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抑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希望可以知道这种体验,对于打算生小孩的女性起到帮助。不知道能不能做心理准备和预防?
关注者
3715
被浏览
1270795

307 个回答

没什么难理解的。
如果一个男人,做完一次开腹手术,拖着没痊愈的病体,下病床不到一个星期,马上让他投入到一份24小时需要随叫随到,还完全没有经验的工作里,稍微一点没做好要受到所有外人和亲人的指责,而且这份工作还不能给你带来任何收入和前途。
以上这些相信换成是男人没有一条能忍受的事情,被冠上母亲是伟大的之名,就要求女人笑着接受。


2/7追加的分割线-----------------------------------------------------------------------
不知不觉收到3k多赞。惶恐之下,上来再推销一点自己的私货。都是和答案无关的一些题外话,

1. 关于丁克:
这一点我自己也很矛盾————育儿确实会降低眼前的生活质量,但是从长远来看是增加生活质量的。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会结婚生子呢?除了生物本能,相信应该还是有利益因素在内的。
孩子刚出生的几年里,他/她确实会占用你所有的时间和精力,让你筋疲力尽身心憔悴自我怀疑恨不得把他/她塞回肚子里,但等到孩子上小学可以(陪你打游戏),上中学可以(帮你做家务),上高中可以(自己挣零花钱给你买礼物),上大学工作以后可以(带你认识新的世界)。
()内请根据自己的教育模式自动替换。这么一想,好像投资回报率还是挺高的。
当然我理解并尊重丁克主义,只是不希望有人看了我的答案,因为出于恐惧而拒绝生育,好比害怕人多和排队时间长而不去迪斯尼乐园一样。

2. 关于不婚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恭行。很多未婚的女性其实也并不理解生和育这两件事有多辛苦。每个妈妈也都是经历过以后才懂得的。包括我自己,现在回想起当初年纪轻时认为自己不会请产假,都替自己脸红。
男人也一样,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没有机会学会这些。不要觉得男人爱你就应该自动承担起家务和育儿,他们是真的觉得这些都没什么,他们是真的觉得你矫情,就和部分未婚女性觉得产妇矫情一样,他是发自真心的这么认为,不管他爱你与否。
我是一个坚定的女性平权主义者。我认为话语权是靠自己争取的,不能指望男人主动给。
建议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公司里,希望各位女性能主动掌握话语权。在公司里让男人分担杂务(倒茶倒水接电话换复印纸打扫卫生),在家里让男人多参与到家务中来。再说一遍: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恭行。如果他真的参与进来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他自然会理解的。
教男人就像教孩子一样。一开始很辛苦,有时也会灰心,干嘛要自讨苦吃。但是一旦教好了,他会成为你后半辈子的好帮手。一劳永逸,你以后的人生道路会轻松很多,这可比在公司里教下属的回报高多了。
当然,和丁克一样,我理解并尊重不婚主义。

3. 关于男女平权:我个人是很看好中国今后的女权主义的发展的。
日本已经提前中国一步进入高龄社会。由于养老院供不应求,普通人往往不得不选择在家里自己照顾。尽管日本是家庭主妇居多,其实不婚的比例也居高不下,单身男人不得不离职陪护自己的双亲。过去的日本企业只需要面对女性的产假和育儿假,现在陪护假的问题已经开始逐步凸显,社会舆论开始转向劳动方式的多样化。
回过头来看中国。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二线以上的城市里,如果男方父母年老后卧病在床,女方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事业,辞职照顾老人的。现在月嫂的价格高大家都知道,事实上老人的护工更不好请。在双职工家庭占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中国将面临的陪护假问题绝对会比日本更加严峻。
在这里我要立一个Flag,不出30年,有一个词肯定会家喻户晓:陪护抑郁症。
重要事情说三遍: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恭行。不出30年,老龄化社会必然会用事实教育好所有不理解产后抑郁的男人们。

4. 关于男性产假
我一直都在致力于呼吁推行男性育儿假制度。
因为就算现在没有男性育儿假,将来也会出现陪护假这种时代的产物。早日推行男性育儿假,可以帮助政府和企业顺利过渡到陪护假时代。劳动人口不足的问题已经开始展现端倪,如果现在连1-2年的育儿假都无法应对,那么在劳动人口更加缺乏的时代,还要同时面对长达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大量陪护假,到时候难道真的要实行计划死亡政策吗?
我曾经历过产后抑郁,我也曾离死亡那么近。我怀头一胎时身体状态很好,每天正常上班,和同事聊聊怀孕感受,心情很愉快。但从进产房的那一刻起,一切都改变了。我真没想到生孩子能疼到那种地步,实实在在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凌晨时分孩子终于降生了,我全身湿透,连一个手指都抬不起来,我想睡觉但侧切伤口疼得我睡不着,我甚至没有办法上厕所,因为太疼了。同产房的孩子在哇哇哭,蚊子嗡嗡乱飞,因为其他产妇不让开窗户,房间里又臭又闷热。我产后的第一个夜晚就是这样度过的。

这还只是开始。我是学儿童发展的,带过很多幼儿园小朋友;但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孩子出生第二天突然狂哭不止,我怎么挣扎都坐不起来,眼睁睁看着孩子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哭到嗓子嘶哑。家人来探望时发现孩子跟我都在痛哭,立刻呵斥我“怎么当妈的”,我心里也内疚极了,哭得说不出话来。其实孩子只是肚子饿,喂奶后就安静地睡着了,但因为缺乏经验我们当时完全乱了手脚,而这些压力全部落在我身上,没有任何人提出带孩子原本就不是妈妈一个人的责任。

由于在外地生产,我出院后借亲戚家坐月子,家里全是人,亲戚一家、月嫂、来探望的朋友,从早到晚像走马灯一样。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和孩子在一起,但不断有人来抱孩子,我连喂个奶都要抓紧时间。没人关心我累不累、伤口痛不痛,每个人都在问“有没有奶?”好像我不是一个人,只是一头奶牛。因为月嫂说我奶少,每天我都得喝下七八碗各种名目的汤,甚至被家人逼着吃中药。不断有人来给我暴击:谁家女儿每天喝多少汤、奶有多好、孩子有多胖,我越听越自卑,只能继续灌下大碗大碗的汤,从早到晚想着下奶、下奶,像着了魔一样。

除了这一切,我还要忍受周围的争吵。因为家里人多,难免起冲突,而我夹在中间,每次家人吵架都不忘告诉我“还不是为了照顾你!”。我心乱如麻,难过家人因为我起矛盾,难过奶不足孩子吃不饱,难过自己管不好这个家,甚至认为自己没资格做妈妈。我后来才知道,产后激素水平不稳定会造成情绪脆弱、忧郁,一点点小事都会被放大。身体的疼痛、心理的负担、家人的质疑,加上激素波动,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把我困住了,而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我像个神经病一样,每天哭着对孩子说对不起,哭着看着天空,心里不断想着如果我跳下去,就不会有人因为我生气,我这么没用也不会再给别人添麻烦,我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幸好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一个月,我回家后脱离了那个环境,心情立刻好了很多。我专门找儿科医生咨询奶量不足怎么办,得到的答复是我的奶量完全足够,孩子体重增长处于正常范围。我心情豁然开朗,原来我根本没问题啊!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的信心也逐渐增强,主动学习育儿知识,跟同为妈妈的朋友们聊天,排解心里的压力。三四个月以后,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除了体重……T_T

现在回想起来,月子里的经历如同一场荒诞的噩梦。其实每一个新手父母都会遇到困难,千万不要对自己要求过高;尤其妈妈生产后是最脆弱的时候,需要科学的育儿经验和家人的支持。我当时把别人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给自己压力、折磨自己,直至崩溃。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心情越差越钻牛角尖,钻进牛角尖以后心情更差,如果不能及时走出来就会在黑暗中越陷越深。

生二胎时我吸取教训,提前告知老公和家人,月子里谁也别来指手画脚。我出了院就立刻回家,请了靠谱的月嫂,并且让我妈妈过来陪我。因为有知识储备,我能自主安排月子的作息,对七大姑八大姨的“指点”果断翻个白眼拒不接受。我想吃啥就吃啥,按自己的方法带孩子,过的无比洒脱。虽然因为激素影响,情绪仍然比较敏感,但是我不断提醒自己放宽心、爱谁谁,心情不好就发泄一下,绝不忍着,顺利地度过了产褥期。

从我两次生产的经验来看,生完孩子后坚持把自己摆回第一位是最能满血复活的方式,毕竟我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要带好孩子我首先得好好活着。产后抑郁是极其痛苦的历程,如果有人能帮我们一把,对我们宽容一些,我们就能更快地恢复。同时也希望妈妈们能更加洒脱,多关注自己的情绪,想办法让自己开心,远离产后抑郁这个吃人的深渊。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