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理解詹姆斯 · 兰格的情绪理论?

大致内容:1884 年,美国心理学家W.詹姆斯提出了一种特殊的情绪学说,这个学说认为,情绪只不过是对于身体所发生的变化的感觉,如果没有了身体变化,如肌肉紧张、心跳加剧等,也就没有什么情绪;身体变化在先,情绪体验在后。他进而认为没有任何心理变化不是伴随着或跟随着某种身体变化。1885 年,兰格也发表了非常相似的理论,因此该理论被认称为詹姆斯 - 兰格情绪理论。兰格把情绪与感情相区别,而詹姆斯却没有做此区分。对于…
关注者
206
被浏览
8140

2014年10月18日14时更新,在结尾处对 @灵悦 的答案进行一些补充和解释。


这个问题没有人邀请我回答,简直是太伤心了。相比于如何评价美国心理学,应激微反应专家保罗·艾克曼(Paul Ekman)在情绪以及面部表情领域所做的研究?,威廉·詹姆斯理论相关的问题,我可能投入的精力更多一些。


先站立场。作为情绪理论的学习者和伪研究者,我并不是新詹姆斯主义者(Neo-Jamesian),而是在更广泛的理论背景发展了詹姆斯观点的心理建构主义(psychological construction)。作为建构论者,我坚信情绪的研究“在(自威廉·詹姆斯之后的)百年时间内都误入歧途了”(Barrett,2009)。


我在答题之前先将题目按照彭版《普通心理学》的翻译进行了更新,而我想说的第一个建议恰恰是,如果希望更好的理解包括詹姆斯-兰格的情绪理论的历史、体系和争议,请先放下普心的教材。在这里不是对彭聃龄教授不敬,由于成书时间以及其他一些原因,普心教材在情绪一章的理论体系不清晰,并且存在一些学术争(cuo)议(wu)。


进而,我的建议是在讨论James-Lange理论的时候,以James的情绪理论为主。在当代情绪研究的主流论文中,James-Lange的出现频率远远低于James独立出现的频率,一方面有Lange是欧陆心理学家受到轻视的原因,另一方面在Lange成文更晚的前提下理论体系的完整性和适用性都不及James的学说,更遑论1890年James将情绪理论融合在《心理学原理》中,尤其在“心灵要素理论”和“思想之流”两章中阐释了其理论的基础。


如果想要更好的理解James的情绪理论,我们需要将其放在大的背景下来看,才能理解为什么开始时声名鹊起,之后又悄无声息,再到现在的重整旗鼓。情绪的研究贯穿了人类的历史,早期的很多哲学家和生理学家就有了关于情绪的朴素描述。而第一个将情绪带到科学研究领域的人是Darwin,事实上他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情绪理论体系,主要的观点围绕“心理状态引发刻板的表情”,但是对之后的情绪理论研究却有着深远的贡献,包括对情绪的离散描述,以及有进化论色彩的表情研究方法。而James所提出的“躯体动作生成情绪”的理论恰恰是对Darwin理论的一种批判,这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方面是Darwin理论正处于学术黄金期,另一方面James的理论过于反常识了。然而可能James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场常识反常识的情绪理论之争贯穿了百年,并且至今没有终结。


对于James理论很大的误区在于,认为固定的躯体动作产生固定的情绪,比如咧嘴笑产生高兴,或者比如心率加快、血压上升产生恐惧。James也是建构论者,这点从机能主义心理学对Wundt的构造主义心理学的批判中就可以看出。James同样认为情绪也是对身体行为(包括肌肉的和外周的)进行建构得到的,是一种命名的产物,具体内容参见“心灵要素理论”。不多做赘述,引用我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感受一下:

当我确知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坠入爱河几个星期了时,我只是将一个名字给予了一种我以前不曾命名、但却完全有意识的状态;这种状态除了它之为有意识的那种方式以外没有其他的存在方式;而且,虽然它是对现在我对其怀有一种炽热的多的感觉的那同一个人的感觉,虽然它不断的向后者发展,但它与后者还绝不是同一的。

在了解了这个误区之后,我想可以将大家带入到这场常识反常识之争中了。在正式讲述之前,我想先让大家看这个问题为什么心里难过会造成生理上心脏的疼痛、气闷? - 冯慎行的回答,看完评论区之后,我想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有学者会将情绪理论的讨论形容成“百年战争”(Lindquist et al.,2013)了。战争的焦点在nature kinds(天然分类) vs construction(建构论),还有个焦点在于discrete(离散的) vs dimensional(维度的)。其实问题的核心就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情绪范畴“喜怒哀乐”,到底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如果是自然的,就意味着情绪是先出现的心理状态,而出现情绪之后,我们就会出现相应的表情、动作和其他反应,这些都是固定的而且是稳定的。这是符合我们的生活常识的,我们高兴了所以笑,悲伤了所以哭。如果是人工的,那就意味着情绪不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中,我们之所以感觉高兴,可能是由于我们笑了、双手挥舞或者心率加快,我们之所以感觉悲伤,可能是由于我们哭了、大声叹气或者心脏不适。这是James以及之后的建构论者所持有的反常识的理论。


为什么在1927年Cannon提出对James的批评之后,James-Lange理论迅速的销声匿迹了呢?有三方面原因,一是James本人离开了心理学的研究,二是机能主义心理学在后期逐渐进入了哲学思辨而完全忽视了实验研究,三也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James的理论实在是过于奇特了,以至于在当时乃至现在都缺乏足够的实验技术可以对James的理论进行验证,包括情绪理论也包括《心理学原理》中其他的理论。然而在1927年到1960年之前的Dark Ages,并没有找到实质上支持nature kinds的证据,直到Arnold和Tomkins的出现才扭转了局面。Arnold和Lazarus脉络相连,发展了appraisal(评价)模型,而Tomkins之后的Izard和Ekman都是鼎鼎大名。在这个时期,行为实验和跨文化研究的结论都一边倒的支持着nature kinds和discrete的观点,即使Arnold和Tomkins两派之间的攻讦也很激烈。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心理学和其他学科比如人类学和语言学的不断交融出现的越来越多的新鲜范式,近些年趋势开始逆转,fMRI的数据,元分析的数据,跨文化研究的数据指向了“情绪既不产生于固定的脑区”,也不具有“跨文化一致性”,同时是“维度的”。这显然推翻了常识的那一类观点,站在了反常识的建构论一边。


忆完往昔,简单的对James的理论再解释一下。我们的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都是处于对环境情境不断适应的流动中,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些肌肉的和外周的活动,我们会根据经验赋予这些活动一种名称,这就是我们意识到情绪的过程,所以情绪也是稍纵即逝的,不同的人相同的情绪是不同的,相同的人不同时候的相同的情绪也是不同的。如果想更科学的理解James的情绪理论,可以考虑查阅一些Russell,J.和Barrett,L.F.的论文,都是情绪心理建构取向的大牛,其中Barrett在2009年发表在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的论文很大程度上继承了James的心理学思想。


至于情绪理论研究领域有哪几种取向,我想引用有偏颇的Izard的综述似乎不太恰当,我选择Gross在2011年发表在EMOTION REVIEW上的综述进行简单的介绍。

A代表了以Tomkins、Izard和Ekman为代表的基本情绪取向,B代表了以Arnold和Lazarus为代表的评价取向,C代表了以James、Russell和Barrett为代表的心理建构取向,D代表了Harre和Averill为代表的社会建构取向,越偏左越倾向nature kinds(遗传决定),越偏右越倾向construction(社会决定)。事实上,现在四个取向的论战还远远没有结束,有志于学习和研究情绪相关的心理学的朋友,情绪理论一定是值得投入一生时间去享受的内容。


本来说这段时间专心实验的,看到这道题真的手痒忍不住。如果讲的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参考我的有关情绪,自己回答 - 收藏夹,里面的回答都是基于James/Barrett的观点做出的,欢迎有兴趣的私信讨论。就到这里。


更新:

@灵悦 在结尾提到的实验来自面部反馈假说最经典的范式,Strack,Martin&Stepper于1988年发表在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的论文。看上去,面部反馈假说,包括之后Damasio的躯体标记假说都支持James的观点,而实质上却不是,这涉及到另外一对概念emotion(情绪)和affect(情感),如果不刻意区分affect和emotion,如Damasio,那么固定的躯体反应导致了固定的情绪,就滑向了James的对立面;如果在承认affect的同时,认为emotion存在着affect之外的其他进程(比如概念化),James以及其他心理建构论者都持有这种观点。这方面的实验,除了两种假说的范式之外,Niedenthal主导的embodying emotion取向也很有理论价值,具体可以到SCIENCE的网站上下载她在2007年发表的同名论文。


之后就是挑几个小错或者说几个小争议。首先,将James的理论简单的看成外周主义是不恰当的,Damasio的理论和Neo-jamesian都偏向外周决定论,不过James本人的观点具有很强的哲学思辨色彩,不可能是外周决定论,还应该认为具有建构论的雏形。至于Cannon对James的批评在当时看来是正当的、恰如其分的,但是在情绪研究进展的今天,Cannon的支持者已经几乎没有了(或者说Arnold和Lazarus一脉批判的继承了Cannon的思想),而James的理论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我们现在再站在Cannon的角度看待James就不合适了,不过Cannon对于James理论最大的发展在于在生理状态之外关注了心理状态(事实上James在后期文献中关注到了)。其次就是后面图片中Schacter理论的类属问题,Gross(2011)以及其他学者都将其划分在心理建构模型中,而不是在Arnold和Lazarus之间的过渡功能(普心情绪一章的逻辑,我想学习者可能会有不顺畅的感觉,因为三种理论的逻辑并不相同),而从图片中也可以看到,arousal(affect)和label(category)的双进程情绪理论,这个逻辑事实上传承自Wundt和James,继承与Russell和Barrett,而双进程的并行还是串行是目前心理建构论内部的争议焦点。


最后写一些建议。情绪理论研究现在有一种中庸的“和稀泥”取向,然而现在nature kinds和construction的矛盾在哲学逻辑、研究方法和实验范式上都无法达成和解,一些趋中的尝试都似乎似是而非。所以我对学习情绪的建议是,尽量不要从实验和应用角度出发(实验的解释方式和效度的不确定,应用领域的普适性),而尝试从理论内涵和逻辑进行学习,以原文献和现有的中立学者(比如Gross)的综述为主,找到符合自己世界观的情绪理论,之后就站在这个立场学习并探讨其他的情绪理论,会有更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