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鸣高中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注者
119
被浏览
28,118

60 个回答

处女答就不匿名了。虽然不一定有人认得出我,但我就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嗯,就是普通的高中生在普通的高中读了三年高中的体验,和别的高中生可能并没有什么差别。
武高会有武高的特色,但是别的学校会有别的学校的特色,就这个来说,少少有不同以外,大体相似,这么说没问题吧?
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体验,于是每个人不同的体验就成了独有的记忆,深刻而又时常跑到你的梦里。
-----------------------------------------------------------------------------------------------------------------------------
跟风写点回忆?
好,就这么做吧。
第一次回答怎么样才能装作经常回答的样子?
剧透:因为词库匮乏,【那时候】一词出现很多遍!
-----------------------------------------------------------------------------------------------------------------------------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武高,大概幼儿园的时候,就坐在我妈妈的自行车后架上包着黄色编织条的儿童座椅上,跟着我妈走过武高后面那条临河的灵水路延长线。因为可以看到下面的水,感觉很高,水很清,很可怕,我就一直哭喊着妈妈我们回去好不好。妈妈跟我说要去武高宿舍区找XXX,早就不知道要找的人是谁了,但那就是第一印象。
上了初中,上下学方便大家都骑自行车。周末会跟一起玩一起踢球的基友到处骑自行车乱逛,探险的地方之一就是从狮子山后门走那条小路到氮肥厂宿舍区然后再过小红桥到武高后门转灵水路出去(走过的人不言自明,没走过的就算拿地图指给你看,你也看不懂)。那时候那条路还不是水泥的,有一天下雨过后我们经过那里,泥泞不堪,行车很困单。经过五栋后面的时候可能是我和基友的讲话声比较大,五栋突然探出一只头来大喊,“阿弟,车坏啦?”。吓得不轻,赶紧咬紧牙收紧菊花加速蹬车逃离现场。
初三的时候快中考了,有学姐跟我说,武高足球场蛮好的,快来喂。
(我当时是真的比较过的,民高的是菜地,武高姑且算是草坪。但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然后我来了。报到那天就抱着足球和球鞋,新鲜地看着眼前新鲜的学校,高达一样的教学楼,好像刷过很多次漆还很旧的大礼堂,还有看起来大家都很开心的学长学姐(高二的时候才知道去接待的时候不用上课还能溜出去玩所以很开心)。
第一次班会课,就被班主任发现我凳子下面藏了一个足球,班主任还说自己也喜欢踢球,暗自窃喜了一下。
第一天在宿舍睡,就因为熄灯了还在里面洗澡被舍管敲门。
第一天课外活动,我跑去足球场看学长踢球,然后忘了口袋里还有宿舍的钥匙。因为那天下午我是最后一个出宿舍的,舍友都要炸了。
和我最初的选择一样,高一那年几乎都是跟着足球过的。
以初中一起踢球的同学为基础,再加上有那么几天我每天都一楼二楼三楼走一趟,在班上抓到一个男孩子就问你们班有没有踢球的人,总共也能抓到个两三个,加上隔壁班平时串门玩的一些人,总算能有一套首发+替补了。

那时候整天的盼头就是下午踢球,基本上最后一节课就坐不住了。踢完球总是输,或者打平,反正没怎么赢,我就买了个小黑本子,晚自习就在上面写啊画啊,每场比赛的总结,进球,战术思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上面写,然后写完了以后队里面传阅,自己也可以写自己的想法。
后来大概是高一分完班马上就要升高二的时候,终于打破了不胜的魔咒。
高一的时候,H1N1/A型流感正流行,我在期间发了个小烧,有幸进入隔离区体验(前)六栋的生活。
还在学校贴吧发了贴直播,虽然在我跑出隔离区以后果断tj了。但那或许是我在武高吧的处女贴,之前一直觉得武高贴吧很无聊,初中的时候还注册一波马甲来武高贴吧捣乱(其实也不是捣乱,在假装自己是高中生罢了)。
[直播]我在隔离区的见与闻
↑别顶贴,吧主跟我说了,顶的人要十循。
高一分完班被分到民族班去了(并不是最好的那个民族班)。其实可能不意外,虽然平时想着踢球并不算努力,但是高一的时候吃点老本在普通班还是可以排在班里稍微靠前的。
认识了新的同学,对我来说更大的便利是跟年级球队里面更多的人在一个班里了。
***********************************[警告]以下内容好孩子不要模仿!!***********************************
那个暑假是世界杯的暑假。学校做出了一个令我至今无法解释的艰难地决定,延迟放假,也就是世界杯结束以后再放假。
wth??
用收音机听吧!全都是呜呜祖啦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的声音,听一个晚自习脑袋简直要炸,而且对足球的文字描述会让你觉得自己的脑补技能太弱,根本不能在脑内形成画面。
那偶尔用手机看吧!那时候我的手机是s60v3系统的诺基亚,用的还是移动的EDGE有时候会掉到GPRS的2G网。十块钱买一个手机电视世界杯套餐,确实流量费可以免,但三秒一小卡十秒一大卡,320*240的显示屏上足球就只占三个像素点,那时候我的动态视力简直被练出来。
那,怎,么,办?
“去植物园浇花吧。”
这个梗的下一句是:“浇花浇着浇着不知怎么的人就穿越到围栏外面来了。”
你懂的?
在大街上站着看了不少比赛,听着喝着啤酒买了彩票的阿叔大声喊:“丢,洗卵死!”,但后来才发现看的都不是什么经典的比赛,所以没有传奇般的回忆。
决赛的时候也是翻墙出去,但是在外宿的同学家看的,我觉得荷兰会赢的,但是没有,蛮失望。
***********************************[警告]以上内容好孩子不要模仿!!***********************************
世界杯完了的那个学期,变成高二狗了。
那个时候班里面突然好想活动很多。
比如篮球赛,虽然我是足球狗但我还是参加了,但是自从有一次我比赛过程中把球传给在场边的裁判以后队友似乎都不让我上了……
比如拔河比赛,拔河的时候双方实力差距完全被场地因素给掩盖了,挑边猜拳猜得好基本上胜利就妥妥的。

比如合唱比赛,本来个子不高的要站前面的可是那天我偏偏穿了个短裤(其实一直在穿短裤不要问我为什么),为了不影响市容就临时调到后面的边上去了。
有一段时间也深刻地感受到孤独。已经不记得是抽签没抽好还是班主任嫌我话多,反正那一次安排座位我变成单人单桌了。我是那种虽然有时候很想沉默但是又不得不隔一段时间找人说点话的人,可是我左右望去,能够看到的只有玻璃窗上自己的脸和三米以外认真低头看书写作业的同学。碰巧那个时候原本我邻座的那个女孩子去跟另外一个男孩子玩了,我坐在单桌显得好孤单寂寞,简直就要变成诗人。
那个时候我自己用奇怪的工具颗粉笔头小人,往丑了刻。虽然并没有才能,不过还是那段时间里面能够得到的少有的乐趣。

那个时候贴吧没有等级制度,但偶尔会出点大事。比如有一次不知怎么的,来了一群区内某市重点高中贴吧的人,一直在说武高怎么样,说武高有人去挑衅,还在贴吧正常的贴子里回复垃圾消息。我去对面吧发贴交涉,但他们吧主根本不理我…就闹了个两三天,但那两三天我坐在第一排顶着书墙在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关注贴吧的情况,安抚吧友情绪呼吁大家不要采取过激行为。有人说是以静制动,那就是吧。后来他们觉得无聊了就回去了,这破事就这么散了。可能这是我唯一觉得自己有用的一次。
那个时候成绩在班上很差,最差的时候掉到理科年级四五百名。一般家长会的前一次考试我都不会考的很好,但是我妈看到成绩单也不会给我压力,因为成绩单不止那一次的成绩……
说起来好像我妈都不怎么给我压力,家教有点像是放任自流型的。
成绩在班里倒数自然会羞脸,羞脸了就会有一段时间突然学习起来了。在一次次羞耻和松懈里面,高二好像过得很快。
那时候,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可能是高二的下学期,体育老师找到我叫我召集人马组一个校队,要有县中小学生运动会,然后【可能】会有足球项目。
那时候从踢球的人里面找了一拨人,主要是高二和高一的(举行运动会的时间,在当时的高三毕业以后),然后不知道谁把这个新的队命名成“新校队”,还被高三的鄙视了,约我们踢了一场。赛果我忘了,反正就是被鄙视了。
但是后来这个运动会没有踢,武高的足球场在我进入高三以后也进入了施工期。

我们以友谊赛的形式,在武中和民高都跟主场的球队踢了比赛。赢了武中,输了民高。那时候武高的足球已经很久没有赢民高了。好像现在我的夙愿已经有人实现了,虽然实现的那个武高代表队可能现在还被我们当作弱鸡看待…

高三那时候足球场翻修,没有足球踢,就打篮球了。一开始人家还觉得这卵人踢足球的,打篮球肯定是彩笔,事实证明我并不是彩笔,毕竟我偶尔也是能麻风几个的。
高三以后如果还不思进取,那就死定了。我差点就死了。
翻移动硬盘的时候随便点开一个成绩,翻到的是高考那年三月份市二模的成绩,这是连一本都没上吧。
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离高考还有两三个月的时候,我的挚友L君突然在微博跟我聊了起来。我顿时感受到了正能量,最后那两个月就是不舍得浪费一分时间,能学多少学多少。
最后高考结果虽然不够漂亮,但好歹是个一本。

最后的体验就是,很多你可以描述出来但却根本记不起来的场景。
比如高一的时候,踢完球从足球场出来,看到在楼上叫我名字的学姐,映着夕阳很美。
比如高二的时候,发现学妹都好可爱,但是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好难过。
比如高三快高考的时候,觉得高中生涯时日无多,觉得眼前的题目比那些高考励志故事更有意思。

我早就忘了标准状况下几个碳以上的烷烃是液体几个以上的是固体,忘了减数分裂什么时候有几倍染色体,忘了物理什么法则要用左手什么用右手。但有时候走在路上会突然想起来38324这一串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数字,看到遗传的时候就会在脑中自己显现有中生无无中生有,只是再看到牛顿的时候,却也只记得他是微积分的联合创始人了……
更多的是,在梦里,看到自己早已穿好球鞋在等待下午五点零五分的下课铃,看到自己趴在书墙后面打个小盹儿,讲台上是挺着大肚子的班主任在说“这么简单的题目怎么都不会做?”,看到自己在场上呼唤队友“快回防啊!”,看到自己在床上玩手机突然舍管一个电筒照进来。
看到自己高考完的那天,在教学楼东面的空地踢球,踢完球以后躺在一楼中厅看着光明之路的校标,跟班主任和曾哥三个人干了一件啤酒,心想着自己好像可以迎接2012年的欧洲杯了。
告诉自己,真正从武鸣高中毕业了。
给母校处女答
人生中最青春的三年,你想有多少故事就可以发生多少故事 。
坚持了两年五点半起来戴着耳机晨跑,听抒情摇滚,听朋克,听classic,春夏秋冬,从青葱懵懂到坚强隐忍。我记得那个挺着大大啤酒肚的老师的布鞋,记得路灯下学霸拿着书的影子,记得坐在单杠上抽兰州是缓缓飘开的烟圈,可是最难忘记的怕是陪我一起跑步的那个女孩走过教室楼前灌木丛左右摇摆的马尾和她饭盒叮叮当当的响声。
有过亢奋地连刷好几套理综,有过每晚翘课躺在足球场看星星,差点被处分,差一点逆袭,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不停地追问自己人生的意义这样终极的问题。最后还是在那个举着酒瓶在校园里眯着眼睛大声唱着董小姐的夜晚和自己和解。
在武高最后的一段日子里,负能量爆棚。我曾经以为那场考试后我再也不会跨进这个学校,哪怕半步。直到桌上写的冬末夏至真正到来,期待已久的告别,各自的割裂和成长。独自出去陌生的城市生活大半年,才不断的回想起那些日子,那个埋藏了无数故事的武鸣高中。那些人也许真的不会再见。即使再见也不一样。和你坐在洒满阳光的窗台看小说的女孩悄悄的蓄起长发了,而你自己也偷偷的学着把自己打磨成世俗的样子。




如果说十六岁是人生的夏季,武鸣高中就是我再也回不去的雨后森林吧。






深夜来更 不为什么
其实并不是高中生活怎么怎么好 只是它作为一场你必须经历的战役而显得有所不同
只是这场三年的试炼确确实实地提高了你这个蠢逼承受痛苦的阈值
从此以后你看这个世界的方式也都不一样了 学会自己闷声吞下很多东西了 它教会了你努力教会你不喊疼教会你自己痊愈
世界也不总是明亮的 喜欢的姑娘也不一定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人生更是始料未及
你能做到的 不过是不后悔每一个选择 活得透彻 活得坚硬 才是对那段日子 最潇洒的致敬
最后 我一直相信现世报 并且应验了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