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音乐剧《Wicked》(魔法坏女巫)?

我欣赏这部热门音乐剧后热泪盈眶。不知其他知友如何评价《wicked》?
关注者
517
被浏览
122,194

48 个回答

收录于 编辑推荐 ·

「我想写出关于恶的本质,以及人们是怎么各种妖魔化他们的敌人的。」

————

这是错过了绝对会后悔的一部音乐剧。

之前写过针对国内观众的音乐剧选择指南:有哪些音乐剧适合全家观看? - 知乎,提到了我非常喜欢的Wicked今年在中国大陆的巡演。许多剧都可以通过原声满足无法亲临现场的遗憾,而对于Wicked来说,只听原声绝对无法完全感受两位女主和这个故事的魅力。

前几天Wicked来北京巡演了,我发现许多朋友去看了,觉得很热闹有趣,但并没有做足功课,所以想在不剧透太多的情况下,从人物设定的角度,来聊一下Wicked欢乐背后更深刻的内涵,以及为什么我们都爱这个绿色的丑姑娘。


图多。高清。爽。 :)

————


>>> 1. 我们都曾是「坏女巫」,这不是我们的错。

多年来我试图压抑的可笑隐疾,竟然是把我带到大巫师面前的神奇天赋。

在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Wicked正好来新加坡巡演,许多同学去看了以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其中的唱段来当该学期声乐课的汇报选段。

我们被触动,因为我们都曾在某个时期,是那个渴望却无法融入的、被错怪、被嫌弃、被霸凌的「坏女巫」。


「坏女巫」艾芙巴(简称小绿)生来有原罪:

  1. 浑身绿色又拥有恼人魔法的怪胎
  2. 母亲怀妹妹的时候,父亲害怕妹妹也是绿色,逼母亲吃了很多milk flower,导致妹妹早产,双腿残疾
  3. 母亲分娩时死亡

所以小绿从小不仅要面对周围人异样的眼神和议论,还要背负起父亲和妹妹的恨: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怨恨洗脑中成长的小绿在深夜和另一位女主葛琳达(简称小白)互诉心事时,聊起自己内心最深的秘密:「我父亲讨厌我,他是有理由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小白回答说:不,这些是milk flower的错。

是的,生来绿色不是她的错,拥有魔法不是她的错,妹妹残疾和母亲死亡都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要把别人对自己的不喜欢和误解背负在身上呢?

许多故事的主角都是光鲜亮丽的来自upland的「小白」,而我们都有幸成为那个人人喜爱的闪着光的大明星吗?有人去关注学校里那些格格不入的同学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吗?

小时候,每次被同学霸凌,我哭着回去告诉母亲,她总会说:「为什么同学要欺负你,而不欺负别人,你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久而久之,我真的觉得遭遇霸凌是因为自己带着某种「原罪」,就好像无辜的小绿一样,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更不敢去反抗。

多么希望那时有人能像小白那样对我说一句:

这不是你的错。

原著作者说,Wicked是受压迫者的故事。在小绿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她的成长又带给我们勇气。作者通过小白的那句话,让我们原谅了自己。



————


>>> 2. 消灭刻板印象,每一个主要角色都善恶颠倒。

这其实是原作者马奎尔的第一部成人小说,里面埋藏了许多政治隐喻和成年社会的残酷规则,他认为读者至少在上大学以后才能读懂这个故事:

我想写出关于恶的本质,以及人们是怎么各种妖魔化他们的敌人的。

被妖魔化的是主角小绿,是《绿野仙踪》里深入人心的大反派。这个「知名坏女巫」在Wicked一开场,奥兹人民就举国欢庆了她的死亡。

而接下来的故事告诉我们,凭借刻板印象去定义一个人有多么的荒诞:大家恨了这么久的坏女巫,其实善良、勇敢、坚强。

她努力去做了很多好事,拒绝和坏人同流合污,最后因此被污蔑为坏女巫;而我们以为代表正义的「好女巫」小白,其实因为虚荣和懦弱,在做着助纣为虐的事情。


最颠覆的其实是「奥兹大巫师」的角色,被拥戴和歌颂,正义得不能再正义,在《绿野仙踪》里,他告诉所有人西方坏女巫有多么的邪恶,指使别人去战斗,但自己却什么都不做。这样的人物真的完美而正义吗?


其实这是一个作者埋入的隐喻:

越南战争里,是谁派无辜的士兵去做他们不愿意去做的工作?尼克松的形象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让我对大巫师产生了反感。

所以Wicked里,代表正义的大巫师其实在背后默默策划了残害动物的阴谋,好女巫小白当了帮凶,因此得到了无数的荣誉。

坏女巫小绿尝试去救心脏萎缩的Boq,把他变成了没心的铁皮人;

在救笼子里的小狮子时,让狮子失去了勇气;

为了救快死掉的恋人,把他变成死不了稻草人。



明明是好心去帮助别人的事情,被歪曲了事实,宣传为作恶。大家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因为她「绿色的皮肤看起来就很邪恶呀。」

战争里对敌人的宣传逻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虽然我不了解他们,但是他们看起来和我不一样,一定会带来威胁。

在生活中呢?

她看起来好丑,一定不爱卫生。

他好穷,性格肯定不好。

女司机就是弱。

……

无数的刻板印象让我们失去了解别人的机会,使我们从众,或主动(像大巫师)或被动(像小白)去做「恶」,在脱离了魔法世界的真实世界里,这些恶让人无法忽视:小到背后说人坏话,大到种族屠杀。

作者通过颠覆原设定的方式让我们思考「刻板印象」带来的后果,也是每个成年人进入社会前,应该反思和警醒的。



同样,好女巫小白的人设也是完全反原设定的。

这里要重点夸一下小白的演员,非常令人惊艳,演绎出了一个超脱「刻板印象」之外的blond(金发妞)的形象。blond在英文语境里的刻板印象,相当于我们中文语境中的白富美、校花、胸大无脑的万人迷,是需要「端着女神范儿」的存在,更何况在《绿野仙踪》里好女巫是精灵教母般的存在。而小白从一出场就开始搞笑,可以说是整场戏的颜值+搞笑担当,和小绿的深沉得体形成强烈的对比,特别对小绿进行「野猪大改造」那一段,唱着「popular」,自恋活泼娇憨神经质,可爱又好笑,让人喜欢得不行。


————


>>> 3.「抵抗地心引力」


在顺境中的善良是值得赞美的,而当全世界都抛弃你的时候,依然保有对世界的爱,就好像「抵抗地心引力」一样,那是更了不起的一件事。于是这句话几乎成为了Wicked迷的口号,小绿带给观众的勇气被彻底融入这句歌词中。


小绿也向观众证明了,曾被瞧不起的人,其实有她们的独特魅力,甚至拥有比普通人更多的勇气和爱。小白这样一帆风顺的人,选择善良和友爱是很容易的;小绿在不断做好事又无法得到好结果的时候,赌咒发誓说不当好人了,结果还是没有去伤害任何人。



「我长得丑,不善交际,没有很多很多钱,更没有很多很多爱,我受到过很多误解和伤害,但并不妨碍我善良坚强地去爱这个世界。」这可能是三个小时的音乐剧里,小绿最大的坚持。

身处阴沟,仍然向往星空的美丽,她鼓励了无数的观众在逆境中不要同流合污,坚持本心。

在嬉笑打闹中,展现出了深刻的内涵。



拾起破碎的心,珍视友谊和爱情。

这就是Wicked带给我的勇气。


对于一个音乐剧狂热粉,看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飘进来答一答。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魔法坏女巫》已经在国内开始巡演了哦,想看的朋友一定要盯紧票务网站呀。

作为舞台美术系研究生,对于这部在舞台、服装、道具诸多方面都制作精良的音乐剧,不去研究一下怎对得起自己的专业。

首先我们要了解下作品背景。《魔法坏女巫》被认为是《绿野仙踪》的前传,从演出效果上来看有点类似于儿童剧,但实际上是成人暗黑童话,因为原作者格利高里·马奎尔想借此讨论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引自作者: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英媒有关萨达姆恶劣行迹的报道铺天盖地,背后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军事介入伊拉克而制造所谓的’民意’。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政治立场似乎在向’右’转,可几分钟前我还是一个激进的自由主义者。怎么会这样?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作者格利高里·马奎尔将这个自我诘问与之前有关女巫的疑问联系到一起:人究竟是生而清白还是生而邪恶?人身体里是否存在早已命定的邪恶因子?马奎尔用如今我们所看到的经典之作《魔法坏女巫》做出了解答。

剧情的精彩程度,立意高度都是决定一部剧成败的基础,《魔法坏女巫》都已达到。下面我来带大家从视觉角度讨论一下这部剧吧。( ´ ▽ ` )ノ

整部剧两幕合起来有两个多小时,但不同的舞台场景就有54个,比如开场的机械巨龙时钟,奥兹国国王的机械大脑,艾芙芭魔力飞天的场景等等,所以一口气看完也不会觉得枯燥。下面我就挑选一些个人比较喜欢的场景为大家做一些小分析。



格琳达乘坐的泡泡船

泡泡船是整部剧的第一幕场景,美丽的格琳达优雅地站在圆形钟摆船上,与周围四散飘荡的气泡一同出现。剧中格琳达的人物形象是个傲慢、娇气又很真实的小公主,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欢声笑语。因此,这里的气泡也用得十分巧妙,不仅能将人物的可爱性格描绘得更加丰满,还能与即将呈现的曲折故事形成强烈反差,引发观众的好奇心。整个舞台就像是一面大钟,从天花板上悬挂下的圆形泡泡船好比钟摆,格琳达从左到右的出场就可视为钟槌的摆动,暗示着过去的旅程即将开启。


3D立体飞龙

预热用的飞龙悬挂在整个舞台镜框的顶部,预开场时与灯光和音效共通舞动,同时眼睛还能发出红光。(据官方介绍,飞龙装置是为了这部剧专门定做的,只想说好有钱。(´・_・`))优点是在一片噼里啪啦的电闪雷鸣中拿来开场,想要不被它吸引很是困难。舞台中央土黄色大幕是一张巨大的城镇地图,上面画满了弯弯曲曲的小路和象征地貌起伏的山丘,整体效果类似电影中经常看到的寻宝图,不仅让人忍不住研究起来,还能暗示观众寻宝旅途的开始。



上图为翡翠城,下图为奥兹国国王的机械大脑

这两个场景在整部剧中算是比较热闹的,艾芙芭与格琳达为了魔法梦想一起来到翡翠国朝见奥兹国大巫师。在上图中,舞台后部整体采用了翠绿色的背景灯光,前部景片上镶嵌了许多如星星般闪烁的绿色霓虹灯泡,中间部分则悬挂了镶满红色灯泡的丝带装景片,红绿色的灯光组合加上演员的夸张服饰,营造出一派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形象,与之前几幕学校内的单色调场景不同,似乎暗示出在浮华背后即将发生一些难以预测的事情。下图中奥兹国国王的机械大脑被安装在一面复古镜框中,类似西方童话魔镜里的预言者,形象完全符合剧中奥兹国王想要营造的假巫师。剧中,机械大脑并非简单的静态布景,与开场中的飞龙一样,可以扭动的,还能开口讲话,不得不佩服道具组的良苦用心。


艾芙芭正式成为女巫

在这一幕里,艾芙芭用刚刚得到的魔法大典为自己制作了把可以飞上天的魔法扫把,这让她悬浮在空中,其余轻信奥兹国王的群众与不懂魔法的格琳达则站在台上。在这里,设计者使用三角形构图将整个画面稳稳撑住,同时艾芙芭的腾空也将第一幕拉向高潮。这台飞天装置,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用小型起落架操纵的,之所以我们看不到,是因为前方错综复杂又极为规律的黑色布条已经把艾芙芭紧紧包裹,既很好地隐藏了舞台装置,又使观众聚焦在主演身上。

丰富宏大的场景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好的音乐剧同样离不开好的道具与服装,因为一部剧的道具和服装必须与舞台场景相应和,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下他们对于戏服的精益求精。


主角之一“格琳达”美裙系列

刚刚进入魔法学校的格琳达

学生时代的格琳达活泼青涩,设计师为其白色调的套装搭配了白色的小手袋和贝雷帽,就连小皮鞋也是白色的,整体造型宛如一块诱人的白巧克力,蜜汁可爱。纯色调服装,没有搭配过多的装饰,正好映照了那时的格琳达单纯乖巧。


参加舞会时的格琳达穿着了粉色系泡泡裙,象征着她对爱情的渴望,希望与万人迷费叶罗的爱情终能开花结果。



格琳达两套不同样式的花瓣裙

这两套裙子是格琳达在成为奥兹国发言人后的装扮,样式更加复杂华丽。这两件的设计用极具膨胀感的花瓣造型,把曾经单纯可爱的小公主,变成了成熟端庄的政府发言人。据戏服设计师苏珊.谢尔弗提(Susan Hilferty)透露,其灵感来自于Christian Dior早年的花瓣裙哦。



主角魔法坏女巫“艾芙芭”

剧中主角艾芙芭是一位从出生就拥有绿皮肤的小女生,因其特殊的肤色受尽冷眼。左上图是刚入学的艾芙芭,深蓝色套装加过膝长裙,配蓝色毛线小套帽,活脱脱的书呆子形象。此时的艾芙芭刚刚进入魔法学校,性格固执保守,像套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很难敞开内心,因此包裹如此严实的套装再合适不过。右上图是艾芙芭与格琳达成为朋友后前往翡翠城时的造型,相比刚入学时呆板的深蓝色套装,现在艾芙芭的服装款式变得更加活泼,肩部使用泡泡袖,还收紧了袖管与腰部线条,展示出艾芙芭的优美身姿,同时也映照出这时的艾芙芭受到格琳达影响已渐渐打开心扉,愿意接受她的服饰建议。最后一张图则是艾芙芭经历了人生重大转折--逃离家乡后的造型。原先整齐划一的服装在逃难经历后早已变得破烂不堪,设计师在这条黑裙中更加入了一些偏红的布料,在黑色波纹中若隐若现,如同刀口,似乎在暗示周围众人对她的伤害。



不同时期艾芙芭与格琳达服装的对比


还有许多配角的服饰也很精彩,带大家欣赏一下吧~


飞天猴队长齐天理的服装与其他飞天猴演员的头套。剧组为丰富人物形象及舞台效果,为每位飞天猴演员都设计了专属头套。


教导主任摩丽波夫人

左图万人迷费叶罗,右图山羊老师

据官方数据统计,整场演出共制作了300多套华丽的定制戏服,投入之大难以想象。戏服在音乐剧中的存在不仅可以传达人物身份,还能表现角色的性格甚至推动故事的走向。

《魔法坏女巫》在舞美、灯光和戏服的制作方面可谓是当年百老汇最大、最豪华的制作,总投资1400万美金,在百老汇可谓开启了一个新的大制作时代。在其之后,很多国家的版本也都在沿用这套标准进行。

好啦,就为大家分享到这里吧,不过有点手痒痒,下面再和大家分享一些美美的剧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