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哪些经济学论文让你印象深刻?

2017 年还剩最后几天,来盘点一下2017 年,你都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论文。本问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2017 年度盘点」,更多相关讨论欢迎关注。
关注者
2,615
被浏览
102,354
收录于 知乎圆桌 ·

今年我印象最深的经济学论文,不仅可以精确到论文,还可以精确到两个命题。这两个命题是毛咕噜夫妇15年的一篇文章里的命题4和6。它们展示的性质合称“phase transition”。


为了说这两个命题,我需要先铺垫一些基础知识。


银行之间互相欠债。这些债包括拆借来的,各类回购产生的,以及备付金等等。假如这时候某几个银行面临冲击,资不抵债了。这时由于它们既欠别的银行前,也欠储户钱。如果流动资产和负债之间的差额可以由受损银行的银行债主们兜住,那么受损银行储户的利益就几乎不会受损。


如果受损银行的银行债主们因为受损银行没还上钱,也资不抵债了,那么银行债主们的储户也可能受损失。这就是所谓的“风险传染”。


可想而知,如果一个冲击足够大,影响范围足够广,那么风险传染是一定会发生的。我们关心这样一个问题:这些冲击造成的损失,在银行体系和储户之间怎么分配?


一个不完整答案是,具体怎么分配既跟哪些银行受损有关,也跟银行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有关。自然地,我们希望考察银行间债权债务关系的形状和损失分配的关系。这些债权债务关系具有网络结构,后文也如此简称。同时,为了使损失分配matter,我们假定有某种社会福利函数。


下面给出两个定义:


1.稳定性(stability):给定冲击规模,不同网络结构下社会福利函数的期望。越大的越稳定。

2.扛造性(resilience):给定冲击规模,不同网络结构下社会福利函数的最小值,越大的越扛造。


(这里的英文是毛咕噜老湿原文里的,中文是我自己灵魂翻译的,不要用到严谨的学术论文里。)


那么请问,有没有一种网络结构,又是最稳定的,又是最扛造的呢?


这就是毛咕噜老湿厉害的地方了。他们证明了“没有”。


为了理解这个“没有”,考虑两种最极端的网络结构。一种是“环形网络”,即每个银行都只有一个银行债主,也只借给一家银行钱。另一种是“完全网络”,即所有银行欠所有银行钱,所有银行借钱给所有银行。


命题4说:

如果冲击小,那么——

1)环形网络最不稳定也最不扛造

2)完全网络最稳定也最扛造

3)二者的凸组合在稳定和扛造上,介于二者之间


命题6说:

如果冲击大,那么——

1)环形网络和完全网络都是最不稳定也最不扛造的

2)有一些分好几个山头的网络结构,比起环形网络和完全网络,既更扛造也更稳定


这两个结论非常NB。其中一个贡献在于:给定任何一个政策目标,经济学家能做的事情,边界在于找到这个政策目标下,最稳定和最扛造的银行间网络结构。然后propose一些市场机制,使得银行间网络结构在长期尽可能接近最好的网络结构。但是在这个边界之外,经济学家无法告诉大家哪个政策目标是最好的。


这里面的“政策目标”,指得是形如“在XXX的冲击强度下,我希望最小化YYY”的价值判断。


另外,如果不把思路拘泥于银行间市场,这个“phase transition”的性质也可以解释人际关系中的很多traditional wisdom。比如“穷在闹市无人问”啦,“雪中送炭难”啦,“大难临头各自飞”啦等等。很多时候这些现象真不是因为道德水平败坏,而实在是因为想做也没有能力做。


文章:Acemoglu, D., Ozdaglar, A., & Tahbaz-Salehi, A. (2015). Systemic risk and stability in financial network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5(2), 56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