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

我想知道知乎上的校友怎么评论母校 也借此宣传一下西电 一个建议:在黑的同时,也提点建议改进嘛:) 回答足够热烈后我们可以无情的抄送给校长静姐。
关注者
1560
被浏览
673863

271 个回答

刚从西电毕业,我来黑一下吧,哦,不是,回答一下吧。

优点:
1、不管在哪里,即使是西电这样的学校,也是有其实不少的想要做事的学长,他们不停的跳出西电乃至西安这个狭小的圈子,把外面的世界带了回来,所以也才会让西电每一年整体其实很搓比但是总还是有一小撮能正常的学到些东西的学弟,一年复一年。
2、如果不从培养精英的角度来看,西电在全国大环境下还是尽量保证了这个层次的学生足够的就业和深造水准,虽然大部分人真的不太会专业的什么东西。
3、dota 以及其他电竞氛围都不错,西电之前还有自己对战平台,以及现在有电竞社团了。


缺点:
1、极其限制学生个性的发展,大概整个学校所有的导员和领导都希望所有学生都是一条流水线生产下来的 SX,念书,考试,出成绩。我不否认可能这种方式最后可能能保证大范围的某些指标(就业?考研?保研?),但是这不是抹杀其他人可能性的理由啊。我身边有太多优秀的少年了,移动,web,设计,游戏,每个都耍得飞起,却被这个学院各种愚蠢的条件制约。你说不会太离谱?我们某个学院(我才不会说跟软件有关呢)的一个导员能说出学生晚上在宿舍不准编程这种规定,我自己也是无法理解呢。

2、行政极其 SX,大概学生都是欠学校几百万的样子,因为自己大学里面团队有个几十口人,真心需要一个实验室来做点真的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呢,我大概前后有一年时间被各种学校的各种 SX 领导耍来耍去,即使我们十几个人拿了一个学院几乎所有看得上点的竞赛奖项,把一个学院的 ACM 水平,项目水平在那两届学生里面顶到了一个高峰,还是暑假顶着 38 度的高温苦求不了一个空调,类似事情太多太多。

3、普遍学生质量堪忧。嗯,这个不只是指学生在专业能力上,还包括大概情商啊,创新能力啊,活泼程度啊,人文情怀啊,对外届的认知程度啊,大概你所见过那些大学生本应该有的优秀品质在很大范围的学生身上都少的可怜,所以你会感受你在重新上一遍高中,要是没有宿舍里面部分天天 dota LOL 的人的话。

=================== 过了十几分钟后的更新================================
4、可能这一条不只是西电的错,但是确实是西电人在遭罪的事情。我都不管什么 B 楼持刀抢劫,C 楼女厕偷窥狂魔,学生内各种车飞奔,期末放假校车被暴民封堵,我没遇到,我也只是听说的,但是我知道,学校东门北门的两条路上有无数无视红绿灯无视任何生命的拉土车,去年遇害的女神我想许多西电人还有印象吧,只要这样的事情在持续,其他都不用说了,足够黑了。

其实,这个学校还是给我带来许多帮助的,比如我老早早出来实习,并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和导员在学校的事情上为难我(现在不行了,晓静姐十分看重课业来着);比如,即使我没怎么上过课,我还是依然有大把的机会能够考个及格甚至优秀。但是现在毕业了大概一周多了,我想我那些哥们,我想学校里面认识过的妹子,我想那些正直优秀的老师,却对这个学校本身没有一点感情,这恐怕是一个学校最大的悲哀了吧。

本周此帖在我朋友圈发酵,看评论,见字如晤。粗一想,还是不要发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这类话题,过犹不及,容易从谈感受变成叫兽。细一想,毕业未满五年,券商界小兵一枚,但脑子的感光元件尺寸比常人大些,这里仅谈谈感受。


去年在栾树花开的时候,回了趟西电。本科同学,忙着出差,忙着上学,忙着见家长,基本没见到。


母校没怎么变。跳楼塔还笔挺着,直指青天;自行车后座男生还是远比女生多;女生还是清汤挂面,牛仔裤,T桖衫,好看。


变化也是有的。校长换成郑晓静,乍听像刘强东的初恋龚晓京。听说寝室开始装空调,配套的外卖跟进后,可以一直宅着。跳楼塔原先是可以自由出入的,上接天空北望长安城,南望秦岭,东望西外。有些人上去不东张西望,想起数电、模电、过去、将来等等不靠谱的事情,一头朝下跳下去。现在只能站在塔下yy。


与跳楼塔相伴的时光,拥有了三件东西。


第一,有静气。

耐劳、耐烦、耐操。考前一个月,每天早上含一个煎饼果子去自习,晚上十二回寝室睡觉。夏天,G楼太热,就去大活搞间有空调的房间,接着读。参加数模,睡过地板,睡过板凳。厌倦了马尔科夫链,就拉同组的MM散步,她会从军训开始讲述众男生对她的热爱,听后觉得此生不可能找到女朋友,滚回去接着看随机过程。大三压力大的时候,想吸烟,就嚼口香糖,一天一盒。毕业,发现头脑没弯了,手脚有劲了,看500页的招股书,掩卷思考,总结出三点,天地清澈。


第二,有传承。

母校是个大茶壶,太多有权、有钱、有性情的人在里面泡过,即使没了权没了钱没了性情,即使中央军委不要我们,电子工业部不要我们,985不要我们,但人气还在。老教授像热爱妇女一样热爱自己的学科。我见过键盘的ASDW键每隔两个月就要磨掉一次的老师;我见过课间抽掉半包烟,上课时为之踌躇满志的老师;我见过讲课眼睛常常半闭着,一直不太看眼前的学生,却口吐莲花,创造电路的老师。母校没了文革“武斗”时的威风,但元气还未散,手艺还在。


第三,有信心。

新生报道,礼仪广场上,“未来电子信息领域的栋梁”几个大字在天上挂着,我相信TMT之后二十年一定持续向好。飞天诚信自6月26日首次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突破百元,成为除茅台外第二只百元股。7月8日美国云存储创业公司Box宣布融资1.5亿美元,估值达24亿。今天湘鄂情成立深圳爱猫,火速收编快播旧部。融资、并购、上市,财富每天都在TMT行业上,滋滋作响,翻腾不休。


同时母校也带来困扰。


在校时,用户体验太古城墙,太兵马俑,太陕西历史博物馆。

学校价值体系过分简单粗暴。学院的大导员仿佛地下几千米挖出来的,笑起来像红卫兵,以查寝为使命,尤其是女寝,少一人,都觉得愧对组织。校歌《与共和国同行》像是军歌,洗脑兼催眠。

学生构成更同质化。学长的经验交流会,像韩国选美,看完第一个就不用往下看了。毕业的学生大多选择埋头吭哧吭哧码代码,没准哪天醒来,公司上市或被收购,就买得起汤臣一品的房子了。


毕业后,提及本科学校,常常被盘问是一本还是二本。

久了,我有了标准答案,一百字左右。心中暗骂一句”瓜皮“,半分钟背完标准答案。听后”瓜皮“对西电印象直逼上海的西南某高校。西南坤土,皆出土豪,甩蓝翔、青鸟几个街区。跟上海某大型国企投资总监相识,喝茶吃饭多次,才偶然发现对方都在某个叫郭杜的地方待过。不提及母校,不是无爱,也许只是厌倦了背诵各自的标准答案。


其实,离校后大酒的夜里,abcedfg楼都在北斗七星的位置闪着,军训时瞄见的姑娘在心里贴着,蹦一蹦,好像就能蹦上云层,摸到那牛逼闪闪的北斗七星。


最后,唠叨母校也是唠叨自己,脑洞大些,装得下痞子、混子、傻子、疯子,瞳孔大些,看得见群山、霞光、湖水、星空。静下心,温不增华,寒不减叶,走上古人的太白山颠,长出自己的那根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