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津巴布韦的白人农场主回归后,受到黑人农民的热烈欢迎?

今年6月,津巴布韦白人农民Rob Smart在防暴警察的催泪瓦斯和AK-47冲锋枪的逼迫下离开了自己的农场。为了“纠正殖民时代的不平衡现象”,津巴布韦的前总统穆加贝批准了对白人农场的暴力征收。即使四年前穆加贝政府明确表明征地已经结束,人们还是会在丰收季时利用国家安全部队强制征收农场。现任总统姆南加古瓦于上月上任,后开始停止了类似非法夺取土地的行为并恢复财产权。上周四,Rob Smart回到了自己的农场,农场里的工人竟携…
关注者
402
被浏览
213,802

泻药。

其实这个新闻十分搞笑。

第一,既然黑人农民夹道欢迎,与还乡地主亲如一家,可谓是“主子爱阿哈,阿哈敬主子”,那政府为什么还要派“军队护送”?这个军队又在护些什么,防备谁袭击还乡地主?

第二,黑人农民穿戴十分华丽,可见过得不错,那为何还要欢迎还乡地主夺走他们的土地?如果这些华服都是临时配发的戏装,那么他们的欢迎是否也属于表演性质呢?

第三,黑人农民居然还放声高歌《我们取回了自己的土地》。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精神分裂,把丧失土地的自己当成了获得土地的农场主?还是这些农民本来也没从土改中获得好处(比如,因为他们不是老兵所以分不到土地)?又或者是恶毒的政治隐喻,官僚颟顸地沿用土改旧曲?

无论如何,一切都充满笑点。

当初,正是南罗德西亚白人种族政权制定《土地使用法》剥夺了黑人的土地,将其分配给白人农场主,再强迫黑人去为农场主劳动,在奴役中剥削了大量民脂民膏,也让黑人无法拥有充分的经营管理经验。现在白人农场主居然以土地真正的主人自居,而先前反抗白人的“黑人领袖”们竟然还把他们请回来当座上宾,用军队护送他们夺回土地、安排这样一场热烈欢迎的表演,结果搞得漏洞百出,真可以说是近年来少有的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