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 2018 电影《迷镇凶案 Suburbicon》?

关注者
41
被浏览
16,721

21 个回答

“迷镇是一个大熔炉。”

然后,接下来就是从头到尾无来由的恐黑排黑,逐渐升级到围观、修隔离墙、不卖运动、持续抗议、大规模暴乱和暴乱后反诬受害人的各种神逻辑。

但是,未能熔为一体的只有黑白两个群体么?

并非如此。

1、男孩家庭内两个族裔的对立:

男孩的舅舅(当然,他不是迷镇的居民,至少不是常住居民),一个爱尔兰造船工人的儿子、虔诚的天主教徒、制造业企业的工长或技术工人(也可能是车间主任?总之不是一线的产业工人,因为他穿着白衬衫上班,而且有自己的办公室),一直觉得自己的妹夫“满口谎话”。当然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正确,可他的理由是什么呢?不是因为妹夫的为人,也不(至少完全)是因为二者的阶层差异,而是因为妹夫是一个“圣公会信徒”,或者说一个英裔国教会成员。为此,舅舅无缘无故跑去找天主教神父,希望神父给自己支招对付妹夫;结果神父倒是大谈“信仰不重要”、“关键是孩子自己抱怨了没有”,显得很理客中。到最后,舅舅在临死之前,还坚持要外甥认自己(一个老单身汉,无后,很可能绝嗣)而非他亲身父亲做爹。

而在男孩的父亲——也即一个“圣公会教徒”、一个大公司财务副总监——眼里,自己的内兄、男孩的舅舅则是一个“小丑”、怪人、疯疯癫癫。

男孩本人呢?则一步步从“我是圣公会教徒”/“我不是爱尔兰人”,到接纳圣帕特里克(爱尔兰的主保圣人)为自己的主保圣人,再到“我是舅舅的儿子”,从一个族裔认同转向了另一个族裔认同。

2、反犹恐慌:

迷镇的警察局长一见面就用犹太人形容黑人的俚语“老黑”跟男孩的父亲套近乎,似乎认定男孩的父亲是一个犹太人(理由是他的姓氏);结果却引起男孩父亲极大反感和疑惧,再三声明自己是一个“圣公会信徒”而非犹太人。

显然,要么男孩的家庭历史上的确是犹太人,只是已经在反犹狂热中改宗圣公会,以求融入主流社会,唯恐被人揭疮疤;要么就是男孩的父亲在潜意识里反犹,因此讨厌被人跟犹太人扯上关系。

看来,即便没有黑人,迷镇一派和谐的景象之下,也暗藏着重重矛盾:19世纪中期,当黑人还是奴隶而不被白人们放在眼中的时候,美国就爆发过一无所知党运动,成员主要是盎格鲁-萨克逊裔的新教徒(包括圣公会和各派清教徒),而排斥来自欧洲各国的天主教徒(尤其是爱尔兰裔和意大利裔)和犹太人。恐怕反而是黑人的到来,才导致了这些人的“团结”吧。

不过,迷镇唯一的黑人家庭再怎么样也是有房有车、天天督导孩子做功课上进的中产阶级,黑人本身在美国也居住了几百年了。如果哪一天迷镇涌入了产业工人,或者是涌入了亚洲人,会不会构建出一个新的“他者”让黑白双方团结起来呢?


PS:

这问题下面一堆对着迪克西旗怒斥白左的知乎用户,可以说是相当的……迷镇户籍了。


PS2:

此外还有一个拿撒勒人会,我看的是国语版,所以理解可能有问题:拿撒勒人会是美国的一个福音派运动,属于循道宗。在男孩提出跟黑人男孩一起去该会教堂附近打球时,黑人男孩表现出明显的排斥,理由是“我们家不是拿撒勒人会的”。只是在男孩表示“我是圣公会信徒”(=我也不是拿撒勒人会的)之后,黑人男孩才跟着他前去。

乔治克鲁尼不仅是优秀的演员,还是知名导演。这部《迷镇凶案》,汇集了他的挚友,知名演员马特达蒙、奥斯卡伊萨克和奥斯卡影后朱利安摩尔。豪华阵容,名导加持,全片在主旨、细节、摄影与演技诸多方面颇具亮点,整体风格很像外国版的《杀破狼》,主旨是揭露人性丑恶、不公,剧情上是恶有恶报,自取灭亡。唯独结尾带来了一点希望。


演技上,奥斯卡伊萨克的出演是亮点,把一个自作聪明,乘人之危最后丢掉性命的可恨、滑头而可怜的保险理赔员塑造的让人过目不忘。呆萌与摩尔正常发挥,前者的气质像甜美可爱的毒药,后者卖力地表现了一个出轨、贪财、冷酷而懦弱的男人。


全片持续保持双线叙事,新邻居黑人一家看似毫不相干,直到最后关头才知道这居然是人性的参比物。同样是泯灭人性,室外群体暴力和室内勾心斗角动静相宜,观众从小男孩的视角一层层解开歹徒入室的真正原因。低矮的机位,夹缝般压抑的视角,像窥探一般不断输出这和平繁荣下的蛛丝马迹,颇有悬念。有两处镜头印象深刻:一是女主被杀,摄影只给出罪犯与她在月光下投下的挣扎的影子,周围是安静的虫鸣和远远飘来的暴动声。第二是小男孩在床下躲避歹徒,幸被舅舅所救。整个过程只给观众看到一两双四处走动、踢踏的脚,视角如男孩般低沉,歹徒伸手抓他时,真让我揪心,而搏斗时上下抖动的床,掉下的灰尘,摔碎的玻璃一件件撞进画面,抱头痛哭的男孩在成人的暴力面前如此无助。


在细节上,本片很用心。那个两次浸透氯仿的抹布,那辆险些装上男主的消防车,那份原打算给男孩吃的夜宵,那杯保险员念念不忘的咖啡,那包女主用来刷池子的纯碱,那个被女主拔断的电话线……前后呼应。每个故事的发展都发挥的恰到好处,分寸拿捏得当,不同视角下顺畅衔接起来。


《迷镇凶案》类似一个更加温和,不那么激烈的《杀破狼》。男主与小姨子出轨,为了骗取巨额保险,两人不惜买凶杀妻、害姐,事情败露不惜杀掉保险员,甚至威胁亲儿子,试图毒杀亲外甥;保险员慧眼识破骗局,却转头要挟,企图独吞赔偿金,最后被女主毒哑嗓子,被男主一斧劈死;受雇杀人的两个凶手,为拿到钱不惜再次入室,企图残杀妇女儿童作为“提醒”,最后一个死于车祸,一个被击毙。


总的来看,所有的恶人,无论是陌生人还是手足至亲,都逃不了一个“贪”字。成人世界自以为的“两相权衡、为大局好”的决定,竟不如孩子般真实而正直。而米奇舅舅和男孩母亲,两个受害者,两个为至亲义无反顾却遭背叛的人,却没有恶人光鲜,一个被认为疯疯癫癫,一个车祸致残,轮椅度日。成人世界必须要靠欺骗和陷害才能活下去,只有靠一不做二不休和残酷无情才能吃得开吗,对他们的惩罚只能靠被欲望吞噬或聪明反被聪明误才能到来吗?在成年人的心里,在看似“纯洁、繁荣”的纯白人社区,原则、信念和亲情难道说抛弃就抛弃?


对于新搬来的黑人一家,自诩高尚进步的白人们,自带上帝视角地“不反对黑白混居,只要黑人多读书,多提高自我,不要好吃懒做”的白人,却个个满口疯话,从一家三口身上“看出了”他们“黑白混交、侵吞白人领地”的“野心”,干着野蛮无比的暴行:先是围观,再是故意修墙,免得黑人脏了自己的眼;之后全镇居民日夜轮班敲锣打鼓,想把三口人赶跑;商店随意抬价,不肯卖给黑人。最后竟然投掷石块、垃圾、燃烧瓶,打砸抢烧。迷镇人哪怕没有参与,也是赤裸裸的帮凶!真不知道这些文明的“高等人”哪来的自信,他们的脑子里放的都是毫无根据的指责和妄想,还成天趾高气扬,自信无比?更有甚者,把小镇里发生的一切怪事都归咎于黑人带来的不幸?殊不知这一切罪恶都是你们白人自导自演,受害者不仅是白人,更是黑人!


《迷镇凶案》通过贯穿全片,白人与黑人男孩隔着栅栏打垒球并最终结交的镜头告诉我们,没有人生来就会种族歧视,栅栏是白人自己修的,想跨越这道它说难也难,说易也易。


罪恶源自人性,与肤色无关。迷镇千百个白人家庭,保不准哪几个就孕育着暴力和黑暗。成年白人自以为能随意摆布的孩子与黑人一家,其实是人性中最纯真与最坚韧的部分。就像本片最后那个温暖的下午,不幸之处在于它们只能在罪恶之后显现,万幸之处是它们每经蹂躏,总能活下来。


个人公众号:烟雨舟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