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Flipboard 北京 office 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Flipboard似乎刚入住北京,规模还很小。 希望有已经在里面工作的人分享一下
关注者
302
被浏览
33725

5 个回答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提这个问题,身为 Flipboard 北京的小朋友之一,顺手答一下。不过个人视角有限,我只说一下我作为一名 Android 工程师,在 Flipboard 北京的体验。

  1. 办公环境
    办公室主要分为三部分。

    • 工作间。它长这样:


    • 会议室。它长这样:


      另外在午饭时间,它长这样:


    • 休息室,吃零食刷知乎吹牛逼的地方。它长这样:


  2. 团队

    • 和以往呆过的团队很不一样,这里的人员结构极为扁平,扁平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每当有新的工作内容时,坐我对面的 Jing (或者有时候是美国的 Eric )会直接询问我们每个人的工作状态,然后我们谁有空就会主动接下来,开做。做完之后提交到 GitHub ,在北京或硅谷的同事谁看到了就会帮忙 Review ,完事。 Jing 也经常和我们一起写代码。 Eric 就算了,他好像不会。

      Jing 是 Flipboard的大中华区移动总裁,Eric是CTO。

    • 除了扁平,这里也比较自由。你几点上下班、上班时在干嘛、什么时候偷跑去喝咖啡了,这些事是没人关心的。如果有事不能来了,在微信群里打个招呼就好:


    • 来了之后才知道,与牛人为伍真是件很爽的事。具体爽在以下几方面:1. 理解力和吸收能力强。基本上我说什么都是一遍懂,以至于每当我说他们听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种“聪明人和聪明人相处就是舒服”的错觉;2. 兴趣广泛。会吃会玩会运动,我经常被他们带去一些奇怪的地方吃好吃的;3. 谦虚。就是默默地谦虚,你要不跟他过过招还真以为他是隔壁搬砖的王二狗子呢。记得一次和 Jing 吃烤串,聊到学校时我问他:“咱公司除了我,还有不是清华北大这类名校的吗?”说者无意,听者有心,Jing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带有安慰语气地对我说:“这个其实不重要……”


    • 有时候会比较头疼时区的问题。因为两边团队虽说地理位置不同,但其实工作的是同一个项目,所以如果有时总部那边碰到一个北京某位同事擅长的问题,或者北京这边碰到一个总部某位同事擅长的问题,大家沟通起来是会麻烦一点。不过一般问题都不大。


      上个合照:


  3. 一些好玩的事

    • 北京分部目前成立还不到一年,但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北京同事飞到美国或是有美国同事飞来北京交流和玩耍。北京同事在回来的时候往往会给大家带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例如这个:


      这个:


      还有这个:


      上个月, Eric 趁着去韩国和某星公司喝茶,又顺便来北京 Office 溜了一圈 。就是这货:


    • 公司有一位韩国同事Youngbin,因此我们开会的时候经常需要英语交流。头一次开会的时候听着他们在那BlaBla的我都快哭了,真的是一句都听不懂啊,你们能说慢点吗?尤其是你Youngbin,我本来英语就瞎,你这韩国口音是几个意思?……后来我就开始每天听听英语播客,功夫不负有心人,情况慢慢开始好转,你看现在才过了没多久,我们的Youngbin就已经开始尝试跟我说中文了。


    • 这其实是件苦逼的事,但想想也挺好玩的。春节前,小朋友们一个个又提前几天跑回家了,我还在北京坚守阵地。周日下午,我正在家吃着火锅唱着歌,忽然收到已经身在韩国的Youngbin的消息(我直接发中文版了):“Kai,你在吗?”我菊花一紧,眉头一皱:“在。”“那你帮我修个bug吧,非常紧急,我明天就要去见X星了!拜托了!具体问题描述已经发给你了。”呵呵。二话不说,一抹嘴打车到公司,打开电脑,看见另外两位同事也已经被Youngbin喊上线了。插上测试机,走起!
      当时,我们四个人,一个在公司(三里屯),一个在通州,一个在成都,一个在韩国,花了8个小时,把bug找出、修复、review、合并、打包、发布。凌晨一点四十离开公司的时候,回头拍了张照,发到朋友圈,祭奠我死去的脑细胞:



    • Jing说 , Flipboard 北京所有的员工全都是通过内推进来的。“当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我们可能就要开始注意你了。”想起来,我能被Flipboard发现也是一件好玩又幸运的事。
      去年11月,我赋闲在家陪老婆待产,顺便写了一个早就想写的 Android 库 MaterialEditText (rengwuxian/MaterialEditText · GitHub )。写好之后慢慢获得了一些star,之后就有一个叫 Henri 的人似乎对我的这个库很感兴趣,天天给我提优化建议,也会帮我做一些 Contribution 。然后我俩就开心地合作了一段时间,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是 Flipboard 的,而他们公司已经在使用我的库。过了大概二十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Hi rengwuxian,
      我是赵晶,负责Flipboard中国的移动产品和开发。

      不知道你有空我们可以电话聊一聊吗?

首先支持 @扔物线 的回答,从工程师的角度讲Flipboard非常非常好,全面。


在此顺便表达对各位技术岗的痴恋。。。


大家好,我是Flipboard实习生Debbie Hou。


如果你在Flipboard中点击 “设置” > “帮助与反馈” > “联系我们” 来吐槽Flipboard,或者向我们表达爱慕之情(主要是嫌弃),在2015年上半年,都有比较大的概率,会是我会在回复你哎。好羞……

有一次就遭到了这样的调戏:


→→


  • 关于工作:

Flipboard北京office 是一个小团队,自由清新,一个有逼格有节操的软件,在中国落地,人力稍紧,组织扁平紧密,自主性大,发挥空间充裕。当然,Flipboard现在大部分的成员是工程师,而我作为非技术岗位实习生,我工作的主战场是Flipboard的社交媒体 (小编) ;各种交流工具运营(客服);交流支持与内部反馈(小二)。恩。当然也混迹于内容的上线、维护;协助沟通合作伙伴等,因为我们做非技术小队只有四个人!

所以你们很容易找到我,欢迎大家来吐槽我的工作!


个人体验是:

每天选题和各种工作安排有一种我不是实习生的感觉:朕要发微博了!此朕是错别字大王的这个朕。其实,真实的感受是:我当小编确实有点紧张,因为我散光,散光……就看不到错别字。比如:Flipboard 中的字母 “l” 和 字母 “i” 对我而言真的一样……


对于内容维护和其他工作,从不同方面接触一些媒体和合作伙伴。我可以感受到Flipboard在做本土化转变和适应,以及作为媒体的落地政治敏感。Flipboard作为平台,真心是一个新手学习和实战的好地方。同时因为Flipboard出身在美帝,和总部关联很大,自有乾坤。作为横跨美国和中国两个完全不同的互联网生态下的创业公司/软件,Flipboard反射出很多有趣的现象。有优势有尴尬,我在做内容时最大的挑战,就是在适应这种”相对感“。



  • 关于团队:

@扔物线 的回答已经说了大家有多牛逼。我觉得吧…虽然是在自夸…但没有夸张之嫌。我作为暂时的实习生没有必要跪舔。

同事们相貌姣好幽默有趣,没有一点儿科层事儿逼感。大家不论多机智多厉害,也都是踏实做事的人。与优秀的人为伍确实能带来很多好处。我所知的是,十几个人负责中国区的所有内容,同时也要帮助美国完成很多项目,从IOS,安卓,Windows 各个系统和多的我说不出的项目,从开始维护检测等等过程,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支队伍。




  • 关于非工作事项:

作为一个散漫的人、讨厌集体活动的人、脱离高级趣味的人,我最好的集体活动体验居然不是在大学而是在Flipboard。当然你们可以归因为我们人少。公司一起聚餐也觉得是很好的学习机会。常常组织team building活动,都是有营养锻炼身体的有趣的事。举一个栗子:过春节前大家gift exchange, 为了准备出最好的礼物,有送无人机的、私人定制礼物的、带有手绘设计的……

我个人的体验:很懊恼,为什么这些长得好看又努力的人还这么有情商。生气!拂(卷)袖而去……


我在后台或者社交媒体看大家的回复和意见反馈,包括Apple store上的评分…的确反映了我们现有的很多问题。…Flipboard中国确实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个人观点是,作为一个媒体平台,Flipboard总在中国本土适应需要更多灵活和接地的尝试,面对中国用户需求要有更敏锐的反应,对上层压力和外部环境的阻碍,需要找准定位安全着陆。总之有做很多工作要做,也需要更多的人来支持。北京的团队,应该专注中国。从内部角度看,人少事多,交叉的项目堆叠,有点超负荷。人力限制条件有些明显,与国内同行业或者美国总部人力更加完善的结构完全不能相比,明确的运营、BD等等岗位目前根本不存在啊摔!!!

但是!!!我认为“产品用户体验” 和“在此工作体验” 是两码事……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出息 T.T
  • 最后!

说一下我最喜欢Flipboard的地方:零食间!零食间!零食间!(重要的地方喊三遍)


进口零食牛奶算毛线啊,让一让让一让,放开我的牛板筋!


其实啃着牛板筋和老板聊校园用户分众与阅读兴趣,虽然地命海心,但在16层楼高看窗外三里屯出没的妖魔鬼怪,是一种棒棒棒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