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筑师的眼中,什么是好的医院建筑?

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 建筑日用指南,更多关于「建筑」的话题欢迎关注讨论。----------相关问题:在建筑师眼中,什么是好的住宅建筑? - 知乎在建筑师眼中,什么是好的剧院建筑? - 知乎
关注者
3216
被浏览
159814
感谢 @谢竹君邀请。建筑设计非我本行,不敢妄评,仅在此提供一个视角。

“在建筑师的眼中,什么是好的医院建筑?”回答这个问题应该有两种角度。一是推荐同行认可的医院建筑案例,二是提供一个经过检验的评价体系。

1.同行认可的建筑案例。

同行评议的医疗建筑专业奖项,大概可以最贴切地回答这个问题。就我掌握的资料,建筑传媒业的巨头——世界建筑新闻(WAN:: Homepage)旗下的“年度医疗建筑奖”(Healthcare Winners),代表了业内专业评审的最高水准。需要注意的是,奖项属于顶端评优,所以讨论的作品,至少需要先满足通用设计,全年龄段友好等基本原则。

Healthcare Winner 奖项每年会公布三个获奖方案。分别是最佳建成奖(Complete Winner),最佳方案奖(Unbuilt Winner),最佳升级改造奖(Best Hospital Upgrade Winner )。

2014年的最佳建成奖得主为荷兰的建筑事务所 PRO architekten,作品为阿默斯福特的Meander Medical Centre。根据获奖声明,这个建筑从众多参赛医院中脱引而出的理由,是在空间结构,病房,诊室,隐藏后勤系统等方面显示出的人性化设计和高效组织。

建筑师谈到设计的概念为“村庄”(village),包含一条主要大道和众多室内公共小广场,从这些小广场可以方便地通向各个“房子”。所以建筑内楼层的概念非常灵活,大小空间自由组织,将舒适愉快的空间展示出来,并隐藏可能造成病人不快的后勤链条。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正门部分。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前台区域。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在一篇访谈中PRO谈到参考了机场的流线设计。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开敞舒适的等候空间,注意大小空间的结合以及值班医生与病人等候区的位置关系。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诊室的景观。

图:Meander Medical Centre,PRO architekten。活泼自然的休息区。

(2014年完整的评奖结果可参看 Healthcare Winners 2014,这里不再赘述)


2.医疗建筑评价体系。

基于不同的目的,建筑评价体系有不同的搭建方法,并可能导向不同的结果。医院是病人及家属的医院,是医务人员的医院,是水电工人,物流工人,后勤保障工人的医院,是投资人或权属方的医院,同时也是坐落在社区环境中的医院。所以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病人满意,医护人员不满意;病人医护人员满意,周边居民对建筑形态对环境又不满意;使用者都满意,投资方对投入回报比又不满意。等等。

人比建筑更复杂。建筑评价体系亦会有不可避免的局限。这道题目中, @Hope Chen, @IDIOT提到了Lemanarc SA的南京鼓楼医院,我看到有评论中有南京本地的知友提到了一些争议之处。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并不赞同一些朋友以中国民众审美跟不上进行回击。听隔壁的一个教授说,他被邀请参加了汉堡音乐厅的方案质询会,几乎每次都是从头吵到尾,码头工人抬着横幅来抗议。但至少一个合理的公众参与程序可以提前暴露争议。

所以讨论题目中“建筑师”眼中的医院,我理解的,就是以“设计协调人”的角度,评价医院建筑是否满足已预见的主要需求,并留有一定余地给不可预见的需求,供使用者灵活利用

作为专业的医疗建筑,门槛应是符合”通用设计”原则,并方便各人流线,物流线的组织。通用设计的原则包括:

公平使用:这种设计对任何使用者都不会造成伤害或使其受窘。
弹性使用:这种设计涵盖了广泛的个人喜好及能力。
简易及直觉使用:不论使用者的经验、知识、语言能力或集中力,这种设计的使用都很容易了解。
明显的资讯:不论周围状况或使用着感官能力如何,这种设计有效地对使用者传达了必要的资讯。
容许错误:这种设计将危险及因意外或不经意的动作所导致的不利后果降至最低。
省力:这种设计可以有效、舒适及不费力地使用。
适当的尺寸及空间供使用:不论使用者体型、姿势或移动性如何,这种设计提供了适当的大小及空间供操作及使用。

来源:通用设计-wikipedia.org


图:通用设计七原则,Ronald L. Mace

满足了准入门槛以后,下一步则是评价建筑空间

针对“病人进入医院,前台引导,穿行,等候,问诊,诊室治疗”这一主要需求链,建筑学界已经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比较有代表性的,Pellitteri et al(2010)构建了一套空间评价体系,评测了医院的主要空间,包括入口大厅(可接受性,导视性),走廊(可达性,导视性,可接受性),等候区域(舒适性,可利用性),病房(私密性,可接受性)。其中有详细的评价指标,对于整体质量控制有积极的意义。比如入口大厅的“可接受性”,就探讨了室内外空间如何连接过渡,怎样与其他功能单元连接,视角效果是否整体协调丰富,自然光和灯光与地面的关系等。下面这张表列出了评价的详细清单,操作方法则为专家打分法,同时抽取一定数量的公众样本进行调查分析,然后进行相互比较。在这个案例调查中,每一个专项都会被要求进行A,B,C,D四档的赋值评价。

表:某医院建筑评价案例中对“支持区域”的评价赋值,ABCD为该案例中医院是否满足特定需求的评价。Pellitteri et al(2010), Features of the supporting areas in the F. Miulli Hospital in Bari and valuation of their requirements in according to the assigned levels (A=High, B=Medium, C=Low, D=Null).


另外,在整理线索回答这道题目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一个有趣的交锋点。目前,针对医院建筑使用和发展的新趋势,一本相关的大部头是《Innovations in Hospital Architecture》,作者是

Clemson University的Stephen Verderber。我只读了序言部分,但他对医疗建筑现状的总结和未来趋势的展望以足够颠覆我对医院的直观认识,推荐一读。而今早上我碰巧看到Kansas University的kent Spreckelmeyer对Stephen的回应文章,则更有趣了,当中将医院建筑内外景观的地位提到了一个新高度,谈到利用生态和植物的力量整合空间,积极干预医院使用者的情绪,免疫,社交,体力活动等。建筑和景观真的能让生活更美好。


所以建筑师们,你们要继续加油哦。(景观也会加油的,可是别忘了点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