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的有很多穷人吗?

26 岁了,三观也正常,但是长到现在从学校到社会,在从朋友圈子到陌生人,也没有真正的看到过几次真正的穷困人家,求解疑。 ——————————————————————————————————————————— 穷人的相关官方定义: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1976年组织了对其成员国的一次大规模调查后提出了一个贫困标准,即以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中位收入或平均收入的50%作为这个国家或地区的贫困线,这就是后来被广泛运用…
关注者
96,790
被浏览
42,461,929

6,598 个回答

我三岁生日,亲戚送了一套牛仔服。因为没有什么衣服穿,而且亲戚为了让我一直能穿,买的大,所以那套衣服我从小学能穿了开始一直穿到了初中。
五年级有一次要给两个村的全部家长做汇报演讲,因为一直考第一名。但是当时我们班主任差点不让我在大会上发言就是因为我没有像样的衣服穿。她喊我去办公室的路上,在走廊里,回头看了我一眼,鄙夷的目光盯在我短了一截漏出棉裤的裤子上。那个眼神我估计一辈子忘不了。后来那件裤子就再也不穿了。
我要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实在没钱,申请了市政协的一个两千块的奖学金,临给钱的时候,政协那些领导干部啥的来我家视察,我一个人在我们家解放时就有的一半砖一半土盖的破房子里,面对着那么多西装革履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我的叔叔伯伯,一下就哭了。什么都说不出来。那是我第一次得了不需要还的钱,当时就含着泪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像这样乞讨了。
我五岁就开始带着两岁的弟弟自己做饭吃了,因为爸妈要下地干活,一干一整天,为了让他们不用干了半天活儿回来还得做饭给我们吃,我五岁的时候第一次站在板凳上凭记忆给他们做了一顿饭。结果第一次做饭,米和水的比例不对。爸妈晚上累得一瘸一拐地回来,一看我做了饭,欣喜地掀开锅盖,却发现米是硬的干的。后来妈妈告诉我她和爸爸抱头痛哭,而我和弟弟已经睡着了。还有一次晚上停电了,他们还没回来。我和弟弟没钱买蜡烛,于是坐在村口的石头上,一直等一直等。又怕又困。后来他们回来了,直接哭着扑向他们。“相濡以沫”这个词向来是以形容夫妻情分,而每每我看到这个词,想到的都是类似夜晚类似黯淡的十五瓦灯光,以及这灯光笼罩下一家四口饮泣的悲凉。
三年级的时候开始教写作文,我记得老师让写的第一篇作文是《记第一次做饭》。当时按照作文选上的模式写了一通。后来长大了回想,其实如果按照真实情况写,应该会更有意义吧!
说起作文选,我小时候特别爱看书,但是一本书也没有钱买。那个时候也没地方买。我就把二年级的时候学校发的一人一本的一本读物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了。作文选是表姐用完给我的。初三时有次进城去看生了重病的舅舅,我偶然看到书店,一本书要卖11块,我很想要,但是我妈嫌太贵,没有给我买。由于爸爸出了车祸不到一年,而舅舅得了尿毒症,11块在我初三时对我家来说仍是不小的支出。
还记得爸爸出车祸不久,肇事司机逃逸,家里没钱,住院的爸爸想吃饺子,于是我和妈妈去超市给爸爸买饺子。但是也只买了爸爸一个人吃的饺子,我记得是五块钱。中间我看到大大泡泡糖,想买,但是要一块多钱,妈妈不仅没有买,还骂了我。我很伤心地哭,但是又觉得特别对不起妈妈。大大泡泡糖的事情成了我的一个心结,后来20岁生日,已经大三了。我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不同口味的大大泡泡糖。却一个也没吃完。
小时候因为穷心酸的事情多了去了。想要的东西从来都得不到,还要总是被瞧不起。所以我从小学习就特别好,心里始终憋着口气,梦想着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
上大学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从没出过门的我,一个人拖着两个大蛇皮袋,硬座三四千里,三十多个小时到了学校。我支撑着铺了床便倒在自己的床位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会儿来了一位姑娘,被四五位大人簇拥着进了门。他们本来用四川话在欢欢喜喜地聊着,那位姑娘看到我在睡觉后,贴心的让大人们嘘声了。我其实是醒了的,但没有起床打招呼,因为我还不会说普通话。后来我告诉那位姑娘:“你当时真像一位公主。希望将来我的孩子也能像你一样幸福。”
那些在大街上骑着三轮车收废品的叔叔阿姨,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师傅,路边摆摊的小贩,甚至是在火车上偶尔遇到的穷苦的人们......他们,本来也可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母亲人。步履匆匆行走在大街上的那些人,哪个没有在提着包的同时,也随身携着一段故事呢?生活已然厚待我,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有时我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多努力一分,基因便能变得更好一分,将来我的孩子就能更优秀一分,胎教其实是在单身的时候就开始了的。哈哈。会尽量多努力,为了下一代再也不需要承受那么多的苦难。因为贫穷和苦难一点不值得歌颂,除非你能跨越它。
有时候回头看,自己都会很佩服自己,更佩服我的爸爸妈妈。那样的苦日子,他们竟然能领着我和弟弟踉踉跄跄长大成材。换成我,我做不到。有次跟我妈讨论这个问题,她说,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
仿佛只是一瞬,就已经25岁了,自信,独立,坚强,乐观,温暖。研究生毕业,有了一份满意的工作,也多少能帮助爸爸妈妈过更轻松愉快的生活了。
感谢我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以及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给予善意的人们。尤其是我的妈妈。她所在的地方,就有光。如果没有她,贫穷也只是贫穷而已。


不知道随手答的触动了多人,谢谢大家。
还有就是评论区说编的夸大的,我不辩驳,您随意。
昨天我还和室友提起这事,我室友开玩笑说不会真是骗子吧。我说,没有这么穷酸的骗子,骗了也就几十块。傻姑娘,就是骗你还跟我一块掏了钱。你系不系傻。
我很记得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有次去食堂买饭,我转身她不见了。原来,她给在食堂垃圾桶捡剩饭的乞丐,送黑米粥去了。瞬间就觉得这娃,暖,踏实。可是我人渣,还是把她弄丢了。你们夸她吧,real善良的姑娘,单身爱打王者,萌妹子一枚,最近刚刚玩知乎,不晓得她能不能看到。看到估计会说我真无聊。

还有票圈的一位小姐姐,图插不到这里不晓得为啥。在上面那个地瓜的。

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做着暖心的事。
把夸赞就给自己吧,在你每个留香的时刻。
以上。
﹌﹌﹌﹌﹌﹌﹌﹌﹌﹌﹌﹌﹌﹌﹌﹌﹌﹌﹌﹌

以下是原答案。


去年研究生考试,我陪室友去帮她姐姐定宾馆。完事后,我们准备回学校。因为那个区我们不熟,走着走着走进了一个巷子里。

灯光很暗,没什么人。我们向巷口路灯走,发现有个大爷在路灯下,抖蛇皮袋,边上有两筐蔬菜,好像是要把菜摆出来。郁郁葱葱的芹菜,大蒜叶,还有地瓜,一看就是自家种的,味很重,卖相很好。

这个片区,一看就是老城区没什么人。而且当时都晚上七八点,天已经彻底黑了,还特别冷。老人家怎么会这会出来摆摊呢。我正泛着疑惑。

大爷可能感受到我的打量,对我忒诚恳的笑笑,拿着一把芹菜像我这边扬了扬,好似问我要不要。我忙摇摇手说不用不用,他又笑着把菜往我这边抖了抖,又竖起两根手指,我突然才醒悟,老人居然是个聋哑人。我心下一凉,深秋,南昌妖风肆虐,还是夜间,一个聋哑老人还在卖菜。。。

我赶忙和室友,说明了情况,问她有多少现金在身上。后来,我让室友先去买份饭,我尝试和老人沟通。问他怎么这个点在这卖菜,这边没什么人菜很难卖出去的。他家在哪。我们可以查公交带他去坐车。希望他快回去吧,不然公交没了。

后来经过艰难的沟通,才知道他是一大早从家里出发,走了大半天的路,找不到菜场摆摊。后来可能是迷路了,来到这里,想着没办法也要卖点菜换钱。

更让我震惊的是,他当时给我们看了他的证件,退伍军人证,原来服役浙江舟山的海军的。。。。哪个队伍我不记得了。。。


室友带回一份蛋炒饭和瓦罐汤,我们让他吃着。我们帮他收菜摊。顺便查查怎么回他家。
我们俩把身上的现金四十几快钱都给了他。

生活不易,庆幸当下的拥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