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陕西省周至县人民医院院长带人殴打记者事件?

新闻链接:mp.weixin.qq.com/s/W6n72015年11月19日,周至产妇喻娜娜在周至县人民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后,出现紧急状况,并最终不幸离世。家属认为产妇死亡事件中,周至县人民医院存在过错,并将其诉诸法院。2017年7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决定,认定周至县人民医院赔偿死者家属50余万元人民币,随后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家属拿到了这笔赔款,然而,当家属去医院打算取走产妇遗体安葬时,却被周…
关注者
406
被浏览
241992

137 个回答

就因为上次在某个问题下面说医生不要急着跟医院捆绑在一起,明显医院做得不对的,医生没必要出来洗地。

结果就被某熊本熊头像的医学大V拉黑了。

所以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知乎医生惹不起。

亏得我家里几个医学教授,没见过这么牛逼的医生群体,总之发生矛盾一定不是医方的错,是这届人民不行。

讲道理全中国那么多人,医闹能占多大比例,你们医生扪心自问,好言好语求着你们的病人是那些神经兮兮的医闹多少万倍?会存在医闹问题,到底是人民不行,还是别的原因?美国人他妈还有枪呢,杀人案也不少啊,为什么偏偏就没有医闹?

锅,是不是就应该总甩在普通群众头上?

实锤的院长带头打人,是不是就非要洗一波?

谢邀。

贴一个目前为止比较全的事件回顾和后续报道吧,报道来源为新华社。
mp.weixin.qq.com/s/b72a

12月4日,陕西广播电视台一名记者在西安市周至县人民医院采访时遭院方多名工作人员殴打。目前,当地公安部门侦办案件调查过程中,已对1名涉案人员行政拘留,12名涉案人员刑事拘留。然而,网络上对媒体所报道的周至县人民医院“天价停尸费”一事仍有争议。
7日,陕西省物价局相关负责人独家回应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称,周至县人民医院所谓的“150元/天的尸体冷藏柜存放收费标准”涉嫌违规。
1
记者采访遭阻拦殴打并被关进太平间
2015年11月19日,产妇喻娜娜在周至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周至县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后不幸去世。家属认为,医院在产妇死亡一事中存在过错,并将其诉诸法院。
今年7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定周至县医院赔偿死者家属49.38万元人民币。随后经法院强制执行,家属拿到了这笔赔款。然而,当家属去医院打算取走产妇遗体安葬时,却被院方告知,要缴纳每日150元、总计10.2万元的尸体存放费用。
从今年11月27日开始,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热线》栏目开始关注周至县医院“天价停尸费”一事。周至县医院副院长毛亚卫说,经周至县卫计局协调,考虑到死者家属的实际情况,11月30日,死者丈夫王先律(化名)向医院缴纳1.5万元费用后,从太平间中取走了喻娜娜的遗体。
图为周至县尚村镇神灵寺村,喻娜娜家正为其筹办葬礼。
11月30日晚8时,周至县医院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刊出《关于“喻娜娜停尸费用”一事的声明》称,媒体报道中所说的二级医院每天20元的收费标准,应为停尸台停尸费用,“因医院多次告知家属拉回尸体,在家属多次拒绝后,医院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不能不对尸体进行专门的冷柜保存。因此保存的成本大幅增加。”
同时,声明称,“我院认为个别媒体记者在报道的过程中,失去了一个媒体人最基本工作的道德准则。在没有采访到医院领导的情况下,片面听取了患者的诉求,就报道出了强烈的带有严重个人情感色彩的报道。”
一直追踪报道此事的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兰志涛(化名)说,他于12月4日前往周至县医院采访,在出示本人记者证及单位介绍信后,表示需要求证相关事宜,不料遭到周至县医院有关领导所指使的十余位年轻男子的殴打。
随后,这些人又将他强行拖拽至保安室,并叫来太平间工作人员辛某共同对其拳打脚踢。兰志涛说,被打后,他又被强行拘禁在太平间内约20分钟,被放出后,对方叫来数人持手机对他拍照,还有人给他塞了2000元,让他“笑一笑”。
2
涉事医院仍在执行原有收费标准
12月5日晚,周至县公安局、卫计局等部门发布通报称,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采访被阻拦殴打一事发生后,周至县委、县政府立即召集公安、卫计等相关部门成立专项调查组,就事件展开调查,对相关人员依法依规进行严肃处理。
在初步调查基础上,周至公安部门5日对6名涉案人员行政拘留,6日晚,周至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周至县人民医院12.4案件”进展通报,称“除昨天对涉案的6名当事人行政拘留外,随着专案侦查工作不断地深入,现案件取得重大突破。12月6日,涉案当事人庞某(县人民医院保卫科科长,男,49岁)、王某(保安,男,50岁)和孙某(县人民医院监控室管理员,男,28岁)因涉嫌非法拘禁已被刑事拘留。”
7日晚,周至县公安局再度发布案件通报,称周至县人民医院院长李某某、原副院长刘某某及医院保安李某、张某某等4人涉嫌非法拘禁于今日(7日)被依法刑事拘留;同时,根据最新调查取证,5日行政拘留的6人中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已依法予以刑事拘留。截至目前,共有12名涉案人员被刑事拘留,1名涉案人员被行政拘留。
目前,兰志涛正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住院治疗。“中国网事”记者了解到,除多处外伤之外,他还被初步诊断为腰椎骨裂。
6日下午,毛亚卫在周至县医院向记者表示,县医院20元/天的停尸台停尸费用、150元/天的冷藏柜停尸费用“有规可依”,并向记者展示了周至县物价局今年8月出台的相关文件。他说,目前该院执行的也是这一标准。记者注意到,该院太平间门口张贴的正是这一标准。
周至县物价局文件显示,尸体冷藏柜存放实行市场调节价,采取自愿原则,每日最高限价150元。图片据澎湃新闻。


然而,喻娜娜死亡已两年有余,用今年8月才出台的文件标准计算此前的费用是否合适?对此,毛亚卫回应说:“今年有这么个文件,之前其实也是按这个标准执行的。”
在周至县尚村镇神灵寺村,王先律家门前摆满花圈,正在为亡妻喻娜娜筹备葬礼。王先律说,这两天自己心里很乱,不想多说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从妻子遗体送到太平间起,一直到今年二审胜诉之前,医院都没有就存尸费用问题和他商量过,也没有提醒过冷冻尸体的费用为150元/天。
图为周至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外张贴的收费标准说明。
“这两年我没有从医院接回妻子的遗体,主要是因为案子没结束,害怕领回来了医院不认他们的责任,说不清了。”王先律说。
3
陕西省物价局回应:医院做法欠妥
周至县医院为二级甲等医院。按照陕西省物价局、原陕西省卫生厅印发的《陕西省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1版)》规定,二级医院尸体存放收费标准为每日最高限价20元。
陕西省物价局相关负责人7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介绍,按照相关规定,医院太平间分医院自主管理和民政部门接管两类,参照不同的收费标准。如果涉事医院的太平间还没有被民政部门接管,则收费标准应严格按照最新修订的《陕西省城市公立医院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7版)》的相关规定执行,即二级医院尸体存放每天最高限价24元。
这位负责人强调,无论是采取哪种方法存尸,都应该只有这一个标准,当地不应以“专门的冷藏柜保存”为由,出台另外的停尸收费标准。 这位负责人介绍,即便是民政部门已经接管了涉事医院的太平间,那么按照西安市的相关规定,非正常死亡的逝者尸体存放费用,也应以4元/小时的标准计算。“这样算也只有96元/天,150元/天的标准显然不妥。”
毛亚卫介绍,2011年医院在后勤保障方面进行了社会化改革。太平间工作具体由医院总务科负责,招聘社会人士进行日常管理。他拿出已被刑事拘留的太平间管理员辛某某今年5月的工资表说,太平间管理工作者都是医院聘用的,也不存在之前所谓将太平间承包给私人的情况。


更新在前:




据报道,陕西电视台记者到周至县人民医院采访,遭到县人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阻拦和殴打。目前,警方已介入,对涉事6人已行政拘留。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财经》记者,调取医院监控视频时,院方称监控系统十天前就出现了故障,无法提供视频资料。


12月6日晚间,警方再次通报,案件取得重大突破,保卫科科长等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已被刑拘。


————————原答案的分割线————————————

从业以来我还没被打过,因为一般他们都打摄像,大雾。

我来梳理一下报道的时间线吧。关于此事最早的一篇报道是11月28日《都市热线》栏目报道的一篇题为《产妇意外身亡 家属赢了官司却遇难题》的新闻。

2015年11月19日,周至产妇喻娜娜在周至县人民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后,出现紧急状况,并最终不幸离世。家属认为产妇死亡事件中,周至县人民医院存在过错,并将其诉诸法院。

据新闻报道,当时,医院诊断喻娜娜的情况是羊水栓塞,并进行了抢救,但还是未能挽救产妇的生命。家属认为产妇死亡事件中,医院存在过错,将医院告上了法庭。为了搞清楚产妇死亡的原因,司法鉴定先后在两家机构进行了两次,一次是死者家属主张的,一次是周至县人民医院主张的,但结果是一致的。

2016年11月22日,司法鉴定确认产妇喻娜娜系产后大出血导致的出血性休克死亡,周至县人民医院在对喻娜娜的医疗行为中存在过错,医方的过错参与度为60%—70%。
按照2017年7月14日西安市中院判决,周至县人民医院于2017年9月22日通过法院向喻娜娜家属支付有关赔偿费用共508876.22元。此后,家属来周至县人民医院拉死者尸体,医院有关部门告知其需交清停尸费,为此双方产生分歧。

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在两次司法鉴定结果一致的情况下,医院方面的赔偿费用仍然是通过法院强制执行,才给到家属的。

但当家属去医院打算取走产妇遗体安葬时,被告知要缴纳每日150元、总计10多万元的“停尸费”。当事人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陕西电视台《都市热线》栏目组,记者先后四次调查采访。
参照陕西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规定2017版本,周至县人民医院是二级医院,太平间的收费只能是一天24元。

据报道,在记者问及太平间收费标准时,周至县人民医院 办公室主任是这样回答的:“太平间放的话,是有一定费用的,各医院都一样,国家大概也有标准,里面都是冰棺,一个是用电,一个是人工费,那里面不是我们医院的人,是医院在社会上雇的人。

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热线栏目于11月28、30日分别以《赢了官司却遇难题,天价停尸费谁“埋单”》、《周至县人民医院太平间转包私人经营,涉嫌严重违规》对喻娜娜停尸费事件进行了报道,引起较大社会影响。
根据陕西省卫计委关于周至县人民医院多人殴打记者事件有关情况的说明,11月30日晚接西安市卫计委报告,经周至县卫计局协调,县医院减免了费用,12月1日下午患者家属将尸体运走,媒体报道事件得到妥善处理。12月4日下午,陕西电视台记者王译前往周至县人民医院就停尸费问题进行回访。采访过程中,记者王译被医院工作人员打伤,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轻型),头皮血肿,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目前记者在西安交大二附院住院治疗,伤情平稳,我委已要求西安交大二附院全力做好救治工作。

另据通报,周至县卫计局对县人民医院院长做出停职检查,对涉事的副院长给予撤职处理,责成县人民医院积极主动对被打记者进行治疗、赔偿;在县卫计系统开展纪律作风大整顿活动。

另外,除了这位屡次调查的记者被打,据报道,多位记者回访经历也十分魔幻。

昨日下午2时许,华商报记者和其他媒体记者前往周至县人民医院采访。当记者提出要看医院监控录像后,保卫科工作人员称:“需要院办领导同意才行。”院办工作人员称:“办公室主任早上去卫计局开会了,院长也去了,都不在。”
下午2时30分许,记者前往该院太平间采访,刚到附近,就有工作人员关上大门。一名自称看门人的中年男子对记者说:“走走走。”边说边推搡,几名在太平间附近站立的男子也都围过来,他们自称是“医院家属”,高声质问记者:“你们到医院干啥来了?”还有一名自称医院家属的中年男子说:“记者前期报道确实有问题。”记者报警后,周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对几名骂人的男子进行了批评教育。

新闻报道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记者在连续报道之后,为了查证采访中的疑点进行回访,既能释疑,也能对前期报道中不足的地方进行修正,这是非常正常的职务行为。这个问题下,部分答主不分青红皂白一味以“我认识的,我见过的”开头抱团洗地,十分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