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大不吐槽会死」是一个怎样的播客节目?

大家对「在北大不吐槽会死」的感受是什么?对它有什么期许,也可以在这个问题下面回答 XD
关注者
212
被浏览
21344

21 个回答

大家好!
我是呆逼。
在北大不吐槽会死的主播之一。

关于北槽的基本情况:也参见 @刘思毅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回答。比如:

「在北大不吐槽会死」,是我、呆逼、碧池三个从 2013 年 9 月末开始创立的脱口秀节目。我们是来自北大的三个非典型学生,和大家一起正经地吐槽北大的生活,以及搞笑的、没节操的、伪学术的、和这个花花世界的有关的一切。

bala-bala……

目前北槽已经在第三季。我们的新slogan是:不安于北大,不止于吐槽。我们的听众/粉丝正式地易名为:槽友。我们在2015年2月2号这个黄辰吉日,一个不用上班的星期天,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举办了第一场北槽线下聚会。耶!

关于北槽内容

很久很久以前,刘老板的原版本回答:
内容方面:第一季主要以单个话题为吐槽出发点,三个主播漫谈式录播,在北大团委小小的录音室里面录播;第二季,呆逼去了新西兰交换,我们需要用 FaceTime 在每周末的时候录,内容容量增长,有「事儿妈说闲话」、「槽声依旧」、「个人专栏」,事儿妈主要是对社会热点的个人讨论和解读,槽声延续第一季的主题式节目架构,个人专栏则是凸显个人特色。

现在(15年年初)第三季的构成是:每周定期节目的录播+个人专栏:「扯淡刘讲互联网」、「看看片儿、听听剧」、「呆逼·女权」。每周定期节目随机抠脚决定;扯淡刘由于现在身在互联网行业一线,和大家分享他对互联网发生的各种新奇事情的看法;碧池依旧安静高冷的和大家讲电影做剧评;我嘛,从NZ回来之后就结束了牧场物语的专栏。现在忍耐住内心的嘲讽的声音,舔着脸和大家聊:性、性别和女权。

第三季,我们邀请了一些北大的同学来做嘉宾,包括人赢创业者、长相姣好者、歌喉妙曼者,毕竟在学校里呆了一段时间,认识一些有趣的人,也希望槽友可以听一听不同的声音。另外,来自美国的三才成为我们的常驻嘉宾,但是,因为操作的问题,和他录的节目和相关工作暂时没有完善。大家期待好啦。

现在节目在刘老板的公司的录音棚录播,我们也会用 红点直播 软件直播我们的录制现场,14-15年的跨年,我们和很多朋友一起度过了真的只是瞎扯的两个小时。节目更新周期和速度依然是每周一期,也跟随具体的时间调整,比如寒暑假,或者太忙偶尔放一两周的假。当然,由于我们仨大四毕业在眼前,地点和具体情形,时间在短期可预见的时间内都有调整,但是,最最重要的是: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的节目,不会停。

【自我批评】中肯的说,我们的节目质量不是特别好。我们仨准备节目比较随机(不曾有过脚本或文案的准备。哦不,他在自专栏(只在各自专栏)准备的特别认真,真自私!只有我还随便喷,哎好愧疚),我们仨也只是高中毕业三年多的小青年,社会积累、学识底蕴、人生经历等等各方面都十分有限。我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不是很深入,有:“一分想当然,两分无所谓,三分自我质疑、四分随便跑题“的情况。我们没有想要成为”公知、平台、传播、教育“等任何一种的类型。我们仨对我们和我们节目缺点的态度是:“知晓、努力改,不掩饰。” 因为客观条件和主观能力的问题,我们确实不是可靠优质内容来源,我们是 三个独立个体的反映和分享

关于北槽队伍

第二季之前的北槽确实只有我们仨经营,偶尔借录音棚的师兄帮我们剪辑节目。但是目前,北槽有了自己的队伍。
  • 运营:因为现在的平台比较多,上传时的图像像素、音频、文案、介绍这样程序性重复性的工作,由自愿报名的槽友——我们的运营们负责。他们是:sunce、 中国好学霸、 思思、 ma xiaojing、 饼饼。 感谢他们每周的耐心工作,他们帮我们分担了北槽最无聊的例行工作,我不知如何感谢。

  • Designers: 微博FM等平台要求上封面,我们招了志愿为我们作图的平面设计师,轮流为每周的封面做设计。他们是:蚂小蚁,岗子,盔冰,隔壁圆仔。蚂小蚁是不愿意露面的师姐,作图质量超人!也给我们设计了人设,比我们本人好看、萌(见下图)。岗子也是最初元老,是个萌瞎我的妹子。

  • 工程师·何凯:在第二季的时候,在我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帮我们做了北槽官网,做好之后,直接甩了链接给我们。未曾见过,已被帅哭。链接戳一戳哈哈:在北大不吐槽会死
以上所有人都是我们的槽友,我们在微博上招募(甚至没有被招募)后,自愿帮助我们分担工作。他们在毫无回报的情况下,用可贵的时间和精力帮助北槽。无须经过我的鉴定,他们都是可爱的人。



关于北槽的愿景和发展

我暂时不愿意多谈。我个人感受是整个互联网自媒体,太多愿景太多理念,谈愿景谈理念balabala…又虚又谄媚…Zzzz.....昏昏睡去。 我们仨不够成熟没有经验。只能谨慎的说:现在我们三个坚持做节目呗;以开放心态面对各种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包括:商业化;没有理由爆火(oh I wish); 就这样在长尾中小众直到永远; 录过爱过累了散了;默默死掉(以上所有可能性,排名不知先后)……

从现实的角度讲:我们仨个不太可能职业化这个自媒体,因为各自有别的事要做,别的地方要去,别的小哥要调戏……哦对不起又跑题。但是,一方面异地录播可以轻易实现(哦感谢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话多的毛病没有改、三个人的友情和这个节目相互加强,更多槽友的友谊(高值颜和高智商)点亮了我的人生、刷新了我的认识,所以,北槽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一直存在。



关于北槽的粉丝:

我们到底有多少粉丝?我不知道啊。我们可以号称:我们槽友接近五万!为什么?因为只是荔枝FM这一个平台,15年2月8号,我随机接了个屏,我们目前有:46394个订阅槽友。
根据后面的问卷调查显示,73%的槽友使用荔枝FM听我们的节目,所以我们可以算一下……可是,等等!!!目前来看,这个数字是虚的。各个平台因为各种原因,统计上的各种问题,这些个数字水分很大。且,我们严重无所谓这个数字:不在乎。为毛?

因为:
只听节目,不互动、不吐槽、不评论、不来找我们玩儿的听众,除了成为一个数字之外,对我们仨暂时确实没啥意义。我的意思是,不是槽友没意义,而是,我说我爱你,你不回应,你爱我也没用是吧?你们懂我吧?所以我们不在乎我们槽友总量有多少,而在乎,有多少人,以各种形式与我们互动,或者在平台留言,或者微博微信评论,或者红点打弹幕,或者给我写信,所以,这样看的话:

大概一年多,每三天有个人在Itunes Store rate我们。

另外,更有说服力的是,15年初,我放了一份问卷星在微信微博上。一个星期里,收到了546份反馈。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和大家从槽友的角度上,大概的说说谁在听我们的节目:

基本情况;
  • 收听渠道:74%的人用荔枝收听我们,然后是Podcast 24% 其他渠道人都挺少,省略了。
  • 时间:31%的人听我们的节目一年多,12%的人9个月以上,23%的人6个月以上,18%的人3个月以上 | 没有想到31%的人听这么久,但是抽样有问题,能主动填写问卷的槽友本身就是粘性和活跃比较大的。
  • 性别:73.54%的女性,25.36%的男性 1.09%的其他(6位)| 我喜欢这个长尾
  • 坐标:北京 浙江 江苏 广东 附件 山东 湖北 河南 ……海外 (3.65%)| 地理分布非常非常平均,差距小,北京最高10.4%。从平时微博反馈看,海外的同学很活跃。
  • 年龄段:16-20岁的53.1%,21-25岁的39.23% | 有趣的:有三个40岁以上的槽友,有1个10岁以下的槽友。
  • 身份:大学生:57.12% 高中生:22.45% 已工作:13.5% | 有趣的:一个博士。当然,10岁的那个小朋友是小学生。

另外,我在问卷中设置了一些填空选项,摘录且评论在括号中如下:
  • “有什么可以对北槽吐槽” :收到了很多真诚的意见,包括语音质量,烂开头,如:
“扯淡声音太大”
“碧池很少说话”
“呆逼笑太多,睡前听她狂笑会被吓死”
“节目再勤快一些吧”
“可以再放荡一点就更好”(WTF)

  • “让我们了解你”:大家真的语无伦次或者个性有加啊,有的好长好长好长好长,谢谢打字好认真的槽友,随便选几个短的:
“高冷的野兽”(什么鬼);
“处女”(Oh man)
"我和你们女主播一样饥渴!我说真的。"(WTF!)
"吐槽帅比"(请联系我)
“你凭什么上北大”(凭我会吐槽啊)
“我是一个凶不起来的班主任”(……)


这是我们想要的槽友么?哈哈我们没想过啊。


碎嘴,再啰嗦一下。我们可能说不清我们节目听众的定位是什么,但是得说清我们的节目听众一定不是什么:那就一定不是北大学生。北大各位同侪确实没有必要听我们三个叨逼叨。而我们仨又觉得树太大好乘凉但也好挡光,我们自己心态就够复杂的了。简单说,这个节目是对外的。


好了,先到这里吧。如果有机会,这个知乎回答,一年一更新好啦哈哈哈。今年这条知乎回答的目标是:超过 @刘思毅 刘老板那一条老的!

来勾搭我们:请加微信 pkuspot,微博:在北大不吐槽会死

唔~
谢谢 @张潇予 还有一个妹子的邀请。

好激动。

「在北大不吐槽会死」,是我、呆逼、碧池三个从 2013 年 9 月末开始创立的脱口秀节目。我们仨从大三上,录播到现在,已经累计有半年多了,共 34 期节目,每周末上线一期节目。共有两季,现在正处在第二季。

我们节目的 Slogan 就是我们的名字——不吐槽会死,在平台上的自我形容如下:
来自北大的三个非典型学生和大家一起正经地吐槽北大的生活,以及搞笑的、没节操的、伪学术的、和这个花花世界的有关的一切。
粉丝方面:我们的粉丝构成,比较年轻,主要是高中特别是高三的同学,还有一些大一、大二的小朋友,还有就是些许的和我们同级,甚至是比我们大很多的粉丝。

内容方面:第一季主要以单个话题为吐槽出发点,三个主播漫谈式录播,在北大团委小小的录音室里面录播;第二季,呆逼去了新西兰交换,我们需要用 FaceTime 在每周末的时候录,内容容量增长,有「事儿妈说闲话」、「槽声依旧」、「个人专栏」,事儿妈主要是对社会热点的个人讨论和解读,槽声延续第一季的主题式节目架构,个人专栏则是凸显个人特色。

北槽愿景:当初做北槽是因为我们想着作为学传播的人,怎么能没有一个自己的自媒体作品呢?所以就有了她。做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我们,也认识了很多播客圈、自媒体圈的朋友们,更有很多小粉丝每周都听我们的节目,更是又欣喜,又有压力=。= 老实说,我们没有怎么想过要她的愿景,从我(扯淡)个人而言,我希望她能够为我们仨提供一个交流观点的平台,也创造了一个我们仨和更多的人一起勾搭,了解更大的世界和更精彩的人的平台和机会。谢谢北槽。

北槽的发展:我们仨十分惊讶北槽的发展壮大的速度,目前拥有的听众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所以说,扯淡刘准备利用遍布各地的粉丝团,开展征友和线下社交等业务。第一个就拿我和好基友们做实验品好啦。 lol

anyway,我们仨马上化身大四狗,前途未卜中 TUT。但是还是会尽量做下去的。欢迎各位为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的意见。

来勾搭我们:请加微信 pkuspot,微博:在北大不吐槽会死

《在北大不吐槽会死》播客 官方网站

——————

近期 update:
北槽已经走过一年多了,感谢槽友的支持和陪伴。我很认同 @Lawrence Li老师说的,播客是一种湿湿的声音文化,我们都在湿湿的讲一些干干的东西。一年多来,我们和槽友们一起成长,我希望今后也是一样XD

我不愿意叫北槽的听众为粉丝,应该是槽友。因为北槽,我们相遇,但愿能一起,走到最后~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