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一普通话课上,老师一个一个摸底。

老师:“来,你读下这个绕口令。”

[ 牛郎恋刘娘 ,刘娘念牛郎。
牛郎连连恋刘娘,刘娘连连恋牛郎。
牛郎年年念刘娘,刘娘年年念牛郎。
郎恋娘来娘恋郎,念娘恋娘念郎恋郎。
牛恋刘来刘恋牛,牛念刘来刘念牛。
郎恋娘来娘恋郎,郎念娘来娘念郎。]

我:“ 刘…牛…郎恋刘娘, 牛娘恋…念…刘郎。牛娘…郎…连连恋刘郎,刘郎…娘…连连恋刘郎。刘郎连…年年恋牛……刘郎……娘……郎……刘……牛……牛……郎……娘……恋……念……郎………555~~老师,我不恋了!!”

我们福建人的普通话也是有尊严的好吗(ㅎ‸ㅎ)


2. 室友都是北方人,老师…也都是北方人。以至于刚开学上课那会儿,我感觉自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语言不通中。

对着讲台上的老师各种目瞪口呆内心os:
“老师…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啊老师,你能不能说慢点啊!”

一会儿教室里突然笑声四起,只有我双眼迷茫地望着室友

“你们在笑什么啊…?”

“这又是什么梗呀…??”

“啊…摆着一张冷漠脸是不是不太礼貌…我该做什么…能不能带我笑一个啊喂…!?”

哼哼,现在~
我:“刚才老师说的啥呀,没听清。”
室友们三脸绝望:“我们也没听清…”

哼哼,你以为我和北方室友肩并肩了吗⊙▽⊙

室友:“在俺们那旮旯……”
我:“啥…?”

室友:“咦呀这也太埋汰咯……”
我:“啥啥??”

室友:“你咋又鸟悄上去啦?”
我:“啥啥啥???”

托室友的福,
我现在东北话贼(人艰不拆)6~


3.儿化卷舌。
oh my god!这对我一个南方人来说简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好吗!勤能补拙!看书时卷舌~写作业时卷舌~走路时卷舌~于是乎…

我兴高采烈地说:“XX咱们儿吃饭儿去呀,香锅儿家儿饭儿可好吃儿了,咱今儿就吃儿他家儿吧!”

“XX你干啥儿呀…喷儿了我一脸儿口水儿…???!”


♬ 嘻~ 把有趣儿的事儿,说给有趣儿的人儿听 ♬

然后…还有一个有趣儿的回答偷偷告诉你萌~

你和父母的经典对话有哪些? zhihu.com/question/6404

————————下雪了继续更————————

12月1日续更:

今年吉林的雪下得有些诡异

十一月份的事情也多得闹心

但我始终坚信

幸福或许会缺席,但永远不会迟到

况且,有些快乐是自己给的

寒冬腊月,我要有你怀抱的形状~ (ღˇ◡ˇღ)

——————

4. 对于一个来自东南沿海的孩子我来说,雪是一个不可亵渎的存在,甚至无法想象和琢磨,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雪,直到一年前我来到了吉林。

一年前 »»»» 2016.10.22 闲暇的周六早晨

室友躺在床上平静地说:“外面下雪了。”

我一下子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顺带着从床上蹦了起来!

“什么!!下雪了!!!走啊走啊去看看啊!”

寝室三个人像看智障一样……看我

好嘛,我走,再也不回来了 Ծ ̮ Ծ

啊赶紧套了个外套,打算狂奔到操场去和我最纯洁的雪邂逅并发生点什么~( ˘ω˘ )

等到站在寝室楼大门前时

我看了看自己,有些许迷茫:一身睡衣,外面套着一个羽绒服,脚踩一双棉拖 ::>_<::

冷冽的寒风无情地在裤腿处猖獗…

此时我只想说一个字:“冷……冷咝……冷……”

纯洁无暇的雪仍然在诱惑着我

“不行”,我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先回去穿个保暖衣,高领毛衣,围巾,小棉裤,大棉裤,长筒厚袜,雪地靴……还少了什么…对,手套…”

一年后 »»»» 2017.11.2 周四 初雪

和男朋友冷战了三天,结果第二天下的雪,难道……是上天在暗示我:他冤???

好吧,确实是 ~>_<~ 他冤

前天,曾经那位淡定室友邀约:“操场看雪约吗!”

“嗯…不去”

“不去”

室友期待的眼神看向了我

我:“嗖嗖的…太冷了…不想去……”

啊一杯常温啤酒敬这塑料室友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