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本书出版是怎样一种体验?

出版书籍的过程是怎样一种体验?书籍出版成功后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会不会有一种成就感?周围的人会怎样看你以及你出版的书?
关注者
2987
被浏览
192315

98 个回答

第十五本書了。以前不愉快的事,因為太多了,想記也記不清了。
總之稍微有點控制力的時候,碩士導師的序收了兩次,《哀眠》一次,但把他名字寫錯了,很遺憾。
明年一月的《細民盛宴》會再收一次。
我本科導師做西馬,請他給《情關西遊》寫序的時候他很緊張,他說“以往我都出現在你的後記裡。”然後他寫得特別認真。我後來送了他十本,他很高興,都拿去送朋友了。
《云物如故鄉》讓繼父寫了書名,他也很高興,拿去送了他的同學們。
其他的同學、鄰居、朋友,現在也常常出現在我書裡了。
有一次說太長了名字加不上去,我說那把我的名字去掉好了~總之是我這樣無能的人,一些很小的堅持。
最後看到他們開心,最重要了。我自己已經很難為了這樣的事開心起來了。
所以有時忽然覺得,就算沒有下一本,好像也沒有太大的遺憾了。
這十年,就做了這點微小的工作。
心裡最想感謝的人,都和我在一起。

谢谢@Xia Yang的邀请

目前编著了那本《Haskell函数式编程入门》虽然书中有些瑕疵但是还要想分享一下写书的感想。首先写一本书成就感是有一些的,带是你说给生活带来多大变化,至少我是没什么变化的,唯有在教书的时候学生对你的崇拜会油然而生,在网上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此外,无其他变化。毕竟不是那种畅销小说作家。我也不期望靠这个飞黄腾达。


说一下我有什么样的经历体验才会去写书以及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原因很复杂,也说不清楚。之前在学Haskell时,有两位学者来访问,一位是Throsten Altenkirch,另一位是台湾个人,牛津大学Richard Bird的学生,穆信诚,说有没有人想把Graham Hutton的Programming in Haskell译成中文。那个时间见班上最好的几个同学都没有说话,我这课学得一般,很多东西不懂,胆怯了,于是就没有举手。在学习Haskell的时候发现这方面的书异常匮乏,那时候我还处于对计算机科学混沌的状态,英文也不好,读英语的东西吃力,没有汉语书籍参考给学习带来了很大困难,那个时候就有了要写书或者译书的想法,但知道自己水平远远不够。那个时候真的以为Haskell不能写实用的程序,直到我一个人在暑假在学校未离开的时候看到了Real World Haskell,大开眼界,很享受那段时光,没有吵闹打游戏到半夜的室友,可以专心学习,没有考试的困扰、没有范围、科目的限制,把学校关于计算机的书一本一本打开,翻阅目录,有兴趣就读几段,没兴趣就放回去,自由的时候书能让你有飞翔的感觉。


留学时渐渐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一起的人,有的时候发现特别想找个人一起随时说说话或者吃吃饭,其实最希望他们能来主动找我玩,但是这样的人已经没有了,当时非常严重的抑郁,我一直怀疑是我性格原因,我能和的来的人更愿意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虽然我已经独立,但是还是受不了一个人,你看我在网上有多话痨就知道生活中我的反差会是什么样子。2011年暑假的时候,也知道我喜欢的女孩不会跟我在一起,她已随她朋友去旅行,而我却在用大把的时间在发呆,浪费着生命,仿佛对世界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了,整个人堕落到了极点,其实我早就知道我有比较严重抑郁症了,只是理智告诉我不能伤害自己,生活要被重新赋予意义,要以一种更好的方式来打发时间,而著书是比较好的方式之一。


2011年6月暑假,在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日子,我起得很早,一个人在Nottingham大学的Gorge Green图书馆开始草这本书,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图书馆没什么人,在键盘上的敲击对于我来说是除记日记以外的另一种发泄,是那些本来应该有人听我说但是却没有说过的话。大约是在2012年的8月把样例章节从人邮的网站上投了,只是心想如果不能出版我就改成pdf发到网上,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后来没想到人邮的杨海玲老师觉得书不错,就决定出版了,在这里也十分感谢她对这本书的付出与耐心,后来一起吃饭的时候才得知在线投稿出版的概率并不高,我这种情形算是为数不多的情况之一。写书并非易事,要细心打磨,很多之前一知半前的东西不可以写到书里,写进去的必须是非常懂的内容,比如type family, 范畴论、响应式编程我都知道,但是没能完全理解,所以不敢往里写,才知道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另外很多细节需要重新查阅,很多东西你以为你懂了,其实你不完全懂。对于一些部分不知道如何表达就需要看其他的英文书是怎么写的,整个过程是你温故而知新的过程,也使我理解了,你要写一本书讲给别人听懂,你腹中要有不止一本书才行,而且自己明白跟能写出书来让别人明白是两码事。


如果你说写书一定要为些什么,我很喜欢张载的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不是我学习、著书就算是为往圣继绝学?算不算我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做为一座桥梁继承了外国先贤们的绝学?我想应该是算的,这就是我的感受之一,高中读曾子墨的《墨迹》对我影响很大,我并不想像我的一些同学在国外混日子,只是到国外在自己头上加个海归的光环。更喜欢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我视司马迁为知己,觉得他道出了心中的苦,人会死亡,但是思想不会,先贤们创立的理论不会,在理论之上的定理引理不会。Henk Barenregt的《Lambda演算、语法与语义》、Saunder MacLane的《代数》,尤其是冯诺依曼的《量子力学的数学基础》不易一字在70年后的1996年再版,Knuth的鸿篇巨著更是惊世骇俗了,这些书都是各自领域的圣经,即便不及其万一也要见贤思齐。中学的时候诸多事情并不是很顺利的,一度怀疑过自己笨还是什么,其实后来发现只是对学的东西精益求精,每个细节都想完全掌控,所以学得十分缓慢,写书是记录自己学习的过程,也想证明了曾经多年前的自己并不是那么差,看着自己的书给现在与将来的自己一些信心。更开心的是收到一些读者的来信,还有微博,虽然正面的负面的都有,读正面的消息你会感觉到自己并不是那么没有用,那么孤单、那么默默无闻、不为人知。而对于负面的,要慢慢去学会了接受苛责与轻视,有人轻视、指责你就生气、反唇相讥甚至暴跳如雷不是儒雅的方式,轻我者,我必轻之,而面对指责当学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如果你也孤单、彷徨、抑郁、苦闷、无聊过,写书吧,什么题材都好,不一定非要为了什么去写,不要在乎是否会出版,是否会赚钱、出名,有没有读者,会不会被肯定,又或者一定要有其他理由,因为很多你经历的相关事物本身就值得你下笔去书写,不知不觉你会发你在成长,在进步。写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要去自己亲自去试才知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曹雪芹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