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病人欠费逃跑,医生该怎么办?

病人欠费一万五,趁医生不注意偷偷跑了。这一万五要科室医生共同承担。为病人尽心尽力治病,到头来还要给他承担医药费,很是愤懑。有什么办法能追回欠款? -------- 补充一下,说报警的同学感谢你们,不过这么简单的办法如果奏效的话我们早就用了。事实是:警察根本不会管的。 -------- 再补充点具体情况。病人条件一般,但看样子不像是拿不出这一万多块钱的。有两个儿子,都20好几岁了,都用着iPhone手机,衣着什么的至少不是穷…
关注者
7319
被浏览
2318442

459 个回答

三甲医院普外科工作了4年,收过很多三无人员、无名氏、乞丐、故意欠费,逃费的碰过太多,血泪史厚厚一本啊。讲讲温馨的吧。
大概2013年底吧,夜班收了一个年轻小伙子,18岁,来时以及感染性休克、弥漫性腹膜炎,送来的也是几个毛头小子,交了300元的住院押金,经主任及院总值签名后急诊手术,诊断肠伤寒穿孔,术后合并ARDS、急性肾衰,术后入ICU,5天后回普通病房。小伙子是贵州某山区的,家里没电话,还是打到他们村大队然后留下电话,过了2小时他父亲回的电话,一开始还是怀疑我们是讹他骗钱的,后来联系到当地派出所表明身份,于是3天后见到他爸,就像电视里70年代老农民一样一样的,厚厚破破的军大衣,戴个蓝色军帽,脸上的皱纹有1厘米深,但是眼神坚毅;说是卖掉了家里的牛,再借边了亲戚的钱,带了2万元。每天在ICU门口合衣睡铁长凳,看着很心痛,当时我们已经跟院里请示先给予欠费治疗,意味着我们科要承担30%的欠费款,也联系了社工志愿者给予申请补助。后来转回普通病房又住了10天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可以吃流食了。老人家真的没钱,看着催费也没用,住越久欠越多。科里划算了一下,暗示他“逃费”,那个季度我们也全科被扣了绩效奖金。 没想到的是,当我们都已经忘了这个人这个事了,大概是过了元宵后吧。有一天手术回来,护士转交给了个锦旗,原来是那个老父亲送来的,等不到我们他就匆匆走了,更意外的是还补交了欠的5万多费用!!!那时候热泪盈眶的是我们啊。真不知道他们家是不是又变卖了牛?羊?房子?又欠下了多少外债?为的就是不欠一个他可能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的地方的医院的住院费,多么朴实的老百姓啊,我觉得我们应该送个锦旗给他才是。
想一想,其实能想起来的居然是这个“好事”,而那些欠费逃跑的,很多,但是能让我仔细记住并讲出来的居然没有。


————————————2015.06.09 20:24(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首先表示震惊。本人注册知乎好久,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看,没想到写了一个实例获得这么多的赞和 恢复,还有好多的关注。再此感谢各位!另:原文的2003年底是写错了,应该是2013年底,笔误啊。
以上故事一开始就写了“血泪史”厚厚一本,而能记得的只有这个好事。所以关于医疗费用贵、欠费、逃费(我认为有明确的区别),我们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其次,有朋友提醒,我讲了一个故事,但是严重偏题了,放在13年前的高考作文,早就零分了,呵呵。一下我写写本人工作单位对于欠费的处理流程,其实已经很人性了,只是有时候也太艰难了。
1、对于急危重病人、三无人员、绿色通道抢救(由急诊科直接送入手术室)这类病人,由行政总值签名后治疗,第二个工作日写欠费报告给医务科、欠费组,产生的欠费10%由科室负担,算入科室支出。然后医院的欠费组会去联系病人一切可以联系到的关系,想办法追钱,他们就是干这个的,据说也经常赶到人家家里去,然后发现的确太穷了,灰溜溜回来了。另外据说政府有一个基金,只是每年给各医院有限额,超限额就没得补助了,好像是年年超,至少欠费组那个凶哥跟我讲的。还有一个途径就是联系社工(深圳的社工、义工还是值得赞的),社工会去帮忙联系家属,还会去红会申请支助,终于出现红会了,哇~~~,条件是需住院发票去申领,而不结账就没有发票,于是这是一个死循环,汗啊。再说回欠费组,由于现在都是电子系统,如果欠费了,药房就不发药,检查也做不了,他们才不知道这个病人是什么病情呢,临床医生手上有的资源仅仅是生理盐水和葡萄糖~~怎么治病啊!于是天天给医务科、欠费组打电话,威逼利诱,甚至电话录音,说万一病人死了,你们也逃不了干系(这是我得原话)。没必要提什么医德,事实就是:天底下最不希望病人死的就是他的医生了(烧伤科阿宝的话,总结得太好了,借用一下)。
2、对于有医保的病人,欠费的极少极少,因为在深圳劳务工基本都可以直接减免70-80%的费用,1000元可以当20000元用了,再说这类病人有工作,有家人,掏个三两千还是可以的。但是他们有个习惯,总是要等到护士去催费才交钱,总怕把钱放账号了会突然间就被医院吃掉了似的,例如术前就跟他说好,这个住院过程大概需要你交3000,OK,他每次都500,,500地交,然后及出现了护士天天来跟我汇报,某某床又欠费了,而病人的意见就是:护士天天催费;由此产生了不少矛盾。
3、关于逃费,也是最可恶的。这类人,最讨厌!可能题主想问的就是这个了吧。欠费拖着不交,有可能也是的确没钱交,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就跑了,如果跑帐之前我们已经上报的,欠的钱我们科室按30%负责,如果没有上报的100%自负。也感谢现在的电子系统,欠费组不备案就开不了锁,所以基本不会出现100%的事。至于怎么对付,首先欠费组介入;其次由于他是逃跑的,我会第一时间给派出所报警备案,然后尽量跟患者或家属打电话,告诉他如果这样一走了之,不排除警察抓人,也是威逼利诱,效果不佳,人家既然想跑了就不怕这些。反正每季度都会被扣点钱,但是也不至于很多,不想在这方面花太多心思。
4、有人提到为了避免欠费,医院会不会“见死不救”的概念。公立医院肯定不会,但是救活了之后怎么样的确就不好说了。我是手术科室,去年当老总,应付了不少突发时间及扯皮事件,的确也有因为费用问题,手术成功了,然后维持最基本治疗,然后后果不佳,然后……然后,我们花了心思又赔了钱,搞不好还有马后炮的家属来闹事, 说着说着又是血泪史。
5、去年因家里人在武汉某专科医院(私营)住院做心脏射频消融术,有幸去参观了一下,主治医师说:“手术安排在明天,今日下午你先交6w费用吧,如果不行就只能先推迟了哦,哦,你有农村医保啊,到时候拿发票回去报销吧!”让人无法拒绝。这是择期病人。对于急诊病人,“快送同济、协和,我们小医院救不了。” 作为一个公立医院、地区龙头医院的小医生,我是不敢对病人说这样的话的,因为我们除了道义上的自我约束,有时候还得为其他兄弟医院擦屁股,然后还的为Z-F兜底。再吐槽一下:我们的工资都是区财政局发的没错,但是我们的科室支出里面有一项“人员工资”,也就是说,先把钱交给财政局,然后他再发回来给你——于是就变成了你领的是财政工资,总之,屁民是算不过Z-F的啦。
6、还有一类病人也很难搞,那就是涉及第三方纠纷的;比如车祸伤,保险齐全的还好,可以有保险公司先垫付,保险不齐的,患方天天找车方要钱,然后来给医师诉苦,有时候还找交警要钱,然后警察也来找医师,还振振有词说z-f有“急救基金”,好吧,又是z-f。但是患方就是自己一毛不拔;就愿意看着自己人天天危在旦夕。其实,就算自己垫费,后期还是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要回来的,自是大家好像都对这个途径信心不足。
今日有空,写着写着真就这么多了,流水账。圈内人别见笑哈,圈外人当科普咯,至于对题主有没有帮助,我也不知道啦,哈哈。晚安。

——————————2015-06-14 21:17———————————————————————
今天收到私信说上日报了,吓得我愣愣的,说实话这个回答是我第一次在知乎上作答,没有想到效果如此轰动!再此感谢各位点赞和评论的知友们。作为一个外科年青小医师,我并不想通过这些憋足的文字表达太多对医疗现状的评判,也评判不来,超过了我的能力,相信不同层面的人所看到的问题所在也有更多的见解。比如为什么当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我国只能谴责,为什么云南边境掉落了炸弹炸死了同胞,解放军战士不出兵去好好报复……其实了解了更多,思考的就更多,然后就能理解一些现实和实际,并不是我们想象那么简单。
近日N多知友给我关注、点赞、私信,感谢,但是有时候也造成不良影响,比如我上手术的时候手机BBB响,于是干脆退出客户端,但是也就因为这个回答,居然发现了好朋友,哈哈。
好吧,相信看到此文章的也有很多非医护人员,只要我们仍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这个简单的道理就可以了。
分享一下我的实习经历吧,欠费逃单的太常见,更有甚者想借机讹医院一笔的。


欠费逃单的几乎都会碰到吧,但是遇到可能会讹你一笔的,同行们就一定要小心了!!

我大学实习的时候去的一家民营医院,第一个科室就是普外科,所以影响十分深刻,实习的时候跟带教的老师一样的工作时间表,晚上也是要值夜班的,一次值夜班的时候就收治了一个急腹症,满腹膨隆,腹肌紧张,腹部不压都痛,痛苦面容,这种患者你是不能拒绝和随便处理的。

带我的老师一看是有手术指佂的,也不敢怠慢,但是当时一问就交了100元,直接无语了,病得这么重才交这点住院费,而且现在要紧急开腹,也是一笔大的开销,问能不能补缴点,动手术麻药都拿不回,陪同的那个女的就说先救人一定补上的,现在确实没带钱。能怎么办呢,不开腹死人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不治疗就是医院的责任,老师很快就跟副院长汇报了,副院长签字批准后我们很快就开始准备开腹手术。

开腹之后所有人都吓住了,腹部刚切开,大量的脓液就喷出来了,老师的本能反应就是拿止血钳把切口边缘抬高,防止大量溢出脓液,我就拿着真空泵吸管拼命的吸,此后的主要操作就是我在吸脓液,整整三大袋之后,手术野才算清晰了,拿盐水洗过腹腔之后,才发现胃幽门部破了好大一个洞,胆囊也有瘘,胆管都找不到了,没办法,太复杂,老师只好打电话找三线的副教授来搞,之后副教授来了把胃上的洞给修复了,切掉了胆囊,胆管也放了引流,推回病房都凌晨五点多了,说实话我腿都站软了。

此后不久,老师另一个工作就变成了催款,没钱后续的药都拿不回来,欠费也要有个限额啊,陪同的那个女的补了2000元,要知道手术费都远超这点钱,何况后续的治疗,更是治疗的关键。后来来了个患者的朋友,看了看,在这之后我们才知道,那个女的是患者的姘头,患者早年在儿女很小时就抛家弃子,现在就跟女儿有联系,又是千方百计的找到了他女儿的电话,好话说尽,他父亲在住院,希望他过来看看,另外,治疗费用也不足,影响后续治疗,那几天我就看到老师天天跟几个陌生人打长途,后来又找到了他儿子的电话,老师也是同样的希望他过来看看,后续的治疗药还要花钱,结果他儿子就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讲以前家里的那些遭遇,自己的父亲如何不负责任抛弃他们,现在病了就想到自己了,总之两个字,没门!!!

这么大的手术又是一个污染的腹腔,照理说,要好的抗生素,弄点白蛋白乳糜液类有助于身体恢复才是,但是没钱怎么办呢,只能最简单的抗感染药和补液了,好像所有人都丝毫不怀疑医院绝对不会不治疗这一点,这个时候老师开始警觉了,检查了一遍所有的签字和程序,这个的预后照这样下去很不好,毕竟什么好点的药都没用,那段时间都是我换的药,明显觉得刚开始患者状态挺好,大概15天后,出现肝性脑病症状,开始胡言乱语谵妄,大概挺了二十多天后,中午值班时,那个女的过来找我,说心电图不正常,我赶忙跑过去看,心率直接往下掉,大事不好,我跑到休息室把老师叫了过来,赶紧抢救,最后忙了半个小时,没有了任何反应,我去找那个女的时,已经不见踪影。

之后的结局是我没想过的,老师在给他女儿打了电话后,下午晚些时候,两男两女气势汹汹的来了我们科室,在术后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儿女和至亲,先去停尸房看了看,回来了就开始吵,人死在你们医院,就是你们的责任,他女儿重复最多的一句就是,上次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你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儿子以前当过兵,跟我老师聊的时候,很理性的聊自己的遭遇和自己的父亲的事,现在直接开始吼了,你们就是有责任,都死人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当我老师把通话的录音放出来说时,我们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怎么办,他儿子女儿没作声了,另一个年纪大点的人直接很鄙夷的说,你们医院就是这样救人的,还录音。之后院领导来了,最后怎么协商的我不知道,晚上出门在路上又碰到了,只听到只有碎语,说看样子赔补不了钱了之类的。事后,科里的医生都很愤怒,老师也是很寒心,不交钱给你动手术也就罢了,没补缴医药费也罢了,现在还仗着死人了想讹一笔,现实版的人心不古啊。

亲眼见识完这一切,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什么东西坍塌了。



我相信,医院的初衷都是方便救人,但是一些人渣偏偏利用这些,最后医院不得不要求先交费再治疗,一项好的规则就此改变,承受后果的却是大多数患者,可是大多数人根本不理解,站着道德的高处指责医生只看钱才救人,却看不到医生们的无奈,在旁人眼里可能是少数,对医生却是每天的生活和工作对象。

那些诚心想赖账的人,法律的效用其实很苍白,而且医院要是专门找人去催债的话,成本也很高,只能希望他们能自觉,有点良心,但是事实证明良心在他们看来不名一毛。


=============================================================================

2014年6月7日更新:
看到这么多人的理解和支持,真的很宽慰,你们的支持就是我们前进路上满满的正能量,现在的医生除了被打刷一下存在感根本没什么话语权,希望我的经历能够让大家一窥医生们的生活和遭遇,可以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些矛盾背后的缘由,也能站在医者的角度想想,你们的理解就是最大的支持。
医生能做的只不过是肉体上医治,对于残缺的灵魂和堕落的道德,我们也无能为力,对于整个社会已经付出了太高的代价相互间的不信任感,我们也很难开出处方,这也不是仅仅一个医生群体能够改变的,需要所有人不懈的努力,医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只管救治病人,而不受任何其他东西的影响。对于建立更加完善的医疗体制,我们比谁都更渴望,我希望所有病者能有所依,而不是靠恶意逃单这种方式,我希望以后的收入都是我提供专业技术的回报,而不是被贴上拿药品回扣吸血鬼的标签。

以上有些歪楼了,补充说一下具体怎么办吧,我知道的五千以下的就自己认了吧,以上的可以报案,但是至于能不能拿回来,那就完全是运气的事了,很多时候找到当事人就是一件大海捞针的工作,而且他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不能抓他,就算找到了,只能先调解,这条路走不通在诉诸法律,而且碰到有些确实家徒四壁的,就算是走完了法律程序又能怎么样呢,只能不了了之,而对医院而言,这些过程也是要花费成本的,当成本可能都大于收益时,医院又能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