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纯新手,有过几次短暂创作,完全是凭着一股子热血去的,没了后劲,也就都太监了(´Д`),后来专心看了一些写作方面的知识,才知道要写大纲,发现大纲也不会写(°ー°〃),好心塞,感觉自己心里有好故事却写不出来,或者说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真的好不舒服,求一位大神或几位大神来搭救一下(´Д`)
关注者
3986
被浏览
263138

58 个回答

一、科学的写作流程;
以下是我的写作流程,未必最科学,但解决了我卡文、写得慢、经常太监等问题。



1,写作前准备


  • 想梗
梗,又叫噱头,或者叫灵感。你最初被什么触动来写这个小说?
我要写一个费仲和纣王的XXOO文,充满撕逼、陷害、反社会人格、你爱不爱我等元素。

  • 脑内小电影(烧脑)

在脑内构建初步人物形象,并把故事从头到尾走一遍。
目的有二:
a,对故事有整体把握
b,了解人物的内心
初学者写不出大纲,多半是没走脑内。他只知道故事开头、故事结尾,最多加个扣人心弦的高潮。而一篇小说上百情节,数十场景,只有开头、结尾远远不够。
其次,写对手戏时,作者只能思考主角情绪,配角情绪想不到。比如受德打费仲一耳光,费仲是屈辱、心寒、愤怒、想报复,或兼而有之?他会忍耐、离开、还手、还是暂时忍耐以后狠狠报复?这些东西提前不想,临写到才想,就会很卡很慌张。
提前想好,写时候就不用分心,专心致志描写耳光多么脆就好。

  • 写故事梗概
走完脑内,立刻把情节写出来,否则会忘。
费仲从小被母狼叼走,跟狼群长大,十来岁被人贩子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他用野兽的规则解读人类社会,不懂爱。
受德是个早产儿,母早亡,父多病,他也从小身体不好郁郁寡欢。费仲野兽般强健的体魄令小受德很崇拜。
两人秘密搞上了。

故事梗概注意连贯性。角色做一件事的动机要写清。


  • 写大纲
写作有个冰山理论——好小说像冰山,写出来只有八分之一,隐藏的有八分之七。
这一步是对原始故事进行裁剪,剪出要写的八分之一。
第1章,费仲认为自己是狼,被人贩子用肉包子药倒,卖到朝歌成为帝乙的死士。死士伤亡率太高,费仲遂假装刺客刺杀受德,然后主动请缨去保护受德。帝乙允。
要点:全略写。严格限三。

第2章,费仲认为受德很漂亮,软硬兼施把他搞上手。初次XO受德叫疼,费仲给他一耳光。两年后帝乙察觉,决定杀费仲。费仲逃出来打算带走受德。受德一口同意,并表示要和费仲去太庙拜天地。
要点:私奔详写。拜天地详写。
大纲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情节概述,一部分详略和特殊注意之处,比如这一段要煽情,那一段要惊悚。

  • 修大纲
是否这一章高潮密集,而那一章没有一个高潮?悬念都解了么?伏笔都用了么?


2,写正文

  • 初稿

初稿写作速度应该和打字速度相当。 每一个画面你都想象过了,哪详哪略也心中有数。简单粗暴地写出来吧。。
没写完禁止看前文。
禁止边写边改。

不管文笔。

  • 二稿(烧脑)
通读全文,标出哪里不对,哪里惊艳。写一个修改大纲,然后通篇修改。
如果没有修改大纲,心血来潮改一句改一句,很容易一改收不了手,最后弄出另一个版本。

  • 三稿
修字句、细节。注意,前两稿不用管文笔,这一遍才用注意文笔。


3,写作后:

  • 投稿吧!
别让稿子睡在硬盘。
编辑在退稿信里一句指点,够进步很远。




二,提升情节的秘技——样文分析(烧脑);

1,样文分析的流程:
  • 每篇样文至少读五遍。
  • 总结小说共有几个情节,概述每个情节内容。
  • 分析每个情节的作用。是伏笔,是悬念,是塑造人物、是引出下一步情节、还是呼应了前文伏笔?——这一步你可以感觉到小说的结构了。好小说没一句废话,没一个废情节。
  • 分析人物性格。为什么无邪天真这么讨读者喜欢?他们身上有哪些特质?哪些细节令读者怦然心动了?

2,示例——分析《潜伏》开头
1,情节总结
1-1 街头两个拉黄包车者,有黑白纪录片感 日外
字幕:重庆 1945年 3月
  • 分析——开篇极短地渲染出民国气氛。
  • 心得——特殊历史背景的长篇故事,开篇一定要渲染时代色彩。但除非写得特别有趣,否则别多。

1-2 阁楼 日外
画面由黑白转彩,余则成戴耳机坐于暗室,耳机内传来骂国民党的话。余则成疲惫地摘下耳机。
特效顺耳机线抵达一个按在吊灯后的监听器,吊灯下是明亮客厅,几人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
  • 分析——主角出场,迅速营造悬念:在监听谁?被监听者有危险么?监听者会被发现么?随后切到被监听者,被监听者毫无察觉。
  • 心得——信息不对称可营造紧张感,如,读者都知道刹车坏了,主角还高高兴兴带老婆兜风,车开得飞快。
看写《写作指南》得到的经验,远不如分析样文得到的深刻。

3,样文分析进阶:
我写不好伏笔怎么办?分析伏笔多的小说。
我写逗比小说读者不笑怎么办?分析搞笑的逗比小说。
怎么才能让读者哭?分析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说。
写作是可以自学的,哪里欠缺,就针对缺点分析样文。
针对性样文分析示例:怎样埋伏笔才不突兀? - 白露的回答



三,提升文笔的细节

  • 少用“着的了是那就”等虚词,少用副词形容词。
原文:老子是个十足的痞子,胸无大志。多年以来,老子勤勉地保持着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优良传统。
改后:老子十足地痞,胸无大志,多年来保持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传统。

  • 用最简单的句式。
原文: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后退一步,到达安全距离内。然后深呼吸,平定心情,中气十足地向她吼道:“你杀人啊!”

修改:我迅速退至安全范围,吼:“你杀人啊!”


  • 按顺序描写。高中教的“从上到下”、“从远到近”、“从整体到部分”就是这个。

原文:十七八岁的模样,身姿秀挺,五官清妍,素脸朝天,连簪子也没插一根,清爽干净,宛然竹生空谷。


修改:少女十七八岁,宛然竹生空谷,身姿秀挺,素面朝天,簪子也没一根。(顺序为总——分)


  • 读出来,寻找最顺嘴的句子。(烧脑)
原文:我想他可能是有一点生气了。
修改:我猜他生气了。

  • 每天写。写文如压腿,一天不压膝盖就硬了。

——————————-————————————————————————————————


写小说就这样,想进步快,必多吃苦。提笔就写想哪儿写哪儿当然爽,但这样写写写多年也难进步。


走一次脑内、改一次二稿、作一次样文分析的进步,远超漫无目的的写写写。


最后,给题主的建议:

  • 开篇就要写完,捏着鼻子也要写完,写成一坨翔也要写完。写完一定要改二稿。

纯文字技巧,写写写就能进步。结构、伏笔之类技巧,只有写完全文、通篇思考才能进步。

  • “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是伪命题

感觉不是“写出来”的,是情节堆出来的。要写她伤心,与其写她怎样梨花带雨,不如写:“爸爸去世后第三天,她收拾爸爸的遗物,看见一个很旧很旧的手工娃娃。那是八岁手工课上缝的,缝得很丑,送给了爸爸的。那时爸爸还年轻,头发乌黑,身材挺拔高大。如今,爸爸老成一小盒骨灰,埋在记忆里。”
有的情节本身不悲伤、不热血、不惊悚,文笔再好也写不出悲伤、热血、惊悚的感觉。








干货到此为止,下面是卖腐时间。

————————————————




快问我要费仲和纣王的XXOO文,这样就能名正言顺把它贴在下面了!
好高兴哦,又在知乎卖腐了~




<( ̄︶ ̄)/既然你们强烈要求,我就勉为其难贴一下吧~


  费仲刚懂事时,坚信自己是条狼。他四脚著地走路,翘起后腿撒尿,天热时吐着舌头哈哈喘气。他妈妈是一条毛皮发灰的母狼,绿眸长吻,身姿矫健。他跟妈妈四处流浪,妈妈死了,他就自己活。

  一天,他听见两个男人对话:

  “就是这个,喝狼奶长大的,铜皮铁骨。”

  “能养熟 么?”

  “管他呢……未必活得下来。”

  男人把一个肉包子扔在地上,费仲跑去吃,吃完昏沉沉不省人事。醒来后,他在一座黑暗的房子里,房子里有还九十九个男孩,个个表情不善。

  一百个孤儿,要学习藏匿、追踪、下毒、刺杀之术,然后送到朝歌成为天子的耳目。天子多病且多疑,需要这些耳目监视别人。

  训练很苦,小孩死了一半。费仲没死,还学会怎样伪装人。

  在这黑暗残忍的世界,小孩比狼还坏,拉帮结派互相陷害。费仲如鱼得水很快变成黑暗世界的狼王。他吃最好的饭,睡最暖和的铺位,找最好看的男孩泄欲。

  三年后,费仲离开房子来到王宫,成为天子最器重的“眼睛”。但眼睛不好当,和费仲一起离开大房子的人类一个接一个死了。费仲不想死。他要找机会离开。

  这一天,天子最宠爱的小儿子受德在水边玩,费仲潜行过去把受德推进水里,然后逃开。受德很快被人救起。

  爱子遇刺,凶手未知,天子震怒不已。费仲主动请缨保护受德,天子同意。

  费仲很高兴,第一因为不用当“眼睛”,第二因为他把受德推下水时发现受德很漂亮,需要一头美丽的小母狼泄欲。

  费仲不是人,所以能冷静观察人类习性。他给受德小母狼买玩具、买零食、带他出宫逛集市,哄得受德死心塌地。

  小母狼满十三岁时,费仲欲火难耐,把他强奸了。

  这很正常,费仲是狼王,想强奸谁就强奸谁。但小母狼哭得惊天动地。费仲问:“疼?”小母狼连连点头,眼泪流成一串。费仲不知怎么办,就打他一耳光:“不准哭!”事后,费仲对小母狼说:“如果你乱讲,我就杀了你。”

  小母狼当然不敢乱讲。于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小母狼臣服在费仲胯下,主动打开双腿让人肏。

  费仲威逼利诱令宫人也不敢乱说,和小母狼逍遥快活过了三年。

  他们在月亮下亲吻,在枫林中野合,在淇水之畔并肩蹲着狼嗥。小母狼喜欢问:“费仲,你爱不爱我?”费仲有两种回答。如果爱,就把小母狼按倒,狠狠爱一顿。如果不爱,就搔骚头皮不说话。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每一天都很快活。

  三年后,他们私情败露,天子大怒,把费仲绑到寝宫要杀他,费仲嘿嘿一笑,仰着头说:“我给殿下写了一封信,让他明早找来看。当年王后难产,哭求陛下保大人。陛下不理,命太医割开王后的肚皮,拿出小殿下。殿下知道真相,一定很有趣。”

  天子脸色铁青,放费仲走了。费仲知道这是一时平安,他必须逃走。但走,就肏不到小母狼了。他想回东宫再看一眼小母狼,却见小母狼在试穿大婚礼服。

  小母狼要跟别人成婚了!

  那婚服上衣下裳,玄纁颜色,样子很美。费仲看呆了,忽然觉出自己和小母狼的不同。自己穿什么衣服都别扭,小母狼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这身礼服最好看。

  他恼羞成怒冒出一念。他要把小母狼劫出去,找一个山洞藏起来,从此小母狼不用穿衣,不用读书,洗净屁股等肏就行。

  费仲说干就干,立刻打昏侍卫,对小母狼说:“别成婚了,跟我私奔吧。”小母狼一下哭了,说:“好!”两人逃出王宫。

  夜已深了,宵禁的朝歌很静。路过太庙时,小母狼忽然说:“进去看看!”

  费仲不愿节外生枝,但小母狼撒泼耍赖,陪他翻进太庙,把守卫和庙祝绑起来。

小母狼对庙祝说:“小王要和费仲成亲,你来主婚!”

  费仲觉得真麻烦,耐着性子跟小母狼过家家。庙祝哆哆嗦嗦念词,两人行过结发礼,饮过合卺酒,转头对着历代先王的牌位下跪。小母狼道:“列祖列宗在上,受德不孝,要嫁给一个男人了。便是天打雷劈,身染恶疾也不后悔。”

  然后小母狼“砰”地磕头。

  那一瞬间,费仲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他仰头看着森严的牌位,想,人类为什么对这些小木牌牌下跪呢?然后他也磕了个头。头低下去的瞬间,他感到灵魂站起来,从狼变成人。

  过去二十一年,他只关心吃、睡、交媾。今天,他忽然有了妻子。

  走出太庙,受德问:“去哪儿?”费仲想一想:“拜完天地,该如入洞房了。”就找到一片树林,脱光了开始洞房。

  暮秋之夜很冷,他们头顶的桂花树落下细小花瓣,香气也是冷的。受德冻得发抖,凉凉胳膊环住费仲脖子:“以后……别叫我殿下了……我家人叫我三郎……你也叫我三郎。”

  费仲道:“三郎!”

  受德道:“哎。”

  性事之后,费仲站起身,拍拍胳膊小腿上的花瓣叶子,说道:“我走了,你回去吧。”

  受德一愣:“不私奔了?”

  费仲点点头,穿上衣服朝山林外走。受德在后面喊:“等等我!”

  费仲不想等他,甚至不想看他,迈开教步跑起来。

  白月光撒遍十里山林,桂花香如影随形,费仲讨厌这些东西,拼命逃。等他气喘吁吁停下步子,月亮落了,花香没了,他又回到熟悉的黑暗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太阳,没有小母狼。


  费仲在山上和狼群生活了一年,实在想小母狼,就下山找他。

  下山后,费仲发现自己变成通缉犯,每天躲躲藏藏,根本没机会见小母狼。一天夜里,他在树上睡觉,忽然一群人马包围他。亚相比干走出来,仰头笑道:“哎呀,这不是受德的夫君么?怎么落魄成这德性?”

  费仲蹲在枝桠间,赤手空拳,决定跳下去锁住比干的喉咙。

  “我可以让你见受德。”

  费仲停下动作,盯着比干的脸。

  比干笑眯眯的,很和善:“但你得听话。”

  费仲跟比干走了。

  在一幢隐秘民宅内,费仲见到受德。

  受德穿着白袍服,外罩一件黑披风,鬓角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是精心打扮的样子。但他骨瘦如柴,两腮凹陷,露出袖口的手腕像鸡爪。

  费仲皱眉:“你便这么丑?”

  受德说:“你走后,我半个月没吃东西,胃饿坏了。”

  费仲点点头,认为叙旧已够,就把受德按在席子上亲嘴泄火。完事后,费仲转达比干的话:“贪污河堤款项的案子你别插手了。”

  受德抱膝而坐,静默良久,问:“费仲,你爱不爱我?”

  费仲说:“刚爱过,又爱?””

  受德低下头,不作声。

  那是受德最后一次问这句话。很多年后费仲意识到自己当时答错了,但受德再也没问过,他再也没机会纠正那个错误回答。

  这样做贼般的幽会持续到天子驾崩。

  比干难得大方一回,给费仲三天假,让他陪伴悲痛过度的受德。在那座民宅内,受德靠在费仲怀里哭,哭累了,拿起案上的酒壶往嘴里灌。

  一霎时,费仲全身汗毛乍起,福至心灵一般夺过酒壶摔在地上。酒嗤嗤冒出泡沫。受德喝过半口,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口鼻出血。

  比干带人围住民宅,踹开门,叹道:“费仲啊费仲,你怎敢毒害太子?”

  费仲两眼血红,把他的小母狼扛在肩上,冲到比干面前伸手抓他喉咙。两个护卫挡住他,挥刀砍来。费仲躲过刀尖,空手入白刃,刷刷两下劈死护卫。

  费仲很久没杀人了,但身手犹在。狼王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挡在狼群前面。这样才配肏最美丽的小母狼。

  比干带了一百多人,费仲只有一个人。他不懂套路,只会一招致命的杀人术。他对敌大多一刀,偶尔两刀。血从门口蔓延到院子,尸体倒了一路。

  比干终于变色。

  费仲扛着小母狼,半身被血染红。他一抬手臂,刀尖前指。

  所有人往后退。


  费仲就这样把受德扛到太医院,自己也昏倒了。

  万幸受德中毒不深,抢救过来。这件投毒案查不出凶手,或者说查出来也不敢办。费仲救驾有功,免罪,赐官下大夫。

  比干对费仲恨之入骨,费仲就结交和比干不一路的寒门官吏,拼命向上爬。

  受德登基后,断断续续叫费仲侍寝,自然每一次都销魂万分。费仲在朝中受排挤,需要受德帮忙,受德不愿意,费仲在榻上狠狠折腾他。几次后,受德学乖了,费仲要什么给什么,只是召费仲侍寝的次数越来越少。

后面不能再贴,再贴就是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内容了。

谢邀。
在这个问题上我算是略有心得,这也是我未来所攻克的方向:如何创造出一个精彩的故事。
无论你是不是新手,小说主要主攻两个方面:
第一,语言文字的造诣。
我们现在很多人一见面就说:“我是写小说的。”、“你来看看我写的这篇小说”,事实上在我看来,很多人并没在写小说,他们写的仅仅是一个故事罢了。小说应该有小说的语言,他的调子既有别于散文,也有别于故事,一个常年看小说、写小说的人,拿起一篇小说一看,基本上就知道此人的文字功底怎样了。
不过作者的提问貌似不在于此,所以在此不详谈。
第二,故事安排的技巧。
比起过去我们看一本小说,现在我们更注重小说的故事的安排,我们很多读者,比起语言文字的技巧,他们更喜欢看故事的起承转折。
纯新手,有过几次短暂创作,完全是凭着一股子热血去的,没了后劲,也就都太监了(´Д`),
正如作者所言,我们大多数人,在创作一个故事的时候,都是凭着创作的冲动,到了后面,没了冲动和激情,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了。钱钟书说:“年轻的时候,我总把自己的创作冲动当作了创作的才能。”
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天生的小说天才,他们天生就会讲故事,不用去受什么专业的培训,诸如金庸之类,起笔就能就写成一个个精彩绝伦、令人称赞的故事。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他们是没有这种才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要就此埋没,我认为绝大多数的人的才能都如同宝藏,埋在地底下,需要开采,经过培训以后,都能或多或少地把这些才能开发出来。
即使是金庸本人,如果不是当年他的主编叫他写个故事来凑报纸的版面,他也不会发掘自己的才能,从他过往的小说来看,以他早期的作品,比起他后来的作品,也是显得略为稚嫩。
再回到题主的问题上来:
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我认为作为一个要励志成为小说家的人,应该从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就养成思考的好习惯:看到一个故事、一本小说、一场电影,就要去思考几个问题:为什么这样写?这样设计的好处是什么?他的结构是怎样?是否可以进行复制、再创作?
总体而言,他需要经过三个思维过程:
我们不能总是想着通过一时的激情来支撑一件长期的事情,将偶发性思维转变为习惯性思维,这是一个写作者需要长期做的工作。若要长期创作,必须要经过这三个步骤,将别人的故事,转化为自己创作的源泉。
通常而言,普通人就看到第一个步骤:抽象故事,看完就完事了。很少人会去想第二步和第三步,当然,他们也没这个必要,但是作为一个要写出故事的人,我认为必须经过后两个过程。
我们看到很多人,他就是多写多读,未必经历这个过程。但我私以为,他们都在潜移默化地经历着这个过程,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表达出来这个过程,这是过去我们所有创意写作书的弊端。
光说太抽象,下面我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整个的思维过程是怎样的:

自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一电影热播以后,回忆青春类的电影在市场上大大兴起。最近我在看《情书》(导演: 岩井俊二)这部电影的时候,脑袋中总是在想一个问题:这部电影既没有像咱们国产电影一样,来一段对青春的感悟旁白,也没有大家长大,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场面,为何会一样有对青春转瞬即逝的感伤?

当时我脑袋中出现的画面如下,一个巨大的问号挂在眼前:

首先,青春的美要归功于这部电影有大量唯美的画面,比如,藤井树(男)侧身站在图书馆,窗帘拂过的画面。藤井树(女)一边在摇着脚踏车,藤井树(男)一边站在车灯下看试卷的画面,在此不一一提及,我们只谈小说剧情相关。

想来想去,我想能营造出这种“青春转瞬即逝”的气氛便是贯穿整部剧的一个主题:我爱的人不爱我。在这整个故事里面,渡边博子不爱秋叶茂,藤井树(男)不爱博子,尽管他们都是恋人。他们都有相吻相拥,但是他们却并不爱对方,每个人都不能被自己爱的人所爱,不能得到相爱人的心,这正是人生的遗憾所在,也是人生最大的孤独。可以说,这种悲伤而孤独的气氛贯穿着整个电影,通过对的关系图我们可以看清楚一个大概:

接下来的剧情,整个故事基本上围绕着藤井树(男)为什么不爱渡边博子而展开:哦,原来,藤井树(男)爱的是一个和渡边博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的名字也叫藤井树(女)。由此而展开了整个故事的主干:两个藤井树之间单纯爱恋故事,如下图:

通过这个图,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故事的主干: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爱恋故事,但是,经过作者的铺垫和精心布置,使得整个故事变得扑朔迷离,甚至有趣。

作者为了讲述好整个故事,用了许多讲故事的手法:比如,为了引出这个藤井树(女),作者岩井俊二还弄了一个煞费苦心的开头——渡边博子寄信去藤井树在小樽市读书时的地址,结果没想到居然有人回了,这个人正是藤井树(男)所喜欢的那个女生——一个性别为女的藤井树,故事由此从两人的通信展开。不过这些无关我们讨论的主题,在此不深入讨论。

比如藤井树(女)在多年之后,回到母校帮渡边博子拍照片的时候,在老师的带领下进入图书馆,透过图书馆里师妹的口,她才知道:藤井树(男)当年一本一本地借书,并不是写的自己的名字,而是一起有相同名字的她本人。

还比如,借由师妹的手,她在当年藤井树(男)的还给她的借阅条的背面,发现了当年藤井树(男)画的她的画像。

这些都和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无关,暂不详说。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将一个故事层层剥离,看到他的真实的面目时,将是何等的无趣。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每一个看似精巧的故事结构,都是由一个个小的故事串联而成的。但是,这并不是我写这篇文章想表达的真正主题,我想表达的是:当一个小说的作者,他有了一个想法的时候,他应该怎样去把这个想法变成一个故事?比如像《情书》这部电影,让我们再次回到故事的起点:

于是可以进一步构想,我想设置三个人物,A不爱B,B不爱C,然而C爱着B,B爱着A,大概人物关系如下:

列好这个图以后,下一步一定想的是,为什么A和B是恋人关系,A却不爱B?而又是为什么,当B和C是恋人关系时,B却不爱C?

我们在此可以注意得到,科普文在解释一个问题的时候,用的是一大段注释。事实上,一篇小说又何尝不是在解释。只是他采取的是讲故事的方式,因此,看故事的人便不觉得那么枯燥无味了。

一般我们都认为,所谓恋人关系,肯定是互相相爱。而在这个故事的模型中,出现了单恋的状态,下面我们便一定要诞生出两个故事,来解释这个特殊的原因了。

我画这个流程图,只为说明一个道理:当我们脑袋中仅有一个概念时,我们怎样来构建一个故事,他是有层层的因果关系的?在这个思考当中,我们的思考过程又是如何?

也就是说,一个故事很可能是被动地显现出来的,而不一定是你的脑袋中,一开始就会有一个好的故事。当然,这是我本人的一些关于构架故事的想法,并不代表着作者本人就是这样构架整个故事的。

以上介绍的是一种故事被动出现的情况:即为了解释一个原由,故事被动的被制造。当然,在小说中,也有先制造出结果,然后再想着怎样解释的过程的例子,这种情况,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里比比皆是。

比如,在《笑傲江湖》里令狐冲中了封不平一掌,尔后又被桃谷六仙注入真气导致了内力尽失,在这种情况下,在破庙被人团团围住的时候,居然一人打败了15个高手,刺瞎了30双眼睛。

首先,这15个人的武功并不弱,金庸先生在小说中是这样描述这15位高手的:

那人哈哈大笑,其余十四人也都跟着大笑,笑声从旷野中远远传了开去,声音洪亮,显然每一个人都是内功不弱。令狐冲暗暗吃惊:“今晚又遇上了劲敌,这一十五个人看来人人都是好手,却不知是甚么来头?”

出奇的是,令狐冲竟然一人赢了那15人,金庸先生又是这样解释的:

令狐冲缓缓转身,只见这一十五人三十只眼睛在面幕洞孔间炯炯生光,便如是一对对猛兽的眼睛,充满了凶恶残忍之意。突然之间,他心中如电光石火般闪过了一个念头:“独孤九剑第七剑‘破箭式’专破暗器。任凭敌人千箭万弩射将过来,或是数十人以各种各样暗器同时攒射,只须使出这一招,便能将千百件暗器同时击落。”

只听得那蒙面老者道:“大伙儿齐上,乱刀分尸!”令狐冲更无余暇再想,长剑倏出,使出“独孤九剑”的“破箭式”,剑尖颤动,向十五人的眼睛点去。只听得“啊!”“哎唷!”“啊哟!”惨呼声不绝,跟着叮当、呛啷、乒乓,诸般兵刃纷纷堕地。十五名蒙面客的三十只眼睛,在一瞬之间被令狐冲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尽数刺中。独孤九剑“破箭式”那一招击打千百件暗器,千点万点,本有先后之别,但出剑实在太快,便如同时发出一般。这路剑招须得每刺皆中,只稍疏漏了一刺,敌人的暗器便射中了自己。令狐冲这一式本未练熟,但刺人缓缓移近的眼珠,毕竟远较击打纷纷攒落的暗器为易,刺出三十剑,三十剑便刺中了三十只眼睛。他一刺之后,立即从人丛中冲出,左手扶住了门框,脸色惨白,身子摇凭,跟着“当”的一声响,手中长剑落地。但见那十五名蒙面客各以双手按住眼睛,手指缝中不住渗出鲜血。有的蹲在地下,有的大声号叫,更有的在泥泞中滚来滚去。十五名蒙面客眼前突然漆黑,又觉疼痛难当,惊骇之下,只知按住眼睛,大声呼号,若能稍一镇定,继续群起而攻,令狐冲非给十五人的兵刃斩成肉酱不可。但任他武功再高,蓦然间双目被人刺瞎,又如何镇定得下来?又怎能继续向敌人进攻?这一十五人便似没头苍蝇一般,乱闯乱走,不知如何是好。令狐冲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一击成功,大喜过望,但看到这十五人的惨状,却不禁又是害怕,又是恻然生悯。

现在,我们将这两段单独摘出来,就会发现事实上解释起来是有些牵强的。好在中间还夹杂了很多文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恐怕早就将这15个人都是高手的事实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还比如在《天龙八部》之中,段誉本只是个书呆子,并不懂得武功,后来由于机缘偶遇,在无量洞里学习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已经到了很神奇的地步,多次让他在险境中化险为夷,比如段誉在曼陀山庄里救王语嫣的一段:

段誉见事情紧急,张开双手,拦住她去路,笑道:“你放了小姐,再去请问夫人,岂不是好?你是下人,得罪了小姐,终究不妙。”严妈妈眯着一双小眼,侧过了头,说道:“你这小子很有点不妥。”一翻手便抓住了段誉的手腕,将他拖到铁柱边,扳动机括,喀的一声,铁柱中伸出钢环,也圈住了他腰。

段誉大急,伸右手牢牢抓住她左手手腕,死也不放。严妈妈一给他抓住,立觉体中内力源源不断外泄,说不出的难受,怒喝:“放开手!”她一出声呼喝,内力外泄更加快了,猛力挣扎,脱不开段誉的掌握,心下大骇,叫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段誉和她丑陋的脸孔相对,其间相距不过数寸。他背心给铁柱顶住了,脑袋无法后仰,眼见她既黄且脏的利齿似乎便要来咬自己的咽喉,又是害怕,又想作呕,但知此刻千钧一发,要是放脱了她,王语嫣固受重责,自己与朱碧二女更将性命不保,只有闭上眼睛不去瞧她。

严妈妈道:“你……你放下放我?”语声已有气无力。段誉最初吸取无量剑七弟子的内力需时甚久,其后更得了不少高手的部分内力,他内力愈强,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愈大,这

时再吸严妈妈的内力,那只片刻之功。严妈妈虽然凶悍,内力却颇有限,不到一盏茶时分,已然神情委顿,只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放……开我,放……放……放手……”

段誉道:“你开机括先放我啊。”严妈妈道:“是,是!”蹲下身来,伸出右手去拨动藏在桌子底下的机括,喀的一声,圈在段誉腰间的钢环缩了回去。段誉指着王语嫣和朱碧二女,命她立即放人。

严妈妈伸手去扳扣住王语嫣的机括,扳了一阵,竟纹丝不动。段誉怒道:“你还不快放了小姐?”

严妈妈愁眉苦脸的道:“我……我半分力气也没有了。”

段誉伸手到桌子底下,摸到了机钮,用力一扳,喀的一声,圈在王语嫣腰间的钢环缓缓缩进铁柱之中。段誉大喜,但右手兀自不敢就此松开严妈妈的手腕,拾起地下长刀,挑断

了缚在阿碧手上的麻绳。

对于段誉无故吸人内力的情节,小说里还有描写好几处。仿佛段誉的手上有能识别人的机关一样,碰到不喜欢的人,那内力便无端端地吸没了,而碰上喜欢的人,如王语嫣,便可以控制好不吸内力。好在小说并不是研究科学,读者并不去深究,不过是看完图个乐就行了。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小说的作者,他的目的是达到了,而且让读者看起来,也说得通。

你肯定会问我:你怎么知道金庸是事先想好结果,然后再来这么一段话来解释为什么会导致的那个结果的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对于金庸来说,故事里的主角是不能死的,主角死了,他的故事就没法再讲下去了。


我想如果你在提笔写小说之前,能每次都做好这样的功课,并且把你的小说结构列出来,对于你来说,写篇小说绝非难事了。
关于如何写好一篇小说,这个命题比较大,在这篇文中,我也只是提供一个思路,另外我还发表过一篇文,他又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小说结构:就《白夜行》解剖推理小说的写作(上) - 万方中 - 知乎专栏
大致如此,想到了后我再补充。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