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落选平昌冬奥会的花样滑冰选手令人唏嘘?

最近在一个公众号看到了一个专题:那些落选奥运的优秀选手们,目前已更新本田真凛、樋口新叶、Polina Tsurskaya、Elean Radionova,还计划更新三原舞依、ET等选手,大家觉得还有哪些选手落选令人遗憾呢?
关注者
39
被浏览
25,584
收录于编辑推荐 ·

谢邀,其实这是一个一写起来就没完没了的问题。我想会让人觉得唏嘘的落选选手主要可以分为四个大类。

第一个大类,国籍高贵。不同于大奖赛总决赛,国际大赛,不管是欧锦赛四大洲世锦赛还是奥运会,不管一个国家花滑底蕴有多雄厚,天赋池有多深,每个项目最多也就只有三位(组)选手能够取得参赛资格,如果在之前一届世锦赛表现不好,这个数字还会更小。有大量优秀,完全有能力在奥运会中取得理想名次的选手也就因此倒在了国内选拔赛上,题主所列出的那些名字大多都属于这种情况。日俄女单都有不少遗珠之憾,在题主的基础上补充美国男单的Max Aaron,Jason Brown,女单的Ashley Wagner。

第二个大类,刚好在这个赛季的关键时候受伤。比如俄国女单的Anna Pogorilaya,她从上个赛季末期到这个赛季饱受背伤困扰,退出俄锦赛基本就等于退出奥运席位的争夺。还有男单的Maxim Kovtun本赛季同样伤病缠身,仅有的参赛记录美国站和俄锦赛都是带伤出战,在短节目发挥不佳后退出了比赛。还有本赛季在美国站夺得季军并创造PB的冰舞组合Nikita Katsalapov/Vika Sinitsina(他们这个赛季的FD在我本赛季最喜欢的节目里能排进前五)。在俄锦赛自由舞中,Nikita在一个托举中脚踝受伤中途退赛。如果把伤病的定义更加广阔一点,也还可以包括因为心理原因缺席赛季的Gracie Gold。恰好他们都在底蕴雄厚的国家,他们的过往成绩也不足以给他们一个保送的名额,尽管他们有在奥运有所作为的实力,但也都因为伤病无缘比赛。

第三个大类,年龄太小。这主要包括了俄日青年组的一干天才少女,因为没有达到国际大赛15岁的最低参赛门槛而无法参赛。俄国俄锦赛第三的Alena Kostornaia,在俄青赛中战胜了Alena的Sasha Trusova还有全日赛季军的纪平梨花都能够归在这一类里面。但其实认真算起来,俄国有三个名额分别给了俄锦赛冠亚军和因伤缺席俄锦赛的Zhenya,日本有两个名额,给了全日赛的冠亚军。这几名选手缺席奥运的理由放到第一个大类种也说得通,唯一的例外就是Sasha了。因为今年俄锦赛有年龄限制,14岁以上才能参赛,不过我想Sasha要真的赢Sotskova也可能性不大吧。。

第四个大类,非竞赛原因。我想真正算是令人唏嘘的落选应该是处于这个分类的选手。其中一位是瑞典的男单选手Alexander Majorov,他在刚刚结束的欧锦赛中滑出了225.86分,第七名的成绩,远远高于了奥运的参赛门槛,然而由于瑞典的奥委会对参赛选手定下了比ISU标准更为严苛的标准(没记错的话是250分以上),拒绝为他报名参赛,他的名额由菲律宾选手Michael Martinez顶替。

然而真正能对奥运花滑奖牌冲击有影响,因为非竞赛原因而落选平昌奥运的选手,自然是因为莫须有罪名没有收到奥委会邀请的两位俄罗斯选手所在的组合。冰舞的Ivan Bukin(女伴Sasha Stepanova),双人的Ksenia Stolbova(男伴Fedor Klimov)。他们两个组合在本赛季的俄锦赛的各自项目中都夺得了亚军,即便未必能够在奥运单人项目中冲击奖牌,他们都有帮助俄国队在团体赛冲击金牌的实力。

关于俄国其他项目在索契冬奥是否有“系统性”的使用禁药,这点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需要在本文中写明的事实有两点:第一点,2014年索契冬奥俄国花滑全队干干净净(其中Adelina Sotnikova曾经被调查,随后WADA已经证实了她的清白)。因为IOC的处罚,俄国选手要取得参加奥运的资格必须在晋级赛完成晋级之上获得IOC的邀请。第二点,俄国冰协所申请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的所有花滑选手包括Ivan和Ksenia,在职业生涯的所有比赛中干干净净(Katya Bobrova曾经一度被禁赛,但是通过成功上诉证明清白取消了禁赛)。

IOC拒绝为个案为什么没有获得邀请做出解释,并且给出了如下的声明

Not being included on the invitation lis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an athlete has been doped - it should not automatically cast doubt on their integrity.

翻译过来就是:没收到邀请不代表该运动员曾经使用禁药。

毫无疑问,这是违反了我们法律无罪推定的原则,以莫须有的罪名拒绝让一些优秀的俄国运动员参赛,其中就包括了花滑中的Ksenia和Ivan。

就如同Zhenya在代表俄国运动员代表在洛桑会议上的发言一样:“每个人都有梦想,你们(官员们)或许已经有机会去圆梦,让我也有同样的机会去达成我的梦想。"

对于一名运动员而言,最大的梦想就是奥运会,就是通过自己刻苦的训练在比赛场上赢得荣誉。奥委会的官员用非体育原因无视运动员的汗水与血泪,剥夺他们的梦想的行为是不可宽恕的。

会热心跟观众摆Pose的Sasha和Ivan(16世锦赛)

同样在私底下有热心一面的Fedor和Ksenia(15年美国站)

今天看到了这一个问题(花样滑冰运动员有哪些个人标志动作?),我想最先想到的答案应该就是Sasha和Ivan的twizzle了,既然奥运上看不到了,就放在这里吧,本来想截个twizzle的小视频,但是觉得他们的Spin和RoLi也好好看,那就不截了吧。

https://www.zhihu.com/video/943240304917221376

原地址:youtube.com/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