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积极的心态面对短暂的人生?

我男友比我大3岁 我们恋爱6年了 昨天突然意识到 男友虚岁都28了 感觉时间过得太快太快了 当年刚认识的时候 我才19岁,他22 一眨眼的功夫他都快30了 我们感情很好 昨天聊到这个 两人都挺伤感的 感觉人生好短好短 其实我是个特别怕死的人 我经常觉得人生太短了 觉得和我的爱人亲人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 居然短到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然后情绪就很低落 会觉得很茫然 做事提不起精神 感觉在大自然的规律面前 自己特别渺小特别无力 真心求…
关注者
4573
被浏览
186064

128 个回答

(知乎日报:深夜食堂 · 无力忧愁)禁止转载,特别是看出来是x哥是谁的。看出来的拜托请不要去问他,x哥需要安静,别去打扰他是对他最好的支持,谢过。


---------------

我在知乎上撩骚这事儿没朋友知道,就告诉了X哥。


他说,好样的,我要是没熬过去,你不得写写我啊。

我说,滚!

他没理我,扔过来一句话:“爱生活,爱美女,爱朋友,喜新不厌旧,贪财不爱财,办砸了事认栽,你就这么介绍我。”

这家伙,总结的还挺到位。


我忘了介绍X哥是谁了是吧。

X哥是我好哥们,人称玉面小白栋,办事高调,能力超群,特别仗义,人生中都是传奇,前女友全是精品,说起话来转极快,还爱调戏人。他就是瘦,太瘦了,两个肩胛骨硬邦邦的抻出来,每次吃饭买单的时候,他用他尖锐的小肩膀一杠,我就给生生的给他挡在后面付不了钱。


他生病了,在住院。


第二天,这货居然注册了知乎,签名是“赵四脑残粉”。排着开始给我点赞,向我表示一定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脑残粉。

我刚要表示下感动,X哥幽幽的来了一句:今天给我打针的护士不漂亮,不开心。

这家伙又要不正经了。


这天,X哥微信又来了:今天漂亮小护士给我备皮都脸红了。

我问他备皮是什么,他说“摸jj”,然后眉飞色舞的进行了大段少儿不宜的细节描写,譬如“我已经被剃的光溜溜”“她一直低着头,可温柔”“我一直分散注意力,没让尴尬发生”“其实没发生才尴尬对不对”“蛋疼不比痛经啊~”。

没完了嘿。


今天X哥反常,上来第一句是:“我不放心你,别总那么善良,你不心软就无敌了。”

“以后做点爱做的事,有个好家庭好老公,再生个小吃货,多幸福。”

“万一我手术完了中风你别笑话我就行。”

X哥办事泼辣嘴巴又快,突然这么慈祥的样子,我受不了。我知道按着礼尚往来的国际法规我也应该说些温情脉脉的美话回应他。可我偏不,这不扯淡嘛瞎捣鼓什么人生总结,人生不还进行着嘛,我不说,太不吉利了。

他说:下辈子有人无端朝你笑,那就是我啊。

我心想,下辈子你大爷,你要敢不仗义整什么下辈子,我见谁瞎笑就一顿胖揍好嘛。

我忍住了,说:你这可不行,还说好一起吃串喝扎啤呢,你手术完了只要嘴巴还能嚼,我就得拖你出门吃烤串。

他说:行,手术完了咱吃串去。


温情时刻很快结束。

一大早,X哥开始跟我交流今天的小便感受:刚刚去公共厕所突然不好意思掏枪了,瞬间变回青春期前的小朋友,我就是十五岁少年!

我:。。。。

X哥又说:我突然想到一个场景,如果现在跟别人吵架,别人骂我你脑子有病吧,我就说你咋知道的。

尼玛这笑话好冷啊。


唉。


X哥几个月之前,查出肾癌晚期。

我当时一下懵了,我说我要赶紧回去看你,他说没空,这几天准备博士复试呢,你别急着回来,你别偷着哭就行。

半个月之前,X哥又查出恶性脑瘤,5月21号做了开颅手术,现在还在昏迷。

22号早上,伴床的学长说,他有了自主呼吸,手脚也会动了。


他得病以来,没跟我提过他那些手术有多疼,最多抱怨几句今天一天又不能动弹没意思,再就是没完没了的跟我扯皮,仿佛我才是那个要哄着开心需要打气的人,中间还跑去上海面试了博士。

这段时间,他真的太辛苦。

他并非对自己的病充满希望,他说他相信现代科学,也相信医学的局限性。

可他从来没有因此停下过自己的脚步,也未曾放弃过生活。


我希望他快点醒过来,继续神采飞扬插科打诨。我们这一帮朋友都离不开他,真的。


X哥,我可真的写你了,你醒了以后,过来给我点个赞好嘛?
唉。

妹子,程浩在已知的短暂生命中光芒万丈,X哥在悬而未决的生命里全是能量,你和你男友有着未知长度的大段大段时光,任你处置,你是命运强而有力的主人,所以你在忧愁什么,你 真的有你想的那么无力么?


-----------------------

补:


好巧不巧,上周末去北京看X哥,晚上拿出手机发现这个答案上了日报。

收到许多祝福,真的很感动,要是白天在病床前能读给他听就好了。


许多人关心他的病情,所以我来补一下。


X哥已经醒了,舌头现在不怎么能动,说话非常费劲。他以前是个特贫特贫的小伙,真挺心疼的。

我在他病床前坐了几个小时,前前后后来了七八个护士,挂水的量血压的做康复的。护士姑娘们倒是都挺能逗X哥的,就知道他清醒的时候肯定没少调戏姑娘们。

聊到一半他中间慢吞吞嘟囔了句,可惜现在没法动手机,不然手机号就要上了。

他身上插着那么多管子,瘦瘦的躺在那。晚上X爸说X哥该吃饭了,结果却是从鼻子那里注射了堆东西。

另外他没法点赞,眼睛重影,怕手机辐射。

晚上也睡不好,头疼,一做梦就是噩梦。


他说他从手术后醒来,身上都是管子,带着辅助呼吸器的时候,想到康复的日子遥遥无期,也曾心灰意冷过。


好在他又补上,为了你们这些朋友和我爸妈,还是得撑着。


一切都会好的,真的谢谢大家的祝福!太温暖,祝大家好~

此外,也希望大家有机会的话按时查体,健康确实太重要了。


-----------------------------


哈哈哈!!!!X哥他今儿早 来点了第670个赞!!!!!


--------------


一年半以后更新 by X哥自己:

距离去年夏天的大手术已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幸运的是,我还能借答主的分割线向大家汇报我的情况。鞠躬。

直到手术后,答主在病床边给我读这个问题的回复我才知道有这么多人关注着我,虽然那时意识不太清醒,但也给了我一剂强心针。或许是你们的关心和祝福保佑我逃过这道生死劫。

好啦,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又经历了什么?首先,术后复查,结果很好,遵照大夫的医嘱和计划,做了一个手术(应该是短期内的最后一个了)。然后,硕士论文搞定,顺利毕业。本来想继续读博,但考虑到耗时太久就暂时搁置。找了一个跟专业相关的有挑战性的工作,目前很享受工作的状态。与此同时,循序渐进的恢复体能,目前10公里能跑进50分钟,准备明年跑个半马。

虽然术后疼痛持续了三个月,半年无法下床走路,但我内心一直没有放弃自己,是为如此多的温情与厚爱,不可辜负。如此多的家人朋友和未曾蒙面的知友,都在为我祝福祈祷,怎能不坚强。时不我待,我努力更酷一点。

再鞠躬。

有一个叫蒋二笑的小逗逼,也很爱担心这样的问题。

蒋二笑十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
一个普通的早晨,她从睡梦中醒来,洗漱更衣。脱衣服时发现胸口长出了红色的疹块,一个个疙瘩头滚着浓胞,就像一马平川的内蒙大草原上突然长出了大片云南野生菌,这种旷世奇景把蒋二笑惊呆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昆虫入侵,要变身跳蚤侠担负起拯救世界的伟大使命。

哎,想想真是奇怪,为什么不是蟑螂侠呢?

话说每一个超级英雄都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所以有幸被选中预备役的蒋二笑小朋友,自然继承了这个光荣传统,每当扶完老奶奶过马路,给过乞丐五毛钱,排好桌椅一直线……她都不张扬,只轻扶胸前的红领巾,默默感受一股热痒蓄势待发!

阿西吧!小宇宙!爆发吧!love&peace!

日复一日,胸前的野生菌迅速蔓延,很快就爬到了锁骨肩胛和腿跟,变异的火苗从内蒙燎原到新疆,很快全中国人民就能吃到新鲜的茶树菇啦!但是,蒋二笑对这种势如破竹的态势开始产生惶恐,救世主般的荣耀感逐渐退去,她开始害怕,害怕自己其实变成的是田鸡侠……
而且那股热痒的感觉也越来越难耐,每一个茶树菇都诱惑着她去采摘。一旦摘取,它们又会化作脓水四溢,嘲笑蒋二笑低下的自制力。于是她便极力克制,静心等待变身的那一刻。她把这个秘密深埋心底,冥冥中,她笃信,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分享的烦恼。

谁人懂,超级英雄的寂寞如雪。

终于,一周过去了,蒋二笑的脸上也长满了红疹子。她妈妈看见后捂腮惊叫,赶紧把她送到医院。穿着白大褂的老中医就像奸诈的反派,轻蔑说了句“小细娘得了水痘,要隔离。”

蒋二笑简直气炸了!她想指着老中医的鼻子骂“你个白袍蛆虫怪!要不是我跳骚侠还没有完全进化!看你还在这叨逼!竟然敢陷害我!阿西吧!”

可是毕竟十岁的她实在太弱小,拿不出一决雌雄的勇气,血槽经不起反攻。所以蒋二笑眨巴着眼睛望向妈咪,祈求得到理解。正好妈妈也低头看她,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迸发爱的火焰。
妈妈一把扭过蒋二笑的脸,对医生说:“丑成这样,还有得治吗?!”

白袍蛆虫怪啧啧两声,说“我尽力吧…”

阿西吧!愚蠢的人类!可恶的白袍怪!等我变身绝不放过你们!

之后蒋二笑还是被隔离了起来,全身都被涂上紫药水,每天像烤全羊一样刷一次料。那白袍蛆虫怪告诉她妈妈还要多晒太阳杀菌,红疹才能退得快。
于是每天中午换完药,蒋二笑都会被脱光了扔在阳台。她一直觉得之所以最终没有变身成功,是因为紫药水和阳光杀死了体内的小虱子,恶毒的蛆虫怪利用她妈,把超级英雄又变回了普通人类。

痊愈后,蒋二笑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她看到内蒙大草原上只剩两颗旺仔小馒头,想,她再也不是超级英雄了。

每天上学,蒋二笑都郁郁寡欢,闷闷不乐。追忆起被选中当跳骚侠的那些日子,就如同文艺青年向往倥偬岁月,往昔变作黑胶唱片中的爵士乐,新浪潮里的塞纳河…鎏金般美好。
只有十岁的蒋二笑那时已经觉得自己老了,再也得不到快乐,穷尽一生也不过和这群麻瓜为伍,浮光掠影虚度。

她感悟,人生的美好总是如此短暂,还没好好说声再见,就再也无法相见。

蒋二笑的同桌邵傻婷在蒋二笑回来后几天也复课啦。大家都说她去养病,沉浸在哲学思考中的蒋二笑并没有在意。
邵傻婷一回来便发现蒋二笑的忧郁,她是一名普通小学生,怎么能理解文艺小学生的世界呢?于是她问蒋二笑为什么不开心?

蒋二笑不看她,只摇摇头说,你不会懂的。

邵傻婷也不再追究,拿出一套美少女战士换装贴纸送给蒋二笑。
她说“不好意思呀,把水痘传给你了!这个送你~”^_^

1秒
2秒
3秒
.
.
.

蒋二笑如遭电击。
原来她不是独一无二的跳蚤侠,是邵傻婷传给她的英雄力量。

啊!居然是傻婷侠!

蒋二笑看着邵傻婷,突然有种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的幸福感!
她说:“你也被隔离了?”
邵傻婷不好意思点点头,说是的。
蒋二笑一把把她抱住,委屈的泪水浸透衣衫。邵傻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听见什么跳骚蟑螂和蛆虫,不禁眉头蹙起。

她想,蒋二笑,你家该搞卫生啦。

但邵傻婷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她拍拍蒋二笑的背脊,说“没事,都过去了。我们一起玩水冰月吧!”

蒋二笑抬起头擦擦鼻涕说了句好。

教室外夏风轻拂,不久后,只听见室内两个少女掐着对方脖子,咬牙切齿,怒目圆睁。

说“夜礼服假面是我的!”

蒋二笑又开始感叹,人生的美好总是如此短暂!稍纵即逝…

如今,当向二十多岁的蒋二笑提起这段往事,她一定会起身举枪扫射!但其实也没什么丢脸的,人家中二才犯的病,她小三就得了,只是至今没有痊愈罢了。

为什么要说蒋二笑的故事呢?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有点中二。

不是打击题主,其实这种心情谁都会产生,但它永远不会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主旋律。
当我们面对更实际的问题,更紧迫的状况,更诱人的欲望…它就会迎刃而解了。
会沉溺其中的人不过在逃避生活,猜火车里说,世界在变,音乐在变,连毒品也在变,你不会越来越年轻,一切沉湎,都会被生活抛弃。

其实,不是时间走太快了,而是你跟不上它。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