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平常的事物写出恐怖的感觉?

生活中像自动贩卖机这样普普通通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自动贩卖机)。
关注者
5651
被浏览
1032538

279 个回答


去年暑假,因为票买晚了,需要晚走几天,寝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整栋宿舍楼也大概就剩了10来个同学,很是冷清。

夏夜烦闷,总感觉心绪不宁,两点还没有睡着,索性下床出门,上走廊里凉快一下。

从二楼下到一楼,拐角处有面落地镜,突然心血来潮,去照镜子摆pose,看看最近健身的成效。正当自恋完毕准备回去睡觉时,突然身边的自动贩卖机滴滴的响了两声,滚下了一瓶可乐。

我心想平日都是这老机器白吞钱,今天竟然免费送饮料了,也没多想,拿起准备回宿舍。

刚一转身,突然听到身后“哗啦”两声,清晰的两枚钢镚掉落的声音格外响亮。
谢邀


如果你见过我的女儿,一定会喜欢的。
我女儿九岁了,有点胖。脸两边肉嘟嘟的,腮红比胭脂的红色还要纯,走起路来总是不老实,爱蹦跳,两边的肉就跟着抖起来。小嘴夹在两片肉肉中间,总是不停歇地动着,说话,吃零食。我还特地给她剪了一个西瓜头。


告诉我你见过我的女儿吗?


她失踪已经三天了。


那天早上,我女儿吃早饭的时候忽然闹脾气。她说她不要喝牛奶,要喝可乐。小孩子怎么能喝可乐呢,不健康,会蛀牙,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允许?于是她就哭闹,眼泪流过她的两腮可要多费一点功夫呢。我那时候心情也不好,就给了她一巴掌,那是我第一次打她,我做了一件蠢事,对吧。这是我最后给她的回忆,一巴掌。我很后悔。


她出门的时候好像已经恢复了,走路依然是蹦蹦跳跳的,她天真的姿态,则是我最后的回忆。


我已经两天没睡觉了,我很困,但是我不能睡。睡眠可以遏制焦虑和悲伤,是的。但是一睡过去,原本被理智压制着的,我一向悲观扭曲的想象力,就会释放出来,我一打盹,就做梦,一做梦,就梦见我的女儿,泡在水里,又或者丢在垃圾堆里,又或者支离破碎地塞在哪辆废弃车的后备箱里,原本肉乎乎发着热气的身体变得苍白冰冷,腮红变成了烂玫瑰的颜色,看上去就像被弄坏了的布娃娃。她说,妈妈,巴掌好疼啊。


我不能睡,不能允许自己的想象力这么对待我的女儿,哪怕只是想想,也绝不允许。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上帝把她给了我,那绝对不会是为了又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因为这没有意义,毫无意义。世界上不会有这么无聊的事!

我一直在城市里走着,目光游离,东张西望,蓬头垢面,就像个巫婆。我第一次发现,路上有那么多小孩,她们穿得那么好看,动作让人忍俊不禁,美丽又脆弱。每一个都像我的女儿,但是每个都不是,都不是我那个有腮红的胖小孩。城市里有那么多角落,藏在建筑物的阴影和人们的忽视之中,我一个一个找过来,像搜寻丢失幼崽的母狼,脑子里充满着错觉,到处都是我女儿,但到处都没有。


不知不觉找到了天黑,漆黑的夜色给这个城市又多加了一层秘密,那么小的孩子,要在哪里过夜,如何蜷缩着,又如何哭泣?我忽然有些期盼我的女儿啊,还不如已经离开人世,如此就不必受这么大的苦。但是不能,我一定要找到她,向她道歉,对不起,妈妈打了你一巴掌。


我走到哪儿了,我不知道,某个不认识的街角,天上没有星星,路灯好暗,不是十分透明,好像光线里有无数尘埃和虫子在飘荡。一个自动售货机就在路灯底下,四四方方,黑色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个竖起来的大棺材。


自动售货机旁边有红色的什么东西贴着,我走了过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理智已经崩溃,潜意识开始支配我的身体。我靠近那个售货机,我看清楚了那个红色的东西,可口可乐的广告。


是卖饮料的售货机吗?在这么偏的地方还有售货机,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售货机有点旧了,四角的油漆已经剥落得厉害,露出里面生了如毛发一样的锈的金属来,然而投币口有个红点在闪动,是电源指示灯,售货机还在工作呢。


我看着售货机身上的可口可乐广告,血红与黑色相交的配色,在昏暗的灯光中似乎展现出某种奇异的催眠效果,我平静下来。如果那天早上,我允许女儿喝可乐,结果会不会不一样?虽然她可能会被我娇惯坏,可能会蛀牙,大腹便便,被毁了一辈子,但是至少,一辈子被我留在身边,总比现在好吧。现在或许像梦里一样,她的小身体已经被塞在任何可能或不可能的地方了。


我口袋里还有几个硬币,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在那儿,仿佛一切都已经安排好:我在特定的时刻来到这个特定的地方,而口袋里正好有恰到好处的硬币。我得买一罐可乐,我郑重地告诉自己,如果当初就买,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现在一切都发生了,买一罐可乐,或许,从神秘主义的角度上看,或许依然有些帮助。或许我女儿会忽然从我的身后拍我,甚至在后脑勺给我一巴掌,然后笑着说,妈妈,我和你捉迷藏呢!现在不玩啦,我要喝可乐!我可怜的女儿,快告诉我这就是事实吧。


我从口袋里摸出硬币,一个一个塞入瘦长的投币口,银白色的硬币消失在投币口里看不穿的影子中。我忽然想到,以前我有一件衣服的口袋破了,每当我把钱放进去,女儿就跟在后面捡从口袋里掉出来的钱,一边咯咯笑。说不定我女儿现在正躲在投币口后面捡钱呢?嘿嘿。

所有硬币都进去了,我扫了一眼商品栏,找到可口可乐的按钮。好像很久没人使用了,按钮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按下去。

售货机收到了信号,咔咔的响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有些久未启动的绞肉机启动的生涩感,又有什么吃饱的食肉动物消化时肠胃蠕动的黏连感觉。我没管这些,只是想,女儿,回来吧,我什么都听你的,我甚至给自己几百巴掌,以后每天都给你喝可乐,只求你回来。

哐当,售货机出货口有什么东西掉下来,那声音很大,不像是罐装可乐掉落的声音。

出货口正好被我影子挡着,我一时看不清,弯下腰,靠近售货机出口,借着一些被尘埃反射的灯光,我总算看清了。

那是.........





1L大瓶装可乐。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