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哪些“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事例?

前两天看了电影《十二公民》,剧情是中国的模拟陪审团在讨论“富二代杀父案”真相时,11个人都认为富二代有罪,而唯独主角认为他无罪。面对周围人的舆论压力他据理力争、寸步不让,最后所有人都被他说服了,或者说被真理说服了,事实上证据确实不能支撑这个富二代是有罪的判断。看完之后我感觉像挨了一枪子儿,又找了最经典的美国好莱坞的原版《十二怒汉》来看,越看越觉得,即使在信息已经足够流通的今天,仍然是“真理掌握在少…
关注者
83
被浏览
11049

“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毫无疑问并不是一个非常准确对的概念,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深入人心,这个在后文详细谈。


先说这句话的最早出处应该是柏拉图,他原话大致意思是“真理可能在少数人一边”。柏拉图说这句话恐怕与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有很大的关系,苏格拉底之死不得不说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悲剧,这一次毫无疑问的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因主张无神论和言论自由,雅典人抓住苏格拉底的学生克里底亚成为傀儡政权首领这个把柄,以不敬神和败坏青年两项罪名把他送上法庭。雅典审判苏格拉底的法庭是由五百名来自社会各阶层民众的陪审员组成的,这类刑事审判一般投两次票,第一次是要表决是否有罪,陪审团还要在量刑上再投一次票。最后苏格拉底被判处服毒自杀。当时苏格拉底的亲友和弟子们都劝他逃往国外避难,均遭他严正拒绝,当着弟子们的面从容服下毒药。

图为1787年法国大革命时期画家达维特为鼓舞革命者为信仰和真理而献身的精神,创作了《苏格拉底之死》


说起另一位为真理献身的“少数派”,不得不提布鲁诺,由于批判经院哲学和神学,反对地心说,宣传日心说和宇宙观、宗教哲学,1592年被捕入狱,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当然,在许许多多科学理论提出之初,都难免饱受质疑,成为“掌握真理的少数人”,不过这应该有一个时间设限,毕竟这些真理现如今已经被主流科学界所接受了。


达尔文在发表《物种起源》之初也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坚信是“上帝选择、天之骄子”的人类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自己是从猴子变来的这一说法。创世说从信仰出发频频发难,甚至采用行政手段禁止进化论的传播,直到1950年,教宗庇护十二世在正式的教宗通吁中认同进化论的学术研究自由,只要不违反天主教信仰。若望保禄二世更直指进化论不只是个假说。在现今,天主教的非正式但普遍的立场是神导进化论,认为进化论和信仰并不冲突。

这是当时人们攻击进化论而做的侮辱性画作


量子力学理论刚提出时,由于它的基本概念与传统观念根本不同,众多科学家一时难以接受。就连“先知”级别的爱因斯坦也反对量子力学的几率解释,提出了著名的那句“我不相信上帝在掷骰子。”他还多次提出“理想实验”进行挑战。玻尔是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他奋起应战,据理反驳,而爱因斯坦屡败屡战,苦思冥想出一个特别刁钻的 “理想实验”。玻尔彻夜未眠,苦思不得其解,直到清晨才豁然开朗,利用相对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后厄伦费斯特都忍不住说:“爱因斯坦,你真不像话!你简直在批判你自己的相对论了。”

说完了科学的,说说政治军事方面的吧,我记忆力最近越来越差了,感觉好多事情能符合这个设定,但是就在嘴边想不起来,欢迎大家多多补充。


秦国名将王翦在横扫三晋之后,提出消灭楚国“非六十万人不可”,当时朝臣或认为他夸大其词,或认为他意图拥兵居心叵测,而李信则认为“不过二十万人”便可打败楚国,秦王政大喜,认为王翦老不堪用,便派李信和蒙恬率兵二十万,南下伐楚。王翦因此称病辞朝,回归故里。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最后还是老头子带着六十万兵把楚国灭了。


为消灭袁绍残余势力,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曹操决定远征乌桓,对于深入异地劳师远征,曹军很多将领都提出异议:他们认为,袁绍已经被彻底打败,如果要北上去攻打乌桓,一旦孤军深入,蜀地的刘表、刘备若是趁机偷袭许昌会酿成大祸。但郭嘉认为,如果大军现在立刻北伐,乌桓此时未必有准备,这样可以乘其不备,出奇制胜。如果错过了这个良机,等袁尚、袁熙兄弟在乌桓那里成了气候,到时必将成为北方的一个大患。而对刘表、刘备则根本不用担心,刘表为人心胸狭窄,不可能对刘备加以重用,所以也就不会听从刘备攻打许昌的建议。当然,这次曹操争乌桓赢的非常惊险,要硬说是“真理”也略显勉强,但是其重要意义不能忽略:曹操北征乌桓重新开启了卢龙塞500余里的古道,继承和进一步开拓了由渔阳、无终到辽西郡和右北平郡自先秦以来的古代交通,对当时稳固北部边疆、促进少数民族融合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曹操北征乌桓时所做的诗


其实历代明主大多都有这种力排众议、高瞻远瞩的高光时刻,要不然人家为啥能当领导呢。譬如刘秀当年造反的时候,王莽调集四十万大军围困昆阳,而昆阳守军只有九千余人,将领王凤等鉴于双方力量十分悬殊,对坚守昆阳信心不足,一些退入昆阳城中的官兵也惊惶失措,担心妻子儿女,想分散回去,各保存自己的地区。这时刘秀便带着主角光环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刘秀曰:“今兵谷既少而外寇强大,并力御之,功庶可立;如欲分散,势无俱全。且宛城未拔,不能相救;昆阳即拔,一日之间,诸部亦灭矣。今不同心胆,共举功名,反欲守妻子财物邪!”诸将怒曰:“刘将军何敢如是!”秀笑而起。会候骑还,言:“大兵且至城北,军陈数百里,不见其后。”诸将素轻秀,及迫急,乃相谓曰:“更请刘将军计之。”秀复为图画成败,诸将皆曰:“诺。”——后来的战争经历就不详细叙述了,这是中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

昆阳之战简图


李世民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历代皇帝里可以拍到前三,按照本朝太祖的话说,“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则朱元璋耳”。他们这些人,经常能对战局做出超出常人的判断。而当年在浅水原之战中,李世民率领二千多骑兵追击宗罗睺,窦轨拉住马苦苦地劝道:“薛仁杲还占据着坚固的城池,我们虽然打败了宗罗,但不能轻易冒进,我请求暂且按兵不动,观察一下薛仁杲的动静。”李世民说:“我考虑这个问题很久了,现在我军取胜势如破竹,机不可失,舅舅不要再说了!”于是进军,最后战果:俘虏薛仁杲的一万多名精兵,五万名男女。最经典的战例当属虎牢之战,当时,唐军在洛阳围困王世充,忽闻窦建德率十万大军前来救援,当时他手下的将领、谋臣纷纷献策,劝李世民暂时撤退,避其锋芒,李世民却认为,王世充已是困兽犹斗,而窦建德兵力虽多,但从没打过硬仗,又没有出众的将领,不足为虑。如果退兵,待窦建德和王世充合兵一处,以后再想打洛阳就十分困难了。于是,他亲率三千五百名骑兵到虎牢与窦建德对阵,战争过程也异常精彩,这里就不赘述了,反正结果就是生擒寇建德,迫降王世充。


排名第一的李世民说完了,顺便说说排名第二的朱元璋,在选择陈友谅和张士诚那谁先开刀时,谋士将领普遍认为张士诚比较弱,希望先对付他,并利用占据的江浙一带土地扩张自己的势力,从而与陈友谅决战。而朱元璋做出了他很经典的判断:张士诚的性格是“器小”,陈友谅的性格是“志骄”,器小无远见,志骄好生事。如果我进攻陈友谅,张士诚必然不会救他,而进攻张士诚,陈友谅就一定会动员全国兵力来救,我就要两线作战,到时就很难说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多么天才的判断。


说完了第一第二,再说说跟他们惺惺相惜的本朝太祖,很长一段时间党内把革命的成功寄托在工人罢工、城市暴动、苏联干预乃至于进步国民党、进步军阀上,而无数次挫折最终证明了太祖“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英明。至于在第五次反围剿、长征初期种种未被采纳的正确军事举措,实在是举不胜举。遵义会议之后,“少数派的真理”逐渐被大家所认可,革命军队再也没经受过伤筋动骨的大挫折。

眼花缭乱的四渡赤水图


说到了本朝革命史,不得不提一下“布尔什维克”这个概念,俄文“多数派”的音译;与之相对的是“孟什维克”,俄语意指“少数派”。其实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是列宁的口头禅,并通过众多革命电影话剧深入中国老一辈人民心中的,列宁的革命生涯也是从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少数派”逐渐被大多数无产阶级所认可,最终改变世界的国产。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列宁就曾一针见血的指出“第二国际死了,他被机会主义征服了”。一战爆发后,各国工人阶级领袖纷纷倒向本国政府、大资本家,并动员无产阶级支持战争。最初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党的议会党团在议会中投票赞成战争拨款,支持政府“保卫祖国”,促使各交战国无产阶级互相残杀,从而背叛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带头之下,第二国际大多数政党纷纷表态支持本国帝国主义政府。这标志着第二国际瓦解,最终十月革命的胜利开启了历史新篇章。


继续补充:当初恩格斯语言一战的时候,大家普遍认为他是瞎逼吹: “对于普鲁士德意志来说,现在除了世界战争以外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战争了!这会是一场具有空前规模和空前剧烈的世界战争。到那时会有800万到1000万的士兵彼此残杀,同时把整个欧洲都吃得干干净净,比任何时候的蝗虫群还要吃得厉害。战争的严重后果将会遍及欧洲大陆,那时到处是饥荒、瘟疫,军队和人民群众因极端困苦而普遍野蛮化;商业、工业和信贷方面的机构将陷于无法收拾的混乱状态,其结局则是普遍的破产。旧的国家及其世代相因的治国才略一齐崩溃,以致王冠成打地滚到街上而无人拾取!绝对无法预料,这一切将怎样了结,谁会成为斗争中的胜利者;只有一个结果是绝对没有疑问的,那就是普遍的衰竭和为工人阶级的最后胜利造成条件。”————恩格斯 1887年12月15日

又想起了一些“没有实践出的真理”,比如说明朝末期内外交困,崇祯与先后两人兵部尚书秘密议和,其实现在看来,对于大明王朝来说,在当时与满洲议和确实是最优解,但是事情外泄、朝轮哗然,陈新甲又有点愣头青,最后崇祯不得不杀了他背锅。再往后李自成提出裂土封王,言官大臣一片反对,作罢;有人提出吴三桂弃宁愿勤王,言官又一片反对,说祖宗土地不可丢,结果李自成攻破大同朝廷才坐不住了,弃地勤王吧,还带着老百姓,再加上吴三桂也不积极,北京城破的时候刚走过山海关;说迁都南京,就一个人敢提,结果被一通骂,作罢;退而求其次让太子去南京,结果又一群言官来反对,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造成这些“真理少数派”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崇祯刻薄寡恩、刚愎自用,督师说啥就杀,首辅说抓就抓,让大臣寒心不少;另一方面文臣武将,尤其是言官,特别操蛋。然后看到了南明小朝廷,各种内斗各种作死,本来不管是明朝还是农民军,在1644大清入关的年头都有很多翻盘的机会,结果纷纷错失,让后来读史者扼腕叹息。

回到现代,无论是1929年全球经济大危机,还是2008年金融海啸,西方都有经济学家对种种不正常的市场现象进行警告,但是整个市场都在狂热与乐观之中,无人在意。经济危机爆发后,有些媒体就会翻出这些人的言论,并将之捧上神坛。当然,除了少数人之外,这个说服力并不是很强,因为好多经济学家都会有事没事预测一下经济危机,尤其是中国某些经济学家,一年之内十二次预测楼市会崩盘,让他们赶上一次也说不准。


不过说起经济危机中的少数派,我觉得少不了这个大胡子。

马克思说,经济危机是相对过剩与绝对匮乏的结合,资本主义永远逃不出产能相对过剩的魔咒,也将永远在“上升—繁荣—危机—调整”的怪圈中度过。至少我觉得现在信马克思理论的绝对是少数派了,至于是不是真理,各位看官自己判断吧。


题主说到了刚刚上映的《十二公民》这部电影,其翻拍的原版《十二怒汉》是电影史上的一代经典,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派掌握真理”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战胜了多数派。电影讲的是一个贫民窟少年弑父的案子,陪审团十二个人或没有认真研究证据、或对贫民窟少年存在偏见、或急于结束表决看球赛,第一次投票时以十一比一判定该少年有罪,唯一一位投反对票的是一位建筑工程师,最后在他据理力争之下,越来越多的陪审团成员认可了他的观点,最后少年十二比零背叛无罪。


我想起了之前的呼格吉勒图案,从公安、检查到法官、当时的媒体,无一不认为他是罪犯,不过遗憾的是这次少数派是他的父母亲人、而不是公权机关。如果我们现实中在人命关天的事上多一些这样谨慎的“少数派”,会少不少这样悲伤的家庭。


想到了继续补充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