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律师会帮罪大恶极的人辩护?律师会有负罪感吗?

17年9月 题主添加:最近易胜华因代理翟欣欣案件在知乎上被广大知友怒喷,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这个问题,想问问大家怎么看?是知友观念转变了,还是说大家在对待具体事件的时候也同样会被情感左右?或者是两年前印度女性遭受强奸的例子距离大家太遥远了? 其实大家说的道理我也知道,当时提这个问题没有说清楚,我是看了《印度的女儿》过后实在想不通,那些强奸犯对自己的恶行没有悔改就罢了,当时他们的辩护律师的态度才真正让人…
关注者
7,952
被浏览
1,760,915

998 个回答

谢邀,做律师那么多年来,我见过的当事人不计其数,他们之中有学识渊博的高级知识分子,有精忠报国的军队长官,有尚在象牙塔的大学生,也有历经人事的老江湖。

有一些案子的当事人无辜蒙冤,但经过团队的努力,最终取得了较好的辩护效果,如近期我与团队成员一齐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所长金老先生辩护从二审介入到发回重审,重审过程中检察院撤回起诉并最终撤销了案件。让一个年过古稀的科学家能够清清白白地安享晚年,不被流言蜚语所攻击,不因曾受不白之冤而终止对科学的探索,这种案件给我带来的成就感是非常大的。

而有一些案件我们作为被害人的代理人,目睹了受害人家属对犯罪嫌疑人的恨之入骨以及失去家人后的痛彻心扉,虽经过巨大的努力,最后却没有取得一个预期的结果,这会让我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与愧疚感,如前几年震惊全国的广东东莞的小米案

有时候刑事辩护律师很幸运,他们恰好能碰到一个案子,能洗刷别人的罪行,还他们以清白。但大部分时候他们没有那么幸运,他们的客户,他们的当事人正是别人口中“罪大恶极”的那帮人。

在这些时候,作为律师我们有没有负罪感?有没有感到良心受到谴责?有没有一种助纣为虐的感觉?

坦率地说,会有。

说个我五六年前承办的案子吧。



一、接受委托


这是我从事律师职业以来最纠结的一个案子。做律师时间不短了,辩护过的刑事案件,大大小小也有数百起,见过的当事人形形色色,我已经能够做到波澜不惊,游刃有余。但是,这起故意伤害致死的案件,却让我心绪不宁,思维混乱,矛盾重重,无处下手。


案情并不复杂:一位男子报警称,在某居民楼内有人被杀。警察到现场后,看到这名报警男子浑身是血,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里屋的床上,一名女子躺在血泊中,已经死亡。经检验,死者全身有多处刀伤,其中,右颈总动脉全层破裂,右肝叶被捅刺,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警方立即控制这名男子,以涉嫌故意伤害致死将其刑拘。


这起案件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地方:该名男子的身份是一位法律工作者,而且,在他的左胸部和脸部有多处刀伤。案发的时间为2月15日,是情人节的第二天早上。


犯罪嫌疑人王某的弟弟经人介绍找到我,希望我能够接受代理。基于王某的特殊身份和案件的挑战性,我非常爽快地接受了委托,并立即前往看守所会见王某。


根据王某的讲述:死者小英与他相识多年,是他回老家出差时在按摩店认识的。按摩结束之后,他给小英留了一张名片,从此两人便开始交往,多次发生性关系。后来小英一直缠着他,要和他结婚,他不同意,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案发前两天,小英特意从老家来北京找他,住在他租住的房间里。他已经为小英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并清理了小英在他住处的物品。案发当天早上,他被胸口的一阵刺痛惊醒,发现小英拿着刀在扎他。他立即跳下床逃出卧室,到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再次进入卧室的时候他发现小英已经趴在床上。他走过去用水果刀扎了一下小英的左后腰一下,小英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他报警,直到警察出现。


王某反复强调,在前一天晚上,小英煮了牛奶强迫他一定要喝下。他怀疑小英在牛奶里面下了安眠药,所以他才会睡得那么沉。小英就是要杀死他的,他是受害人。


看守所的会见时间有限制,我们来不及深入交流就已经到了会见结束的时间。陪同我一起会见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资深女律师。会见结束后,老律师笑着对我说,易律师,你回家可以去找一部美国电影看,名叫《致命诱惑》,也许会有所启发。


在听王某讲述案情的时候,我想起曾经看过的韩国电影《快乐到死》。讲的是:一位被戴了绿帽子的老公杀死出轨的妻子,又成功地嫁祸于妻子的情人。回家之后,我特意找到《致命诱惑》。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位律师有了外遇,情人要求和他结婚,他又不想破坏自己的家庭。情人不断地骚扰他,威胁他的家庭,还冲进他家里意图杀害他。最终,这位律师把情人给杀死了。


虚构的电影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上演。剧情有些相似,但结果却是天壤之别。《快乐到死》中,那位老公因为手段巧妙,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致命诱惑》中,那位律师因为属于自卫性质,所以没有受到指控。而我的这位当事人,却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关在看守所里,等候法律的审判。


虽然我对王某的陈述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我又觉得不能轻易做出判断。毕竟他是一位有着较为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的法律工作者,他应该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即使真的是他做的,他应该有充足的理由,留下足够的证据空间。对此,我觉得不必担心。一切还是要看证据。


二、阅卷


程序进入到检察院阶段,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案件的全部证据材料。但是,看完卷宗后,我的心一下跌到了谷底。


关于王某与小英的关系,根据王某的供述,他们通过按摩认识后,小英就来到北京工作,和他住在一起。小英为他怀孕两次,有一次还是双胞胎。但是由于小英有较为严重的肾病,医生说不能生产,否则性命难保。所以,两次都是在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流产。王某想和小英分手,但是小英一直不肯答应,总是缠着他,包括到他工作的单位去闹。一年前,两人发生争吵,王某将小英打伤,被派出所治安拘留十五天。


案发前两天,小英来到王某的住处,两人发生多次争吵。王某给小英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并将小英遗留在他住处的物品通过邮局邮寄回家,还给小英银行卡上打了5000元。情人节那天晚上,应小英的要求,王某还为她买了一支玫瑰花。回家之后,王某为小英烧水洗澡、搓背,然后两人回房间休息。临睡前,小英为王某煮了牛奶。


关于第二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王某在公安局的讲述有两个不同的版本。


版本一:迷迷糊糊睡觉中,王某感觉胸部刺痛。睁眼一看,小英正拿着刀扎王某的胸部。他立即将刀夺过来,扎了小英左肋一刀。然后报警。这种版本是王某早期的几次口供。


版本二:痛醒后他跳下床,进入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重新回到卧室,小英已经趴在床上,他扎了小英左后腰一刀,然后报警。这是第一次会见时王某向我们讲述的版本,而且此后他对案发过程都是这样讲述。


从始至终,王某都强调只扎了小英一刀。但是,小英身上至少有五六处刀伤,其中两处致命伤,另外几处的伤口也很深。警方从现场提取了两把刀,一把是刃长为十多公分的水果刀,一把是刃长五六公分的折叠刀(削铅笔的小刀)。根据法医的说法:王某脸上的刀伤,可以由折叠刀形成;小英身上的伤口和王某胸口的刀伤,可以由水果刀形成。


然而,如果王某第二个版本的陈述是真实的,小英并没有接触王某从厨房拿出来的水果刀,那么,王某胸口和小英身上的水果刀刀伤,绝对不可能由小英造成。


这就意味着:无论如何,王某说了假话!而且经不起推敲!


一次次地翻阅案卷,我对小英的遭遇充满了同情。


小英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被人收养后很早就出来做按摩女郎。结识王某后,以为人生从此有了依靠。王某比她大十多岁,她仍然来到北京与王某同居,并为他怀孕两次。虽然王某并不愿意,她还是执意想把孩子生下来。由于肾病的原因,她不能生育,被迫流产。当她得知王某另有新欢,与王某发生争吵,被王某打伤。她回到老家治病,为了和王某一起过情人节,特意来北京,没想到失去了生命。


看着案卷中血腥的现场照片和小英身体上的多处刀口,我百感交集。这是一个身世悲惨的女人,命运对她如此刻薄!被遗弃,做按摩女,患肾病,流产,不能生育,被抛弃,惨死。我该如何为王某辩解,才能让自己的良心不受谴责?


三、会见王某


阅卷之后,有一段时间我没有亲自去会见王某,而是让我的助手去会见。我不想见他。做律师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这么反感过自己的当事人。


作为专门的刑事辩护律师,虽然我的当事人大多是贪官污吏、江洋大盗、流氓地痞、黑道枭雄,但是我总能找到他们身上的一些闪光之处,从而在感情上接纳他们,理直气壮地为他们辩解。比如贪官,他们对自己的家人一般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对社会的弊端往往一针见血;至于流氓地痞和江洋大盗,他们虽然无恶不作,胆大包天,但是很讲义气,敢作敢当。有些人贪生怕死,却也是真情流露。有些人自作聪明,一味狡辩,虽然荒唐可笑,倒也不能苛求。在会见他们的时候,每当我说起自己的辩护思路,他们都是认真倾听,和我坦诚交流;当我说起亲人对他们的关心和期待,他们大多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或者虽然面无表情,却看得出内心的波澜。


而这个案件中的王某,令我无语和愤怒。


在我们多次的会见中,他一次都没有问起过自己的亲人,包括他六十多岁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他和家里人的关系并非不好,案发前他的母亲还来北京住过一段时间。当事人从不向律师打听家里的情况,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王某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有一定的法律知识和经验。他很固执地要求我按照他的思路辩护。他执意认为他是无罪的,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认为自己才是受害人。


我问他:什么是正当防卫?你已经离开了房间,脱离了危险的环境,你又重新回到房间,小英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你还走过去拿刀扎她左后腰,这难道也是正当防卫?


他说:是的,你可以回去认真研究一下刑法理论,好像陈兴良有这样的观点。当时危险仍然存在,我为了避免自己遭到进一步的伤害,所以先下手扎她,也属于正当防卫。


我说:如果你坚持自己最开始的供述,你是夺过小英手里的刀扎过去的,我们还可以考虑从正当防卫角度为你做无罪辩护。但是,你现在的说法却是你离开房间后去拿刀再进入房间,而且对方已经一动不动,你还去扎人家。正当防卫,你让我怎么说得出口啊?


他说:你回去再认真研究一下,好好研究。这个构成正当防卫。


我哭笑不得,只有语气坚定地一口回绝:关于正当防卫,还是你自己去研究吧。


我又问他:你离开卧室到你重新进入卧室,时间大概有多长?


他不耐烦地说:这个我不记得了。不过检察官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说不记得。检察官说,那就是十秒八秒?我说差不多吧。


我问:这个时间记在笔录里面了吗?


他说:可能吧,我没看笔录就签字了。


我顿时愤怒了:你是一名法律工作者,你居然不看笔录就签字?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时间长度对你很重要?你说你没有杀人,说小英是自杀。可你中间只离开了十秒八秒,你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一动不动了,她身上有好几处刀口,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可能吗?


王某仍然是一脸的不屑:这个并不重要,我也不知道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形成的,反正不是我做的。检察院、法院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如果是个法盲,我不至于生气。而我对面的这个人,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是一名从业十多年的法律工作者!虽然我知道,一个人被关进高墙之内,无论本身多么精明能干,都变成婴儿一样无助和无知,但是,他是一名法律人,对于法律,理应比一般当事人更清楚。可是他的表现,连法盲都不如啊。


我问他:小英家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关于赔偿这一块,有什么考虑?


他气愤地说:他们还好意思要我赔钱?我才是受害人,是他女儿要杀我!我不要他们赔钱,已经是我很大度了!他们要我赔钱,我在法庭上要臭骂他们不要脸!


我目瞪口呆,强忍怒火,一脸严肃地对他说:你是一个法律人,无论他们提出赔偿在你看来是否合理,这也是他们的权利。我希望你在法庭上保持冷静,注意你的形象,不要影响到法庭对你的印象!


他扭过脸,不置可否。


我很纠结。根据已有的证据,我内心确信,小英身上的刀伤是王某造成,他虽矢口否认但又漏洞百出,而且还要求我必须做无罪辩护。我想过退出辩护,但是基于种种原因,我必须坚持到底,把辩护工作完成。我想过独立辩护,不管王某如何做无罪辩解,我做我的罪轻辩护。但我又担心,在法庭之上王某会对我提出抗议,拒绝我继续辩护,影响庭审的顺利进行。


从我的个人情感来说,我更愿意作为公诉人或者受害人代理人,出庭控诉王某的罪行。但是没得选择,现在我是辩护人的角色,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为他开脱。我的良知和我的职责在打架,对于一个执业多年、办理数百起案件的刑事辩护律师,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一般而言,只有新入行的律师才会出现这种矛盾心态。难道,我还不够成熟老练?

四、突破


我决定暂时抛开个人情感,重新阅卷,看看能否有所收获。


回归理性之后,我还是从案卷里面发现了不少问题。我一直认为,只要律师认真、细心,任何一个刑事案件都能找到突破口。因为我们的警察同志也是普通人,也会犯错误。而这些错误,就是我们辩护的角度。


我的助手连律师协助我辩护。阅卷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比如:王某住的是群租房,命案发生的时候,隔壁房间还有两位合租者。他们在证言中说,听到王某和小英争吵,女子的声音很高,但是没有听到其他的异常响动。


群租房的隔音效果都很差。按正常情况,如果是王某对小英行凶,小英应当会发出呼救声或者惨叫,还会有打斗的声音。小英并非一刀毙命,是失血性休克死亡,完全有时间求救。但是,隔壁房间的人没有听到呼救,这一点比较奇怪。


仅仅是没有呼救,当然不足以否定王某的故意伤害行为。我们将《物证检验报告》制作了一张表格,从中我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警方从小英身上、王某身上和现场提取了多处血迹化验,化验结果却显示:小英身上没有王某的血,王某身上也没有小英的血。


这怎么可能呢?小英身上有五六处较深的刀伤,分布在胸部、颈部、左后腰、右后腰、背部,水果刀的刀刃并不长,如果王某近距离刺扎小英,必然会沾上小英的血。尤其是颈部的那一刀,切断了颈部总动脉,鲜血必然喷溅而出,但是王某手上和身上居然没有小英的血!


而且,小英的身上也没有王某的血。警察见到王某的时候,他浑身是血,居然没有沾到小英身上?


当事双方身上都没有对方的血迹,说明什么问题?只有一种可能性:在伤害过程中,双方没有发生身体接触。如果没有身体接触,可不可以意味着,小英的伤害不是由王某造成的呢?


不仅如此。从现场提取的五处血迹来看,有一处血迹(北墙墙面)未检出,床周边其他方位的三处(西侧地面、南侧简易衣柜上、西南侧地面)血迹都是王某的,只有床单上的枕头附近血迹是小英的。


这说明什么?小英的血迹非常集中,只出现在她趴着的部位周边。如果小英受到伤害时有挣扎、反抗,身体会有大幅度的动作,血迹也会分布在各处,而不仅仅是身边的床单上。再次强调:小英右颈部的总动脉是割断的,只要她稍作挣扎,鲜血必然喷溅在墙壁和地面上。但是,没有!


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小英真的是自杀吗?


我一直觉得,人不可能采取自虐的方式自杀,本案中小英多处刀伤,怎么可能是自己造成的呢?但是在这个案子办理过程中,新闻里出现了“十一刀自杀”的案例,引起社会舆论强烈关注。专家说,“十一刀自杀”不奇怪,国外还有一百多刀自杀的案例。


之前我不相信小英是自杀的,“专家”的说法我也只是一笑置之。但是,现场的血迹让我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现场血迹当然是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观点提出,但我觉得还是有些单薄。我还需要找一些疑点,来证明我的猜想。


我久久地凝视着凶案现场的照片。小英趴在床上,周围一摊血迹。


我注意到,案卷里面有几处矛盾的地方,比如:根据报警后到场施救的120医生的说法,她看到小英“趴在床上,双手叠交于胸前”,但是现场照片中,小英的手却是伸出来的。根据《现场勘验笔录》,折叠刀在头部右侧的床单上提取,但是根据《破案报告》的描述,折叠刀是在小英身体下面找到的。


问题出来了。如果小英是趴着的,那么行凶过程是怎样的?根据尸检结果,小英的伤口大多在正面。如果伤口是王某造成的,王某必然与小英面对面实施伤害行为。正常情况下,小英遇到刺扎后,应当是顺着作用力的方向,仰面倒下。当然,也不排除迎着作用力方向倒下的可能性。但是这样一来,小英必然倒在王某身上,而王某身上却没有小英的血!


小英的姿势和血迹的分布互相印证,再次说明,小英与王某没有身体接触!对于这个发现,我既兴奋,又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解释小英“双手叠交于胸前”呢?我反复演示这个动作,突然觉得这很像是宗教的某种仪式。基督教?我立即给一位信基督教的香港朋友打电话,向她请教。但是她回答说,基督教里面并没有这种祷告方式,倒是有点像什么神秘宗教的行为。是佛教的双手合十?


我突然想起跟我合作的连律师是回民,于是问她:伊斯兰教是不是有这种动作?连律师说:伊斯兰教确实有这种祷告的方式,而且小英是山东人,山东有不少回民。但是,小英前一天晚上的晚餐是炖排骨,回民不可能会吃这个的。


我不甘心,会见的时候问王某:你跟小英相处这么多年,她是否信什么宗教?王某说:应该没有什么宗教信仰。


似乎无法解释小英这个动作的含义。“祈祷”缺乏说服力。是不是小英因为感觉到很痛,这个动作是为了减轻痛楚呢?


我突然注意到在她身体下面找到的折叠刀,顿时豁然开朗。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排斥小英是自杀,所以我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如果当时小英双手握着折叠刀,正在扎自己的身体,在她倒下去的时候,“双手叠交于胸前”,折叠刀被压在身体下面,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我们还发现,案卷材料对作案工具的描述存在很大的差异。


在《现场勘验笔录》中,对现场提取的水果刀的描述是“刃长23公分,柄长11.5公分”,精确到了小数点以后,可见用尺子当场做了测量。王某在第一次供述中也说“刀刃长20公分左右”,两者能够互相印证。但是,后来数据发生了重大变化,无论是王某供述还是《辨认笔录》,刀刃的长度都变成了“10多公分”。从图片上看,刀刃长度为11公分左右。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王某讲述刀把是“木质”的,但是110警员却说刀把是“塑料”的。王某和110警员的一致说:王某在开门后,在警察的喝令下,将手中的刀扔在门厅的过道上,但是《现场勘验笔录》记载,是在防盗门外提取的作案工具。


尤其是,水果刀和折叠刀上都没有提取到指纹!我最初认为是王某将指纹擦拭掉了,但是110警员的证词说明,王某开门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刀,喝令其扔下刀后,王某随即被控制,不可能有时间去销毁作案工具上的指纹。


作案工具出现这么多疑点,只存在两种可能性:侦查人员工作不严谨,或者是现场还有另外一把刀存在。前者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从对王某有利的角度来说,我当然主张是后者。


够了,足够了。呼救声、血迹、姿势、作案工具,这四个方面的疑点能够说明很多问题。如果是在美国的法庭上,陪审团一定会做出无罪的认定。但是,这是在中国,我的观点当然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对“无罪”不抱任何希望。


五、庭审


为了慎重起见,我特意对这个案子召开了案件讨论会。有律师建议向法庭申请对王某做精神病司法鉴定。开庭前最后一次会见王某,我把这层意思告诉王某,询问他的意见。他气愤地问我:谁说我有精神病啊?不做!这个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提示他,在法庭上不要说太多话,主要让我们来辩护。王某说:“我要说,该我说的,不能让你来说。”我只好随他去了。


我问他:你离开卧室的时候是光着脚的,为什么又回到卧室去啊?你是怎么想的啊?


我期待他的回答是:为了穿鞋子,但是小英手里有刀,所以到厨房去拿刀,目的是为了自卫。


然而他的回答是:当时什么都没想。出了卧室直接去厨房拿刀,拿了刀进卧室,看见她躺在床上,我就过去扎了她一刀。


我说:那你这么做是什么目的呢?


他的回答是:没有什么目的。这就是我客观行为的自然流露。


好吧,那就这样吧。


会见结束的时候,我毫不客气地对王某说:如果你杀了人,你进监狱一点也不冤。如果你没杀人,却被判刑进监狱,你也只能怪你自己!是你的言行把自己送进监狱的!


开庭前几天,公诉人和法官询问我们的辩护意见,我让助手实事求是地转告他们:王某要求我们做无罪辩护。


开庭的前一天晚上,我萌发了一个想法。为了更好地说明案发现场的情况,阐明我的辩护观点,是不是可以带一个布娃娃出庭,演示小英死亡时的姿势和刺扎经过呢?我在家里没有找到合适的布娃娃,给朋友们打电话,他们也没有。临时去买也来不及了,只有放弃。我让助理去超市买了一把折叠刀。本来还想买一把水果刀的,但是考虑到可能无法通过法院安检,只有作罢。


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在我们的刑事辩护中,能不能将三维动画、现场演示等带进法庭,更形象、直观地展示我们的辩护观点?这个案子如果能在法庭上进行动画和现场演示,效果会更好,我的观点也更容易被接受。

看过美剧《金牌律师》的朋友,应该可以理解我的想法。在“游泳池谋杀案”、“戒毒中心坠楼案”中,辩护律师就是通过现场演示的方式向陪审团展示指控的疑点,获得了陪审团的支持。可惜,时间太仓促,我来不及实施我的想法,而且我不确定法官会不会同意我做现场演示。


庭审的那天,我们早早地来到法庭等候,旁听的还有我的几位同事。公诉人是位女检察官,合议庭由两位女法官、一位女陪审员组成,加上一位女书记员,一位女辩护人连律师,控辩审三方,除我之外是清一色的女性。如果在美国,这可是对被告人非常不利的。因为本案的受害人是女性,庭审参与人的性别结构可能会对被告人不公平。但是,在中国的刑事辩护中,这并不能作为回避的事由。


被告人到庭之前,我特意来到公诉人的面前,就案件情况做了一个简单的沟通。我一向认为,在刑事辩护中公诉人与律师虽然观点对立,但是律师不要对公诉人抱有敌意,而是要积极地沟通,充分地理解公诉人的职责,争取公诉人的好感和尊重。在中国现行的司法体制下,律师不一定非要通过勾兑的方式获得案件的最好结果。法庭上与公诉人之间的不依不饶、针锋相对未必是最佳的辩护方案。理解和尊重他人,是赢得他人理解和尊重的前提。


庭前的短暂沟通,使得美女公诉人打消了对我的戒备心理。我告诉她,在庭审过程中我会对证据存在的问题发表一些看法。公诉人很友善地表示能够理解。在接下来的庭审中,我和公诉人的交手一直都是在友好的气氛下进行。我发言的时候,她认真倾听,不时做一些记录,然后语气温和地做出回应。她发言的时候,我面带微笑,不时点头给予鼓励。


王某的表现果然不出我所料。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法官询问他对的意见,他说:我收到《起诉书》之后当场就撕了,现在我手里没有《起诉书》,我要求你们再给我提供一份。法官和公诉人面面相觑,我只有苦笑,把自己手中的《起诉书》递给他。又不是小孩子,再大的冤屈,撕掉《起诉书》就能否定指控吗?既然敢撕掉《起诉书》,那就别再要求法庭给你重新提供一份啊。


王某拿过《起诉书》,开始了他漫长的无罪辩解。总而言之,他才是受害人,小英是杀人未遂后畏罪自杀。王某说:我今天成为被告,是我的悲哀,也是某些人的悲哀。还好,他没有说是“法律的悲哀”。


法官充满耐心地听王某陈述完,然后开始法庭调查。在公诉人询问的过程中,王某几次打断其提问,坚持要把事情按照他的意愿讲述清楚。有很多次,王某伸出手指,对着打断其发言的公诉人和法官指指点点,说:你们到底让不让我把话说完?


看得出来,今天的法官和公诉人都有着很好的涵养。也许是王某的法律工作者身份,使得法官和公诉人手下留情。换了一般当事人,他们早就粗暴地喝令他闭嘴了。


在会见王某的时候,我已经一再提醒他,在法庭上的发言要注意自己的法律人身份,注意法官能不能接受,但是他今天在法庭上的表现,令人万分失望,甚至觉得无耻。


公诉人问王某:你和小英是什么关系?他的回答是:没有什么关系。公诉人问:你们在一起多次发生性关系,小英为你怀孕和流产两次,你们难道不是同居关系或男女朋友关系?


王某的回答令人震惊:我是被她强迫发生性关系的!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在自行辩护的阶段,王某甚至说:“她该死,她死有余辜,她不死,我没有好日子过,只有她死,我才能过上好日子。我之所以没挣到钱,都是被她害的。她死了,我的生活才能重新开始。这是人话吗?这是一个法律人说的话吗?这不是在向法庭表明他的杀人动机吗?


我几次想顺手抄起东西砸向他,还是强忍住了。公诉人和法官面无表情,我却坐立不安。为这样的人辩护,我有苦难言,羞愧万分。我绞尽脑汁地寻找证据缺陷,是不是在为虎作伥?


我只有努力屏蔽来自王某的一切声音,视他为透明,才可以在法庭上坚持下去。


原打算让连律师做第一轮辩护,我决定还是自己先发表辩护意见。我的辩护词经过反复推敲,既要指出证据存在的不足之处,又要避免“无罪”和“小英系自杀”的文字表述,分寸的拿捏花了我不少心血。


我说:就本案证据与《起诉书》的指控存在的冲突,与公诉人商榷,供法庭参考。然后从以下四个方面发表我的意见:


1、当事人双方身上都没有对方的血迹,小英的血迹集中在床头部位,说明双方没有发生肢体接触,还说明小英没有明显的挣扎和反抗。这一点与《起诉书》“故意伤害致死”的指控是冲突的。


2、小英死亡时趴在床上,而其受伤部位大多在身体正面,这一点与他杀矛盾。一般情况下,如果是他人从正面实施侵害,小英应当仰面倒下。如果是面对侵害者倒下,侵害者身上必然沾上小英血迹。同时,小英双手在胸前叠交,说明其死亡时没有进行挣扎和反抗,身体下找到的折叠刀可以说明,小英很可能双手握着折叠刀在自己胸前。(我回避了“自杀”二字)


3、房间隔音效果不好,但是隔壁房间的室友只听到吵架声,没有听到呼救和搏斗的声音,这一点,与指控也是矛盾的。


4、可能存在重要物证丢失的情形。因为作案工具的长度、提取位置和刀柄材质的描述存在重大差异,而且没能提取到任何指纹。我们要求出示原物。


为了说明我的辩护观点,我拿起面前的矿泉水瓶做示范,用折叠刀刺向水瓶,水瓶顺势倒下。然后我又让水瓶迎着折叠刀的方向倒下,水瓶里面的水流在我的手上。虽然还不是很形象,但是也可以印证我的观点。


公诉人的回应不是很有力。她提出:辩护人的观点大多是推断,而没有证据支持,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作案工具的误差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我只有微笑。“谁主张谁举证”是民事诉讼的举证原则,在刑事诉讼中,“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是基本原则。公诉人出现的这一处硬伤,即使我不指出来,在座的法官也心知肚明。刀具的长度经过了精确测量,怎么可能存在十多公分的误差呢。


我知道,这四处疑点是可以解释的。无非是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是巧合。世界上就是存在很多无法解释的巧合。现场的血迹可能就是一种巧合。室友没有听到呼救和打斗声,也许是他们恰好没有听到,也许是声音太小而没有听到。


第二,是侦查人员的工作失误。侦查的时候应当在现场和王某身上提取更多的血迹进行化验,而且还要考虑血迹被覆盖的问题。刀具长度问题,很可能是侦查人员现场勘验的笔误。


但是,无论是巧合,还是工作失误,“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这一点是不能动摇的。在“程序正义至上”的国家,本案的结果必然是无罪。但是在中国的刑事审判中,更注重的是所谓的“实体正义”。


我在辩护词的最后说:“辩护人对本案的辩护意见,并不代表辩护人对被告人人品的认可。谢谢!


我的这句结束语事后引起了很大争议。庭审结束后,旁听的两位同事认为,我这句话太感性,太不成熟,不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说出来的。他们认为我这句话违背了律师的职责。但是,也有一些律师认为,王某在法庭上展示出的人格极其卑劣,辩护人对王某的法律评价与道德评价不是一回事,我的发言没有任何问题。


我的想法是: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不说出这句话,我会很难受。作为辩护人,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证据上的疑点展示给法庭。我的工作任务已经完成。律师需要理性和冷静,但“理性”不是灭绝人性、“冷静”不是冷酷无情。当自己的当事人在法庭上说出那样无耻的话(被迫发生性关系、死有余辜),作为他的辩护律师,我必须表明我的立场,和他划清界限,对他的言论表示唾弃。如果我的做法违背了律师职业道德,那么,这个职业道德是有问题的。


如果王某不是一名法律人,我还不至于那么愤怒。他在法庭上的言论,不仅仅羞辱了自己,也羞辱了全体法律人。我必须要有所表示。


原以为根据案件情况,根据王某拒不认罪、拒不赔偿的态度和法庭上的种种表现,公诉人会建议法庭从重量刑。没想到,公诉人的建议是:有期徒刑十到十五年。我们原本以为是死缓,起码也是无期徒刑呢。公诉人给出的建议居然是起点刑!在中国当前的司法体制下,这已经是我们能够得到的最好结果了。


所以,当法官征求我对公诉人量刑建议的意见时,我发自内心地说:我代表自己,对公诉人的量刑建议表示感谢。


我这句话同样引起了争议。我的同事说:你应当要求对王某做出无罪判决。也有同事说:你应当要求法官在十年以下量刑。


我不明白,律师在法庭上说真话,有那么难吗?我明知道无罪判决不可能实现,而且我做的也不是无罪辩护(也不是有罪辩护),我一直在尽量回避“无罪”二字,当然不会在量刑阶段提出无罪判决的要求。至于“十年以下量刑”,更没有法律依据。王某没有任何减轻处罚的情节,我要求法庭在十年以下量刑,反而会让人质疑我的专业水准。


庭审结束,我向公诉人微笑示意。然后收拾桌上的材料,离开法庭,再也没有看我的当事人一眼。


一审判决之后,我没有再参与这起案件的辩护,后来听说被告人提起了上诉,但最终二审维持了原判。




尽管该案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但很多次我回想我当时的做法,却始终得不出一个圆满的回答。我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是否有愧于心?是否太过感性?是否太过在意旁人的眼光?


有人宽慰我说,在所有的案件里,责任感是看不见的枷锁;在大部分的案件里,辩护是律师的工作;在一些案子里,负罪感是日日夜夜的折磨;在每一个案子里,追求正义是每个律师永远的执着,作为律师,你当时或许错了,但作为人,你没有错。

若有所思。

以上。

评论里法盲太多,懒得理。真没义务给你们挨个普法去。你们开心就好。

20150914更新不知被哪位大v翻了牌子,一夜之间上千赞了。
补充一句吧,无论是律师,法官,检察官,这三个行业的从业者,素质都层次不齐。我并不是说所有律师都是正直的,也没有说所有的检察官都是只为给被告人定罪而不择手段。哪个行业都有黑心的人,都不是尽善尽美。
但越来越良好的法治环境应是所有法律人共同追求的目标。
----

出处见水印。
这组漫画真的是生动的展现了我国善良民众的法律观念。
律师的名声一直都不好,大家的是非观念真的单纯的可以,就像我侄儿看电视剧总问,哪个是坏人?
法院审判定罪都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过程,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这是需要根据大量的证据,综合法律规定进行的一项严肃的工作,量刑更是如此,是否有从轻减轻情节等等都是要予以纳入判决之中的,还以为跟古装电视剧里似的,杀无赦!斩立决!那样么?
现实情况是,检察机关为了给被告人定罪,选择性的提交有罪证据而无罪或罪轻证据并不提交,这种情况我也见过很多,并不稀奇。即使事实上犯罪嫌疑人真的实施了犯罪行为,但罪名或许因为证据的缺失而不同,或许有从轻减轻情节检察机关没有提交法院,又或许检察机关提交了非法证据,这些情况如果没有律师在场,那对被告人来说就是一场不公正的审判。
如果是冤案呢,单凭没有法律专业知识的犯罪嫌疑人如何对抗国家公权力?冤假错案已经屡见不鲜了。
有答案提到律师不代表正义,维护的仅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同意却又不完全赞同。美国马塞诸塞州的律师誓词我记得两句,第一句是我遵守宪法,第二句就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刑事案件里认为律师很大程度上就是在维护程序正义。无罪辩护没那么容易成功,现在的冤案也算是少了很多,但在法律程序上,必须有律师平衡国家公权力与被告人的力量悬殊。
程序正义是看得见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