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十年后会是什么发展?

建筑十年后还能这么热嘛...还是说热门专业大潮下训练出的会成为廉价苦力...希望各个阶层的建筑人分享你们不同的视角 说来听听撒
关注者
1159
被浏览
50574

25 个回答

要转载,先私信!
题目建筑十年后,我觉得十年只是一个转型的开始而不是完成

貌似是一个预测建筑未来发展趋势的问题,但我们可以参考日本或台湾的现状,虽然前者领先我们并不止十年。中国最近十五年的建设高潮解决的是:从无到有的问题(商品房、写字楼、机场、美术馆、博物馆、展览厅、音乐厅等等 的建设)。未来十年(必定更久)要解决的是:从有到好的问题。

简单来说是这样一种转型:粗放的大规模的建设-----精确的小规模的建造

这样一种转型给建筑本身带来的变化是:
1 建设量的减小
2 设计建造水准的提高
3 个性化的需求被重视
4 补漏:旧建筑改造的比例增大

建筑从业者带来的变化是:
1 大量设计事务所、设计院倒闭,大量从业者被淘汰
2 拼量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变成拼设计质量的时代
3 分工越来越细
4 小型、明星事务所如雨后春笋

分开细说一下


建设量的减小随之而来的是大量设计事务所、设计院倒闭。
一线从业者应该都非常有感受的:活儿越来越少了。有个师兄在BIAD的住宅所,说08年那会儿他们所可风光了:甲方来求他们做设计!设计院得忙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高高在上的甲方来求个设计呢?甲方请吃饭请喝酒,设计费可以随便要,就求把他们项目摆在项目单的前边。师兄说他一个人做了一个一千万设计费的住宅小区规划和设计,只用了一周时间(成熟的住宅设计所有自己的套路有自己的户型库)!那会儿的年终奖也是可以想象的。可以说所有设计院都大赚了一笔,大量招兵买马!就我们学校来说,建筑学本科毕业生在08年那会儿毕业的基本都能在北京落户口,找工作可以挑来挑去。现在的情况是今年的研究生也就那么不到十个人能拿到有北京户口的工作,女生没有一个解决北京户口了的,本科生就更不用说了。当然,这也和北京新出的户籍制度有关,但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单位没活儿了,不招人!当然,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建设量会减少但总的基数还是很大的。记得秦佑国老师给我们讲课时说:未来二十年中国会有百分之九十的建筑公司倒闭。我不是个数据党,也不想去纠结这个具体数据,但趋势是对的,活儿少,设计公司会饿死很多。放眼望去,楼盘够我们十几亿中国人住了,CBD也都立起来了,每个城市该有的公共建筑:图书馆、剧院、美术馆、展览中心、音乐厅等等也都建起来了,未来我们要建什么呢?我们还有什么可建呢?
建设量是存在地域差异的,一线城市基本已经结束了大规模的建设,而偏远落后地区这一轮建设才开始,从下图也能看出。三四线城市,甚至乡村将大有作为。所以十年仅仅只是个转变的开始。
附建筑重要材料:水泥 2012-2015的用量统计图,可以看出建设量减少的趋势。找不到建设量本身的统计数据局。

相对发达地区建设量在减少,相对落后地区建设量在增大。总体在减小。



设计建造水准的提高 ,拼量拼爹拼关系时代会变成拼设计水准时代。
活儿减少带来的是设计,建造行业的竞争加大。看看现在的欧洲、日本、美国随便一个几千平米的项目来参加竞赛的都是国际闻名的大师,总是抢不到项目的事务所只能慢慢倒闭。同样,越来越多的国外大师国际事务所来参与中国项目的投标竞赛了。当项目越来越少的时候,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明显。中国建筑从业者面临的将是全球同行的竞争,狼多肉少的时候,总是会有狼饿死的。拼关系的时代会随着项目的减少,每个项目吸引的关注度增加、制度在实践中得到完善、国际媒体的参与、消费者愿意为设计买单等原因而渐行渐远。虽然,自己也经常批判现在招标的内幕,但我相信虽然制度本身很有问题,但我不怀疑它正在慢慢变好、变完善。项目的评选将越来注重设计的质量,而不是背后的关系网。用低设计费来嬴得项目也将不可行,经济在发展生活水平在提高,建设量在减少分摊在每个项目上的费用在增加,吃得起饺子不会买不起酱油的,关键是消费者富裕后愿意为设计买单。当然,我们关心的的设计费是会涨的,前提是我们在这一轮竞争中能活下来。

其实,我们看看自己周围的小区就有感受,新建的小区无论是设计还是施工,都越来越好。

个性化的需求被重视,建筑从业者分工越来越细

图中的望京soho,答主看着她建起来的,叫“她”是因为它有写字楼少有的曲线美。曲线,对写字楼来说,甚至对所有建筑来说意味着:更费材料、更浪费空间、更大的设计工作量、更大的施工难度。总之一个字:贵!
曲线带来了什么呢?在横平竖直城市里的个性。我们可以称她有柔和美,甚至可以说她有生命,也可以骂它吃多了没事干钱多了没地方花。但一个事实是:她成了望京的地标成了望京租金最贵的写字楼,人气也是最旺的。
个性,意味着更贵。在一个经济足够发达的地区,个性是可以被提出来的,甚至是被追捧的。在我们穿不暖的时候是不会在牛仔裤上掏洞的
大规模粗放型的建设满足的是基本的需求,是解决共性问题的、是经济的、是实用的、是符合国情的。当这一阶段完成,精确地小规模的建造会更加注重每个个体之间不同的需求,功能上的满足会促使人们追求精神上的需求,这一切当然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
阻碍个性化发展的是中国的土地制度与产权制度。像日本那样自己买地自己请建筑师设计房屋的情况,如果土地制度不改革是不会发生的,城市里必须经过开发商,乡村宅基地的管理也越来越严格。但,哪怕还是开发商开发别墅什么的,定制服务恐怕会是趋势。而不会是现在大部分情况:建好了你再来买,而且整个小区都一样嘛。
建筑分工其实一直在延续,不说古代,就看建国后的设计院一个建筑师要做方案、手绘画施工图、还要自己用水彩渲效果图。而现在,有做项目前期策划定设计方向的人、有做方案设计的建筑师、有做施工图的建筑师、有画分析图的、有负责建模的、有负责渲染效果图的、有负责后期PS的、有负责排版的。以前,是没有照明设计师、音效设计师的。总之在工序上从业人员越来越被细分化专业化。
建筑公司类型也在不断的细分化,将会有更多公司专注于自己某一领域,做机场设计的专做机场、做住宅的、做博物馆的、做医院的、做酒店的、做会所的等等。专注某一领域可以做的更精更深入。


旧建筑改造的量会增大。
粗放的建设,功能的转变等必定会带来很多问题,相比较于过去的拆了重建,旧建筑改造更节约资源、更能保留过去的记忆,将是未来的趋势。798的成功不是个例,旧建筑的价值会被逐渐意识到。



小型、明星事务所的大量出现。
国有大型设计院的垄断正在被打破,有创意有品质的小型事务所能在市场化的设计环境中分一杯羹,尤其在大型项目日益减少小型项目越来越多,甚至是农村小住宅一类项目出现的环境下,设计院的关系优势、结构技术优势、设备技术优势等会越来越弱化,而明星建筑师事务所的创意却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

这个题目太大,任何一个分支也够写一篇论文的。我只是随心所欲的对未来畅想,一遍又一遍的听陈奕迅的《十年》。如果十年后还有知乎还有天天思考建筑的自己,我会来知乎看我当年吹下的牛皮扯下的蛋。
这是从知乎上看到的观点,并未自己求证:建筑行业只是从之前的“过热”发展到现在的“正常”。

然后我想,“过热”时大量的从业人员拥挤到目前“相对萎缩”的”正常“状态,从供应和需求来说是否是导致建筑行业显得萧条的一个原因;同时,因为建设周期一般在一年左右,长的可以是几年。当前建筑的”温度“究竟是消退后的”余热“还是”正常“状态下的”常温“。

然后又发现有这样一个观点:建筑行业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目前的状况是一个行业正常的发展过程。

但是我想:对于”刚需“这个词,是建立的有足够的劳动人口上的。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非常明显。以我目前所在的四线城市为例,在我看过一篇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发表的调查文章后,理论上我所在的城市在2020年时65岁以上人口会达到30%以上。那么在这样的城市,建筑行业究竟还有没有机会恢复过去的辉煌?如果不能待在体制内,在非一、二线城市能有多大的机会实现自己的抱负。

如果你看到这里,发现不是一字一词的读的,也许我说的意思你不一定看懂了。互联网时代信息就是这样太冗余,希望你是仔细看的。

彩蛋:我不相信够选择一个行业就能够一辈子衣食无忧;也不确定进入体制内才能顺利地度过一辈子。我觉得,相对来说,在比较外部因素之后,从事自己愿意做的事,即使遇见困境,也愿意主动去面对、解决,才是这场人生游戏的正常模式。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