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是造成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原因吗?

本题已被收录至知乎圆桌 » 离不开城市,欢迎关注讨论。
关注者
1551
被浏览
279205

182 个回答

是户籍制度造成的,但是户籍制度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就不说了,知乎肯定要删帖。
我国的公共服务供给是按照户籍制度配置的。外来农民工在大城市工作,交税都可以,但是不能享受医保,失业保险金,子女也不能在当地接受完整教育。

和大家讨论下:
1,农民工因为在原籍有新农合的医保,所以不能在城市里面拿医保。农民拿的是三险一金,而不是通常的五险一金。而且农民工的工作极不稳定,所以交纳三险一金的比例只占全部人口的5%。此处推荐看北京师范大学李实教授的相关研究工作。

2,城市化,终归是人的城市化。在城市化过程中,社会秩序的最大不稳定之处,在于城市化二代。亨廷顿是最早发现这个问题的。城市化二代在城市中,和他们的父母辈不一样。父母融入城市,生活有较大的改善,因此安分守己,勤劳简朴,遵守秩序。而城市化二代往往有怒火,在城市和故乡,都融入不进去,因此会抱团进行社会抗争,是社会失序的重要结构性力量。参见《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因此,户籍制度对于社会稳定,和知乎众所处这个阶层,是有利的。大多数的知乎众看待这个问题,自然的会有食利阶层的心态。

3,城市中的公办学校是为直接选民服务的。选票就是房产证。所以,农民工子女,只要不在学区内买房,是无法在学校入学的。现在,大城市都接受农民工子女入读。这实际上是政府直接让渡了一部分直接选民的利益,造成了学区内持有房产者的权力,也激起了直接选民的不满。随着房价日益暴涨,直接选民会逐渐驱逐走农民工和他们的子女。

然而,农民工对一个城市的运营极端重要,政府把他们全部从内城排除出去,既不可行,蓝领工作谁来做? 也不公平,农民工毕竟给城市提供劳动和服务了,难道公共服务一点都不该享受么?

实际上,市场可以解决这个死结。比如在北京三环某个城中村里,一个初二小孩,课余时间辅导一群农民工小孩写作业,每小时收费10元。家长愿意送,初中小孩有收入。这就是市场经济。

基础教育是可以通过适当市场化解决一些问题的。而基础教育的市场化,又因为是学区房的潜在竞争者,被排斥,这是不好的。孩子跟父母在一起,接受大城市哪怕是较为低劣的教育,应该是国家给农民工的一个选项。

4,在资本面前,家庭和亲情都有标价的,可以被解构的。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应该认为这都是正常的。

5,不谈现实和理念。讲故事。
法拉第
法拉第是进城农民工子女。他们家进城后,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面。他爸爸是工人,家里子女多,生活一时很拮据。法拉第幼时的任务是带妹妹,因为院子里的马车横冲直撞。

法拉第的哥哥成年后,从事鲸油生意。法拉第在一个书商那边做学徒,给书籍包上牛皮封面。这个时候,他们家庭经济改善了。他哥哥能给法拉第零花钱,法拉第拿钱去英国皇家学会听报告。于是,他被戴维接纳,在皇家学会刷瓶子,最终成为一代大家。

6,一个国家上升的时候,会尽可能的给所有国民机会。小粉红最大的问题是,在辩护的时候,忘记了改良。忘记了现在他们自豪的一切,都是前辈通过奋斗和抗争,一丝一缕的积累起来的。因此,留守儿童,绝对不是值得歌颂的事情,而是改良的下一个出发点。

现在,又有多少农民工子弟,能像法拉第那样到国家科学会堂听一次学术报告呢?
一半户籍一半穷。



————

作为一个五岁起的留守儿童,住过工棚,住过漏雨的石棉瓦房,我来说说:
先说穷,农村务工的夫妻,能带着孩子去挤漏雨的工棚?还是员工宿舍?孩子白天呆在哪里?工地的工棚?哪儿来的朋友?工地工人的工资是一年结一次,每个月只给基本的生活费(老爸的说法是,包工头带人出门赚钱,不能让他们把钱都花完了),所以农民工年年讨薪过年,讨薪不是最后这个月的工资,而是一年的工资。

再说户籍,很多务工人员,别说五险一金,连暂住证都没有,孩子带着不读书么?没有社保,感冒进次医院都得一个礼拜工资,他们一般去找小诊所,黑医院拿药,孩子能这样?

留守儿童,起码头上有瓦,锅里有米,村里还有小伙伴。





最后再描述一件事:每到寒暑假,就有很多客车载着一大群几岁的无人陪同的小朋友们,到了大城市,司机便开始不停的接电话,不停的在三环路边停车,然后喊名字,车门口等着的是他们的父母。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