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交易到底难在哪里?

关注者
2393
被浏览
266407

正如Ralph Vince在《资金管理数学方法》中说的:

“交易真的很难,和大部分人理解的不同,即便你知道如何正确交易,它还是很困难”

并不是一旦交易者掌握了应该如何做交易,交易就变得简单,在交易中没什么是简单的。你仍然要做很多决策,你的情绪仍然要反复变化,不稳定的因子依然不断的寻机破坏你的交易基础。

让我假设某个交易者Tom利用数年时间终于找到了盈利的办法,简单的说,对其盈亏数据进行分析,其均值是高于手续费的正值。在一些月度,甚至连续几个月度Tom做的都不错。其中一个月度的PL数据是这样的:


看起来似乎不错,其总盈亏比率达到了很高的2.26,最大盈利/最大亏损也有2.5倍。均值达到4992,相比之下手续费只有30。预期每下一手单,盈利就是4962。可惜相对来说标准差有点高,如果说还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在0附近的数据频率太低,非要找出最大的缺陷,那就是左侧的尾部太厚了!

只有理解很多知识之后,这样的数据才在第一时间意味着危险。不论这一堆数据的均值有多高,也不论总盈亏比达到多高,Tom不过是恰好在一个趋势中作对而已。他显示出来的风险控制能力远远没有经受考验,或者说,在相对顺势的情况下,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左侧胖尾,假如从主要趋势上Tom的判断错了,那风险就会完全失控。

事实上Tom距离自己下一个60%回撤还有3个月而已。回撤过程有12个月,而恢复过程则是25个月,这个恢复速度已经算是飞快,干的真不错。但另一个角度看,在37个月中,Tom的收益率是0%。从60%的回撤中恢复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不过根本没有什么可庆祝的,他已经被别人甩开了37个月。

Tom不理解的事情是,自己的盈利几乎应该完全归因于运气,也许在持仓盈利方面做的不错,但是在控制风险上,采取的却是相当脆弱的方法。整个数据的左侧尾部明显变厚,而在交易实践中,左侧尾部越厚,黑天鹅出现的概率增速越快。所以理论上可行的交易策略,即便拥有一个看似不错的均值,也可能根本就是输钱的策略。

Tom经过了12个月的回撤信心几乎损耗殆尽,几度想要结束这一切。好在他开始明白似乎应该主动去控制波动率,但是现在突然又发现自己过去信心满满持有盈利头寸的能力,已经丧失了。他觉得没什么是确定的,所有的仓位都可能突然变得对交易者极端不利。如果限制了左侧的波动率,那么右侧的数据也就同样收窄,现在就得到了一个标准差低得多的近似正态分布。

于是这就很像是日内超短线交易员,基于很多盘口做出行动,频率提升了上去,但是持仓时间大大下降。这个策略基本能够保证交易日之间的行动互相产生很少的关联,情绪化只作用在当天,然而如果某一天情绪失常,亏损外加手续费造成的损害仍然不可小觑。

由于波动率很低,以及尾部并不比正态分布预期的厚,所以激发自身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大大下降了。然而,如果某一天内情绪失控,或者因为不正确的增大了头寸,导致波动率上升,甚至由于情绪失控开始影响到止损的执行,情况仍然会变的很糟。

所以如果交易者的盈亏分布仍然是接近正态的,那么只要波动率太高,交易就总是要遭遇黑天鹅的伤害。如果波动率并不算高,显然策略的容纳能力也很低,随着仓位的升高,波动率就等于在升高,黑天鹅的威胁还是存在。除非交易者已经将止损的习惯建立起来,而且控制日内交易时的情绪很不错,最后,仓位的使用上也注意到了黑天鹅的隐患。否则,看起来能够盈利的分布依然存在太多实践中的问题。

很多入门级的交易者总是会疲于应付沉没成本,这是干巴巴的盈亏分布根本不会考虑的问题,同样这个分布也不会考虑交易和交易之间的非独立性。所以,找到一个稍微有优势的策略,距离正确的交易,大概还有地月距离那么远。如果交易者不去解决之前提到的问题,那么黑天鹅远远比你已经承担的沉重的多。

我在交易中没有沉没成本的问题,但是机会成本仍然动辄刺激我的神经,扰动我的情绪,使得交易过程不再是独立的。而且只要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就会存在,只要我试着去更好的理解自己的偏差,我就被机会成本困扰。交易几乎每周都有“如果我...”,可交易者必须尽量让自己活在当下,才能将实践结果贴近理论值。如果一个交易者在正态分布下经常处理机会成本问题和沉没成本问题,那么不稳定的因子就太多,随意几个连起来就能通过非线性过程形成一个黑天鹅事件。较厚的尾部+情绪扰动得到的结果让理论值根本就是水中月。

只有在两个问题都处理的很好,情绪才能只遭受最低程度的扰动,交易之间的独立性上升,黑天鹅事件的概率下降。然而还要求交易者在PL分布上必须呈现出极端的右偏,最理想的情况右侧应该是指数正态分布,但是尾部应该显著厚于理论值。左侧是指数正太部分关于Y轴的镜像,完全没有尾部,像是这样:



我认为在这个状态下,沉没成本的问题就已经得到了解决,机会成本的问题很少的扰动交易者。情绪管理达到良性状态,黑天鹅事件的概率降低到最低,否则它远远高于理论预期。

以上,就是从一个看似能够盈利的策略出发,最终达到良好的盈利状态之间的一些难点。期货涉及资金杠杆,多空双向,T+0不限频率,获得更多自由的同时,隐含波动率大大提升。因此期货交易中的黑天鹅概率远高于股票交易。如果交易者是脆弱的,那么在股票交易中更可能成功(存活更久),如果交易者是反脆弱的,那么在期货交易中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