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怎样的骗局?

来来来~~大家都分享一下啦~~现在骗子蛮多的~~一不注意就被骗啦~~~~都来讲讲~~涨涨姿势啦……~~~
关注者
64271
被浏览
42176497

谢邀。


差不多十二年前的事了。

地点在上海。我和几位差不多年纪的作者朋友。他们现在有的写剧本,有的做主编,有的写歌词,但那时大家都还在大学(或退了学),出了头一两本都不算畅销的书。那会儿几个朋友,除了有在江湾镇读复旦的,其他好几位都住在长宁普陀边上:一是某熟悉的出版社在那附近,二是华师大后门,当时还是价廉物美的饮食场所,适合我们这些穷青年。

长宁区有某出版社,某位老编辑,是我们那几位共同的编辑。他当时,因为参与策划了某位如今争议颇大的作家的书,正春风得意。那年春天,他出了一本书,是我和另外四位的合集。

故事开始了。


朋友A:“老师,我那本书出半年多了,版税什么时候结一下呀?”

编辑老师:“哎呀某某你来啦,坐坐坐。吃饭了吗?哎呀我跟你说,近来出版社在改制,财务那里拿不出钱来呀。要不然,你新写的那本书给哪里啦?先签到我这里,我预付你五千块钱,就当是先抵版税……”

朋友一:“老师,一码归一码,一本书的版税怎么牵连到第二本书了……”

编辑老师:“哎呀你不要急嘛。我们的交情,按说我也该掏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家在装修啊!”


朋友B:“老师,我那本书去年就出了,版税什么时候结一下呀?”

编辑老师:“哎呀某某你来啦,坐坐坐,吃饭了吗?我跟你说啊,你去问问小A,我跟他说过了,出版社改制,财务拿不出钱来,他们那个版税我都没法给。你这个呢数额更大,更加拿不出来的。你不要急,你坐。我们的交情,按说我也该掏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家在装修啊。”


朋友C:“老师,我在你们出版社上了三个月班了,工资一直没到我卡上;这个版税也……”

编辑老师:“哎呀我跟你说,你一个月迟到了三次,其实社里是要赶你走的,但是我说你是我的人,才保下来。但是奖金和工资那是一起结算的嘛,就要拖一拖了。版税嘛,你也不要急。你不如把你接下来那本书先签给我,我拿预付款先垫给你解燃眉之急……我跟你的交情,那当然可以掏钱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家在装修啊!!”


我:“老师,那本书版税的事情……”

编辑老师:“哎呀佳玮你来啦,坐坐坐,吃饭了没有?没有就跟我到食堂一起吃吧!”

我:“呃不了,我就想问一下版税的事……”

编辑老师:“佳玮我跟你说,今年的国内形势,出版社是要大改制的,财务那里很麻烦,什么钱都拿不出来。要不然,你那本新书给谁了?”

我:“我给唐老师了。”

编辑老师:“不要给他!他这个人老是拖欠稿费!!给我,我给你签到XX出版公司去,可以提前拿一半的预付款的,就可以先抵掉版税……我跟你的交情,当然该掏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家在装修啊!!”


那年冬天,我们几个人稍微一聚会,把话一对,都明白了。之后另一个出版公司的某老师告诉我,说这位编辑老师大概拖欠克扣了小三十万的各色版税(那是十二年前哟),付自己的房款。后来这笔版税拖到我们自己都快忘记了的时候,才给到的。

至于数额齐不齐,大家都懒得算了。

写东西的诸位,应该或多或少经历过类似的事。但如此卖同一个梗的,估计少吧?

所以在我们那几个朋友堆里,“我们家在装修啊!”一说起来,大家都苦笑了。



哦对了。这故事有个尾声。

又几年后某次,我在宁波的出租车上跟司机聊天,电台广播里正好在放广告:“宁波某某男性医院,专治疑难杂症。电话号码XXXX6866。”号码是用宁波话念的,我觉得好玩,就请司机教我用宁波话念数字。正玩呢,那个编辑老师给我打电话。

“佳玮啊,你那本书给谁啦?”

“老师啊,我现在不在上海,手机快没电了,咱们之后聊吧。”

“那你把你酒店电话号码给我!”

“哦我看看,我酒店电话号码好像是XXXX6866……您之后打给我吧,那我先挂啦!”呱嗒,手机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