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近日《自然》刊登戴宏杰教授在铝电池上的工作?

原标题为:如何辩证地看待近日《自然》刊登戴宏杰教授在铝电池上的工作?
关注者
671
被浏览
106,641

31 个回答

注:题主修改了问题。原问题为:如何辩证地看待《自然》发表湖南大学鲁兵安副教授的铝离子电池工作?以下为回答。

工作本身非常牛逼。甚至可能逼死前几年发了无数牛文的超级电容整个领域。

根据题主要求辩证地看待:把科研人员送出国学习,是个比购买美国国债有远见得多的花美元方式。但是,像湖南大学宣称“本校在Nature零的突破”,人民网标题误导,根本不提主持工作的戴宏杰及斯坦福大学,把同等贡献译成“XXX等为第一作者”,这些掩耳盗铃的宣传方式,非常不可取。急功近利吃相难看抢credit的做法,与国家用外汇储备换智力资源储备的长远战略眼光,形成了鲜明对比。
谢邀, @bismarck俾斯麦已经说了很多了,都同意,我再自己补充一点吧。
1、这个成品电池能量密度达到40Wh/kg,可以和铅酸、镍氢电池相比,然后功率密度高,有3000W/kg,可以达到超级电容的等级,同意它会冲击超级电容的观点,从账面数据看,性能上几乎已经超越了。
在寿命、安全性、柔性上这种电池也有突出的表现,向很多特种电池应用场合,比如柔性等方面,应该是会很有前途的。
不过这个数值比起现在的锂离子电池的120-220Wh/kg的能量密度要差很多,如果单纯从这一点考虑,这一代产品想能替代锂离子电池,尤其是取代电动汽车用的电池等,还为时尚早(以后的升级产品另说)。
2、问题:该电池对比了使用了三种正极,石墨、热解石墨和CVD泡沫石墨。经过对比他们发现石墨膨胀严重,热解石墨稳定但是倍率不行,CVD泡沫石墨则倍率和稳定性兼固。但是CVD法制备的材料成本还是偏高想大规模生产的话还是存在一些问题,说产业化的事略早了一点。不像现在很多电池材料生产的工艺,说的通俗点,那都是简单粗暴的工艺...

使用的CVD泡沫石墨

3、这个电池就没提过体积相关的参数。在我的概念中,像戴宏杰这样的大科学家肯定不会不关注体积能量密度,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种电池使用的泡沫石墨的密度比较低(估计很低),导致整个电池体积能量密度很低。既然这个参数不好看,那就不要提了,皆大欢喜。
4、挑了挑骨头,但是人家的工作还是非常厉害的,鲁教授和我基本是同龄人,做出了优秀的工作,向他们致敬。相信第一代的电池还有很多改进的空间,假以时日,产业化有很大希望。
5、对排名评论不感兴趣。
6、此外,私以为这玩意比起那些纳米X,XX烯的东西实用化的前景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