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前后端分离的意义大吗?

前后端分离的意思是,前后端只通过 JSON 来交流,组件化、工程化不需要依赖后端去实现。 可以通过 Angular 或者 FIS-Pure 等,以实现组件化;通过 FIS 之类的工具去做工程化。 有哪些好处或弊端?现在的发展趋势是否往这个方面发展?
关注者
5,417
被浏览
590,493

124 个回答

简单来说,对于原始的Web开发模式,前后端分离的意义当然是非常大的,但是是不是要具体到:
前后端只通过 JSON 来交流,组件化、工程化不需要依赖后端去实现。
这个有待商榷,具体的实现方式多种多样,前后端的解耦程度是否越大越好?这个不一定。Web开发是一个很复杂的工程性的问题,前后端分离只是其中一个小问题,采用何种方案进行分离,在什么层面/维度进行分离?这些都是实践中要根据具体情况去进行抉择的事情。

最后回到问题
Web 前后端分离的意义大吗?
1、该网站前端变化远比后端变化频繁,则意义大。

2、该网站尚处于原始开发模式,数据逻辑与表现逻辑混杂不清,则意义大。

3、该网站前端团队和后端团队分属两个领导班子,技能点差异很大,则意义大。

4、该网站前端效果绚丽/跨设备兼容要求高,则意义大。

没必要分太细。我们需要 specialist,但是 senior 的人都应该了解整个 E2E (end-to-end) 过程的。

在 Facebook 我们不分前端和后端,只分 product 和 infrastructure。做 product 的通常都是 full stack,不需要对特定的技术非常精通,但要求学习能力和灵活性足够好,不能只做自己 comfort zone 以内的事情,do whatever it takes to get your product shipped。通常聪明的应届生都会先进入 product,因为他们学什么都很快,也不会说浪费了在某个领域的积累。infrastructure 拥有更多各个领域的 specialist,前端只是其中之一。infrastructure 的客户就是 product,要做的事情就是让 product 开发实际产品时觉得爽,就这么简单。

至于真正 senior 的人,必须了解整个 E2E 过程。这有点像那个「在浏览器地址栏按下回车后都发生了什么」的答案,也就是掌握大局同时了解细节。因为具体的问题可疑扔给 junior 的人去解决,所以 senior 的存在价值就是在众多问题当中寻找值得解决的问题。学过计算机体系结构的人都应该知道,性能优化只应该在瓶颈上做,因为做在非瓶颈上就是浪费资源。同理技术或产品的优化都应该是做在瓶颈上的,所以 senior 的人应该熟悉整套系统并且能够有效找到当前的瓶颈。这时候就不存在前端或者后端的概念了,因为 specialist 在特定领域再精通,不了解整个 E2E 的过程就没办法再往上提升。

@winter 提到「联调」,我想说我很久没听说过这个词了,因为这个词没有对应的英语版本,美国公司的产品开发过程通常不包括联调。product 要做什么,就自己学习对应的技术,学习公司内部的 infrastructure,然后调用公司内部的 API 就可以了。一个产品的逻辑,要分前端和后端两个团队的人实现,然后还要协调实现的结果,这我只在中国公司见过。当然这不仅仅要求公司 infrastructure 好,还要求有开放的文化。

我进 Facebook 之前只写 JS,在 Facebook 要用 PHP 我随便学学就开始写,反正写得不好 code review 时会有人指出。只要保持开放的学习心态,同一个错误不要一犯再犯,别人都乐意帮助你进步。现在我的 PHP/Hack 就仅仅是够用的程度,但这不妨碍我工作。我的工作当然要用到别人的 infrastructure,偶尔用起来有点小不爽,我就会想要改动一下。管它是 Python、Java 还是 C++,反正我不爽就必须亲自研究源代码弄懂了自己该。原本的作者不一定有时间处理我的小需求,我就按照我的理解去改,改好提交 code review,别人都会帮忙看然后提点建议。

所谓联调,无非就是有些事情你自己做不了非要以来于别人帮你做,然后别人就会成为阻塞你的环节。(通常都是前端依赖后端,很少有说后端因为前端没完成就必须停下来等的。)这种做不了就停下来等的态度是不对的,不能说那是别人的问题就等别人解决。总之阻塞了产品发布的问题就是你的问题,无论需要你学习什么新技术,无论需要你编写和调试什么不熟悉的代码,do whatever it takes,just get the product launched。

@齐泰然 那个木工和电工的比喻大致也是对的。在中国公司,这就是木工和电工的分离。在美国公司,有一帮人使用 3D 打印机、激光切割机、数控机床,外加 Arduino 或 Raspberry Pi,迅速把新一代电子产品的原型做出来;还有另外一帮人研究新一代的 3D 打印机,考虑如何让上述 maker 更快地把头脑中的产品原型变为现实。在中国公司,木工和电工整天吵架,木工说电工不把线路板面积确定下来他就没办法做木盒子,电工说他在电动机大小不确定的情况下线路板没办法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