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今敏的作品 《红辣椒》(Paprika)?

看到《红辣椒》出现在北京电影节的片单,感觉有点开心,感觉今敏老师是被低估的一位导演,英年早逝,有点遗憾,想听听诸位的看法。
关注者
1995
被浏览
290068

54 个回答

从人物性格来分析红辣椒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今敏的叙事严谨科学、想象天马行空却异常含蓄兼诡异,深夜成人向加上严肃的社会批判使它的电影知悉度远不及宫崎骏的“千与千寻”高,没看过今敏《妄想代理人》的观影者恐怕很难在九十分钟的影片里解读今敏。
诺兰《盗梦空间》的公映,让更多人开始进行对这两部“盗梦”题材电影的对比,但是评判谁高谁低是没有结果的,唯一能评判的只有谁早谁晚。



下面我来以人物为纵线以故事为主线解析这部最能代表金敏作品特征的电影,不求辞藻华丽,但求中肯中举。

粉川警长 /电影

一个人具有两个以上的、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亚人格,是为多重人格。
——【美国精神病大词典】
其实粉川所谓的17岁时一起讨论电影的“朋友”并不存在,而是他的双重性格制作的恶作剧。
至于为什么两个他会同时出现在电影中同一个场景,则是今敏的管用伎俩:
今敏对于《千年女优》中记者随藤原千代子穿越各种回忆与电影桥段处理的毫无顾忌,在《妄想代理人》中,家庭教师的双重角色竟然在画面中厮打…还没明白就去看大卫·芬奇的《搏击俱乐部》。
一方面,“艺术家粉川”内心充斥着对电影艺术的痴狂热爱,以至于在梦中还在思考譬如:梦境分镜头是否跳轴、是否泛对焦、原创剧本如何继续等等问题。
另一方面,迫于生存压力和对影视创作的信心不足,“**粉川”放弃了电影梦想而从事了与电影无关的**行业,但内心虽不断受到自己放弃梦想的谴责却极力说服自己:“我不爱电影”。
于是,自己的生存状态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几近精神分裂,于是不得不去求助大学同学——岛。

片中粉川的梦境让人感同深受,想必大家也做过如粉川般角色扮演、穿越时空、与现实混杂的梦,但严谨在于——
其一,高空坠落的梦往往是当事人心脏病的暗示,而粉川恰恰就有心脏病!
其二,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粉川的梦境也确实达成了他扮演心灵影院里那几部影片: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大马戏)、Tarzan(泰山)、Roman Holiday(罗马假日)的重要角色的愿望。
其三,粉川不断梦见有人倒下,即是现实中侦查的记忆残余,也是17岁时自己原创试验电影的一个桥段。梦中进行到这里就无法继续,既象征着现实中案件的棘手,也暗示17岁时创作遇到的瓶颈。
粉川最终释怀是因为自己的警探职业明明就是在扮演自己的剧本里的角色,反观现实生活中理想缺失的人们,又几个能扮演理想里的角色,恐怕都在像《搏击俱乐部》里布拉德·皮特说的那样生活吧:
“潜力都被浪费了,只做些替人加油、替人上菜、或打领带上班的工作,广告诱使我们买车子衣服,于是拼命工作买不需要的东西......”

片中那不断的自我拷问正是粉川面临的现实和过去的双重煎熬的心声:

--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山内君 / 俄狄甫斯

儿子嫉妒父亲但也爱他……这种恋母情结非命运说,非行为说,而是本能所致。
——弗洛伊德

俄狄甫斯被神谕操纵弑父娶母,被弗洛伊德称为本能的恋母情结。
在本片的油画之战中,小山内君扮演的正是俄狄浦斯的角色,嫉妒时田的才能,嫉妒千叶敦子但也爱她,无奈小山内君俊俏的外形无法让偏爱才子的千叶敦子打出高分,只有在梦境中才能树立露出自信笑容的雄伟雕像,于是小山内君加入了理事长的创造梦境世界计划,条件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残疾的理事长以交换微型DC,让理事长能在梦境世界直立行走。但是最终小山的死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噩梦——由于理事长追逐小山内君的身体到了死的世界,使得生与死的世界边缘开始融合,理事长若得逞将成就自己站立统治生死世界的妄想!

三台微型DC被盗走之后,千叶敦子插手调查,让理事长对千叶敦子心生杀机,这让小山内君矛盾不堪:
一方面,理事长利用微型DC可以使人醒着进入梦境,借冰室做假象,并侵占着小山内君的思想,不断在千叶敦子的调查中打烟雾弹。
另一方面,看到千叶敦子将被害,小山内君就会突破理事长控制去就救她。从救千叶于跳楼之际到最后与理事长的精神对峙,都透着小山内君渴望在梦幻世界中满足独占欲求却又身不由己的矛盾挣扎。

俄狄浦斯:弑父娶母,做国王又怎样呢?
小山内君:没有千叶,在梦中又怎样呢?

微型DC / 斯芬克斯

“早晨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在一切生物中,这是唯一用不同数目的腿走路的生物。用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力量和速度最小的时候。
——斯芬克斯

小山内君对红辣椒说:“斯芬克斯不适合你”。
是的。
最适合斯芬克斯的是微型DC。

希腊神话:要么找出谜底让斯芬克斯死,要么就死在斯芬克斯脚下。
而微型DC也是把双刃剑:粉川的救赎成功说明微型DC确实能治疗精神顽疾为人类造福,但是微型DC的危机也日渐显露:治疗过程中,医师容易因投射而被患者进行控制(岛所长跳楼)、梦中的自己若出现在现实会违背伦理(红辣椒和千叶敦子同时出现)、梦世界死亡世界和人类世界融合(黑色理事长)。稍有不慎人类就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而能不能成就微型DC的关键在于人。

斯芬克斯谜语的谜底,也是人。

冰室/同性恋

同性恋(homosexuality),对异性人士不能做出性反应,却被自己同性别的人所吸引
——Benkert于1869年


冰室和时田不同于大多数御宅族,都是具备超强的智力和底下的自制力的技术宅。为了集中展现和批判日本宅文化,今敏对两个人进行了细致的刻画。
作为傀儡角色的冰室在电影中除了死相之外没有参加过多的表演,但今敏把符号性的线索精心的安排在影片不起眼的角落:书架上的Gay向杂志、墙上贴满了与时田的合影、扮女相的照片、满是BJD的屋子等细节,告诉我们:冰室是一个喜欢钻研球形关节玩具的暗恋时田的女向的同性恋御宅族。

同性恋的话题就比较敏感,当然也不是今敏第一次提及这一话题,但这个话题的再次出现,批判的戏份少了,更多的是推动剧情的发展——理事长就是利用“冰室喜欢时田”这一理由,让千叶敦子坚信冰室就是罪魁祸首,更有利于诱杀妨碍自己阴谋的千叶敦子。
而今敏对未谋面的冰室的寥寥几笔,却引起我们对这类人的注意和思考以及对冰室悲情命运的无限怜悯:

最大的煎熬是生存/惊艳的美人是情敌/只有埋头才能忘记/听说有个地方/人们不惊异我这样的人/那是梦/我是…



红辣椒/激情

红辣椒Paprika (1991) /导演: 丁度·巴拉斯 /国家/地区: 意大利/片长:Argentina:99 min
——Paprika
在这部影片中,今敏的成人向貌似毫无遮掩实则委婉含蓄。
红辣椒是冰冷美人千叶敦子内心火热的第二人格的分身,是激情的代言人。
首先,红辣椒的影片名与丁度·巴拉斯导演的情色电影的名字相同,无独有偶,在影片中,粉川警官的梦之电影里也有这部电影,其次,从红辣椒穿睡衣在旅馆给粉川治疗到送给粉川带有唇印的名片再到暧昧的钻入岛的身体里救岛,都有十足的性暗示,但是今敏做足这些暗示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杀必死,而其实红辣椒是一种解药.

让我们回到最后一场的生死大战中,一切按照梦的逻辑进行着,冰室的死让陷入他梦中的世界久久不能醒来。
时田在梦中吃掉了千叶敦子说:粉香的脂肪是我最好的午餐,但缺少红辣椒的调味。这段暧昧的台词借由自己发达的味觉神经象征性表白自己对千叶的爱和占有欲。
千叶之前已经被时田改变--勇敢的闯入冰室的梦的行为所感动,加之时田的表白,让千叶也勇敢的表白了自己对时的爱意。
这一画面与现实电梯相遇的场景不谋而合,启发了红辣椒,她发现梦境与现实,生存与死亡的世界里是有呼应的,时田说好像还缺点什么?红辣椒也领悟到:缺点料!这点料就是激情。
千叶和时田的结合加上激情,在混沌世界中小婴儿出生了,这是唯一在现实中而不在梦境里的人,并以梦境中才会出现的特有形式打败了妄想统治虚无世界的理事长。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早逝的今敏,今敏在我心中是鲁迅一样的人物,鲁迅一生都在批判国民的“看客”为核心的民族劣根性,而面对日本日益的信仰危机,宅文化泛滥、情色业日益发达,梦想缺失,拜金主义大行其道等现象,今敏也发现国民日益变的浮躁,性格畸形甚至分裂,尤其是面临各种压力选择的方式永远是逃避:埋头于虚拟的网络、沉溺于二次元动漫世界、甚至是自杀等等。这些在影片中可见一斑:国民的梦中无顾忌的展现着国家的生存状态:佛祖竟然穿着各种女仆装招摇过市、白领们带着笑容一字排开顺序跳楼、女学生无顾忌的让头是手机的男人拍裙底,群众笑的歇斯底里,有的变成了招财猫……

可以说今敏在影片中严肃地指出并批判了日本民族的劣根性——日本国民易由“绝望”产生“妄想”并靠“逃避现实”解脱痛苦。并把日本这样发展下去的未来描写成在梦中生存的混乱社会并最终被死亡吞噬,还把其物化成贪婪的黑色理事长。而唯一的解药就是红辣椒成就的生存在现实中的婴儿。这也是今敏对当代日本国民的告诫:面对现实,激情地应对绝望,妄想无用。

用心良苦。

——谨以此篇怀念今敏前辈

其实早在电影热映日本就有一家著名的媒体在今敏生前对帕布莉卡(红辣椒)进行过采访


Q—首先请您讲一下,筒井康隆先生的《帕布莉卡》的哪部分吸引了您呢?
今敏:《帕布莉卡》对于梦境的构思与描写,一边做侦探一边一步步解开迷题,这些都让我觉得很有趣。虽然在现在这种题材并 不算是特别的新奇,但是在原作小说刚出版的时候,却是崭新的创意。我所监督的第一部作品“完美之蓝”,其中对于幻想与 现实的暧昧描写,可以说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了一些《帕布莉卡》小说版的影响。


虽然《帕布莉卡》作为简并先生的代表作品,曾经被评论为“不可能映像化”的作品。可现在您实现了作品的映像 化,那么其中是不是加入了很多您作为监督自身的诠释呢?

今敏:虽然原作的粉丝们可能会觉得完全不一样,但是我所监督制作的是电影版的《帕布莉卡》,并不只是照搬原作,进行映像 化的产物。在整体感觉上来说,电影版可以说是借助了《帕布莉卡》的故事框架,然后在这个框架中加入很多原创的构思,像 在游玩那种感觉。
此外,在怎样解读原作这个问题上,我是把它作为变身女主人公类的作品来理解的。其中原作所持有的构思有多少引入到 作品中,在这方面我还是下了很大工夫的,尽量只是把原作中的构思以一种全新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基本上不去变动原作的梗 概剧情。在有限的90分钟内,尽可能地将作品中的理念表现得更透彻,通过这些构思将其变为有趣的作品。在我之前所监督的 作品中,都会费尽心思去考虑,怎样表述故事剧情与剧本,而《帕布莉卡》则是为了让大家欣赏画面而制作的。

——那么,您是以《帕布莉卡》中的角色形象为中心,来进行制作的了。

今敏是这样的。对于作品中有巷明显简并康隆印记的内容,我是很重视的。作为电影版动画作品的关键之一的森罗万象的游行 场景,这在原作中是不存在的。只是我所理解的简并康隆风格的内容。


——在游行场景之中,有着当初在原作中没有出现的近现代的内容。这是在最初决定映像化的时候就决定了的内容吗?

今敏:这是在制作绘画分镜头脚本的过程中考虑出来的。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着想象的,总之是在绘画的时候,当时现想出来的小 范围的想法,这样一步步地积累起来,最终制作完成的。

——与原作不同,电影版中的帕布莉卡有宥相当强烈的运动性。

今敏:在原作中,对于敦子的描写也很多呢。但是电影版的主题概念,却是变身女主人公,因此要更加巷重突出帕布莉卡的表 现。总之,为了能够让帕布莉卡多多出场,因此安排了很多梦境的场景。那些本来在现实世界进行解说也可以的场景,也全部 被安排在了梦的世界。我觉得,这就是电影版《帕布莉卡》的正确表现方式。

—看到帕布莉卡在影片中多姿多彩的cosplay演出,确实能够感觉到这是一部变身女主人公类型的作品呢。

今敏:确实是在影片中让帕布莉卡做了各种各样的cosplay呢。即使能够在梦境中自由自在地行动的一个表现,也要表现出帕布 莉卡在梦境中无所不能的特殊能力。也许有些人会在意在影片中帕布莉卡为什么会换上那些服装,但若是深究理由,可能只是 觉得挺有趣的吧(笑)。帕布莉卡进行cosplay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是一种想象(笑)。只有将联想到的构思联系到 一起,才是所谓的梦境,我是这样想的。

被今敏称为并风格简井康隆"的森罗万象的游行„充斥着近说代机器的场果是整郎作品最精彩的部分。

故事从妖精到电梯女郎.帕布莉卡多 姿多彩的cosplay形象这也本作的看点之一


—由于梦中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会比较难以表现吧?

今敏:那可是相当的难哦(笑)。不过在无所不能的世界中,怎样加入 一些限制,这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有着比以往更甚的,一边制作自己 的规则一边前进的伸展性。最初能够确定规则的话,就可以决定角色的 行动与故亊的进展,但是这次却采用了一边决定规则一边制作作品的手 法,就好像在挖掘隧道的那种感觉。不过“溶化”、“扭曲"这些概 念,是在最初就确定了的。
—“扭曲”这一要素,是指歪曲的走廊这一场景吧。这种表现会 很难吧?

今敏:作为作品的基本规则之一的“扭曲” •究竞要用怎样的线条来表
现,这是令所有制作人员头痛的事情。在考虑走廊的扭曲的时候,虽然 明白要做成什么样的效果,但是具体到要怎样来表现这种扭曲、到底应
该扭曲到什么程度,这种亊情只有实际描绘出来看了。如果是现实中存在的东西,那么还可以找些参照,但是这次要表现的是 梦境的世界,因此像扭曲、溶化、伸展这一类抽象虚幻的东西,在表现它们的时候,共通点就是一个字一难。


—那么制作动画的魅力之处在哪里呢?

今敏:魅力无处不在。但是最近,我虽喜欢的是实时进行的作业。最初要积累一些画,然后再开始制作,并不是实时的作品,而 是一格的作业。从哪里开始进行实时作业,是从编辑的时候开始的。所谓编辑,是把做好的剪辑部分联系在一起,考虑到胶片 的整体时间流程来进行调整的作业。这是将作品变为想象好的形式,或者是比想象中更加具有效果的形态。在时间轴相重叠的 地方要怎样表现,看不清这一部分的话,是无法分辨的,会产生“啊,会变成怎样啊”的心境。也经常会陷入困境呢(笑)。

—拥有原作的作品与改编作品,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有者哪些不同之处呢?

今敏:基本上感觉不到什么区别呢。因为不管是《帕布莉卡》还是《千年女优》,我都是自由自在地制作的。像有些东西是必须 要忠实于原作的,不会因此而失去其灵活性。在有原作的场合.会变得比较懦弱,比较倾向于依赖原作,在自己觉得适当的地 方,就会脱离原作,没有炅感的时候,则变得还会依赖原作。用这种没出息的态度来制作的话,是做什么也做不好的,我是这 样想的。从好的角度来想,原作者也是希望别人能够背离自己的作品的。哎?是这样的吗?但是这样也很有趣呢。极端地来说 的话,就是只要能够让原作者也感到髙兴,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因为是在变化无常的梦中.因此起现起来很困难的场暈之一

—从监督的角度来看,很想让观众看的是哪些场景呢?

今敏:这个倒是没有考虑过。那些想让观众注目的地方,都已经通过制作小组的努力,制作得让人在看到的时候,自然会注目了。如果要_直拼命盯着屏幕看的话,也是很累的一件事.能 够让人呆呆地也是不错的。这次是有意识地把画面制作成活动 的插画,每一幅画面都可以当做单独的画来欣赏。观众只要去 看就会明白了,当然,那些对于画面非常执著认真的人,也许 会看得很累呢(笑)。

—在剧中,出现了监督您的历代作品的广告牌呢,让人 看到那里,禁不住笑出来了呢。

今敏:这就是故意搞笑的桥段呢(笑)。我本来呢,是想在剧 中登出下次作品的广告的哦(笑)。老实说,对于剧中出现的 广告牌啦、海报啦,这一类细节性的物品,如果表现得很粗糙 的话,我是接受不了的。虽然制作一个广告牌会花费很多时间 与精力,但是不把它制作得很精美的话,我还是会感觉没有意 义。
免不了和《Inception》相比较,因为先看了《Paprika》,所以一直都认为,对于梦境的描写,红辣椒更胜一筹。

好莱坞其实相当尊重观众,生怕观众看不懂,所以其叙事无论怎么发展,都会顾及到观众,给与一定的理解空间,不会过分的天马行空。所以在盗梦空间里面,虽然用各种奇特的现象来表现“这是梦境”,但是其他方面还是力求“真实”。比如有精致真实的楼宇,然后用奔涌的大水打破梦境;有豪雨的街道,在开上一辆标明梦境的火车,等等。越是梦境,越力求真实合理,为了让叙事更加顺滑易理解————所以说,诺兰其实很良心,他的电影和烧脑不沾边。

但是,红辣椒没有这个限制,表现力简直是肆意汪洋。

我们都不需要举出红辣椒本人的变身何等变幻莫测了,从孙悟空到小精灵,常常是镜头一转,原来的Avatar(替身、形体)就已经被忽略,新的身体就已经轻易的攫取了观众的视线。更何况还有那些亦真亦幻,无以言表的蒙太奇————比如被津津乐道的,红辣椒咖啡馆躲避人搭讪的镜头,镜子里的世界和现实世界,路人T恤衫的图案和现实世界,竟然达到了,即出人意表又理所当然的境界。在这方面导演简直玩得飞起,利用梦境,可以作各种“蛮不讲理”的场景转换,例如警官的梦境,从马戏团到拍摄现场到谍战片到动作片等等,如天外飞仙,陡然而来,却衔接的顺畅无比、合情合理。直到最后,百鬼夜行般的/游/行/噩梦如洪水开闸,每个角色,甚至包括观众在内,都已经分不清楚,何处是梦境、何谓真实了————————千叶还是红辣椒,到底何为本相呢?

这种不知道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的,突破了现实和虚幻的界限的表现力,才是梦境该有的样子啊。

而且红辣椒里的梦境,更加有“梦境”的感受,既真实又虚幻,即无所不能又举步维艰————很多人都曾经有过,飞翔、坠落、梦魇般的走不动等等感受,被鲜活的表现在大屏幕上了。经典的例如,红辣椒躲避追杀可谓上天入海无所不至,真的是“梦境是没有边界没有限制的”啊;相对的,又有警官那个永远躲不过去的走廊,软化掉的地面意味着步步艰难,打不开的门、停不了的楼层,背后是躲不过去的伤痛回忆。而且这么绚丽灿烂的梦境,同时也是草蛇灰线、布局千里步步为营的,尤其是红辣椒侦查的几个梦境,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镜头是浪费的————不是为了炫技,后面的真相的所有线索,在前面的梦境里面都能找到,最明显的例如:机器人、娃娃、蝴蝶等等。看到后来再去回想前面的种种意象,简直寒毛直竖,例如娃娃男家里的种种暗示。不能细说,说多了全是凶残的剧透。


盗梦空间,其实就是描写小李子的心魔的故事,而红辣椒里面,几乎就没有一个人的心灵是没有破损的,多少个心魔哟。而且论到“梦里套梦”,也完全不会输给盗梦哦。


剧透警告,未观看者止步。


理事长的野望之梦<---->小山内的畸恋之梦<---->研究员的畸恋之梦。警官的导演梦想之梦,电车男之梦,千叶墩子之双重梦境与身份认同之梦,如果不画一个图,简直都无法说明这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梦境的关系。当最后观众可以把前面收集的各种彩色斑斓的梦的碎片拼接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看清楚这幅华丽璀璨的画卷,然后开始惊讶无比的发现,这迷宫一样的图景,竟然没有任何艰难晦涩的表达,反而畅快无比的,几乎可以算从屏幕中喷涌而出的呈现在面前,所谓鬼斧神工无过于此。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