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的好汉为什么没有小喽啰升上来的?

108交椅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从外边来到梁山的,梁山自王伦时就有几百喽啰(记不得了),刚刚打朱家庄时出场面的也有两三千小弟了,为什么一直到后来都没有体制内上位的小弟?即使外聘也不给手下的竞争上岗的机会?为什么这样写?
关注者
492
被浏览
325,516
任何一个组织,不给下面通过奋斗而上升的渠道,这个组织必然丧失活力,乃至生命力。
但《水浒传》中的梁山,显然是没有这样渠道的,当了喽啰就是喽啰,大哥就是大哥,没有一个当了喽啰还能成为大哥的。这也太固化了吧。为啥会这样呢?我曾经百撕不得骑姐,还一度认为是施耐庵缺少见识。后来才知道,缺少见识的是我。
其实,这个答案,晁盖已经给出了。在安排劫生辰纲的人手之前吴用说
〖只是一件,人多做不得,人少又做不得。宅上空有许多庄客,一个也用不得
“用不得”的庄客,虽然后来有几个跟随晁盖上梁山的,但一直是个无名喽啰。”用得”的三阮、刘唐等人,才跟随晁盖劫生辰纲,上了梁山当大哥。
所以,当喽啰还是当大哥,关键就看你是”用得”还是”用不得”,跟别的关系不大。
那什么才是用得,什么才是用不得呢?暂且不表。
很多人,认为梁山军、清风山军是这样的


或是这样的


其实是这样的?


非也,非也。
我说梁山军连清末士兵都不如,你是不是想打我?
现代化军队,之所以服从命令,一往无前,除了信仰信念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有科学的监察、奖惩体系。你敢不服从命令,就会有人记录下来,打完仗枪毙,一家人蒙羞,各种政策性的歧视,全家人生活在十八层地狱里。你勇敢前冲,你这份功劳也会被记清,回来给你升官,以后你儿子女儿就是官二代了。就算死了,你也是烈士,你家人会受到周围人的尊重和国家的优待。并且,这还需要有雄厚的财力作支撑。毕竟,你奖励谁,抚恤谁,都需要大把钱。
封建王朝末期——最明显的是明末、清末——数倍于敌军的朝廷军很容易一打就散。就是因为,末期的朝廷财政都快破产了,根本拿不出钱来激励部队。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王朝,已经腐化透了,不要说军赏、军饷了,就连烈士的抚恤金,经过层层扒皮,也发不下去了。我向前冲,立功升官受赏的是长官的小舅子,牺牲了家里连一文钱抚恤金都捞不到,以后家人孤苦无依,妻女受地主少爷的欺负。我凭什么给你卖命去?
当付出跟收益极端不平衡的时候,谁也不愿意付出
这还是正规军,土匪强盗就更不用说了。
要说理想、信念,一群掳了无辜路人,挖心肝作醒酒汤的人渣,跟他谈理想信念?就算你给他说“替天行道”,他连个字都不认识,他知道啥是道?
至于奖惩,你首先得有这个实力吧。看看这些强盗们的财政状况,在组织能力逆天的宋江三打祝家庄之前,强盗们通常只有三五百人。
李忠、周通想送鲁智深点金银
〖哥哥既然不肯落草,要去时,我等明日下山,但得多少,尽送与哥哥作路费〗
还得靠下山打劫一趟。
你可以说,他们是怕鲁智深多要,故意这样说辞,显得自己多穷。
那再看看,清风山的喽啰捉了宋江之后说的:
〖等大王酒醒时,却请起来,剖这牛子心肝做醒酒汤,我们大家吃块新鲜肉〗
靠守株待兔的方式,在凶险的地方打劫个人,能吃到块新鲜肉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你战死了,大哥往你家里送大包的金银?
再看看大哥们怎么对待喽啰的
〖便叫掌库的小头目,每样取一半收贮在库,听候支用;这一半分做两分,厅上十一位头领均分一分,山上山下众人均分一分〗
十一个头领均分一半,千把口小喽啰均分一半,这个待遇。。。
况且,占山为王的,除了吴用、朱武、王伦之外,极少有知识分子,能读书识字的少之又少。绝大多数强盗都是丫字不识,所以吴用、王伦等没什么武艺的人上来就能身居高位,是很正常的,毕竟太稀缺了。强盗都是李忠、周通,鲁智深、杨志、武松,王伦、杜迁、宋万、朱贵,这样的大哥组合,军事、人事、后勤、司法一把抓。建立有效的奖惩体系,是不可能的。
所以,通常打起来就是,打胜了小喽啰一拥而前,打败了小喽啰鸟兽散,绝不是你想象中从无畏惧,绝不屈服的PLA
所以,鲁智深暴打周通之后
〖小喽啰见来得凶猛,发声喊,都走了〗
后来鲁智深打了邓龙,还是
〖邓龙那厮和俺厮并,又敌洒家不过,只把这山下三座关牢牢地拴住,又没个道路上去。打紧这座山生的险峻,又没别路上去,那撮鸟由你叫骂,只是不下来厮杀,气得洒家正苦,在这里没个委结〗
二龙山怎么说也有几百人啊——水浒传又不是那种神功无敌的小说,只要战术安排合理,十几个人是能干翻武松的——一起往前冲,还打不死鲁智深?
就是因为喽啰们没这动力:邓大哥打赢了,我就向前,大哥都打不赢,我凭什么去送死?鲁智深深谙此道,因此也敢在周通率人来报复时只身对敌。因为他知道,只要打赢了大哥,喽啰才不想掺和呢。
这就明朗了,什么是“用得”?就是那些有担当,有两下子,有责任感,跟人火拼起来,能冲锋向前的人,也就是吴用说的〖义胆包身,武艺出众,敢赴汤蹈火,同死同生,义气最重〗。
这些人,一般平时就能显现出来,也能混出一定的地位跟名声。所以可以一上山就能当大哥。也正因为有一定的地位、名声,喽啰可以随时脚底抹油,他们却不能,不然会丧失地位,还被江湖人笑死。
因此,当时强盗界的人事安排其实也很均衡:你是大哥,你分的金银酒肉多,地位高,但你也死的更快;你是喽啰,你保命容易,但你分的财物少,地位低。
那你说,我也有担当,我也要勤练武艺,我也要当大哥,为什么不行?
因为,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多。
当强盗的前途并不好。想夺得天下?不可能。只要天下还稳定,朝廷还能有效控制地方,一隅以抗天下,就是找死。朝廷再不能打,单纯地耗也能把你耗死。
即便出现了宋江这样的巨无霸,把很多山头都纳入梁山体系,他也不敢占领任何州县。只能龟缩在梁山一隅,因为他能生存下去,就是因为梁山泊的有利地形,打不过可以跑。不然,呼延灼的那次就把他灭了。
只有等大多数人都活不下去了,朝廷控制不了地方了,黄巢、李自成这样的人才有出头之日,因为他们到一个地方,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加入,很多地方可以传檄而定。显然,《水浒传》里并没有这种形势,宋江要想得天下,只能一个城一个城地硬啃,啃多了自己就累死。
更不用提别的强盗了。江湖险恶,强者为王,当了强盗时刻要面对来自于强盗和官军的威胁,不停火拼。就算你火拼赢了,伤病多了,又没有医疗保险,还得被人砍杀。年老体衰了,又没有养老保险,一样等着被人砍死。当然了,想等着年老体衰也是种奢望。

强盗的结局无非三种:
一,自己实力不够强,还想占这个位子,被内部蠢蠢欲动的人砍死,比如王伦;朱武还是比较聪明的,主动让位给史进。
二,能力不足坐这个位置,地方又好,被人鸠占鹊巢砸死,比如邓龙。
三,被官军剿灭,看看听说秦明来围剿时,王英他们吓的那样。
还有种就是混的太厉害了,被招安。但即使被招安,无论梁山也好,十节度使也好,都是被朝廷当成炮灰,派出去送死。比起原来,只是能多了个烈士的头衔。
所以说,当强盗的前途就是——死路一条。
人统计过,北欧海盗平均三年就挂,出海一年就挂。中国强盗,也不会长寿到哪里去。
今天当强盗,明天就挂,实在没什么意外的。
所以,只要白道上还有点出路,宁可当囚犯,也不当强盗,比如武松、杨志;就算你让我当强盗二当家的,我也哭哭啼啼地死活不当,比如宋江、卢俊义;除非不当强盗实在没活路了才当,比如林冲、秦明,还有那些降将们。
主动想当强盗的,绝大多数只是王英、陶宗旺这样有点本事,但本事不大,还想吃肉的痞子;以及吃不上饭,活不下去的农民。
再加上,宋明时期,军人声誉可不像现在一样,一身戎装能吸引大学里没拿下的女神。书里就没少骂”贼配军”,有点本事有点门路的都走文官了。正规军地位这么低,给毛贼强盗当兵,就更不用提了。
因此,当强盗并不是一个挤破头皮进的行当,竞争也就不那么激烈,组织又松散,今天可能能喝酒吃肉,明天就被人砍了
你有点本事,有点名气,有点担当,你就是大哥;没有这些,你就是喽啰。喽啰可能能跑,大哥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那些平时就不怎么有担当的人,没有几个人有强烈当送死大哥的欲望的。
强盗的这套人事制度,虽然简单、粗暴,但却是最高效的。
那就没有人看到这种制度弊端重重,想改革它,让它变得更生气勃勃吗?基本没有,因为阶级固化的弊病,可能要十几年才显现出来,一波强盗大约三四年就完了,来不及发病。
不信你就想想,上学时那些稍成气候的混混,排上大哥、二哥、三哥以及小混混之后,有几个小混混成了四哥,又有几个三哥夺了二哥之位的?
等晁盖占领梁山这个之后,吴用才开始建制,试图把松散的强盗组织化:
〖我等且商量屯粮造船,制办军器,安排寨栅城垣,添造房屋,整顿衣袍铠甲,打造刀枪弓箭,防备迎敌官军〗
梁山座排次之后,各司其职,组织化达到了巅峰。
但是,任何一个群体内,惯例制度都是很难改变的
梁山依旧是,喽啰成不了天罡地煞,地煞进不了天罡,天罡不能名次提前。
座排次前,因为立功多了,能位子高,所以大家很卖力;
招安前,大家还是很卖力,因为虽然在梁山的位子定了,但是好好打,让朝廷知道自己的厉害,能有个好前程,也很卖力;
征辽前,毕竟还没立功,朝廷不封官,很正常,好好打能当大官,所以依旧很卖力;
征方腊时,梁山好汉们知道自己再怎么卖力,也是这个命了。这时阶层固化的弊病,彻底显露出来。在方腊那伤亡惨重,跟梁山士气不振,有很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