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程序员要看国外的原版技术书籍?

经常在各个地方看到大家说看代码书籍需要看国外的原版,我就很奇怪了,为啥中国人就不能翻译过来呢?难道一个程序员有国外留学背景,都不能很好翻译出作者原版意思? 谢谢大家的回答。都提到了英文原著,如果对于三级没过的人来说,可能就有点头大了。
关注者
1,364
被浏览
123,248

94 个回答

译过两本书,看到这么多谴责翻译质量差的答案和评论,忍不住出来说两句。

译过的两本书,第一本《Erlang并发编程(第一篇)》是09年号召社区志愿者协作翻译后公开下载的(原著本身就是可公开下载的)。 这本书除我之外一共有六位志愿译者参加,我负责全书统稿。因为没有出版社时间压力,这本译得比较轻松,前前后后磨磨蹭蹭花了一年。第二本《Erlang/OTP并发编程实战》2012年由图灵出版社出版,由我独立翻译。

译这两本书的过程中感受到国内技术翻译圈非常不容乐观。首当其冲的就是收入极低(每千字七八十人民币这样),缺乏对译者的经济激励。如果不是图灵出版社李松峰编辑这样日译万字的熟手,基本没可能在北上广靠技术翻译糊口。这倒不是出版社刻意压价,而是国内书价本身极低不说,盗版还极为猖獗(是的,盗版技术书籍读者需要为大众读不到好书负很大一部分责任)。说得难听一点,在国内做技术翻译的动机,基本上是图名不图利。至于那些连续翻译了多本技术书籍的译者,绝对是活雷锋了,无论成书质量如何,都是令人尊敬的。有人可能会说,不是还有版税收入吗?曾经跟图灵的编辑了解过,技术书籍跟那些畅销小说不同,一次印刷三四千册,能再版的就算畅销书了。除非碰到作为高校教材的书籍,才有销量保证。我译《Erlang/OTP并发编程实战》时,译者的报酬有两种可选,一种是一次性稿费,一种是版税。对于如此低的销量预期,当然是选前者。千字七十元人民币,全书35万字,一次性税后稿费收入两万左右。实际上图灵的傅志红编辑联系到我的时候我就问她,我不要稿费了,能不能不限制时间?……(那时候不了解出版行业的规矩,不知道翻译版权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长时间不出译本,原著出版方会收回版权以便让其他出版社出版。)那一年工作极忙,住得离公司又远,每天在地铁上耗将近三个小时,于是这本书1/3的初稿是坐在地铁末节车厢地板上译的。原本出版社希望半年内译完,最后搭上了一整年的全部业余时间。这本书第一次印刷三千册,后来再版又印了四千册,我已经相当欣慰了。但另一方面,今后如果不是碰到极为爱不释手的书,我恐怕再难挤出精力译书。

此外,技术翻译绝不是懂领域知识、看得懂英文就做得好的。译者的语文功底极其重要,否则很容易译出不符合中文习惯的语句和生硬的术语,其结果就是吃力不讨好,好不容易译出来,还被骂质量差。好的译者应该是隐形的,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应该完全感受不到译者的存在,也感受不到自己阅读的是译本。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多半只会因为译者功夫不够导致阅读障碍才会把译者拎出来“问候”一遍。近期看到的特别赞的一篇译文也是在知乎上看到的:汉语对于外国人是很难学的语言吗? - 李晔的回答(我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个回答中附的文章是译文,一直读到末尾都以为是那位学习汉语的老外自己用汉语写的文章,心说这老外汉语用得真是地道啊!后来发现是译文,中英对比了一下,对译者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一次译书时,国内Erlang社区内不少志愿者出手相助,我非常感激,没有他们大概永远不会有这本书。但另一方面,我认识到虽然他们各自对Erlang的理解都是到位的,但译稿质量实在参差不齐,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语句不通顺。实际上其中只有少数志愿者的译稿基本不用改,有好几个章节我最终都重译了(当然基于现有的译稿再重译,工作量还是比自己完全从英文译过来要小)。

各位读者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尝试从自己最熟悉的技术领域内挑一篇值得分享的博客译一遍试试,译完之后隔两三个礼拜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译稿(刚译完的时候会陷入自己的思维定势,怎么都看不出稿子的问题),恐怕90%的人都会有相同的感受:还不如读原文。我现在回过头来看《Erlang并发编程(第一部分)》一书,还觉得有很多生硬的翻译。《Erlang/OTP并发编程实战》总体来说质量要更好一些。因为下的功夫更多,比如所有复杂句式我都会在理解完毕后把句子完全拆开再按中文习惯重组,术语的翻译也是绞尽脑汁,大部分章节都审校了三遍以上。这本书出来之后一位读者评论说“完全没有英文的痕迹啊”,有这一句话就算没稿费我也无憾了 :-)

所以总结下来,国内要出一本好的技术翻译书籍,需要译者同时符合以下几个苛刻的条件:
  1. 不在乎翻译收入
  2. 有时间
  3. 懂原著领域知识
  4. 英语过关,不能会错意
  5. 语文过关,至少能做到信、达
其中每一个条件单独拎出来都不算啥,但同时符合所有条件的译者数量实在寥寥。能长期符合这些条件从而连续交付高质量译著的,简直是国宝级了。

说完译者,再从读者角度说一说。说得刻薄一点,在国内IT圈,英语阅读不过关基本上就是二等公民了。这意味着你不可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业内最新行情。而且国内的技术出版社是不会触及论文翻译的,所有的论文译稿基本上全部来自社区热心译者,而他们也只会挑特别著名的文献进行翻译。你想看的论文有没有译本完全靠运气,翻译质量更是难以保证。更不用说,等你看到译本的时候,该技术说不定都已经过时了。

英文技术文献的阅读实际上难度并不高,词汇量和句式都非常有限。我个人的感受是看论文比看英文报纸来得简单太多了。考虑到中国自初中甚至小学就开始实行英语教育,我现在反倒更希望国内的译者群体能够将目光转向一些优秀的小语种书籍。比如图灵出版社近期就出了一系列非常不错的日文书籍。此外就是,希望能够翻译更多经典文献。主要考虑之一是,这些文献已经存在了很久,没有时效性的问题,可以允许有热情的译者花时间精雕细琢,不用因为时间问题而妥协质量。不过对于出版社来说,这类译本是否能带来足够的销量,就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作为参与翻译过书,也自己写过书的人,我说两点。说到底是翻译和写作的收入太低,与付出不匹配。

一、译者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质,这个很简单,三条,重要性依次递增:
  1. 技术好
  2. 懂英文
  3. 中文表达准确流畅
这三条的重要性无需赘言,但是同时具备这三条的人,为什么要去做翻译呢?
  • 技术好,拿个上万的月薪不成问题。现在互联网应届生的起薪都不止这个数了。
  • 懂英文,能跟进技术潮流,把握自己努力的方向,在团队里少说也是个骨干。
  • 中文又好,能把话说清楚,这就更得老板的倚重,当个经理或者技术带头人什么的估计不成问题。
试问具备这三条的人,放着大好的职业发展不去努力,而闷头翻译书,是个什么精神?

二、出版社怎么取舍
软件开发有四点相互制约,scope、quality、cost、time。甲方只能任选控制其中三样(做多少功能、达到什么质量、花多少人力成本、花多少时间),必须留一样给乙方(程序员)决定。
翻译书也类似,只不过 scope 是确定的(一本书有多少章),那么剩下的三样里边,出版社通常想要控制 cost 和 time,因为这二者容易量化,可以写到合同里,而把 quality 留给译者决定,后果就是质量全凭译者良心了。(还有一种说法:Fast, cheap, good, choose two.)

最根本的矛盾是,你当然希望能读收入比你高的人翻译或写作的书,但是收入高的人往往没有动力去搞翻译或写作,有那时间干点什么不好呀。结果造成的现象就是,就算你想花时间读书学技术以提高收入,但很多时候你只能看收入比你低的人翻译或写作的书,这无疑是缘木求鱼。

所以,除非技术书籍的译者和作者的收入能比肩一线程序员(现在就按月薪2万算吧),现状是不会改变的。能遇到一本好的译作或著作,是天大的幸事。

就拿我写的那本书来说,2013年1月上市,到2015年1月这两年间一共卖了一万本,不谦虚地说,在本土原创技术书籍算是相当不错的销售业绩。卖1万本,我能拿6万多块钱的版税,如果我在北京上海这种一线城市生活,房租3000块,两年租房要花7万2,版税连房租都不够。技术比我好的人不计其数,傻到跟我一样去写书的就不多见了。所以真正用心做过翻译和写作的都明白这是在搞公益,是奉献,是一时心血来潮,不可持续发展。君不见某出版社常年诚征技术翻译,还不是因为很多人凭一时激情做过一两本书,发现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比例,自然就收手了。说难听点,这是出版社欺负新人不懂行情,上过一次当自然不会再来。

要提高收入,途径有三条,难度依次递减:
  • 提高销量
  • 提高定价
  • 提高版税
这里边提高销量最难,因为技术图书的受众决定了不存在薄利多销的可能,销量理论上应该由质量决定,但是现在新技术层出不穷,靠拼速度铺书占领市场才是挣钱的王道,质量只有靠边站了。提高定价一是容易招骂,总有人自比没收入的在校学生来占领道德制高点(书卖这么贵、学生怎么买得起、出版社/作者太没良心了),二是容易导致盗版。提高版税等于割出版社的肉,而且国家规定了版税一般不超过8%,出版社有这个挡箭牌,再往上也不容易。侯捷先生曾呼吁把本版原创书籍的版税(8%)提高为外版书籍的版权费(百分之十几二十吧)加翻译版税(4%到6%),这是合理的,如果原创图书的版税能到20%,相信会有更多人写书分享。对于翻译,按每天花3小时翻译算,一周7天,约20小时,收入能达到月薪的一半的话,才有底气谈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