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国内的油画尺寸越画越大?

看过很多展览,发现此现象,有些明显是故意画大的。
关注者
43
被浏览
7,472
因为画师艺术家考虑纸张画幅大以后想优化细节方便,也更容易表现气势磅礴的感觉,可以遮蔽画家表现能力缺陷。有些画师很喜欢用大片墨和色涂染画面来替代自身功力不足的书法功底。还有市场因素,我国书画交易自古以来一般都是以尺幅大小计算价格,并且现在买画的有钱人多数主要是为了装饰巨大的复式高楼大房空白面积和捐给宽敞的美术大厅艺术馆。

国内的油画有一种叫巨幅效应的东西普遍存在,画家们一窝蜂地往“大”画,似乎越是巨幅作品,就越有派头,画面越大就越有艺术价值,越有视觉冲击力。

为什么我们要以平尺论价?因为这是艺术品市场的规则。而且这个规则从古就有。以尺论价的惯例最早可以追溯到郑板桥:“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条幅对联一两,扇子丰方五钱。......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而在《历代名画录》中,也有相近的计价标准,按照画家、画的媒介定价,但主要为屏风、扇面等物;对于书法也有按字计价的例子。到了近代,包括张大千、齐白石这等大师也都使用此法定价。发展到今天,我们更按平尺计价,这是因为很多作品并不像古代一样在尺幅上讲究规格。

罗中立《父亲》高2米22、宽1米55。


2013年 亚洲最贵当代艺术品的曾梵志《最后的晚餐》1.8亿港币成交。这画长4米、高2.2米。

因为尺寸太小,刘野的《天使之家》(29×22cm)在2011中国嘉德秋拍上流拍。

同一个画家,同样是200多万,尺寸大一些的《小拇指》(60×45.5cm)就在北京艺融成交了。

作品按照面积估价,一位八大美院出来的优秀毕业生的创作,都可能卖到每平方米几万元人民币。

村上隆的《艺术战斗论》提到:在纽约发表作品一定得大。这是因为就美国来看,会购买当代艺术的人有两种:一是捐给美术馆的有钱人;二是自家房子宽阔,为了填补太空旷的墙壁,所以想要买个艺术品的有钱人。

巨幅效应也并不是当代艺术的首创,早在14世纪,为了装饰巨大的空间,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就开始接受委托,创作史诗般的巨幅绘画和大型雕塑。

波提切利的《春》(2.03×3.15m)和《维纳斯的诞生》(1.73×2.77m)是为美第奇家族的深宅大院度身定做的。

《最后的晚餐》(4.39×8.54m)的尺寸配合到了圣玛利亚·格拉齐耶隐修院餐厅墙壁和屋梁的所有线条。

《雅典学派》(5.79×8.23m)是拉斐尔为梵蒂冈宫开阔的大厅绘制的壁画。

反之亦然,加上基座高达5.49米的“大卫”,在佛罗伦萨政府特设的委员会经过热烈讨论后,自然要被放在宏伟的市政厅门前。

大型壁画被佛罗伦萨画家乔治·瓦萨里称作“最神奇、最美丽、最有男子气概、最坚定、最长久”的艺术。做惯了“鸿篇巨制”的米开朗琪罗甚至瞧不起架上绘画,嘲笑那是“面向女人、有钱人和游手好闲者”的艺术。

20世纪,巨幅效应的潮流可追溯到毕加索。法国学者纳塔斯·埃尼施认为:“毕加索是英雄在现代社会的化身,他把艺术家的地位推到了至高点,从此以后,艺术家就代表着光荣、功绩和社会地位的提升。在这之前,这些只属于军队的高级将领、大企业家、大探险家、大诗人或者先知。”

二战后,对大作的追求在当代艺术的新首都纽约发展到了新高度。“行动绘画”的创始人波洛克在地板上铺开巨大的画布,弗朗兹·克兰画下抽象水墨似的大型草图,纽曼的单一饱和色块也大得惊人。他们都是小型室内装饰画的敌人,声称要扩大绘画的规模,直到创造出“可移动壁画”和“环境壁画”——这种绘画不用在乎周围环境,它本身就是环境,观众要做的就是身临其境。

在马克·盖特雷恩的《与艺术相伴》写道:“纽约画派的画家们形成了高度个性化、极易辨认的风格,但有一个因素是他们的画所共有的,那就是尺寸:抽象表现主义画作一般都相当巨大,这对画的效果有重要的作用。观众会被画淹没,被卷入画中的世界。”

虽然在上世纪50年代,这些大作被排斥在博物馆和主流画廊之外,但随着波洛克《1948年作品第五号》(长243.8厘米,宽120.9厘米)成为全世界最贵的艺术品,这种创作观念也成了一种新的“圣经”。所以村上隆才会说:“要在纽约出道,一定得准备几件大型的作品。”

中央美院教授邵大箴先生在2010年04月参加“研究与超越 第二届中国小幅油画展”开幕时也批评过:“即使大师齐白石、黄宾虹参加全国美展恐怕也要落选。因为画面不够大,再精美也没有视觉冲击力,跟不上潮流。当前无论国画界还是油画界都有越画越大,似乎越大才是越好的‘流行趋势’,长此以往,绘画的本体会受到伤害。”

参考资料
[1]《新周刊》第360期 为什么绘画作品越大越好?
neweekly.com.cn/newsvie
[2]中国书画作品的一般尺寸计算规则
jrmos.com/listpro.asp?
[3]刘野 绘画《天使之家》流拍
money.cjzg.cn/shoucang-
[4]村上隆 著《艺术战斗论》
book.douban.com/subject
[5]马克·盖特雷恩 著《与艺术相伴》
book.douban.com/subject
[6]知乎 - 庄泽曦的回答 zhihu.com/question/4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