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论朴树新专辑的第一首歌《在木星》?

关注者
200
被浏览
58,850

44 个回答

首先,特别感谢 @朴树经纪人小建给我的答案点了赞,由于虚荣心作祟,自从看到这个赞后心情特别好,哈哈。
但也正因此,更感到有一种责任感,审视自己的回答后发现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所以就做了一些修改。
从始至终,我的评论都没有涉及电影《聂隐娘》,主要原因是我对《聂隐娘》不太了解;另外,考虑到朴树以往的广告歌曲比如《new boy》、《colorful days)、《radio in my head》、《hey,我在》等完全是可以跳脱广告产品而独立存在的(不搜的话,能猜到哪首歌对应哪个品牌广告的绝对是天才),因此,我认为不谈《聂隐娘》对评论这首歌不会有多少影响。
整个知乎上,关于朴树的话题,除了《平凡之路》以外,讨论的热度并不高,认真观察后,会发现许多答案都在着重谈情怀。一开始我的确是不满的,觉得这些情怀太虚,对了解朴树没有什么帮助。但现在,我觉得还是还是该尊重大家的看法。不过,依旧希望大家能多联系主题谈谈看法,“致青春”、“致情怀”的言论在这个问题上也许并不那么合适。
以下回到主题部分。
================================================================================
全文有点长,图片不多,但包含了许多资料,有缘人就耐心看下去吧。
我主要针对歌名、旋律、编曲、歌词和朴树唱腔进行评论。
首先谈谈歌名。
我的评价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莫名其妙(这个成语在我字典里有许多解释)。

宋柯(微博号:老宅的男)问:为什么叫《在木星》呢?朴树答: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原因的。
截图来源:微博(老宅的男)
宋柯老师的疑问也是我的疑问,虽然文案稍微解释了下木星的来由,但我依然实在很难把在木星这个名字和它表达的内容联系在一起。而朴树对宋柯的回答实在是“充满禅机”。当然,朴树是正经回答过这首歌来由问题的( @朴树经纪人小建的答案里也提到了),在此感谢 @布衣(知乎号找不到)为我提供的信息。
关于此次的新歌,新京报独家采访到了朴树本人:

新京报:木星是12年走完一个完整轨迹,朴树也让歌迷等了12年,这是巧合还是有心设计的梗?

朴树:一切都是老天爷安排的。这些年,每一天都在我承受力的边缘,如果自己可以选择,我宁可早点结束这种折磨,有时它并非那么好玩。

新京报:这首《在木星》歌词中描写的意象的灵感来源是什么?你脑中是什么画面?

朴树:意象,歌名03年就有了,旋律07年就写完。当时是幻想一个没有生老病死,爱恨离别的世界。而现在,我相信,有这样的世界,我们所有人都会去那。

来源:culture.ifeng.com/a/201

由以上朴树的回答我们可以得知,朴树在这首歌里说的是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乌托邦的世界的生活状态,木星指代的就是一个生活的理想境界(天堂?)。

接下来聊聊旋律。

关键词:舒缓、耐听、 “大悲咒”。

熟悉朴树的人都知道,他的歌曲调大多是很平缓的、旋律不抓耳但很耐听,“大开大合”、张扬的唱法在他歌曲里比较少见当然,这些特点在民谣歌曲里本身就很常见。回到这首《在木星》,它的旋律在舒缓中带着跳跃感、平和而又不缺昂扬的精神、不抓耳但却很耐听。属于既典型又不典型的朴树作品。典型在于它的舒缓、耐听,不典型在于它的积极、昂扬是从前两张专辑所没有的。必须指出一点,因为曲调的平淡和不抓耳,可能会使许多慕名而来又听惯旋律抓耳,曲调起伏大的流行歌曲的听众比较失望。

许多人提到这首歌曲的旋律有些“大悲咒”的感觉,我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这是否受到佛教音乐的影响,不好说(我感觉《她在睡梦中》更像念经的),的确有可能。关于这一点,我顺口多说几句。关于朴树进西藏“朝圣”的报道,随手一搜,可以翻到许多。而近年来他在许多访谈里也承认了数次去西藏“朝圣”经历。

比如05年的报道:

朴树近日将旅途中亲自拍摄的人物照片再次公开,和大家分享他的旅行心情。

 朝圣1(摄于2005年4月4日 14:18):

  命运与美好的希望寄托于双手合十间。怀着虔诚的心情期待恩典和保佑

  燃香、诵经、献花环,撒花瓣,如此纯净,不染一尘。

 朝圣(摄于2005年4月6日 14:48):

  亲眼所见的跪拜礼超乎想象中的震撼,就像走在任何一条街巷中随处飘来的歌声,那种发自根源的震撼。

  集市加小店(摄于2005年4月14日 18:41):Thamel是一个古迹边的集市,让我想起了Scarborough Fair,熙攘的集市上赶集的人穿着不知是哪里、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传统服装,在集市上载歌载舞,到处可以听到曼妙的旋律,如梦似幻……

 孩子(摄于2005年4月14日 19:46):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惊鸿一般短暂象夏花一样绚烂

  世上最美好的就是笑容,尤其是孩子们的纯真。

 来源:music.yule.sohu.com/200

如果这个报道属实,那么很显然可以看出朴树在当时对于佛教是怀有热忱、怀有敬意的。

07年他曾参加《神州和乐》大型系列访谈,聊佛教音乐。

他曾有以下发言(仅为部分):

朴树:它(佛教音乐)可以是任何形式。
朴树: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说佛教音乐只是去唱颂佛,还是说它是很广义,就是说它是在说佛教的精神,就是怎么说,因为我也听过大量的音乐,就包括有些佛教音乐,我就从我的听觉听到的就是有一些是假大空的真善美,但我觉得相反,我觉得音乐最基本的元素是真实,就是你在表达真实的感情。就有一个问题,就是佛教音乐有没有感情?然后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反正吧,我是觉得,当我听到真实的东西,哪怕是很愤怒的音乐,但我觉得我在里面感觉到了真实的东西,它是让我人变得积极,让我情绪是向上的,我宁愿,我怎么讲,我觉得它也是佛教音乐,我觉得精神是相通的。它不是让我再沉迷下去,是让我清醒,我被那个力量震慑到了。
主持人:你是怎么能够理解到佛的世界观的?看到佛经?见到了××法师,还是?
朴树:最早是看《西藏生死书》,特早就看过。
主持人:那时候你多大,可以问吗?
朴树:二十出头。
主持人:二十出头。
朴树:当时觉得很荒谬,真的觉得特荒谬。
主持人:为什么觉得很荒谬。因为觉得那个事离你特别远?还是它说的有些事你不能理解?
朴树:就是想象不到人突然就会死掉,觉得这个很遥远的事,就像不会发生一样。通篇我都觉得这本书很荒谬,只是神话故事而已,然后慢慢长大了,然后生活越来越复杂,然后也有我自己很多前所未有的,很多负面的情绪,然后突然有一天在无意中看到的时候,我觉得打开一篇,都能从我的生活里找到印证。

来源:朴树谈佛教音乐(视频)(有一部分视频和全部文字实录)
由以上朴树的言论,可以发现朴树很早就接触到佛教音乐了,并且他对佛教音乐有较深理解。在他看来,佛教音乐不应在乎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内含的精神。

近年来的访谈里,朴树也屡次回答了自己信仰的问题。

比如:

腾讯音乐:是不是信仰也给你带来很多力量呢?

朴树:信仰没法说,因为我是一个非常走极端的人,我确实有信仰,我觉得人更自然就对了。 腾讯音乐:十几年前还会去云南西藏那种地方,算是一种朝圣之旅吗?
朴树:不算朝圣,跟放松一样,只不过给自己一个暂时的物质刺激一样,到一个新地方会让你觉得暂时摆脱那些低落,其实当你回来的时候你发现所有问题还在。
来源:ent.qq.com/zt2013/music
再比如:
网易云音乐:那会去西藏云南等地方到处跑是想重拾做音乐的热情吗?

朴树:因为对我来说可能去哪儿都没有用了,对,因为我那会儿也到处跑,后来还是发现去哪儿都只能是一个短暂的物质刺激,对,就是你不能解决你自己最终的一个问题。

网易云音乐:你有什么特别的信仰吗?

朴树:我觉得信仰这事儿不可说,说出来就是错,对,所以还是不说信仰吧,我看到一本书里有这样的话,它说所有的经典,所有的传承,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暂时的,都不是永恒的,但只有对这个世界的觉知是永恒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到现在为止我看到的最完满的一个答案

来源:ent.163.com/13/1024/04/

朴树是否信佛呢?朴树本人对本问题一如既往的抱着讳莫如深的态度在回避着(如上述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对朴树专访里朴树对于信仰这一话题采访的回应)。很难说朴树就是一个佛教徒。但他的思想和音乐是确实受到过佛教影响的,只不过这不能说明《在木星》的旋律与佛教音乐是有关系的。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是有的。

编曲:

宋柯老师和 @朴树经纪人小建老师 是这么评价这首歌的:

这首歌(《在木星》)与《平凡之路》作比,编曲和旋律上肯定是相当不一样,这几年朴树对人生有新的思考和参悟,我们觉得两首作品核和魂还是相通的。他现在不会像以前那么敏感、尖锐,可能与自己年纪和经历相关,他变得更成熟,也洒脱起来。
小建:第一次听到《在木星》,感觉跟《刺客聂隐娘》的格调很配。在编曲和和声运用上,比《平凡之路》更成熟了。更喜欢《在木星》,尤其是结尾的部分,词写得最喜欢

来源:culture.ifeng.com/a/201

我是赞同两位老师的看法的,此外,我的看法是:《在木星》的编曲还是较为简单直接的,伴奏里鼓点声尤为亮眼,节奏比较昂扬、欢快,这也奠定了这首歌的基调是较为积极向上的。这些特点都和前两张专辑里张亚东“熬制”的英伦风有很大不同这也是朴树近年来音乐上比较重要的改变。

然后说说很重要的歌词吧。
总结陈词:有生命力、告别拗口、空洞、乏味。
朴树的词一向是有口皆碑的,详情参见《我去两千年》、《生如夏花》两张专辑。如果非要赏析的话,我认为这个博主说的挺好ent.163.com/13/1024/04/(包括他对《平凡之路》歌词的看法,我都比较赞成)。
而著名的“朴树吹”高晓松曾给出过以下评价:
朴树是一个天才。朴树对歌词的掌控能力非常好,一直以来,我写的东西完全是“赋比兴”,朴树不写具体事,除了《白桦林》,上来就兴,一直兴到尾,但是非常好,像《生如夏花》第一张专辑里面的几首歌我特别喜欢。朴树的歌词使我汗颜,我经常看着汗颜,我总觉得我写的东西在国内已经算第一流,但是我不是天才里面最好的,纯靠受教育的功底能写成我这样是最好的,崔健没上过大学,但是写的东西被收进大学书本里。我一直在讲,音乐和电影这个行业根本无法靠商业,商业就是大家在苟延残喘活着等着天才来,天才来了大家才能活,天才不来大家做一点商业的赚点钱。天才不来这个行业原地踏步,原地踏步能维持只要不退步保持住这个能力等待天才来的时候能够配合他就行了,朴树就是这种天才。
来源:《校园民谣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7月版
然而,《平凡之路》出来后,很多人都质疑它的歌词拗口、空洞、乏味。物已往之不谏,且不去深究《平凡之路》到底是韩寒“搞砸”的还是朴树“搞砸”的,但这首《在木星》的歌词是褒是贬,显然都得由朴树一个人担着。
这首歌的歌词我再贴一下:
君归来 君归来
待历经沧海 待阅尽悲欢 心方倦知返
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好个白发迷途人
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明月作烛台
亦归来 亦归来
以苦难为床 以泪为帆 心似离弦箭
莫说天无涯 海无岸 纵然归程须万载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做少年
你为什么哎 言无声泪如雨
你为什么哎 仰起脸笑得象满月
问那人间 千百回生老死别
与君欢颜 从此永留身边
沧浪之江 西来水泱泱
江上一轮明月 照多少沉浮过往
沧浪之江 东往水莽莽
谁赏江上明月 谁听江声浩荡
词是按照赋比兴来写的,开头的直抒胸臆(赋)、中间对君归来渴望的比拟(比)、以及最后描写江水明月、升华主题(兴),完成得很工整。整首词画面感很强,有情有景,情真意切,景能衬情,在我看来是写的相当出色的
看到很多人说这首歌与《生如夏花》有联系,那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朴树04年曾这么说过:

许戈辉(下简称“许”):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你《生如夏花》这张专辑的名字。

  朴树(下简称“朴”):这些歌两年前旋律就写完了,就是歌词没有写。在这之前的一年,我刚刚意识到人会老会死,这个意识困扰了我好长时间。小的时候的快乐,我觉得是没有代价的,随时都可以快乐。长大就不一样。4年前我从来不出去玩,老闷在家里。从这间屋子走到那个屋子,可能什么都不想,一个下午可能就这样过去了。然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的生活空洞了,因为我每天都写日记,我发现我的日记特别空洞,于是我觉得应该打破这种生活。

许:现在什么让你疯狂?

朴:音乐吧。当你处在这样的状态时,心也就定在这儿,会觉得我什么都有,我就是国王。但当我不在状态的时候,我会觉得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4年前出那张唱片的时候,一下得到很多东西,生活也改变了,但是我发现我进不了那个状态了。经过这几年起起伏伏的,知道了每一种快乐都有代价,感觉到了生活或者生命力阴暗的那一面。所以我当时给那个唱片起的名字叫《因为没有来生》。

许:你强调说“我自己已经慢慢变得成熟,我做这些东西我知道它是工作”。你的价值观变了吗,你曾经痛恨的那些东西现在是你喜欢的吗,还是妥协了?

朴:我相信是妥协了。很多人采访会问,我走红是不是错误,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是错误,但去年开始,我认为那不是错误,我很幸运。因为我一直在观察,在我身边有很多年轻人,特别有才华,然而他们没有我这么幸运,他们没有能出自己的唱片,出了唱片也被匆匆一笔带过了,真的没有太多的人关注他们,给他们机会,他们甚至连生活都很困难。这种遭遇对人的消耗其实比名利要大。

来源:ycwb.com/gb/content/200
再贴一下朴树对于《在木星》创作灵感的解释:

新京报:这首《在木星》歌词中描写的意象的灵感来源是什么?你脑中是什么画面?


朴树:意象,歌名03年就有了,旋律07年就写完。当时是幻想一个没有生老病死,爱恨离别的世界。而现在,我相信,有这样的世界,我们所有人都会去那。
来源:culture.ifeng.com/a/201
联系朴树创作《生如夏花》的时间及心境的描述和《在木星》的创作背景,我们可以看出两者之间显然是有联系的。《生如夏花》是青春美好而留不住,饱含了朴树对生命的思考、对青春的赞美、缅怀和不舍,所以“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而《在木星》是青春美好所以要留住,说尽了朴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渴望,所以“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做少年 ”。
但是,由于《在木星》的歌词肯定是这一两年内完成的,而这一两年内的朴树在心境上与从前可谓是天差地别的(这一点,他在近年来的专访里也反复提到过),因此《在木星》歌词的风格和从前有很大区别的。年轻时的他性格敏感、抑郁、茫然、走极端,写的词往往很自我,注入很浓厚的情感、颓废的思想,我相信如果朴树当时就写《在木星》的词,很可能也是这样的风格。然而这个阶段的他“心宽了”,所以《在木星》的词显得更积极、入世,以及一份难得的淡然。比如“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好个白发迷途人 ”里在我看来就是对君归来时不堪外表的自嘲,而“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明月作烛台”里显得有一种释然的心态。
此外,我依旧觉得这首词受到过李叔同先生的《送别》的影响。一则是朴树曾表达过对《送别》的欣赏,二则是在写词风格(我指的是都用的是文言文)一样,三则是我爱瞎联想。贴一个《送别》(朴树版)的词大家看看,具体对应的部分我大概加粗了下。
长亭外 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今千里 酒一杯 声声喋喋催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朴树的唱腔:
我的评价是:熟悉的声音,不同的感觉。
语感和乐感一直都是朴树的强项。同样的歌词,朴树唱和别的歌手唱味道就是不一样,区别就在语感和乐感上!别小瞧了朴树的”瞎哼哼“,还真没几个人哼的比他好,这就是超人一等的乐感!就这首歌来说,除了展现了他一贯出色的语感和乐感以外,与从前一个明显的不同点是他唱歌更加放松了,感情表达上也更内敛了些他嗓子的缺点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这首歌难度不在嗓子上。
由于我并非从事音乐的专业人员,所以评价的时候尽量在避免评价好或者不好,如果有偏颇的地方希望大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