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漫画《疯狂怪医芙兰》?

翻漫画时重温了一遍,忽然想这么问一下。
关注者
121
被浏览
13419
怪奇医者与癫狂世相
——《疯狂怪医芙兰》介绍、解说与简评

【概览】
《疯狂怪医芙兰》是漫画家木木津克久创作的漫画作品,自2006年起在日本漫画杂志《CHAMPION RED》上连载,2012年宣告完结,结集成八卷单行本,中文版由台湾东贩出版代理发行。在台版封底的宣传词上,这部作品被概括为“医学惊悚漫画”或“医学恐怖漫画”。

有关作者木木津克久的资料并不多,即使是日文维基百科也只是粗略列出了其创作过的作品以及一篇专访稿的链接。从简单的网络搜索结果来看,他的大部分出版作品都能在中文网络中看到,但是个中最广为人知的还是《芙兰》。

不过即使是《芙兰》,其为人所知的也不是漫画本身,而是被认为是这部代表作的代表作《虫》(第2话,原名为《Chrysalis》,蝴蝶或蛾的蛹之意),颇带有写实风格地虫身刻画以及与一般日常类漫画无异的少女的样貌被糅合到一起,有关爱的坚持以及最后翻转的强烈反差,无疑会给每一个初识这部作品的人带来巨大的冲击。也因此吓退了不少读者,让他们还是止步于这部作品前不再敢多做接触。

《疯狂怪医芙兰》的日文原名为《フランケン·ふらん》,实际上也就是英文 Franken Fran 的日文假名写法。这一英文名可以直译为“弗兰肯·芙兰”,从英文就可以看出芙兰这个名字就是从 Franken 中提取出来的。而弗兰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由英国作家玛丽·雪莱创作的《弗兰肯斯坦》中的疯狂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和他制造出来的怪物。不过这个名字只是一个对想象的起点的致敬,实际上无论是弗兰肯斯坦这位疯狂科学家还是和他制造出的怪人都已经有些相去甚远,芙兰在弗兰肯斯坦的所踏过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而且也更显“痴狂”。

作品原名中的 Franken 颇有些“弗兰肯式的(芙兰)”这样的味道,即对芙兰的评价与概括,但是这一原名直译下来又很难让读者理解。可能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在台版引进时没有对这个词做直接翻译,而是根据作品内容取了“疯狂怪医”这样的意译式称呼。有人会认为这个名字一定程度上会给其他读者带来其他的先入为主的偏见印象,而对这部作品失去兴趣,但不过纵观全书,这个概括总体而言还是恰当的。因为芙兰正是一个无法用世人眼光或世俗价值观来评价的拥有高超技术并不吝于将其用于人体之上的医生。


【画面】
即使是无法从美术或专业角度来评价作品的普通读者,也能毫不费力地感受到这部作品呈现出的冲击感的来源:如同一般日常系漫画的画风与毫不避讳的血腥场面毫无芥蒂地交杂在一起,并且常常不加预兆地就塞到读者面前。想象一下上一页说开始做手术下一页就是一张占据页面三分之二的人的面部颇皮后肌肉与骨骼样式图的样子吧,如果对此没有心理准备的话大晚上趴床上看非得把手机丢了不可。

作者在刻画手术细节与生物结构时几乎是严格的遵守着人体或相应生物体的解剖结构,像是画解剖学教材配图似的绘制给人做手术时的样态,这使得这部作品与其他以暴力或鲜血场景作为卖点的作品有着很大不同。木木津还非常擅长抓住人体遭到破坏的瞬间并予以特写,例如被狙击子弹射穿头部时眼睛崩裂、鲜血四溅等情景,被一枪崩掉头部的刹那,只剩下舌头与下巴的人头,等等。这些场景通常会辅以浓厚的阴影或密集的强调线条来进行夸张与强调,从而呈现出非常强烈的冲击感及血腥感。这种手法也被用于某些身体结构上,通过添加阴影与线条,重复血液、血管、突起等元素等多种方式丰富细节来增强器官甚至是纯粹肉块的质感和立体感,从而达到增强它们在画面中的存在感与冲击力的目的。

肠子流出,脑部全貌、从中间切开的人体剖面图都已经可以说是习以为常,木木津还会在剧情中为了解释患者的病情,用页面三分之一的篇幅来画一个心脏,标记个中结构,还给出病理部位特写,以此来混杂幻想与现实之间的界限,从而予读者更大的冲击。

除了人体的血肉外,诸如昆虫、超自然怪物等非人类存在的形象也是本作中能够轻易给读者留下印象的存在。全身绷带的阿德蕾亚以及面部的触手自是不必多谈,作者在刻画密集触手时呈现出的层次感和密集感以及由此带来的精细感使得这部作品在猎奇感这一方面能够加上不少分数。其他的还有第2话的虫女,第5话的人型狗,第8话里画家在森林里看到的另一番真实,等等等等,更不说研究所里那些还没出场过几次的其他一干人等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第28话《Piety(虔诚)》中作者以略带调侃的方式建构了飞天面条神教的飞面大神的另一种诞生方式。在后记里,作者为这一话的代号也直接明了地写作《F.S.M》(飞面大神英文原名 Flying Spaghetti Monster 的首字母缩写)。


【剧情】
《芙兰》整部作品采用的是单元剧的形式,并不存在主线剧情或者连贯的故事线,而是分立为一个个独立的故事,但是会沿袭与承接人物设定的变化或人物关系的变化。最初的单元剧大都以委托人各式各样的医学委托出发,最终展现出一个出人意料或者事已愿违的结果,这种形式的单元剧在整部作品中所占比例也是最高的。除却以他人(如薇洛妮卡、加百列,又或者第八卷的那位大叔)为主角的故事,基本上每一集都会有芙兰所进行的各类手术与改造参与其中,并对剧情的进展起转进转折的作用。

到后来随着人物的增多,得以芙兰施展自己医术的场合也不仅限于来自于客户的委托,主角也不再一定是芙兰本人。单元剧的主题和形式开始扩展,相应的,最初所带有的那类近讽刺或近寓言形式的故事也就有所减少,到后期还出现了纯粹用以塑造角色的故事与猎奇成分比讽刺更多的故事。

作品中常用的叙事手法是解构欲望,即顺应并放大人的欲望,并将其引导上不加节制的极端最终得出骇人的结果,并通过这种毁灭式的结果来体现僭越的欲望的可怕之处。这一类型的故事大多是出于对名誉与财产的渴望,希望通过超出常理的医学手段来实现一己私欲。如第1话的复活自己杀害的儿子作为傀儡来占据遗产的父亲,第⑨话的黑手党争夺遗产的厮杀,第36话为了成为明星而要惹人喜爱与第37话为心上人而不断将自己改造为二次元式人物的形态,第43话二十四人的脑部移植,等等。这种手法构造故事起来难度不大,而且也能起到很好的反转效果。

被解构的还不仅仅只有欲望,还有一些日常里习以为常的话题。第27话里,木木津通过将忠犬的外貌替换为中年大叔的形式重新演绎了忠犬八公的故事,在读者面前呈现出强烈的反差感。第37话中为了和心上人能够更接近些而将自己不断改造成二次元式形象的女子和她恋情最后的终结尚且只是婉转地讽刺了一下想要二次元式样貌的男男女女。到了第54、55话木木津干脆就把宅男们都会有的生活在妹子围绕的世界里的妄想实现出来推到读者面前,让读者自己判断这样的生活究竟如何。

除此之外,作者还会借芙兰的治疗或实验来讨论一些话题,试图提出自己的思考。有一些思考带有一定的社会批判眼光,另一些则是对于科学以及生命的想象与担忧。如第29话体外怀孕技术所体现出的对怀孕这一生命活动本身的思考,因利益随意冒进的医学以及左右摇摆的社会对新生事物轻易的接纳又轻易地舍弃;又如第41话保存了人类死前所发出的电信号的水母,第50话对长寿的思考和以他人的不幸为食粮的生命观,第53话获得了修正自己在自然界中地位能力的生物将如何挑战既有的生物秩序等等。

有关爱情观念的讨论也是作品中经常出现的话题,第7话、第12话、第19话、第22话、第35话、第37话、第38话分别从各种不同的方面讨论了有关爱情的独占欲、对彼此的付出与回报等诸多方面的情况。

还有一些故事不见得是出于讨论某种观点出发,而更像是作者的趣味,最典型的就是从第23话《Justice(正义)》开始登场的“正义尖兵”系列。木木津克久借由芙兰所接受的希望进行人体改造的委托人的到访开始,陆陆续续地讲述了四代正义尖兵有关正义制裁邪恶以及报复不加节制的正义,还有陷入复仇的快感囹圄中的人以及因为这一快感而被利用的人的故事。在这几个段落中,芙兰基本上退居到叙事的次要位置,作为各位正义尖兵改变的契机以及欲望的出口,将舞台几乎是完全地交给了各位正义尖兵。各有不同的制服、出场姿势以及战斗方式颇让读者觉得作者完全就是在玩,顺便致敬一下久负盛名的假面骑士系列。

芙兰在作品中虽然贵为主角,但是在具体的故事里往往只起到引路人的作用。即故事通常是借由芙兰的医疗手段来引发患者或委托者改变,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改变才是故事叙事的核心。也就是说,在《芙兰》中,人体改造与医学实验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引导故事的元素,而非叙事的目的。在漫画后期医学改造和实验甚至都不会出现,而只是作为描述超常理或超自然存在的理论与手段,以此将现实中需要讨论或映射的议题联系起来。木木津有时会在故事的最后留下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伴随着芙兰悠悠然地话语结束,如第19话发现能够分泌荷尔蒙的生物没有消灭殆尽而是仍然存在在社会角落,第53话对获得了全新能力的章鱼将会如何重新找到自己在生态系统中位置,诸如此类。

尽管《芙兰》并不避讳血腥、猎奇、超自然的画面以及刻画,但是总体而言其主要人物的画风与性格设计还是带有一定的少女漫画式或萌系的色彩,加之芙兰本人的悠闲的性格所带有的优哉游哉的特点,一定程度上冲淡了本作最终呈现出来的怪奇氛围以及故事背后所带有的寓言或批判色彩。叙事手法对故事内核表现的影响在这部作品中便是以这样的形式加以呈现。

同时出于这部漫画的特色正在于对医学改造、血腥场景、超自然物或非常理遭遇的刻画,作者因此不得不将叙事的重心放在手术的过程、超自然存在或怪奇的事实上。这就使得在最后漫画呈现出来的效果形式要大于内容,内容在观感上反而是为画面的出现提供契机而服务了。对于有心的读者而言,这些故事似乎足以构成想象与思考的起点,但对于一般读者而言,这也仅止步于一个清奇的脑洞。这也就难怪《芙兰》会被看作猎奇作品或人体改造作品了。

自然,对于一部普通漫画而言向它要求过深的议论或观点显然过于严苛。不过虽然《芙兰》在叙事上比较普通,但也也很容易能看出木木津在话题和分析问题的角度上作出的探索和希望搞点“不一样的”的野心。尽管这种探索到后期逐渐就被其他更加怪奇的元素冲淡,不过还是能时不时让人惊喜一下。

究竟是剧情是为了引出人体改造与猎奇医学实验的道具,还是医学是为了打破常理给世事添上一个“如果”作为探寻的起点,就全看读者的选择了。


【主要人物】


  • 芙兰
(图自:FRANKEN FRAN | R-A 【フランケン・ふらん】「FRANKEN FRAN」イラスト/R-A [pixiv]

芙兰的名字并非标题所写的“弗兰肯·芙兰”,她刚开始自称为“芙兰”(第1话)或“斑木那儿的芙兰”(第6话),后来也有直接自称为“斑木芙兰”的时候(如第26话,由别人的口中唤出全名的始见于第11话)。可以认为是三姐妹中唯一继承了斑木姓氏的人,也是继承斑木直光的研究所及其全部研究技术的人,但是可以开拓的研究范围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第5话提及“拥有博士基因研究的特别许可”)。

如前文所述,这一角色的原型是弗兰肯斯坦博士和他制造出来的怪物,但是基本上芙兰只沿袭了科学怪人的“面部有缝合线”以及“头上与电极”这两个特征,以及弗兰肯斯坦触犯世俗禁忌进行常人不可为的实验与医疗行为这一特点。与科学怪人相比,最终成型的芙兰身上头上的电极被安排到了太阳穴而非脖颈,缝合线主要凸显在嘴部,从头顶到眉毛的那一条竖的缝合线则被安排到了左眼上方。

她全身布满了工整的缝合线,在头部的缝合线呈现为从嘴角延伸到两颊直至耳下的一条,左眼眉毛上方的一条,脖颈处的一圈。其余身体的部分,从手指直至腿部都有缝合线。头部似乎可以180°旋转(第一卷附录)。太阳穴处有两个硕大的电极,但是除了方便拿起没有体现过其它实际用处。发型为披肩金色直发,双瞳为金色近乎橙色,如果情绪激动或者身体晃动幅度较大时眼珠会掉出来。一般打扮为外披医用白衣,内穿白色衬衫辅以红色丝带系成的蝴蝶结与脖子处点缀,衬衫扣子较大,有领但遮不住脖子的缝合线。下身一般为职业装样式的浅蓝色过膝裙,裙下为黑色裤袜,但腿上的缝合线还是能看得出来。外出时会把常套在外的白衣脱下换上长度过裙子且显得厚重的女式披风,双手会隐于披风之下(第五卷彩图及各话零散内容)。

为了工作方便会在手术前给自己多加两双手,手本身也能从手肘处拆开(第4话)。能够身首异处的同时身体还在做研究(第1话),也能够在被杀害后自己为自己做手术(第15话),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有不死的能力。

整个人一直都有些精神不足的样子,站立或走路的时候会摇摇晃晃的,说话起来也优哉游哉,不紧不慢。

虽然芙兰姑且也有学生身份,但是她并不会经常去学校。她曾经说只是“为了休息才去上学”(第4话),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学校作为一个“经过筛选的群落”,适合集体实验的方式来调查“一个物种的特质”(第19话),也有想让薇洛妮卡体验一下“一般人的青春”的考虑(第19话)。

芙兰基本没有什么尘世间的道德观念,只要付出相应的费用与代价就会接下委托。她会同时接下敌对双方的委托(如第⑨话)或相互抵触的委托(如第43话)。对于可不可以杀人芙兰基本抱持无所谓的态度,但是因为自己的双手“是为了让人活下去而被造出来的”,所以不会让人轻易在自己面前死去,而且觉得让人死去“太浪费了”(第14话),会因为患者死在自己面前而感到悲伤(第八卷附录谈话)。不过对于抱持了活下去的姿态后又该如何生活下去,她并不关心。

她继承了博士“科学的进步和人类的幸福”的宗旨,认为科学的进步是改造地球的必要条件,所有的实验都必须以幸福为前提(第14话)。不过颇为讽刺的是,从读者的角度来看,经过芙兰治疗或者改造的人并非每个人都获得幸福,可能不幸的还要占到大多数。她本人也对这样的结果感到疑惑:“被赋予了好像一切都落得悲惨下场似的表现”(第八卷附录谈话)。因为她对世间的评判标准缺乏了解,所以常常在她看来满足了委托人的需求便可算是圆满,同时出于“大家都是很优的大人了,而且应该自己负责”的观点(第4话),她不大会关心委托人在完成委托后的情况。

由于芙兰在剧情中所起到的“引路人”的比重更大些,给她安排这样乐于“救”人和漠视尘世道德的设定反而比较好引出剧情。为了使故事更具冲击力,推动故事前进的欲望就需要超出一般的社会秩序与社会价值,这就要求能促使这一类欲望的得以实现的人必须能够弃这些条条框框不顾,让这些欲望都得以实现。另一方面,作品中常常出现的超自然存在有许多也亦非社会价值观所能框定,如果与它们接触的主角过于受限于社会框架的话,也会削弱故事所能表现出的超常的力量。

在这种意义上,在《疯狂怪医芙兰》中芙兰这个角色就必须具有超出世间常理的“疯狂”,也必须要成为拥有超常技术以及非一般医学伦理观的“怪医”,否则这些故事就难以成立。从这个方面考察来看,《芙兰》这部作品的主角设定无疑是成功且恰当的。

  • 薇洛妮卡
(图自:"Franken Fran - Veronica" by imperatorShiro Franken Fran

薇洛妮卡的原型应当来自于1920年德国无声恐怖电影《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中的卡里加里博士,但同样只沿袭了卡里加里博士的发型和黑色礼帽的设计。被斑木直光以保镖与暗杀专家为出发点所设计制作。

头戴着黑色的帽子且从不摘下,通常打扮为黑色的洋装外套以及黑色的小披风,从细节来看应为冬装。一般双手会隐藏在小披风之下。脚蹬靴子。

身材娇小,全身布满伤痕,颈部有缝合线,脸部有X型交叉缝合线,交叉点大致位于鼻梁上方,并延伸至两颊。双手伤痕尤多,指尖有毒针可以注射病毒(第18话),一般会戴白手套来遮盖伤痕与毒针(第25话起)。眼睛可以感觉到红外线,耳朵可以觉察高频率的探测仪器,喉部有一个额外的囊可以使毒药或有害液体存留其中而不会流进胃里(第25话),嘴巴可喷火(第18话)。身体遭到破坏死亡后也可被复活(主要是借由芙兰的技术,第40话)。

在外保护芙兰或上学时薇洛妮卡会随身携带一个包,里面装着超出常理数量的武器(第19话)。她自己也能从披风之下伸出大量武器,或是整只手臂替换为变形为带关节的镰刀(一说描述为断头刀,第18话)。

她认为“人会杀人是自然行为”,秉持“死是美丽且对所有人平等的”以及“不让对方感到痛苦为前提而杀掉对方”的价值观(第14话)。原本是被斑木博士设计为其保镖,后因未知原因与博士分开,自己便依照博士的话前往芙兰处投靠,尔后“保护研究所和芙兰的义务”便成为她存在的理由(第59话)。

在初次登场时她是芙兰血亲的身份(血亲概念来自于第二卷附录故事的自述)以及秉持与芙兰完全相反的价值观无疑给故事带来了一种新鲜的冲突。但很可惜的是,两种价值观的冲突只在一集中就得以解决,而其形式也是芙兰通过在薇洛妮卡的脑袋中植入了IC和电极而获得了对薇洛妮卡的控制权而结束。

这就使得薇洛妮卡的这种价值观在日后的内容中并没有多作体现,而是将它单纯的化作了薇洛妮卡对杀戮不抱持任何犹豫这样的前置设定。另一边,芙兰也曾说“因为我没有阻止你杀人……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阻止我救人”(第14话)。不过日后还是她还是会对薇洛妮卡“又杀了太多人”而生气(第25话),虽然生气的原因更多的偏向于给芙兰造成了更多需要她处理(治疗)的尸体而感到困扰。到最后(第八卷附录故事),芙兰还因薇洛妮卡最初登场时杀害了研究所中外泄情报的一人而生气,并给予她电击处罚。

这一设定的消失或许可以用芙兰在薇洛妮卡的脑袋里植入了电极来限制她来解释,她与芙兰在理念上的冲突也在第14话有了基本的处理。再考虑到这部作品的重心依然应放在“芙兰”身上,就没办法给薇洛妮卡的价值观过多的发展空间。不过薇洛妮卡的这一价值观没有多作发挥还是有些让人失望的。

在消去了这种理念冲突后,薇洛妮卡在后期就转变为了敏感的姐控少女保镖。或许是由于曾经过于血腥的经历以及长期的孤身一人,她很重视身边的人,无论是芙兰还是身边的朋友。虽然一度遭受因虚假友谊的欺骗而哭泣,但也会因友人的逝去而伤心并奋不顾身地调查,决心报仇。可以说从薇洛妮卡出现开始,作者就开始扩展《芙兰》的故事类型,也开始将主角从芙兰转移至其他人。经过几个专门为薇洛妮卡设置的故事后,可以看出薇洛妮卡的成长以及对芙兰显得有些敏感和非一般的珍重。第60话的最后薇洛妮卡悄悄把没有大脑的芙兰的复制体带回自己房间,无言地摸着微笑着的“芙兰”的头的场景,或许也代表着她对芙兰复杂的感情和渴望。


  • 加百列
(图自:Franken Fran | phuphu 【フランケン・ふらん】「Franken Fran」イラスト/phuphu [pixiv]

她的原型有网友经过考证后认为出自英国短篇小说家赫克托·休·芒罗以笔名萨基(国内早期出版的著作译作扎基,英文原文为Saki)于1909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加布里埃尔・欧内斯特》中所刻画的狼人形象。为斑木直光为研究变形现象的实验体,后因未知原因被舍弃,自己生存,并成为了“合法海盗”式的杀人集团的老大。

她被制造出来的时间比芙兰和薇洛妮卡要早,因此被视作两人的姐姐,也会以妹妹来称呼其他两人。但是对斑木直光不抱有什么好感,称其为“混帐”。鼻梁处有一道贯穿整个脸颊的横向缝合线,脖颈处也有一圈缝合线,戴着耳机形态的变身装置,通过头梁和系在下巴的绑带固定,变身装置上的旋钮便可改变身体形态或激活身体的某些机能,战斗时则会变成人狼形态。手肘和膝关节处安装了像是医用的固定装置,但没有任何相关的设定解释或说明。可能是因为能够自由控制身体的形态,除头部的两道缝合线外,没有其他伤口。

由于变形现象的能力,她可以调整身上的任意一个部位,像摆动积木般调整自己的肉体。单体的战斗能力远在薇洛妮卡之上。即使近距离遭受PTNT炸弹也能存活。

如果说薇洛妮卡的出现姑且还带有一定拓宽作品所容纳的价值观的尝试的话,到了加百列出场时这种尝试就可以说是完全被单纯地增加角色多样性所取代了。从加百列的初次登场便可看出,她的目的是想让芙兰交出研究所及研究所附带的利益。但是在第一次失败后这个设定就再也没有使用过,她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于加百列本人的性格也柔和了许多。在第44话加百列担当代课老师的剧情中,加百列虽然依旧口出恶言不加遮掩,但是仍会响应学生们的问题与请求,予以颇为实用或功利主义的回答。她本人虽然对此抱怨不已,但也坦言学校“说不定比预料的更符合我的喜好”(第49话)。后来加百列成为代课教师后也没有主动于芙兰一方产生联系,反而都是薇洛妮卡主动去与加百列攀谈。

不过由于登场较晚,加百列的登场次数并不多,仅计算正章则仅有四话登场(40/44/49/59)。而且经过第二次登场,加百列性格中的恶劣部分被削弱了许多,到了第三次登场时基本上就变成了“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恶人”了。


【其它】
以下为豆知识或无关紧要的细节解说。

这一条比较“绅士”:从设定上来讲,虽然在漫画中常常还能看到腿部的缝合线或伤口,但是芙兰和薇洛妮卡在日常穿着上是黑丝裤袜的……之所以强调黑丝是因为一般的裤袜没办法把缝合线或伤口透出来你说是吧。

作者有时候会忘记呈现一些细节效果,例如芙兰手上的缝合线,薇洛妮卡的伤口,两人腿上的缝合线与伤痕等等。

芙兰手部的缝合线曾出现过好几种缝合法(如第1话与第27话相比手背上的一条横向的缝合线移到了手腕,第28话又回到了手掌,到第八卷扉页时横向缝合线又只剩一半)。当然,这可以解释为她的手部可能在这期间经过更换或维修(第4话曾经有过手臂机能变差需要维修的感慨)。

薇洛妮卡最初出场时并没有戴手套,脚穿的也不是靴子而是普通的女式圆头娃娃鞋。虽然到了第二卷附录时就已经换成靴子,但是直到第一次上学(第19话)时薇洛妮卡手上的伤口与毒针仍会直接暴露在外。一般情况下薇洛妮卡会戴白手套掩盖伤口和毒针,这个设定是到了第四卷薇洛妮卡第二次上学时(第25话)才加上。但是在她刚转到班上时这副手套并没有戴上,第二次出现手部细节描绘(和芙兰通电话时)才戴上的。

在第一次出场时,薇洛妮卡似乎有隐藏在影子里并从中慢慢冒出的能力(第14话),但是这一设定在后来的故事内容中没有再次体现过。

在第28话中薇洛妮卡曾提及她也有过一只狗,应该指的是第二卷附录中薇洛妮卡刚开始旅行的时候陪在她身边那一只。

整部作品中包含了克鲁苏神话元素(如第一卷附录)。


【结语】
如果要试图给整部作品下一个概括,可能还是台版封底所给出的“医学惊悚漫画”更为中立且恰当。这里的医学不仅是人体改造与医学实验,还有其他能够以某类医学或生物学理论所试图解释的超自然现象。

不过,将这么多或美丽或丑恶的故事拼合在一起,也难免使得芙兰所在的世界太过喧嚣。勾心斗角,烧杀掳掠在这位从自身的存在到所拥有的技术都诡异得令人害怕的医生身边从不缺少,而我们所看到的,正是这样一个由她参与、甚至是由她建立起来的近乎癫狂的世事百态。在那背后,堆积着的尸骨,散发着超出界限的欲望所带来的毁灭独有的血腥味,提醒着人们,过度的渴求带来的满足背后,毁灭会更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