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心理咨询师,你在 2017 年最大的职业进步是什么?

本问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年度盘点」,更多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369
被浏览
31,800

45 个回答

@刘柯 邀。

入这行已久,2017年最大的进步,是对自己的专业直觉驾驭得越来越好。

说起专业直觉,我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觉醒过程。从刚开始学社工时我就发现,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很多判断都是错的!读社工时,我在各种专业课上的表现,以及老师同学的反馈,种种迹象都表明我的直觉特别准,在感受和情绪上极为敏锐。但是多年以来,我一直自认是一个极为理性的人,对别人的情绪感受超级迟钝,这一定是哪里不对。

后来越学,我便越明白,我确实是一个情绪感受极度敏感的人。但正因为我的过于敏感,所以在平时生活中,我会下意识地把对情绪感受的感知通道关闭,只使用我的理性思维。否则别人的情绪的细微变化都会对我带来很大的影响,而当我无法辨认这些外来的影响时,便会扰乱我的判断。后来的学习和实践中,我的直觉常在一开始就找对了方向,但我却经常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长年封印了自己的感知力,我还不能很好地跟它合作。

前两年,我的个案量很大也很杂,几乎每个个案都需要不同的知识和技术,加上很多是儿童个案,大多数时候孩子的感受和想法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纯用理性根本无法理解。

我记得16年我每次去见游戏治疗督导,总是带着一堆疑问,希望督导能给我解答。然而我的督导从来不给我答案,总是问我:“你觉得孩子做这个举动时是什么感受?”如果我说不知道,督导会说:“你才是TA的治疗师,是最直接感知的人,你要相信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就这样,督导每次都一步一步引导我去理清楚我在个案工作中感知到的那些感受,再努力把自己感知到的还原出来。

这个过程挺煎熬的,因为过去我的理性和感性通道是分开的,虽然两边都很强大,然而它们不太会合作,而心理咨询恰好特别需要感性与理性结合,缺了哪一个都不行。

17年,生活中的我,感性与理性有了一个更好的平衡。专业中,我的专业直觉越来越清晰,我也越来越能够跟从专业直觉的引导,也能自如地在感性与理性之间切换。当个案的情况混沌时,我会更多地依靠我的专业直觉,而当情况明朗时,我会偏理性。

17年,我开始接受团体督导,形式和个人督导不太一样。印象很深的一次团体督导,是我讲我的一个很复杂的个案。那一次,我督导的判断和我的判断几乎是相反的。如果在以前,我可能会混乱。然而这次,我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这次督导也暴露了我对自己专业直觉的驾驭还是停留在能想清楚但还不能说清楚的程度。所以,18年还要继续努力。

出版了第一本纸质书,坚持做播客做了一年,开了第一场知乎live和大家分享咨询师职业规划的问题,做了第一场面对LGBT群体亲密关系问题的课程,学了EFT并且第一次系统持续地开始做伴侣咨询。一年又一年的咨询师职业生活,就是不断拓宽边界,增加体验,丰富能力和经验的过程。助人的工作不应当被局限于咨询,咨询师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充当公众教育和科普的角色,这是我新的一年会继续坚持的事情。

不过最大的职业进步,反而来自于自己的亲密关系,过去一年里和伴侣的相处,对方以非常坦诚和真实的方式对待我,帮助我看到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直面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焦虑,恐惧和不安,让我对人的心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让我生动地了解到一段好的关系对于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