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有哪些值得玩味的/有趣的细节?

有个别地方作者故意用错字别字来反映一个人的粗鄙。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玩味的细节吗?
关注者
3231
被浏览
805300
还挺多的,搞(维)基这么多年,我有幸了解了一些,正好拿来分享下,思路比较飘忽,想到啥我就写啥,不定期会更新:

<!--开头简单说明下,很多朋友评论里问为我什么清楚这么多细节,其实这些也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我一开始写的时候确实是从个人记忆出发的,后面的一些比如普棱的那一段来自 @史杰诺,学城的两段来自维基的总结,这几个点也算是以前大家在贴吧维基里经常提起的老梗。随后补充的内容可能就是收到其他朋友的启发并直接引用了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里的词条,涉及贡献者较多,就无法一一致谢了
总之想说明一点,我并没有很神…可能就是个人习惯上比较喜欢整理和归纳而已…三年半之前我参与搞维基的时候,个人对冰火的理解可能还不如绝大多数的贴吧吧友,(没看过前传、没看过卷五《魔龙的狂舞》)。只能说冰火维基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维基文化也是非常神奇的一种文化范式,可惜国内接触较少,在国外真的非常流行,简单来说“维基”是在集智——把很多人的智慧汇聚起来,然后加以整理、提炼和升华,从来源上和形式上给普普通通的兴趣赋予了很多魔力,把看似消遣、娱乐的阅读过程变得高大上,并产生了很多的优质内容,其实很多人都能够参与进来。
-->

————————begin————————————————————



彩虹护卫

先说个和搞基有关的,众所周知蓝礼·拜拉席恩 是一个“同志”,(其实在小说里他的倾向已经与洛拉斯的关系都是非常隐晦的,以至于这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推论”……直到某天Game of Thrones出现后明目张胆的来了一出剃毛的戏……似乎是一夜之间出柜现在已是人尽皆知了)他也是非常潮流的彩虹运动践行者,他效仿铁王座的“御林铁卫”(七个白袍骑士护卫)搞出了一个“彩虹卫”,成员也是七人,不同的是他们不穿白甲白袍而是 红橙黄绿蓝紫(六色)+一个队长……

不用想了这肯定是马胖故意的,他一定是在用自己的行动支持彩虹~
————————————————————————————————————

北境先民姓氏的设定


以下内容来自中文尚未出版的《冰与火的世界
先民是一个勤劳质朴的民族,他们的姓氏大多来自大自然与自然界的事物,比如
  • 安柏(Umber):一种土壤
  • 史塔克(Stark):荒凉的
  • 森林(Forrest)、树干(Bole)、树枝(Branch)、树木(Woods)( Orz这是一个组合吗?
  • 黎德(Reed):芦苇,他们就住在泽地——一大片沼泽里
  • 马尔锡(Marsh),沼泽,类似上面一个,小说里捅死囧的那货就是这家的
  • 陶哈(Tallhart)tall -hart,高高的牡鹿
  • 史拉特(Slate),岩板、石板
  • 葛洛佛(Glover):手套,家徽也是手套
  • 菲林特(Flint):打火用的燧石
  • 诺特(Knott):绳结,他们的家徽也是个结
  • 此外还有些是没有翻译的比如Amber(琥珀)、Frost(霜)……
很多土著姓氏都是单音节,这与维斯特洛大陆上其他地域的居民有着很大的不同,以至于一些家族一看名字就知道不是原生土著,比如白港的曼德勒家族(Manderly ),事实上他们是千里迢迢从河湾地迁徙来的。
————————————————————————————————————

隐海旁的卡科萨 古城


在前不久面世的地图集《冰与火的世界》中
在厄斯索斯大陆最东部有这样一处细节可能很多人不会注意
就是有一个湖泊名字叫做“隐海”(Hidden Sea),隐海的东南岸有一座孤城,名字叫卡科萨,“卡科萨”的英文原名是“Carcosa”,我们常见的一个翻译是“卡尔克萨”或者“卡寇莎”。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就秒懂了,这尼玛不是黄衣王里的湖边之城吗?
克总什么时候入侵冰火世界了?其实这是马丁对H.P.Lovecraft与Robert chambers的致敬。
名字撞车不算完,设定里还要“别有用心”的注明:“目前,一位巫师领主统治着卡科萨,他自称是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灭亡的夷地黄朝的第六十九代天子。”
马丁你玩的high吗?high够了就快去写卷六吧……
我懒得翻地图册拍照了,这是我自己画的图,我简单的标记下这个位置,手上有地图的不妨去翻着看看,细思恐极啊细思恐极……
另一个回答里 @朱惊人 补充了其他几处向克苏鲁神话致敬的细节,黑石与学城的暗示可能还稍微隐晦一点,群星就位教是一处明目张胆的致敬,对应的是Lovecraft的《猎黑行者》(The Haunter of the Dark)另外迷宫那个也很明显,多谢补充!~

————————(18/20日更新补充——————————————
马丁对其他作者的文字致敬

  • 对罗伯特·乔丹《时光之轮》的致敬
补充一个比较火星的彩蛋,可能很多老读者或者混过贴吧的都知道,就是多恩有一个乔戴恩家族(Jordayne),居城是托尔城(Tor),现任家主叫托拔·乔戴恩(Trebor Jordayne),这实际上是马丁在向《时光之轮》的作者Robert Jordan致敬,Trebor反序书写就是“Robert”,Jordayne是“Jordan”的变体,Tor是时轮的出版社名字。这个家族的箴言是“Let it be written”

同时多恩还有一个家族叫托兰家族,他们的家徽是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绿龙,这条龙“代表时间,无始无终,周而复始。” 感受一下这里面浓浓的基情……

  • 对罗杰·泽拉兹尼《安伯志》的致敬

罗杰斯家族”(Rogers)可被视作向作家罗杰·泽拉兹尼致敬,这个家族纹章上的独角兽和迷宫图案分别致敬了泽拉兹尼的两部作品《Unicorn Variations》和《安柏志》。后者的迷宫似的图案对应了了多元宇宙的设定。
然后这个家族的居城“凑巧”就叫做安柏利( Amberly) (安柏志=The Chronicles of Amber
  • 对泰德·威廉姆斯的致敬
威廉家族(Willum)致敬的是马丁自己的启蒙人泰德·威廉姆斯,家徽上的龙骨是向《回忆·悲伤与荆棘》中的龙骨椅致敬

  • 对杰克·凡斯的致敬
冰火里在河间地有两个凡斯(Vance)家族,旅息城的凡斯家族亚兰城的凡斯家族,都是对杰克·凡斯的致敬(Jack Vance)

亚兰城的凡斯,塔的图案来自凡斯1966年星云奖的获奖作品《最后的城堡》。

旅息城的这一支,环中之眼的图案象征了《濒死的地球》系列中《灵界之眼》一书的标题。

  • 对自己的作品《百变王牌》(Wild Cards)的致敬
百变王牌有个角色叫强大的海龟(Tom Tudbury),于是设定里出现了一个House Tudbury,家徽里也有一只乌龟*这个和另一个家徽里带有乌龟的伊斯蒙家族一样属于风暴地。

——————————————————————
前传中的瓦德·佛雷侯爵

大家应该都记得招人恨杀千刀的佛雷侯爵……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他是除了老妖精血鸦公爵之外唯一在前传里登场的正传人物(伊蒙学士是提及,并未出场故而此处不算)。

如果你手头有《七王国的骑士》,可以在“神秘骑士”里找到这么一段,说的是佛雷家族的一场婚礼,现场有个抹着鼻涕的小男孩到场。你可能看看就忘了对不对,其实这也是伏笔啊~
马丁事后承认了这个小孩子就是后来的瓦德·弗雷,他生于208AC,神秘骑士发生的年代约在211AC,那时候老佛雷差不多是3岁,小说红色婚礼是299AC,那时他已经91岁了~

————————————————————
布莱伍德家族布雷肯家族的世仇

小说里多次提到河间地徒利家族的两个封臣,布莱伍德伯爵与布雷肯伯爵,二人相性不合,见面就掐,以至于凯特琳也抱怨说两位大爷天天吵架烦得要死。五王之战打完了两家还不忘互相撕逼,最后还是詹姆亲自动了大驾去说和才算平息。
用书中的说法是两家自“上古时代”就有王权争夺矛盾……
然后前传和设定集《冰与火的世界》里也多处暗示了两家的纷争;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伊耿四世,此君后宫无数,在他比较有名的情妇里,有这么几位,我们看下面这张图

始乱终弃的伊耿四世喜欢上了蜜莉莎·布莱伍德之后就抛弃了芭芭·布雷肯……
这无疑加深了两家的“世仇”,我们再看看这二位给伊耿生的私生子,一位是黄金团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寒铁”(伊葛·河文),一位是千年老妖——“血鸦”公爵(布林登·河文)。因为母亲家里的新仇旧恨,最后导致了二人的反目,红草原的决战中血鸦瞎了一只眼然后打跑了寒铁,寒铁远赴厄斯索斯建立了黄金团,黄金团参与了史上所有的黑火叛乱并在正传里跟着“伊耿六世”再度回归……

书中记录的其他两家撕逼史:
  • 信仰分歧:两家原本都是信仰旧神,但是布雷肯家族之后改宗七神,于是两家在宗教信仰上的分歧加剧了这一矛盾。布莱伍德家族有着坚定的旧神信仰,值得一提的是布莱伍德家族是河间地唯一仍在侍奉旧神的家族,他们的家徽上是一群乌鸦与鱼梁木(布兰对着开挂的那种……)
  • 家仇国恨:当哈尔温·霍尔入侵河间地时,大部分河间地家族不愿替风暴王迎战,只有徒利家族和布莱伍德家族联手对抗海怪,不料被布雷肯家族从后方偷袭而大败。
  • 风月旧账:一位不知姓名的布雷肯,112AC年为追求雷妮拉·坦格利安公主,与布莱伍德伯爵的儿子对决
  • 杀父之仇:黑火叛乱后十年,昆廷·布莱伍德伯爵在一场比武大会上死于奥瑟·布雷肯爵士之手
  • 地产纠纷:伊里斯·坦格利安执政期间,布莱伍德和布雷肯就一处地产产生争议,国王之手泰温意图判给布莱伍德,但国王伊里斯二世决意给布雷肯。
你看,冰火之中并无“没来由的恨”,如果你仔细品读,会发现千丝万缕的相关设定,散落在正传、前传、设定各处。

————————————————————————————
“血鸦”布林登·河文与普棱家族的“亲戚”关系

上面提到了血鸦两次,那就再继续说吧,这个线索是冰火维基的另一位管理员 @史杰诺 (Reasno)发现的,我姑且盗用之~

前传《神秘骑士》里,多次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梅纳德·普棱爵士,我们现在99%可以断定这货是血鸦易容变的,具体论据可以看这里梅纳德·普棱/理论推测
这种事情马丁肯定不会说破,但是暗示的已经足够明显了,我们要说的其实还不是这个。
而是:

“梅纳德·普棱”(实际是血鸦)曾经和伊戈(也就是伊耿五世)有这样一段对话

伊戈问梅纳德·普棱

“普棱……你是韦赛里斯·普棱大人的亲戚吗?”

梅纳德·普棱答道:

“算远亲吧。不过我怀疑大人他会不会认我这个亲。”
我打赌99%的人看了这句话不会想很多,直接就翻页了,毕竟小说里面凑数的对话也很正常……但是你想想这是马丁,心机深的不要不要的马丁,他会随口说一句废话吗?我看未必
果然,我们在研究《冰与火的世界》中偶然看到这样一个细节
韦赛里斯·普棱是 依兰娜·坦格利安与奥斯菲·普棱的儿子。
而据说奥斯菲·普棱的那活儿有“六尺”长,其人也因此广为人知,这个梗是怎么来的呢?

奥斯菲在死后第十个月,他的妻子,依兰娜才生下韦赛里斯,毫无疑问是被戴了绿帽子,人们碍于依兰娜的公主身份不敢直说,于是调侃“奥斯菲的那玩意有六尺长,使他在死后仍然令妻子怀孕”以为笑谈。

那么韦赛里斯的生父是谁呢?最有可能的就是上文提过的种马“伊耿四世”,世界集中藉由学士亚达尔之口也确认了这件事。事实上伊耿四世公开睡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也是依兰娜的姐姐“戴安娜”(他们的孩子就是戴蒙·黑火,黑火家族的第一人,与血鸦、寒铁齐名的高贵私生子)。所以再睡一个妹妹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样子……

也就是说,韦赛里斯·普棱是一个纯种的坦格利安,二人根本不是什么远亲,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事实上韦赛里斯的血统比血鸦的还要纯正,难怪血鸦会略带自嘲的说韦赛里斯不会认自己。

你看,前传中一句看似无足轻重的对话,实际上透露出了马丁玩弄复杂设定的深厚功力:

瑟曦曾引用此事,试图向詹姆说明尽管托曼尚幼,但只要玛格丽·提利尔怀孕,她都可以推脱说是托曼的。


“他俩根本无法圆房,托曼太小了。——詹姆·兰尼斯特
而奥斯菲·普棱太老,根本生不出孩子,对吗?——瑟曦·兰尼斯特
看正传的时候,恐怕没谁会去想谁是奥斯菲·普棱,他和前传里的梅纳德·普棱是什么关系……这些线索是分散在正传、前传、设定里的,需要前后串联才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发现这种彩蛋有一种莫大的愉悦感,非常值得玩味。

————————————————————————————————
“血鸦”与三眼乌鸦

现在几乎已经坐实了血鸦就是拐跑布兰的三眼乌鸦。但是当年……我是说三年前那会儿贴吧、维基为了这个推论可是各种脑洞……你来我往众说纷纭。
所以这里我就不再赘述了,直接上连接
三眼乌鸦/三眼乌鸦的真实身份
大家可以感受下看冰火、猜脑洞的乐趣,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已经被证实的推测理论。
类似的还有劳勃·斯壮=魔山等等。

——————————————————————————————————
布蕾妮与詹姆的隔代苦情戏

相信不管是看书的还是看剧的,都知道布蕾妮和詹姆这对苦命CP。
事实上,他俩的这段苦情戏还是历史宿命的延续,为什么这么讲,还是得从前传《誓言骑士》说起。
前传主角邓肯(致敬的NBA球星,连身高都一样……)喜欢过一位叫做“红寡妇”的贵妇人——罗翰妮·维伯。罗翰妮可不是一般人,在前传里登场时他已经一口气克死了四位前夫……
反正就是经过一系列命运的邂逅邓肯和罗翰妮互生情愫,怎奈时也命也为了家族权力和个人志向二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于是成就了令人唏嘘的一段CP
邓肯在临别时,罗翰妮曾尝试挽留他,并把自己的马“火焰”送给他做纪念,但都被拒绝了,她和邓肯接了吻,邓肯用匕首割下了她一撮头发作为留念,然后和伊戈一起离开了。
个人认为这是冰火系作品中少有的爱情描写段落,甚是凄美。但是这和詹姆布蕾妮有什么关系?
  • 作者曾提到《群鸦的盛宴》中会出现一位邓肯的后人。
  • 在《群鸦的盛宴》中,布蕾妮回忆到她儿时曾在父亲的兵器库里见到的一个盾牌,其描述与邓肯的盾牌一致。
  • 邓肯和布蕾妮都非常的高大强壮。
也就是说,布蕾妮很有可能是邓肯的后人(详见塔斯的布蕾妮/布蕾妮和邓肯
而前传中罗翰妮曾经提到过,西境的大贵族 杰洛·兰尼斯特在疯狂的追求她……这个杰洛不是别人就是詹姆的太爷爷(杰洛——泰陀斯——泰温——詹姆)。
当时我在看前传的时候,就琢磨出了这个脑洞,但是前传并没有点名罗翰妮是否嫁给了杰洛,也不清楚泰陀斯的娘是谁,因此这个脑洞还仅仅停留在憧憬阶段直到数年后《冰与火的世界》出版。
里面清楚的记录了杰洛·兰尼斯特的第二位夫人就是罗翰妮·维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就是泰陀斯。
于是线索串联起来……足见马丁的险恶用心。如果布蕾妮真是邓肯的后代,那么誓言骑士中邓肯与罗翰妮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在他们的后人布蕾妮与詹姆之间还在继续延续着。考虑到小说里布蕾妮凶多吉少,这基本上就是“相爱不能在一起”诅咒的隔代延续……

——————————9.18更新内容——————————————
鸦眼攸伦·葛雷乔伊与男巫

小说正传《群鸦的盛宴》里面说到鸦眼抓了四个打算从魁尔斯起航去找丹妮报仇的男巫,然后弄死吃了一个还剩仨……
然后卷五里面札罗·赞旺·达梭斯弥林拜见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时,他提到:
俳雅·菩厉和其他三名男巫从魁尔斯起航寻找丹妮打算报烧毁不朽之殿之仇。
你是不是都忘了前面那茬了~没错基本可以肯定鸦眼抓的四个男巫就是俳雅菩厉和他的基友们……至于被吃掉的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俳雅·菩厉就是带着丹妮参观不朽神殿的神棍,他在电视剧里面是被龙烧死了,小说里处理的可没这么简单。千万别以为他被鸦眼抓了就完事了,这里面到现在还埋着很多伏笔和暗线,一个非常大的脑洞就是,后来出现在选王会上的鸦眼,极可能不是真正的鸦眼,而是俳雅菩厉假扮的或者是被俳雅菩厉影响操纵的,具体的论断是
  • 高尚之心的鬼魂曾经预言巴隆·葛雷乔伊之死。预言中提到了“没有脸孔的人”以及“淹死的乌鸦”,极有可能暗示“鸦眼”已死。而“没有脸孔的人”又可能是俳雅·菩厉雇佣的无面者,也有可能是可能拥有类似无面者易容术的俳雅·菩厉本人。
  • 去往弥林之前,攸伦将龙之号角交给了维克塔利昂。而龙之号是对付丹妮莉丝龙的最佳武器。而维克塔利昂没什么动机对丹妮不利,一心想着整死丹妮的恰恰是男巫俳雅·菩厉。
当然这还只是一个理论,不可完全当真,由此可见冰火书中无处不在的暗线和伏笔,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

——————————————————————————
小说里面如何表现口音的差异

提问题的兄台提到了小说里面故意念错字的梗,这说的应该是外号“山羊”的科霍尔雇佣兵瓦格·霍特 对于七国而言,他就是个外国人,所以口齿不清经常说的颠三倒四,马丁为了表现这一点,故意用了很多错误的拼法。中文译者屈畅在翻译的时候,也故意弄了下中文的错字来保持同步。
比如
(英文原文)"Kingthlayer ... You are my captifth"
(屈畅译文)“君者,”他唾沫横飞地说,“你是我的俘乳。”
类似的段落还有不少,屈畅处理的都是很贴切的,说到这儿我必须得吐槽一下!贴吧和亚马逊冰火评论常年有一些个日常差评,内容大抵就是“翻译怎么这么渣,一页纸几十个错字”,还有人专门跑到贴吧发照片,君不见满纸的瓦格·霍特……然后还得义愤填膺的说翻译和出版社不负责任,看到这里我是无奈的,请你们也感受一下
我真是替ccxx委屈啊Orz……

走题了~
我们继续来说冰火是怎么通过语言来体现人物粗鄙的,其实不止是粗鄙,马丁通过玩弄字词,用语言还能体现出一个人物的出身(语法)、地域(口音)等等。
比如在谈及梅里·佛雷之死时,玛丽亚夫人曾纠正了阿蕊丽夫人误用了单词hang的过去式“hung”(挂起),应为"hanged"(吊死)。这实际上反映的是只有贵族才会受到系统的语法教育,一般平民是很容易出现语法错误的。
比如艾莉亚在卷一的一个朋友,米凯(屠夫的儿子,被猎狗弄死的那个)
他曾有这样一句话
"She ast me to, m'lord," Mycah said. "She ast me to."..."It's not no sword, it's only a stick."
还有一处是魔山的手下在对话中使用了et(eat)
这些用词堪称土掉渣……
截然相反的是一些贵族(highborn)的措辞:
"Doran!To the spears."
还有一类就是异族和少数民族等等,语法比较差,比如小恶魔遇到的明月山脉野人夏噶
"Shagga son of Dolf likes this no. Shagga will go with the boyman, and if the boyman lies, Shagga will chop off his manhood."
(以上的内容和范例基本上出自维基的词条通用语
想知道cx是怎么处理这些细节的不妨找书来对照看下,我印象中处理的还是不错的。
其实插句嘴我感觉翻译西方奇幻还是很不容易的,譬如《飓光志》里面的回文诗 ……简直太考验翻译水平了(我又歪楼了~)

——————————————————————————————
贾昆去哪了?

不同于电视剧里的设定(去了黑白之院),小说中贾昆的行踪也是一条暗线

艾莉亚最后见到的贾昆通过易容,成为一个“有鹰钩鼻、伤疤和金牙的男子”然后就没说他去哪了……
好,我们再来看卷四《群鸦的盛宴》序章,本章的POV——学徒佩特遇到过一个炼金术士,这个炼金术士提出用一个金龙换一把学城的万能钥匙,鬼迷心窍的佩特照做了,然后拿了金龙放嘴里一咬就扑街了~
很多读者可能都以为他只是中毒昏倒了,其实……
  • 这个炼金术士的相貌:“鹰钩鼻,有着浓密卷曲的黑发,右脸颊上有一道浅伤疤”。与之前离开艾莉亚的那个化名贾昆的“无面者”的相貌完全一致
  • 炼金术士骗佩特之前特定引诱他“看自己的脸”,并让他行为上坐实自己“盗窃”的事实,这么龟毛而富有仪式感的作案手法很符合“某人”的装X个性……
  • 佩特不是昏迷而是很大可能被弄死了,然后被所谓的“炼金术士”盗取了他的身份(易容),也就是说序章之后出现的佩特都是假的,山姆从长城来到学城时,在他与“魔法师”马尔温会面时,一旁所谓的“佩特”也是假的。
  • 因为真的佩特非常讨厌别人把他跟一个叫做“雀斑”佩特的猪倌联系起来,而末章的佩特在自我介绍时却反常的说是“按照猪倌佩特取的名”。
  • 《冰与火之歌》五卷里的序章主角其他四个都嗝屁了(卷I-威尔\卷II-克里森学士\卷III-齐特\卷V-六形人瓦拉米尔)……因此佩特似乎不太可能幸免于这一“魔咒”(大家猜猜卷六序章主角会是谁?)
  • “贾昆”从一开始被囚禁于红堡地牢里就非常可疑,以他的身手破狱而出跟喝汤一样,他这么做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也就是说贾昆离开布拉佛斯到维斯特洛绝对不可能是为了招募艾莉亚来的,而是有着自己隐秘的任务。进入地牢、前往学城都是任务的一部分,终极目的很可能是和学城的某个天大的秘密有关。
这个秘密迄今为止还未披露,整个学城的诡谲细节还有很多,学城暗藏的秘密也是未来卷六、卷七的看点之一。

——————————————————————————————
学城的“拉蕾萨”与萨雷拉·沙德

正巧说到学城,接着上一段,假“佩特”见面时还遇到了一个叫做“拉蕾萨”的见习学士。
这个拉蕾萨绝对不是一个凑数的路人,很有可能是之前多恩的“沙蛇”之一——萨蕾拉·沙德
  • 拉蕾萨(Alleras)就是萨蕾拉(Sarella)的名字的反序拼写,这一招马胖在致敬罗伯特乔丹的时候已经玩过了……作为一个圣斗士,我们绝对不会被同样的招数打败两次。正常来看“Alleras”绝对不会翻译成 “拉蕾萨”,“a”的读音很诡异的被无视了,ccxx这么做很可能就是为了迁就马丁反序书写人名这一心机,以保全书中布下的暗线,
  • 拉蕾萨声称自己的父亲是“多恩人”,母亲来自“盛夏群岛”,很巧,萨雷拉的父亲是“红毒蛇”——一个多恩人,母亲是羽之吻号的船长——来自盛夏群岛。
  • 书中暗示过萨蕾拉正在旧镇(学城的所在地),
娜梅(娜梅莉亚·沙德)笑道:“是的,她想将旧镇付之一炬。她仇恨那座城市的程度,就跟我小妹喜欢它的程度一样。” (萨蕾拉·沙德是娜梅莉亚的妹妹)
  • 亚莲恩·马泰尔在回忆萨蕾拉时认为她“非常好学”。而学城的拉蕾萨一年就铸造了三个链条,并且有着惊人的弓箭技艺。
  • 当道朗·马泰尔将沙蛇们囚禁起来防止她们要为自己父亲报仇而发动战争时,他放过了萨蕾拉,没有让人去抓她,而是说:“随她去玩游戏吧”。
也就是说如果拉蕾萨=萨雷拉,那么她费尽心机女扮男装潜入学城,肯定不是为了“安静的当个学士”,背后一定有着某种未知的目的,很可能跟为父报仇有关。或者就是和贾昆一样,瞄准了学城的某个秘密……

(第六卷改名叫学城风云吧=.=)

———————————9.20更新—————————————————
关于家徽的一些细节

看其他回答和评论区里的评论想到的,比如之前降到托兰家族的家徽是一个咬着尾巴的绿龙,代表时间之环无始无终、周而复始。这个家徽的来源是伊耿一世征服多恩的时候路过魂丘(托兰家族的封地),打算踏平之,托兰家族派出一人来跟伊耿决斗,然后不出意料死在了男主剑下(瓦钢宝剑黑火)。之后伊耿才知道,这个人根本不是托兰家的骑士,只是一个疯掉的弄臣,托兰伯爵趁着决斗拖家带口跑路了……事后为了纪念这件事,他们把家徽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小说里藉他人之口重复了这个家徽的魔性,亚莲恩·马泰尔忽悠 亚历斯·奥克赫特时说他们的行为就如同托兰家族的家徽——这是“一种循环”,是历史上“拥王者”克里斯顿·科尔(也是一位白袍)的再现……
卷六《凛冬的寒风》里亚莲恩的POV中,出现了一个托兰家族的小女孩,甚是邪门,一直说自己梦见“巨龙降至”,而且凡是“有龙狂舞的地方都会有人死去。”(“血龙狂舞”的再现?)


星梭城的培克家族,可以看到上面有三座城堡,实际上代表着这个家族鼎盛时期拥有三座城堡。即星梭城、Dustonbury、Whitegrove。
前传里提到葛蒙·培克伯爵同情黑火并密谋加入叛乱,结果被血鸦公爵识破并粉碎了,于是作为惩罚,培克家族永久失去了另外两处封地,只剩下了星梭城直到小说正传。

提到的奥克赫特家族家徽也是这种三个标志的布局(上2下1),奥克赫特的原文是Oakheart,就是橡木之心,徽记上是三个橡树叶与之相呼应,家族封地在古橡城(Old Oak),家族箴言是“Our Roots Go Deep”……我们从中能够看出这是一个注重品牌VI的家族。然后这个“木本植物系”的家族一看就知道是河湾地的贵族,属于提利尔家族治下,类似的河湾地诸侯大多和花花草草有关系。


我由奥克赫特发散到了另一个白袍巴隆·史文
他们的家族叫“史文”英文就是Swan(天鹅)
因此他们的家徽也是天鹅类似的还有
魏克利家族:Waxley——烛穴城(Wickenden)家徽是三根蜡烛
海伊家族:Haigh(Hay的变体) 家徽是一柄干草叉

贝尔摩家族 Belmore——洪歌城(Strongsong)家徽是一堆铃铛

布莱巴尔家族Blackbar——家徽上就是一个black bar……汗,感觉和NBA的大白边是一个画风
毕斯柏里家族 Beesbury(bee's bury) 家徽上是三个蜂巢,居城是蜂巢城(Honeyholt),在蜜酒河旁边(Honeywine)

雷德温家族Redwyne=Red wine=红酒 家徽上是葡萄,居城在青亭岛,特产是葡萄酒
海塔尔家族 Hightower(high tower)家徽上就是一个高塔,居城在 参天塔(Hightower)
简单来说就是住在Hightower的Hightower家族他们的家徽是一个hightower……

这种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了~

关于家徽二分、四分、配色的细节可以翻阅维基的“纹章 - 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页面





————————— TBC — — 择日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