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朋友同学吹的牛让你终身难忘?

身边总有吹牛吹的天花乱坠的,但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
关注者
11052
被浏览
4655831
吹成一个世界观。

下面的故事可能比较长,如果有兴趣的话请读下去。保证真人真事,这个人几乎影响我到现在。

我小学六年级有一个好朋友,他姓葛,就化名叫葛宇吧。

葛宇长得又黑又瘦,个子也比较矮。这个人非常奇怪,他说这世界就是一款大型游戏,不是那种戏谑的,他说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地。
我小的时候听到这种嘴炮比较好奇,竟然一下就跟他神经搭上线了,然后就开始听他讲故事。


小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个人给我普及游戏的各种概念。说起来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网络方兴未艾。这个小学生的思想说是超前也不过分了。
比如他那时候告诉我,他自己在一个副本里面,我们都是NPC。
对于NPC的真正概念我到初中才简单了解,那时候只知道是电脑表示的人。小时候的我笑笑说,怎么可能,我就是活生生的人。
葛宇摇摇头说“不会的。我举个例子给你看。比如我问你,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袍子?你先别回答我”
我心中默默想了紫色,那时候我的确下意识的喜欢紫色的长袍。
葛宇说“是紫色吧。”
我只是有点惊讶,真的。因为当时的我一致认为,这只是巧合,毕竟这世界上喜欢紫色的人千千万,如果他瞎猜猜错了也没什么损失。
我只是反问他“你是想说你会读心术吧,这种小把戏我都玩腻了,我心里想个数字,你说是几”
我想我又没说范围,能在无穷多自然数中遴选。这下如果猜对了真是神乎其技。

葛宇很郑重的说“因为这个是你的NPC简介,你的简介只说了你喜欢紫色的袍子,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葛宇又说道“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能跟你成为朋友有一部分原因是你的好感度对我的任务来说很重要。”

我很好奇的问“任务?那是什么?”
他显得相当失落说“暂时我也不清楚。”

葛宇给我介绍过很多东西,比如我们的班长简介是极度讨厌苍蝇。比如我们的班主任简介是想要孩子。虽然大多经过证实都是对的,但是我也无从考证这些真的是NPC的简介,还是他从其他渠道打听的。

直到下一次,一个午休,葛宇突然相当兴奋的告诉我说,我多了一条简介。

他说“你讨厌葱,对不对!。”
那种兴奋难以抑制。

的确,我极度讨厌葱,事实上这个事情除了我的家人我很少提及。但是这实际上讨厌葱的人可能也有千千万。也许这也是巧合,是偶然,只是两个巧合,两个偶然,我突然对他说的故事稍微有一点相信了。

葛宇难得的跟我讲了好久关于游戏的事情,比如他是五级来到这个副本的,九级就要离开。比如他现在做了好多支线任务,但是主线任务迟迟不弹出来。比如他现在生命值非常危险,如果不够就很容易被弹出副本。

我对他的游戏越来越感兴趣,我对他说,如果有任何的简介都告诉我,我想听。

实际上说对的东西也就是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但是偶尔会有相当令我惊讶的表现。比如说他会很悠闲的坐在教室里,眼看着因为体育课走出去的人群。
我过去问他你怎么不出去,他说
”我的有一个支线要在这里,而且还有很多NPC一起做,估计体育课要取消了“
然后下起了小雨。

前面说了,葛宇比较瘦小。冬天放学我们已经天黑了,路上也时有不太平。但我们在没有路灯的街道回家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怕过。我们每天的路都不一样,基本上都是他在奇怪的走进某个小巷。
然后摸摸头傻傻的一笑说”那个支线我不想接,会掉血的

这种事情说出来可能相当神棍,但是我至今有没有找到能反驳他的东西。

葛宇最后和我升入了不同的初中,我们的联系渐渐减少,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越来越不相信他的游戏。而葛宇像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总是跟我侃侃而谈他的世界。我渐渐不耐烦,但是却还是一点一点听着。

听他的新NPC,听他的新任务。

新的NPC的简介我无从证实了,故事的可信性也在降低。我最后一次见到葛宇的时候已经中考结束,他来我家玩,进门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魔方。

他显得有点怆然,神情落寞。他说“我在主线任务失败了,要跳到别的副本去。

我当时很想笑,但是没笑出来。我觉得他可能还是没有长大,我只是低头回答说“都这么大了,还玩呢?”

他还是那么瘦瘦小小的,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递给我那个魔方,完全散乱,没有一个面拼好的魔方。

他说“浩子,你不再是NPC了,你现在是玩家。这个副本唯一的玩家。这个魔方给你,拼好之后就相当于注册成功。”

我还是想笑。

我们说了一些话,谈了以往的往事,然后他就离开了。


我的世界里的葛宇,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电话不接,敲门不开,整户人家似乎都搬走了,有人说搬去哈尔滨了,有人说去了南方,我不知道。我在他就读的第五中学的中考成绩榜单上看了看,连他的名字都没有。

可能他根本就没去中考?还是什么?谁知道呢?

他消失了很久很久之后,我的高中快开学了,我才想起那个魔方。我突然很好奇,在网上找了好多拼魔方的方法,我手很笨,学了很久也没有学会,花了快两个小时才完成教程的第一步。

我休息了一下,把魔方放回桌边。我感觉浑身肌肉酸痛,活动了一下筋骨,不小心把桌边的魔方直接推落到地上。

魔方粉身碎骨。

那一瞬间,我觉得同时粉碎的还有其他东西。

其实魔方只是块散落了而已,如果想的话,我还是可以把他重新装好,但是那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什么无法装好的东西已经永久性的碎掉了,再也无法挽回了。

我有时候脑海里偶尔会想起葛宇面色沉重的把那个魔方递给我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你现在是玩家。这个副本唯一的玩家。”


而我摔碎了魔方,所以这个副本没有了玩家么?我们这群NPC简单的活着,到底是为了哪个人呢?他十几年来,一直找寻的主线,又是什么呢?




没人知道,所以我现在只想简单的把他看做一个吹牛大王,还送给我一个易碎的谎言和易碎的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