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电影《亲爱的》?

关注者
3316
被浏览
1321288

357 个回答

看完只想到一句话,一人作恶,众人皆受苦。
《亲爱的》是一部让人鼓舞的电影。作为一部题材敏感、风格纪实、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电影,它完成度高,高水准地、克制地、恰当地讲述了一个曲折的故事。它商业性与批判性兼有,一方面,将会有很多人进入影院观看它,同时它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 以商业性完成更大的使命
陈可辛聪明,一直以来饱受争议。从《甜蜜蜜》一片搭着来港陆人与金融风暴的顺风车,到现在《亲爱的》以「拐卖儿童」搏尽眼球。他似乎总能抓住时代的痛处,还能数着钞票同时给观众当头一棒。
不少人在观看本片后评论到,觉得陈可辛「逃避,没有给出态度」、「将沉重话题商业包装」,也有很多声音说,「他是个聪明的人,一直知道观众的泪点在哪里,什么题材吃香,市场需要什么」。持这样观点的人甚至觉得陈可辛消费了「拐卖儿童」这个话题,揭了伤疤,赢了票房,却无补于事。
而我并不这样看。一部揭露社会严重问题的电影,我第一时间关注的,不会是它的艺术高度,而是它的传播广度。商业化意味着更多地考虑观众,那么它无疑更通俗、易懂,易于入口,这代表会有很多人买它的账,这才是这部电影最需要的。它需要被更多人看到、被更多人谈及,越多越好。 「让别人正视、重视拐卖儿童问题」才是它最大的使命。
「对观众的口味」,太好了,「毫无疑问地让人落泪」,太好了。因为这样我就知道,会有更多的人会进入电影院去看这部电影,会有更多人意识到这个正在让千万家庭破碎的问题。太好了。
如何解决问题,本来就不是电影的职责。但提出这个问题,将这个问题拎到公众面前,这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已经是问题改善的第一缕希望了。
而关于电影技法,我觉得陈可辛在这部电影中,有以下三点值得肯定:

  • 拿捏得当,哀而不伤
我曾在2012年,看过另一关于拐卖儿童纪录片《》。纪录片呈现给人的是一种压倒性的无可反抗的绝望。而《亲爱的》虽然呈现的也是一个巨大的无可奈何的悲剧,却处理得不滥情。
首先,影片中并未沉浸在绝望之中,悲惨,却并不压抑。生活就是这样,至亲去世后却可能被某个笑话逗笑,酸甜苦辣,都掺杂在一起,无从分开。而影片本身正是这样处理的:用电话调戏骗子、张译喊小孩「爹」。这些稍稍轻松的喜剧桥段,体现的是生活的真实,人的韧性。
角色的境遇悲惨,却一直在寻觅出口,事态处在持续的变化之中。他们始终与命运周旋,带上一把刀与骗子搏斗、为被殴打的李红琴解围,这些本可放大滥情的桥段,导演却自觉克制地适可而止。物无美恶,过则成灾,陈可辛紧掐悲情的分量,让观众眼含热泪,却不嚎啕大哭。

  • 演员潜能被极致开发
全片的角色由于塑造得立体细致,演出都有不小的挑战。然而,我们有目共睹的是,在《亲爱的》中,赵薇、黄渤、佟大为、张译、郝蕾等演员都交出高水准的表演。演员赵薇在第一次看完剧本后,曾明确表示自己无法驾驭女主角李红琴。再三交涉才答应一试。她在本片中的表演颠覆了自己演绎生涯的形象,其表演令人叫好。这无疑是陈可辛演员调度能力的直观呈现。
片中的男主角黄渤,演技令人拍手称快,从丢失儿子的前后变化,到找回儿子,整个角色的心路历程极具说服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男人的自卑、自尊,焦虑、愧疚、绝望、责任、疯狂。片中有几个镜头,让人真的认为,黄渤就是那个角色本身,他让人完全沉浸在戏里。对比当时正在热映的另一部电影《心花路放》,宁浩似乎暴殄天物,浪费了这样优秀的男演员。
不难看出,陈可辛不仅对演员与角色有独到而准确的判断,而且能突破演员的界限,娴熟高超地带领演员、激发演员。

  • 群像立体,客观包容
本片130分钟,塑造了大陆各个阶层的众生相──底层打工者、农村妇女、中产阶级、暴发户、公务员、律师、警察、福利院长、法官……他们不仅是为了剧情出现的一个身份符号,他们都有自己的性格、立场,鲜活真实,毫不虚假。
焦头烂额的法官,全力上诉的农村妇女,为失去孩子的妻子付出而最终疲惫的丈夫,被开除了而阴差阳错帮助人贩子妻子的律师,律师老年痴呆症的母亲,这些角色天差地别,具有代表性却绝不脸谱化,他们活灵活现,生活中充满合理的细节。
而这些人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与苦衷,即便他们在影片中撕扯、对立,观众却无法简单地站在谁的那边。这部片子,观众一边看,一边随着深入了解而对人物、剧情从惊讶、不解转变成理解,心酸。这部电影是悲悯众生的,没有绝对的黑白是非,
导演不判断,不批判,只呈现。在丰富细节铺垫下的留白,留给观众的是思索的空间,也是我认为对待原型故事最应该抱有的理智、客观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