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基督教信仰是什么体验?

关注者
1050
被浏览
228326

我的信教与离教
——2015.12.11

【初章】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李清照《武陵春·春晚》
高二的时候,我信了基督教。
后来,高考的成绩比较理想,进了满意的大学(某985高校),入校后参加选拔考试进入某强化班,军训时期申请到基督教背景的助学金,随后加入大学团契(可理解为基督教社团) 。整个过程非常顺利,为此我感恩赞美上帝,谢谢他的眷顾和带领。
进入团契,我接触到一群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弟兄姐妹。弟兄姐妹间相亲相爱、互帮互助。我们常常聚会学习圣经,也会一起唱诗,一起读经,一起祷告,通过祷告交流各人最近的困难与心理状态,也通过祷告互相爱护、安慰。
我与几位弟兄之间,更是无话不谈,什么都可以交流,都可以开玩笑,嬉笑怒骂皆可,此种坦诚相待的程度,堪比亲兄弟。
总之,团契的生活当真堪比天堂一般,怕是以后再以体会不到,令人遗憾。回顾当初,要问我最怀念的是什么?还是那一群几乎无话不谈的小伙伴们。


【进阶】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轼《题西林壁》
我并不是沉湎于情感生活的那类基督徒,当我相信一个信条时,不是因为这个信条有多少好处,而是单单因为这个信条是真的。信基督教,就是因为相信它是真理。
当时,我几乎每天读两章《圣经》,《新约》更是翻烂了。我会整理常用经文单独列出,反复阅读,反复研习,直至背诵。每每有与常识相悖的经文,我都会记在小本子上,结合参考书籍和牧师讲道反复琢磨,直到搞明白为止。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游《游山西村》), 这是我学习圣经中最深刻的感受。
学习经文只是一部分,教会历史、神学思想更是我钻研的内容,兄弟们赠送的基督教书籍加上我自己买的基督教书籍大约是大学课本(一学期的课本)的两倍。 研习材料的同时,我会按逻辑、按时序、按条理将知识点整理出来,便于分析,加深理解。比如:”初代教会的主要思想与贡献“,”保罗的三次传教路线“,”教会历史上主要异端及其谬误“,“宗教改革的历史及大事件”,”加尔文主义与阿米念主义的差异“等等,我会以表格的形式整理出来分发给团契成员学习。
我的进步得到弟兄姐妹和带领牧师认可,曾受邀参与团契和教会的讲课,即便讲授基督教入门级概念,我能从中发挥出深入的学问,能做到深入而浅出、厚积而薄发。从听众的反馈来看,他们听得很认真,效果不错。
此外,我已经能轻易分辨出有些牧师讲道,选材不慎,逻辑不严,含糊其词。有时我会在礼拜间隙与其交流,委婉指出其欠考虑的地方,令对方诧异。
期间,我获得的课程奖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都会按比例奉献给教会(不足十分之一),大学四年的主日礼拜、小组聚会和重要活动几乎全部参加。

【高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昌龄《从军行七首·其四》
在信仰高峰期,所思所想都是神的国和神的道。向穆斯林世界宣教是最坚险的事业,我就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每当穆期林世界宣教的同工回国做动员工作,我都被其献身精神和属灵生命感染,屡屡立志投身其中。
有位外国弟兄,建议我毕业到美国学习神学,攻读神学硕士,由于流程未知,路途未卜,加上自身惰性,仅以玩笑语作罢 。

【转折】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晏殊《小径红稀》
后来,我开始努力跳出自身的局限,从更彻底的角度去思考。我让支持基督教的论据和反对基督教的论据在完全平等的地位上交锋(在我的脑海里),当我站在支持基督教一端时,我就全力为基督教辩护,当我站在反对基督教的一端时,我就拼命反驳基督教的论据。如此较量几番,我发现所有支持基督教的论据,都无法可靠地、严谨地支持其结论。
大四这段时期,我不断地寻找更可靠的支持基督教的证据,将之摆在攻守擂台上,没有一个能站立得住的,留下一些无法证伪的基督教见证等等,但这是无法说服我的,因为我发现大多数见证不过马后炮而已,而且人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我先是怀疑上帝和信仰,后来我开始害怕了,
一、我离上帝越来越远,我害怕我真的会离开我曾如此爱护的基督教。
二、基督教的护教材料是有意包装的,利用了很多的似是而非的逻辑、过滤了很多对之不利的事实,这些作法是不自信、是心虚的表现。
三、我是否因为已经投入得太多,而拒绝真相。(我大学期间在信仰上花的时间,比学业的多。投入的精力、情感更无法计数。)
四、我最害怕的就是,我已经与弟兄姐妹不同了,不能一起祷告,无法一起赞美上帝了,不能一起畅快的聊天了,不再一条心了,再见面恐怕就要相顾无言了。

【决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在怀疑时期我读了很多反对基督教的作品,包括卡尔·波普、罗素、李天命、赵林、萨特等人的思想。与基督教的书籍不一样,基督教的书绕来绕去,言之无物,玄而又玄,而这些人的作品清晰洗炼,只需要一章、一句话、一个短语就能掷地有声,直达心灵,反映其高度的思想自信。这些崇尚理性的思想就深深地扎入我的脑海。
到了大四毕业时,我选择去异地工作,让自己冷静冷静。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疏理和调整,我确信自己已经不再认可基督教信仰。我鼓足勇气对自己说,此前付出”不足惜“,独裁之神”不足惧“,地狱之刑”let it be“.
回顾当初,我为基督教在讲台上宣道、辩护,而辩护的内容我已经不再相信,这令我愧疚,因为我浪费了别人的生命,因为给别人的生命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于是,我给所有我能影响到的基督徒发了一封信,取名为《新征程》,我在信中告诉他们我最新的想法,告诉他们我以前认为正确的观念,现在认为是谬误。我想给我造成的不好影响做一些补救。
即便在今天,我看到基督徒用拙劣的手法宣教,用似是而非的逻辑笼络别人,我都会想起曾经的自己,我都会予以驳斥,权当补救,权当赎罪。


【升华】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陶渊明 《归去来兮辞》
基督教认为:人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荣耀上帝。
我现在认为:人存在是为了人自己的快乐,是为了人自己的幸福。

基督教认为:万物废去,人去楼空。活在当下,有何意义?
我现在认为:万物废去,但万物存在过,这个事实不会废去;人去楼空,但曾经人在楼不空,这个事实一直存在于宇宙中。因此”快乐过“与”痛苦过“有本质不同,虽经千秋万代,仍有本质不同。人生的意义就是追求快乐,让自己快乐的同时,让身边的人因你而快乐。

基督教认为:人需要终身与邪情恶欲博斗,与自私自义奋战。
我现在认为:人不需要时时刻刻都是圣人,不需要时时都发光,能够有时发出一点”人性的光辉“就算很不错了。倘若不容许有一刻松懈,不放过偶有一点”堕落“,结果不是变得虚伪就是变得疯狂。

基督教认为:没有上帝,人就无法坦然面对死亡。

我现在认为,没有地狱,人自然能坦然面对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