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大陆新武侠作者如凤歌、小椴、时未寒等人的作品?

关注者
2,048
被浏览
308,517
沿用韩云波的大陆新武侠的概念,我这篇文章里提及的人有:凤歌、小椴、时未寒、沧月、步非烟、方白羽、杨虚白、李亮、慕容无言、三月初七、缺月梧桐、盛颜、沈璎璎、扶兰、碎石、杨叛、鼠七里、虎斑、江南、金寻者、陈怅、文舟、张敛秋等,还有一些一下子记不起来了,想到再说。王晴川、马舸没在武侠版上连载过(我没看到过),就略过了。

首先,同意楼上 @谢逸之的回答:“但论及作品水准,则还是逊于金古梁诸位大家。”这是显而易见的,我在孙晓,你为何要写小说?里头说了:

武侠版说得一点不错,为武侠叫衰一点不错,因为武侠版的作者里头大多数都是在形式上变化,就像一张布,我这样折(比如某著名小说的算术立本),你那样折(比如某小说以诗词立本),她那样折(比如加入一小点玄幻因素),都只是物理变化,我直接一把火,给你烧成烟(传奇里头加入真正的历史,而不是传奇里头编造野史,《英雄志》:传奇与历史间的取舍与烂尾的无奈),这就是化学变化了,就是本质的变化了。

这就是往往大家都在叫喊金古写尽了武侠的原因,武侠也是如此,金庸给武侠的,是物理变化的极致,写尽了武侠的形式,以致于这些模式到后来竟成了起点小说的范本,这点不得不说是悲哀,不过却也是一种无奈,因为写光了,无论是后来的《量子江湖》还是《缺月梧桐》,内核都是金庸的残羹剩饭。

我这里只简要提一下孙晓。一来孙晓不隶属于“大陆新武侠”,二来我对孙晓的推崇在其他所有人之上,这点在英雄志吧里我用各种ID写过大量贴……而提到孙晓我必然会去编排其他作者,所以防止带来更大的争吵,我在这个回答下不去说他。关于孙晓的,可以看我的孤独的人和《孤独志》虽千万人吾往矣,两个楼主都是我,这里不再赘述。

其实呢,李亮的主动武侠、冰临神下的阴谋武侠、张大春的绘画武侠,就像是武侠界的另外一些乌云,只是这些乌云还在经典武侠的束缚中,没能突破“最小不可分割”的界限,成为量子武侠。而《英雄志》突破了。如果做个类比,或许上面的李亮、冰临神下、张大春等前赴后继的或许是量子力学,众人拾柴火焰高,而《英雄志》就好像是相对论,是大神爱因斯坦自己完成的。

好的,回到上述众人。

凤歌
提到大陆新武侠,其实不能不提凤歌,他的代表作《昆仑》、《沧海》是大陆新武侠里头的佳作,前者更是被捧为第一。实则不提此书涉及的民族争论,只看其构架,就是广受诟病的金庸体,金庸体金庸写无可厚非,后人写的话,作为练笔倒也可以,凤歌的文字功底很深,这部小说可读性极高,只是于凤歌而言,一味埋头不思进取,却是格局太小。
什么是格局?我这里说的不是地理格局,单论地理格局,《沧海》遍及日本、英国(这个是实实在在的,《昆仑》里头十年一带而过算不得)、海外,但读来其实都是一个模子,戚继光、织田信长、英国女王,虽说历史上国内国外的人物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但你这样想,把这些人物换成其他中原人物,甚至把整部《沧海》缩小到一个小城镇极其周围海滩的故事,也是差不多的(其实那样或许更有风味,譬如张大春、慕容无言)。所以地理格局再大,写出来也不见得多大格局。——玄幻网络小说则更好地证明了这句话。
而其实《沧海》、《灵飞经》一直走的是《昆仑》的套路,因为《昆仑》当时很成功,再加上凤歌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写了一部着实看不下去的《苍龙转生》,所以我个人觉得,凤歌是不敢改、不敢突破自己已有的小说格局。
说了这么多,回头来看《灵飞经》,文笔就像帅哥和美女,第一眼的印象很好,但之后能不能把读者留住就要看作者真正的本事了,而这里的真正的本事就是前面说的作者的眼光、心胸和其文字把握能力的综合体现。小说离不开人物,但乐之扬的人物形象其实一点不鲜明。但是话说回来,凤歌的文字功底在现在的武侠小说作家里,确实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所以据传即将在微博上连载《灵飞经》的凤歌,我倒是希望能将这本书真正写好,是写好不是写完,仅仅写完其实对凤歌是很容易的(而孙晓就是太想写好才一直拖着笔力不继的)。现在能做的,也是期待这部作品能真正给凤歌自己(而不是读者)一个交代吧。

小椴
在《昆仑》没有诞生之前,小椴凭借《杯雪》一直是坐第一把交椅的,《杯雪》也确实是好,同时或许是游戏之作,创作的时候没有太大的野心,反倒清新有趣。再后来的小椴,就有着同样大家都发觉的毛病了——太喜欢掉书袋了,我曾经查过,在他的《开唐》某章,前前后后我能看出来的用典加诗词,足有四十次之多,不包含那些成语,而且喜欢用生僻词,比如“杯葛”(“她说起当年旧事,分明提及的是两人当年的杯葛处,可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似已全不在意般。”)。
可是“杯葛”明明是boycott的音译,抵制之意,而且是港台常用词,大陆并不用,如果这样,原文怎么看都不通,退一步讲,即使语法上可以这样使用(现在我也不知道杯葛这个词到底怎么用),以文笔古意盎然而著称的小椴在武侠文中使用近年才开始流行的音译外来词该怎么解?难道说,小椴自己用的词,自己都给搞错意思了?
再说诗词,小椴追求形式太强,太重技巧,比燕垒生、杨虚白(这位的诗词我没读过,是夜小紫告诉我的)差了一些,还是@夜小紫提过一个“控制力”的问题,大概是这么说的:“诗词能否写好就在于作者的控制力了。”这是个很关键的东西,什么是文笔好?辞藻华丽还是言辞质朴?都可以,关键在于控制力。控制力好,无论是唯美的还是粗犷的,都是好文笔。拿辛弃疾来说,写得出“古人不见吾狂耳”,也写得出“宝钗份,桃叶渡”,写豪气不放肆,写温婉不萎靡,这可不是刘克庄比得上的。”扯远了,只是除去诗词,写小说也是一样。

时未寒
时未寒写的我只读过《神封英雄坛》这种过于玄幻的武侠和浩浩荡荡的“明将军”系列,只说后者。时未寒其实用的依旧是金庸留下的笔法,夹杂一些古龙式的语句,但时未寒依旧在千军万马中杀了出来,独树一帜,缘何?
情怀。是的,时未寒是有情怀的,“情怀”这种东西很虚,具体定义很难说上来,但我们能够感受得到,通俗点说就是他想写点不一样的东西,关于这点恰恰是凤歌最为欠缺的。在“明将军”系列里头,哪里最能体现情怀?如果读过《绝顶》,那么我想,只要说一句就足够了,“因为我败了,所以他死了”。是的,这句话很平凡,如果就是这么读的话往往会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如果你知道整本书其实就是为了这个事实而存在,那带来的感动是不一样的,相同的方法出现在江南身上。
再者,时未寒是我见过的大陆这批武侠里头最会起名字的,他笔下的人物名字带有诗意,却又不像那些古风圈的名字,如果要比喻,就好像孔笙即将上映的《琅琊榜》的片花,古朴有韵味。

沧月、步非烟
这二位我想了很久,还是放在一起说了,我身边很多女性朋友喜欢读她们的小说,而我则一向不感冒,我这里也不去评价沧月有没有抄袭,只是单纯看她们的作品。
她们的作品大都有着这样的一个毛病:言之无物。是的,我无意义窥探她们的创作技巧,如果褪去武侠外衣,其实她们的作品就是总裁文的美化版。
当然,对于步非烟我还是有点好感的,因为她敢喊出“革金庸的命”这种话,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不可否认金庸的武侠地位,但是金庸同时也是一座大山,用李亮的话说就是:“说起武侠文学奖,我还真是蛮不爽金庸的。作为一个在本类型内几乎得到了一切的人,他对这一文学样式的后续发展几乎一直是漠然甚至敌视。黄易、温瑞安都设过文学奖,提携新人,梁羽生给《昆仑》题过字。金庸?我只记得他和步非烟莫名其妙的笔仗和说‘现在的武侠写得都很差。’

方白羽
方白羽的小说我读过两部,一部是《千门》,一部是《智枭》,二者在时间线上有关联,但彼此联系不大。后者是我在对武侠版将近绝望时连载的,读完之后更加让我对新武侠绝望了……因为《智枭》不仅学了《千门》的套路,还因为方白羽或是黔驴技穷或是心思重点不在这上面,一个个计谋蹩脚到说不来的别扭,主角性格也不是很明显,温温吞吞的,发起情来简直是头种马……
好了,吐槽《智枭》完毕,下面回到方白羽的大作,《千门》。这部作品是颇有匠心的,可以说是大陆新武侠里头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虽然这里头提出的“智侠”其实只是一个伪概念,虽然它担不上武侠版一直吹嘘的里程碑作品,但不可否认这部作品无论是布局还是架构甚至背景和立意,都是让人眼前一亮。而《千门》最好的地方则在于它成功收尾了,没有像其他作品(包括《沧海》、《洛阳女儿行》、《山河》等)那样虎头蛇尾,这部作品的故事线从一开始到最后始终扣在主干上,偶有偏差也没有太远,任务调度也是较为熟练,只是这样便多了几分匠气。若是方白羽日后继续写作,我倒是不否认他能写出优秀的作品,只是他目前的状态似乎不在武侠。

杨虚白
杨虚白大叔啊,我真是对他又爱又恨……如果说在大陆新武侠的系列小说里选两部最喜欢的作品,那我选《挥戈系列》和《大天津》系列,如果只能选其一,那我会毫不犹豫去选《挥戈系列》。
《挥戈》有多好呢?前头也说了,夜小紫也说了他和燕垒生的诗词功底很深……这么看来是个很受欢迎的大叔吧?对了,我看《挥戈》时,一直感觉有燕垒生和孙晓的苍凉影子在晃动,想必我最爱的一类就是这类吧?
《挥戈》说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杨虚白把自己的不甘心和不妥协寄托在了主角身上,对权威的反抗。小椴提出过“从绝处多侠气”,但是他没能落实;《挥戈系列》是从“小处读侠气”,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读起来却动人心魄,他做到了
为什么我只看了这一个系列呢?为什么很多人不知道他呢?
或许是因为这类武侠不如《蜀山的少年》讨喜,是写给作者自己不是写给读者的,杨虚白封笔踢球去了……
是的,踢球。
详见如何评价杨虚白的挥戈系列? - 孔鲤的回答

李亮
怎么说李亮呢?我想了一会,给他八个字,“独具匠心,功力不够”。怎么说?李亮的觉悟是有的,他是真的爱武侠,大家可以看看讲座网视频页面,这个李亮、三月初七、木剑客做客北大的视频,李亮是真正有意气的男人。
李亮的代表作是《反骨仔》,他提出过一个观点,在本文的前头也提及过,“主动武侠”,在他的理念里,主动的武侠才是未来的武侠,什么是主动的武侠?相比于金古梁那一代的被动卷入、被动做选择,而新的武侠人物,应该是主动去争取,有目的的实现自己的理念。是啊,李亮的文笔没有多好,但故事情节与那股子精气神总能吸引我。真能觉得他的小说中有说教的意味:少年啊,趁年轻时候,循着自己的梦想,追逐吧
我喜欢李亮的《反骨仔》和《满江红》,不喜欢《道是无情》和《墓法墓天》,但是作为依旧坚持写武侠的李亮,我坚信他能写出更出色的作品。

慕容无言
慕容无言啊,武侠版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被萌化、变成日漫同人性质的武侠版里,只剩下慕容无言在一群小孩子里独树大旗,这是不简单的,后来的武侠版,我只在等她的《二十年》。更何况她的作品,放在武侠版盛世里,依旧算得上是顶尖之作。
代表作是《唐门》和《大天津》,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后者,像评论区 @飞花落雪和我讨论的那样,现在武侠的发展,需要着眼于小人物的“人性与救赎”,李亮的“主动武侠”有所涉及,杨虚白的吴戈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人物,孙晓笔下的王一通也是,剩下的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慕容无言了。她写的民国武侠非常不错,缺点是小家子气,笔触太细腻。但是呢,《大天津》不是小说,也不是武侠,是传奇故事,按照作者的话说,她只是个讲故事的人,在茶香里,在纸页中,轻声低语,娓娓道来。
不杀人不算武侠?无秘籍不算武侠?无爱情不算武侠?无神功不算武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情愿宣称自己写不来武侠小说,我写的就是传奇故事。慕容无言就是一个捧着柚子茶,坐在夹竹桃树下的说书人。只是我讲的故事,要比那些十步杀一人、动辄撒万金的武侠故事,更象是真实的故事。窃意为,讲故事就要象是真事,讲的能听者们懂了、信了、叹了,才是好故事。
慕容无言如是言,我想这是对她的作品的最好的诠释。
推荐之。

三月初七
到了三月初七了,他的《临渊》还是叫《生杀器》的我没有读过,但是《绿林七宗罪》确实算得上是一部佳作,从09年3月上半月版的那篇《深谷疑云》开始,就塑造了一个扣人心弦的白衣侯和一个主题。这部作品的架构属于立意先行,所以有的故事套得不是很贴切,但第一篇的惊艳倒是让我记住了这个作者,而私以为他写的最好的一篇,是结构布局用得最巧妙的《羽书流电》,颇有《雪山飞狐》、《罗生门》的味道,作者布局的功力很高,推理部分有的过于生硬,但文笔还算尚可,说教气味也是颇重

缺月梧桐
虽然《王天逸行侠记》网络上叫《缺月梧桐》,但是我是不大能理解这句出自苏轼的《卜算子》的话用作书名是什么含义的,再说《王天逸行侠记》,如果说第一部能算得上是行侠,那再往后就越来越奇怪了,这是“侠”?
是的,这是缺月梧桐最大的问题,这部作品标榜上了“现实”二字,起了个很大的好头,后来也有很大一部分作品是由此入手的,但是越往后,这部作品就越像是一个人的电影,用力过猛,挖空心思去寻找阴暗面,谁的电影?贾樟柯。根本上来说还是缺月梧桐对于“侠”的前后不一致造成的,的确遗憾了。
话说回来,这部作品在当时还是给了我一些触动的,无论如何它有着一股子想法和对金古时代的经典的不屈服,值得赞赏
对了,推荐一部《武林旧事》,虽然太监了。

盛颜
作为年产量为三万字的作者,我们是该庆幸她的考究还是该悲愤她的拖沓?她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也只读过《三京画本》。这部作品按照小说的标准算是过关,但按照武侠的标准其实是不过关的,为什么?因为这部作品虽然文笔考究,字字斟酌,行文紧凑,但整个的核心不是“侠”而是“爱”,我不知道她是还没形成自己的武侠观还是因为篇幅太短。虽然盛颜是我最喜欢的三个女性作家之一,但这部作品以武侠的严格标准来看,的确是披着武侠外衣的言情期待盛颜用她那绝佳的文笔写出自己的“侠”
相同的问题出在沧月和江南身上,只是江南和盛颜的手段更高明。

沈璎璎
(我发现我不是很熟,她的作品我记不得了(T.T)……不是黑啊,是真的没太多印象,可能是我读武侠版的时候她没有太多作品吧,留坑,等以后读了再说。抱歉了,对想看评价沈璎璎的诸位……)

扶兰
在这批武侠作者里,有自己的世界设定的不少,比如凤歌、时未寒等,但以女性为主的传统文体的长篇就不多见了,扶兰是一个。这里只评价《巫山传》,至于《瀚海飞雪记》,恰恰在它的“番外”时我不再去购买武侠版了,而最后几期也一直没读,加上听说是姬瑶花的转世什么的巴拉巴拉,所以当时就没了兴趣。现在想来以后有机会再回家取来看看吧,这里只谈《巫山传》。
《巫山传》有着各种文学作品最大的问题,虎头蛇尾。论文笔,扶兰够了;论设定,这部作品里头算是很完善;论人物,在前几卷里头可以说塑造地还算饱满,而且够有味……但是,也只局限于“前几卷”了,当我读到姬瑶花的气魄时,我被她的魅力吸引了,正准备看着扶兰将布局徐徐展开时,却发现扶兰或是笔力不济,匆匆收尾了……女主也变得没那么聪明,可能真的是不适合太过宏大的叙事,扶兰最终将小说定格在了小格局上头,实在是个遗憾

碎石
我在武侠版上读过的第一部有玄幻色彩的作品,是时未寒的《神封英雄坛》,第二部便是碎石和他哥哥合作的《周天》,虽然文笔不错,但读来还是有点奇怪的。这里同样略去这部作品,只谈《逝鸿传》。(另一部《你死我活》久闻大名,一直没能找到书,就耽搁下了。)
在武侠版上它的名字是《逝鸿传说》,后来增补了不少情节,所以我这里就按《逝鸿传》来说。
这部书里头,颇有意思的是,碎石加入了些许禅意,和电影《空山灵雨》说来是很像的,禅意多是熟见老段子,但用得漂亮。
所处的时代也是波澜壮阔的五胡乱华时代,那个悲怆的时代一直是武侠小说的空白区,却也是历史上最震撼人心的几个时代之一,在碎石老辣平和的笔下描绘地扣人心弦身临其境,同时小说构架也是用的蒙太奇,紧扣“时代”,就像我在批评电影《黄金时代》时说的那样:
时代应该是一种控制感,它是系在人物四肢上看不见的线,不是人物服饰上看得见的花纹针脚,它让人物产生,摁着人物的头曲曲折折地走,直到灭亡;时代应该是一种强力的逻辑,它能解释一个东北地主家庭的闺女为什么异想天开追随表哥逃到北平求学,也能解释一名著名女作家何以刚过三十就死于日本控制下的殖民地岛屿。
做到这一点的不多,碎石触碰到了。
再来谈谈缺点,其实和上头说的扶兰有着一样的问题,头重脚轻。前半卷可以说是新武侠里头绝佳的作品,无论是人物还是气氛,都比黄易的《边荒传说》要好得多,但是下半卷急转直下,在上半卷的大情景之下没能展开,草草收尾,实属遗憾记得当时读完时我感慨了一句:“果然不是人人都有金庸写《天龙》那般的大布局大手笔。”

杨叛
说到杨叛,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推理《死香煞》?太监《步天歌》?
都不是。
而是作为大陆新武侠的他,对金庸以降根深蒂固的武侠价值观的一声怒吼
《小兵物语》。
我们这里不去讨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句话究竟对不对,事实上在一些论坛,已经就这个问题的质疑展开到比较深的层次了,而对于绝大多数武侠作者和读者,这句话就变成了金科玉律,动摇不得。这很可怕
《小兵物语》的文笔算不得非常好,立意也不是极高,但就此篇来说,当浮一大白,真真正正开始关注小人物,当我看到有人说,这只是“很常见的以配角或路人视角的同人文”时,我只能很装逼地说一句,你不懂。《小兵物语》为武侠创作做了一个提醒,江湖固然有纵马豪情,光照丹青,却同现实一样充满着悲剧和无奈。

鼠七里
鼠七里这个名字啊,其实知道的人真的太少了,而我在武侠版上也只读过他的三篇小说,《无刹刀客》、《死斗之海》和《枪侠》,如果说我上面将缺月梧桐比作贾樟柯,那么鼠七里则更像是杜琪峰、或者说是杜琪峰和韦家辉。在这三篇小说里,能看到小人物的隐忍与爆发,坚韧与耐力,以及向死而生的最后一搏。据说他是曾经混过天涯的,我不熟悉,也没去了解过,但他的小说颇有味道,侠气之余,还有那一丝黑色幽默般的哲理

虎斑
我记得我在上头点评了沧月、步非烟属于披着武侠外衣的总裁文时,评论区有人在质疑我说这是女子武侠,男性不怎么看得下去,当时我就这么回了:“真正的女子武侠我会在下面提到,如果虎斑是女子的话。”
是的,我并不清楚虎斑是男是女,不过看其小说文风,在武侠之余带着一股子沁人的清新劲儿,姑且视为女子吧,后来我在网上查过,据说她还有个名字是“蓝色狮”,是晋江写言情的,不过虽说是言情,却不造作不矫情,做到这一点的就很少了。我记不清我看了几部了,但是有两部我是记得很清楚的,《竹映碧纱影》、《浅碧舞江南》。

江南
终于到江南了,我真的是又爱又恨,关于他的评价, @夜小紫如何评价江南的《缥缈录》?里有过详细叙述,我也是非常赞同,比如:
江南对于文字有种与生俱来的掌控力,这是种让我艳羡不已的能力,尤其是当你为一个极其想写好一首诗、一个故事而每每为了它绞尽脑汁却不尽人意的时候。江南像是为了写故事而生的男人,从他最早的东西看起,到最近的东西,没有一本不让我赞叹,就连《逐鹿》和《龙族》都是。再如《上海堡垒》,在看第一次的时候,就觉得他太会写故事了,他用一本书的文字,把所有重量赋予最后那两条短信,由是那两句话拥有了白矮星一样的质感,看到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抗拒不了的被那种引力拉扯着跌落。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江南是一个天才
江南的局限在于:他太执着于写一个相同故事的不同分身,吕归尘=江洋=路明非=蚩尤=……纵然换了很多世界,换了很多迥异的故事,但是他骨子里想说的话,其实早在《此间的少年》已经说完了,这本书基本囊括了他所有的爱情故事类型,囊括了他所有的感慨。在那之后,不过是不断的重复。重要的是,他满足于这种重复
这个评论在这里,我觉得足够了,至于江南的武侠,我推荐《春风柳上原》,“无论如何,曾经名满江湖的少年英雄,渐渐成了一个过时的传说”,恰恰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江南转向商业化的写照。

金寻者
作为武侠版让我在08、09年之后为数不多留下来的原因之一,当我读到他的《相忘师》时,那感觉就像是吃了*一样。《大唐乘风录》的横空出世,虽说是完完全全的商业之作,但就好像是90年代的香港喜剧一样,商业得到位,充分挖掘了读者的点,恰到好处;等到了《相忘师》这种模仿《蜀山的少年》的这种作品时,真的好像现在的王晶、刘镇伟,一方面不停往大陆靠,一方面不停炒冷饭吃老本……卧槽,你这是在往日漫靠的同时靠武侠?
当然,就此回过头,金寻者的大唐三部曲还是可圈可点的,拿在武侠版上连载过的《大唐乘风录》来说,开头略戏谑,结尾略匆忙,但中间部分可谓是高潮迭起,人物彼此拿捏极为准确,痛快淋漓,最青春年少的幻梦写在纸上竟是这般精彩。就像我刚才说的,好像当年的香港喜剧,绝望中透着希望,郑东霆乍看不是彭无望那种一往无前、心到口到的盖世英雄,但用祖悲秋的话“你在我所见的人中是最像英雄的。”

陈怅
不知道有多少人读过曹天元的《量子力学史话》,如果说《量子力学史话》是用武侠的风格和体系来表述量子力学的发展史,那陈怅的《量子江湖》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了。
这部小说里,是以金庸的人设背景为背景,《此间的少年》亦然,由此亦可以看出金庸在武侠发展上的地位,这也是我在最一开始说了的,金庸给武侠的,是物理变化的极致,写尽了武侠的形式,以致于这些模式到后来竟成了起点小说的范本,这点不得不说是悲哀,不过却也是一种无奈,因为写光了,后来的武侠,内核绝大多数都是金庸的残羹剩饭。
作者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会包装。读者第一次读到这类小说时会惊为天人,也因此此书十分过誉,很多人推崇有加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另一方面,文笔过于拙劣……
这本书本身的价值其实并不高,甚至没有新垣平的那两部戏谑之作高,但它开启了技术上的一种发展形式。
用《三体》的话说,它是在智子限制了武侠内核发展的情况下的技术突破

文舟
文舟是个奇幻作家,但在他的《天马传奇》里,却展露了不俗的功力,当然,这部小说可以说有武侠也可以说没有,毕竟相比于太多的武侠/奇幻混写的作家,他在《天马传奇》里除了天马,没有其他任何奇幻色彩(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本书我没读完,武侠版也没连载好)。
我记得武侠版还连载过一部三国题材的穿越性质的“武侠”,对此吾对之以二字,曰:“呵呵。”
当然,上头的评价是在武侠版江河日下的大环境下说的,如果放在武侠盛世里,这部小说能不能连载还是问题。

张敛秋
张敛秋是谁?很多人想必不熟悉,在武侠版的末世,他的作品算是唯一还能看的了,虽然算不上顶尖,但至少该有的都还有,有武侠有情节,文笔也还算过得去,其他的,额,第一部《铗·侠·蛱》,对于喜欢《嫌疑人X的献身》的,可以看看。
当你发现评判武侠已经是“该有的都还有”这么低的标准时,你会发现,武侠几乎没得看了。

真的没得看了吗?我推荐一下《死人经》,如何评价小说《死人经》? - 孔鲤的回答(链接里有剧透,读过的再看吧)。

我在知乎就剩下一个神话贴没填了吧,那个准备弃了……

这番良晤,十分尽兴,来日有缘,再次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