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残疾的孩子,政府和社会以及父母应该努力尽可能阻碍其出生吗?

本题已收录至知乎圆桌 残障:我和少数人的生活,更多「身障人士(残疾人)」相关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如果一个孩子从出生就残疾,他活的那么痛苦,会不会怪这个社会让他出生下来了? 我想问问大家考虑过残疾儿童长大后的痛苦吗? 让残疾儿童生下来是不是对这个残疾儿童最大的不人道?父母硬要让自己的天生残障婴儿生下来是不是做父母的残忍?
关注者
1080
被浏览
278335

看题目的介绍,其实发问的理由是残障儿童生下来会“活的那么痛苦”,以至于是作为父母的残忍。残障儿童痛不痛苦,并且有没有可能不痛苦,其实已经有残障朋友进行了回答,比如说蔡聪同学,他的回答其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回应残障的生活是不是悲惨的,让残障儿童生下来是不是不人道。


有些人可能觉得,直接面对残障者本人说残障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过于残忍,所以只是不便直说,但其实是这样的。有些哲学家也有类似的主张,认为至少很严重的智力障碍,所能够获得的道德考量可能还不如宠物狗。最明显的例子是Peter Singer,也包括罗尔斯。但这些主张受到了残障社群和残障研究者的广泛批评,角度不同,但最起码的理由是不符合事实:很多我们认为很严重的残障者的生活并不是不值得过的,反而他们的生活很有意义。我对这里的论证并不熟悉,就不多嘴。但是我们面临的现状便是,除了听具体的残障者自己对于生活的看法,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判断有残障的生活是不是不值得过的。并且,另外一个事实是,每个人,无论有没有残障,生活都可能是悲惨的。有暴力倾向的人生孩子会不会对孩子不人道、有酗酒习惯的人生孩子会不会对孩子不人道、从事高危职业的人生孩子会不会对孩子不人道?那穷人……这些角度,王奕欧的回答从政府和社会责任的角度做了交待,我没有更好的补充。如果认为不应当把残障者生下来的理由是社会现有的支持系统太差,那我认为更合理的方案是改善社会系统,而不是不生有可能有残障的小孩。


但如果不是因为目前的支持系统太差,而是说抽象地说,残障就是不好的,所以不值得生下来。那我倒是有兴趣介绍另外一个角度的论证,即对所有人来说,被生下来都是不好的。


提出这个主张并提供论证的是南非哲学家 David Benatar。他在著作中主张,一个人如果被生出来,那么在这个情形下,a. 他会有痛苦;b. 他会有幸福。但如果他没有被生下来,a1. 没有人承受痛苦;b1. 没有人享受幸福。


这个论证的核心是,关于a:避免痛苦总是好的,即便没有人承担这个痛苦。比如说是超人在地球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拯救了地球,地球人无需承担灭亡的痛苦,虽然这个抽象的没有发生的痛苦没有任何人承受了,但这仍然是好的;关于b:有幸福总是好的,把幸福从享受幸福的人身上剥夺是坏的,但如果某项幸福根本没有人享受,这则是不好不坏的。如果一个小孩吃糖吃得很高兴,我们突然把糖拿走,这对小孩就是坏的;但是如果从来没有个这个小孩,也从来没有过这个糖,这种情况即不好也不坏。(这一点其实也区别了“不被生出来”和“结束已经有了的生命”)


因此对于所有人来说,没有生出来其实更好,因为没有痛苦总是好于有痛苦,而相较于有幸福,没有出生不享受幸福不好也不坏。在痛苦的部分好,幸福的部分不好不坏,因此综合来看不被生出来总是好的。


我在这里也有疑惑,也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出生的情况下,总体而言可能好也可能坏,所以如果有痛苦的负很小,而有幸福的正特别大,总体来说是可能是正的。虽然作者引用了心理学的研究,说明人类总是倾向于夸大对幸福的感受和描述,并且淡忘痛苦的经历,这样似乎可以说明出生的情况下往往是痛苦大于幸福的。但似乎作者并没有采用这个思路,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论证只是可能性,而“不出生总是好的“这个结论已经足够明确。


当然,我自己并没有完整阅读过这本书,只是上课时老师介绍过核心的论证。冒着被斥为民哲的风险在这个问题下谈论,只是想说明:如果题主自己觉得可以通过抽象的论证来说明残障者最好不要被生出来,我这里也有论证说明,抽象地讲,每个人最好都不应该被生出来,大家都应该是不生育主义者。如果不认可每个人都应该是不生育主义者,不认同抽象地说每个人都最好没有被生出来,那我们就应当具体地讨论这个问题,承认每个人,无论有没有残障,都可能有幸福和痛苦,而每个孕妇是在综合考虑自身情况下做出是否把孩子生下来的问题,残障与否当然可能是因素之一,但未必比其他因素更重要;同时,很多研究表明,如果社会支持水平改善,残障考量的重要性就可能相应降低。


那本书的豆瓣链接附上。Better Never to Have B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