿。其思想本身最终具有了自己的一种暮色,具有了一种很深的土壤的气味,即某种无法与人交流、令人讨厌的东西,冷冽地吹在每个过路者的身上。

这位隐居者不认为哲学家--如果哲学家道德总是隐居者的话--在其著作中陈述过自己真正的最终看法:写书不正是为了隐藏我们内心中的东西吗?他甚至会怀疑哲学家究竟能否具有"最终的真实"看法;会怀疑在哲学家的每一洞穴之后是否一定有一更深的洞穴,除表面的东西外,是否有一个更宽广的、更奇异的、更丰富的世界;在每一底部之下,每一"基础"之下,是否有一深渊

每种哲学都是表面上的哲学。一隐居者得出的结论是:"哲学家突然停在这里,回首张望和四处张望,有某种随意性,而且其中还有某种可疑的东西。"每一种哲学也掩盖了一种哲学;每一种看法也是一隐藏处;每一字词也是一个面具。(p.232,Aph.289)


此段基本上揭示了”深渊“这种概念的成因。上文段1中尼采已表达了观点:如果你接受了这种怀疑模式,一切推论得到的答案都成为了表面现象,因为这种推论——在你自身有怀疑能力的情况下——能够不断被推翻,而新的推论将不断产生,意即,任何人,(或者特指出色的哲学家,掌握怀疑能力的人)都没有办法得出任何一种结论,这是确定的,因此,任何人都会在推论到某一个节点上而选择停留在此。因为继续往下推论,是”骗人和被人骗“和”怀疑“的无尽深渊。所有人最初选择的推论方向是不同的,然而推论的流程都是无止尽的,于是随着推论的深入,任何人的任何理论都变成了无底洞,变成了深渊。而多数人,无论意识到或没有意识到无尽的推断深渊,如果他打算著书立传,也最终会写到一个立足点(节点)并就此为止,然而读者并无法得知这个节点是作者真正推论时停留的节点,还是他上一个节点,因此新一轮的”骗人和被骗“再次产生,新的怀疑深渊也产生。

由此可见,题中引用的句子,也就是段2,是对整个怀疑深渊的极限思考,即,”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兽“——若无限制地怀疑,则自身不可避免的将变成怀疑的创造者。而对于所有人(或哲学家来说),怀疑这件事本身是如此正当合理,是不可避免的一道坎,唯一的应对方式,则是用他自身来对待他自身,即段1中出现过的思维方式:即便是最直接的确定性也非确定的,则怀疑本身亦值得怀疑,而这个过程,就是“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你相信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最后就会变成这样。——皮格马利翁效应

这一效应的简而言之是由于主观认知通过信心影响人对困难的看法,去克服你相信能克服的困难,同样会被你认为无法克服的困难击倒。最后一点点把自己塑造成为外界认为你本该的样子。

与魔鬼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魔鬼。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战胜魔鬼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变成更强大或更邪恶的魔鬼,凝视深渊最直观的感悟就是千万不要掉下深渊。

战争年代,为了消灭游击队,屠杀平民是最容易的办法。可如果真是为正义而战,保护平民才是目的!为了战胜魔鬼而变成更邪恶的魔鬼,那么和魔鬼作战没有了意义。

出身贫寒的人往往为了避免跌落回贫寒,会更加极端。长时间凝视深渊引起的恐惧,让你变成了深渊的一部分。嘲讽穷人、鄙视弱者的人群中很多人腿上的泥还没洗干净。被深渊折磨的人往往为了爬出深渊而变成深渊的一部分。

最喜欢吃人的恶魔,往往是由英雄变成的。它们通过作恶,证明恶魔是邪恶的,去说服自己相信当初化身恶魔去战胜恶魔是正义的牺牲。这样的循环论证之后,吃人也就理所应当了。

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为了战胜恶魔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理念。为了正义就应当坚持正义,坚守底线,无所不用其极的只有恶魔。

你站在桥上看深渊,看深渊的人在楼上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