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有没有义务了解国家的法律,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了解到什么程度?

这个问题是从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承认法律,却要遵从法律?问题下的讨论联想到的。很多朋友提到了,不管是从西方政治哲学的社会契约论角度还是马克思主义的“统治阶级意志”角度,公民都有遵守法律的义务。我国宪法中也规定,“遵守宪法和法律”是公民的基本义务,但并没有明确提到公民有义务“了解”法律。当然,您也可以理解为,遵守法律的义务中包括了解法律这部分,但在结合具体情形时,就可能存在困难。例如,杀人放火盗窃违法…
关注者
345
被浏览
25,095

抱歉占用一下大家的时间线,进一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公民有义务遵守法律。这一点不论是通过西方的社会契约论,马克思主义的“统治阶级意志”法律观,还是朴素的“因为国家拳头大”观念,都可以得出。我国宪法也明文写道,“遵守宪法和法律”是公民的基本义务。

但这个“遵守”之中,是否包含“了解”呢,如果包含的话,了解的程度需要有多高?我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从文字逻辑上来说,了解法律是主动遵守法律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不了解法律,肯定没法有目的地主动遵守。但结合到现实情形,却又觉得似乎不应该如此一刀切地看待问题。

符合人们朴素正义观念的自然法和技术性很强的管理性立法,似乎就应当有所区分。随便问一名小学生,杀人放火算不算犯罪,小学生都应该能作出回答;但问问证券交易所里面的大妈们,内幕交易算不算违法,很多人可能就说不出个所以然了,甚至可能认为打探和传播小道消息天经地义,股票就应该这么玩。知识产权,合伙企业法,反不当竞争法,这些法律具有较强的技术性,但距离我们也不太遥远。您在自媒体上写字,和朋友一起开淘宝店,就可能遇到这些法律问题,但对于行为违法与否的判断,却并没有杀人放火这么简单清晰。

也有的违法行为,可能会被人们模糊地认为不道德,不对,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清楚地认识到这种行为被法律所禁止。例如,《刑法》三百五十四条将“为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提供场所”列为一种犯罪行为,罪名叫“容留他人吸毒罪”。对于有正义感的普通人来说,看到朋友在自己家抽大麻,很可能会意识到持有毒品违法,但不一定能意识到,自己为他人提供吸毒场所可能已经触犯了法律。

个人要理解技术性较强的法律,明确区分法律和道德,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而学习需要成本。不管是专门跑去上课还是在网络上检索,都意味着付出时间或者金钱代价。诚然,国家可以要求公民花费一定成本履行基本义务,例如接受义务教育,纳税,服兵役等,但在了解法律这个问题中,该成本有没有一个限度呢?

这条线该划在哪里,依然值得思考。学习九年义务教育中思想品德课有关法律的部分--参与社区普法活动和单位组织的普法教育--遇到法律方面的疑惑时咨询律师或基层法律工作者--亲自去修读法律类专科或本科,这里的列举,程度有所不同,付出的成本从低到高升序排列。

有道是 “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国家要对公民实行刑罚,那么有应当尽可能地向社会普及相关法律,避免“不教而杀”。但国家没有义务确保每个人都真正学懂了,就像国家可以强制符合条件的适龄儿童都接受义务教育,但没有义务保证每个人都掌握课纲要求的知识一样。

那么,我在这里问问大家,公民如果有义务了解法律的话,程度这条线到底应该划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