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打扮得漂漂亮亮,是为了彰显自己独立自信,还是为了迎合男权社会审美?

关注者
1,595
被浏览
331,452

369 个回答

在父权结构下,自愿未必代表着自由,化妆打扮看似是女性出于自我取悦和自我提升的自主行为,却很有可能是个体无意识迎合父权规训的举动,属于一种适应性偏好。

父权结构本身并不是可以取悦的单一对象,它是以父系血缘关系为基础建构而成的性别剥削关系体系,是一系列经济权力秩序和社会关系的总和;其中包括所有制、婚姻制度、交换价值、公共政治体系乃至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而不仅仅指的是大男子主义者或男性群体。(因而有些激进女权主义者把男性群体视为敌人加以隔绝是极为荒谬的)

规训(discipline)概念来源于福柯的微观权力范式,其西文原意具有纪律、教育、校正、训诫等释义,福柯在书中(《规训与惩罚》)赋予了该词以新的含义,即一种具有权力干预、训练、监视肉体和制造知识话语等功能的特殊技术;它是“知识——权力”相结合的产物,而规范化和驯化是规训的主要特征;规训是一种把个体既当作操作对象又当作操作工具的权力的特殊技术,规训权力是社会权力的主要运作机制。

父权结构的规训权力具有关系和网络特性,它是匿名的,没有主体,可进行自我生产,并且是无处不在的;父权结构通过对女性身体进行纪律审查、父权伦理道德的监督和审判以及以男性中心话语为规范的观念审查而完成对女性的社会规训过程。在男性占统治地位的父权社会结构当中,女性长期处于审查和监督的被凝视状态。长期受到规训的女性主体产生异化,自身主体性逐渐消失;同时,父权可以自我产生父权伦理道德,通过对男权话语的强调和对传统父权观念的价值性解读使女性主体产生道德倾向。

女性本身受到传统男权观念的影响,其自我观念形成的基础往往是源于男权结构。因为父权结构对女性的长期规训,女性的消极自由和性别意识的中立性遭受侵害,女性在无意识中把男权观念内化成为自身观念,进而倾向于维护男权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遵守父权社会结构下的性别角色准则和伦理法则,女性自身主体性缺失,缺乏独立自主人格,认为女性应该遵循传统的性别角色要求,做一切符合女权形象的事情。

“自愿”本身就是基于现有社会关系和权力秩序之上。身处社会的个体貌似自主自愿的价值选择深刻受到所在的社会价值体系的影响,只是从既定存在的父权价值体系当中筛选一部分价值观念进行自我建构,本身并未摆脱社会意识的规训。

由于男权秩序和社会规训的存在,最终产生了“自愿并非自由”的奇怪现象,长期处于被凝视状态下的众位女性以为自己是在为了自我提升而化妆,却在不知不觉中迎合了父权的规训,逐渐向符合父权价值体系和审美标准的“美丽女性形象”靠近。而经由消费主义文化进行时尚包装的化妆打扮具有极高的社交价值和身份价值,成为个体自我认同的重要方式;它会经由社会关系驱动个体不自觉地向父权审美标准和评价体系靠近,并以此形成自我身份认同。而在此过程中,女性的主体性基本处于折损状态。

当然女权尊重女性的自我选择,在不侵犯他人的情况下,女性有化妆打扮的正当权利,他人无法干涉。

公众号:Herstoria

weixin.qq.com/r/iylaQvX (二维码自动识别)

啊哈哈哈,老娘真是美呆了!!!

哦吼吼吼吼,简直走路带风啊!!!

你们快看呀!!!

看我看我!!!!



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