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图片一张就能反映一段历史?

关注者
4,027
被浏览
5,726,212

346 个回答

1. 1986 年,中国大陆首份艾滋病临床病理讨论文献


1985 年 6 月,一名来华旅游的阿根廷游客在从西安返回北京途中,突然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于 6 月 4 日收治于北京协和医院,6 月 6 日早上,在入院不到 40 小时,该名患者就因为呼吸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距离艾滋病出现仅仅 4 年,协和医院的几位主治医生根据患者身上出现的不同于以往的症状,坚持进行血液检测和病史查询,最终确定患者在病亡前 1 年已经确诊患有艾滋病。


作为中国大陆首列发现的艾滋病患者,在征得死者相关知情人同意后,相关医生对患者尸体进行了病理检查,其相关文献被发表在了 1986 年的《中华内科学杂志》上,从那一刻开始,艾滋病正式在中国登场,截止 2016 年,中国已经有超过 66 万存活艾滋病感染者。



2. 1988 年, 上海甲肝大流行,医院人满为患,不得不在机关单位、工厂增加临时病床。


改革开放初期,上海当地有食用不经过高温杀菌毛蚶的习惯,这种生食毛蚶的方法,使毛蚶腮上所吸附的大量细菌和甲肝病毒得以轻易地经口腔侵入消化道及肝脏,引发疾病。


1987 年年底,上海边上江苏启东毛蚶大丰收,然而当地水污染严重,但是这批已经遭到甲肝病毒污染的毛蚶大量进入上海菜场,市水产局、食监所等都未能有效阻止。


到 1988 年 1 月,上海甲肝大爆发,疫情来势凶猛,从 1 月 18 日到 31 日,短短 10 多天,甲肝患病病例暴增 300 多倍。


当时上海市所有的内外科病房,总计只有 5.5 万 张病床,而此次疫情造成近 30 万人感染,其中 31 人死亡,医院人满为患,不得不在机关单位等场所增设临时病床,直到当年 3 月,这次甲肝疫情才得以控制。


这次疫情给上海卫生防疫系统造成巨大冲击和压力,更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恐慌。在那个信息和科普都不通畅的年代,全国人闻肝色变,迄今为止国内都还存在的肝炎歧视,或多或少都有 1988 年春天上海那场甲肝大流行的影子。


不过这场疫情也使上海市政府开始重视突发传染病疫情的防控,并逐步建立了传染病的防控应急预警机制,这使得 2003 年非典期间,上海并未发生严重疫情。同时这次疫情也促使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开展全民范围内的卫生常识普及运动。


3. 8、90 年代,有偿卖血制度下卖血人群拥挤排队等待采血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国临床用血和血制品的来源主要是卖血,8、90 年代,有偿卖血制度下,卖一次血的收入是基本相当于城镇职工一个月的收入,所以大量的农民在农闲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去血站或者血头处卖血以补贴家用。


但在高额利润驱使之下,一些血站为节省成本和时间采用单采浆方式采血,既几个人共用一台机器,将血浆单独分离,再把分离之后的部分输会体内,但这种方式会造成很大风险,一旦有人感染艾滋病这类通过血液传染疾病,就会造成整个血站所有人都感染。


制度的漏洞和利益的驱使,有偿卖血最终导致 90 年代出现艾滋村等重大社会问题。这也促使了 1998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出台,规定了无偿献血制度,无偿献血的血液必须用于临床,不得买卖。血站、医疗机构不得将无偿献血的血液出售给采血浆站或者血液制品生产单位。


至此,合法有偿卖血制度终结,人们成群结队前往血站卖血的场景也走入历史。但时至今日,无偿献血带来的临床用血紧张问题依旧存在。



4. 2003 年,广州一名疑似非典病人私自出逃,被火速赶至现场的警察抓获


2003 年,SARS 肆虐中国,这成为大部分 80,90 后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一次覆盖全社会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非典也成为 2003 年全中国最深的记忆。


自 2003 年初至年中,全中国所有人都投入到抗击非典的战斗中,学校停课,疫点封闭,五一长假、大型体育娱乐活动被取消,医院如战场,北京边上的小汤山医院,8 天便从平地建起,主要收治非典病人医院的一线医务人员几乎每一天都在面对死神。


整个社会对非典的恐慌已经到病态的地步,同时谣言四起,口罩、板蓝根甚至白醋都卖过脱销,曾有店家把白醋加价卖到 1000 元一瓶。


直到 6 月,非典大潮才过去。按照世卫组织统计,截止到 03 年 7 月,中国大陆共有非典病例 5327,死亡 348,治愈 4941。这次事件极大的考验了中国大陆的卫生防疫体系,也深深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卫生习惯。



5. 2017 年,丁香园网站 404 界面截图,纪念过去几年里死于伤医案件的医生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社会发展,医患矛盾尖锐起来,同时随着互联网深入生活,越来越多的伤医案件得以进入公众视野。


在每一起伤医案件里,医生、患者、媒体和管理者都扮演不同的角色,而每一起伤医案件都在改变着一些曾经固有的东西。


在这样社会变动大潮中,每一秒的过去,都是历史,只是现在的我们未必自知,十几年后回过头看看这些照片,才会发现,那之后风云千樯的一段日子,在当时不过是沉闷而平凡的一天。



这图我拍摄于三星电子中国总部,背景“牌坊”特棒。
「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贡献中国社会的企业」嗯?要脸不 @中国三星


照片背后的故事请见zhuanlan.zhihu.com/p/31

“负责接待的三星工作人员听得也很认真,老回每说一句,他都会“恩”一声表示回应,整个办公室里回荡着老回机关枪似的发言和一句句“恩”。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您的意见,我们也听到了,我们会和相关领导去反映,到时候如果有相关进一步的信息,我们会及时跟你们更新。”

听完老回情绪激动起来。他表示,三星有句标语,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

“我代表在座的和我认识的朋友,我们他妈的……不好意思,这部分重来。”听到这,一旁的央视记者不禁笑出声来。

老回继续说:“我们不喜爱,手机会爆炸;我们不喜爱,手机爆炸超过20天没人搭理,这不应该,你们三星怎么想的,售后就这种态度?””

一年多了,故事远没完。

https://www.zhihu.com/video/92871529697656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