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言谈举止是不是直接决定了女儿未来的择偶标准?

女儿七岁。在女儿眼里,父亲的言谈举止(谈吐),穿衣打扮(品味),素质教养(孝顺),爱心善心(爱心),高大威猛(安全感)或者还有别的(大家也可以补充)…… 是不是直接决定未来女儿择偶的标准? 我只想让女儿在未来能找一个真正爱她、保护她的好夫君
关注者
21298
被浏览
5839437

2793 个回答

题主其实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父亲对女儿成年后的亲密关系(包括伴侣选择),是不是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

首先,近些年的一些心理学研究对题主的问题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女性与父亲的关系,无论是好的、坏的还是不存在的关系,都会对她们成年后与男人建立联系有所影响。而且,父亲对异性恋女儿的亲密关系的影响,比母亲所带来的影响要更加深远。

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Carter, 1988; Nielson, 2014):

1. 父女关系,是女儿生命中第一段与男性建立的关系。在成长过程中,她会渐渐熟悉这一段与男性建立的关系模型,并将这其中的关系模式带入未来与其他男性的关系中。小女孩会观察父母与自己互动的方式,以及父母之间互动的方式。这些会成为她未来看待亲密关系的基础。

2. 父亲是女儿生命中的第一个男性形象。所以,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她可能会基于父亲的特质来选择未来的伴侣。这里我们所说的特质可能是外貌方面的,但更多是指相处模式方面的。她既有可能会渴望有一位复刻了父亲许多特征的男性作为伴侣,也可能会选择一位与父亲截然相反的男性来交往。但在上述两种情况下,她看男性的眼光都是以她的父亲为模板的。

3. 父亲可作为女儿在亲密关系中的引领人。特别是在良性的父女关系中,父亲可以为女儿提供男性视角的建议,并引领她和伴侣走过关系中的一些里程碑。研究表明,与父亲关系良好的女性,更希望自己的伴侣得到父亲的认可。

一些相关研究还发现,与父亲关系良好的女性,更可能向男友寻求情感慰藉和支持。并且,比起父亲角色缺失或与父亲关系较差的女性,她们更不容易发生高风险的性行为,不容易在青少年时期怀孕,且在性方面更有自主意识,例如,能够更好地分辨与拒绝不想要的性关系。


其次,题主在问题描述中也提到了,父亲的谈吐,品味,孝顺,爱心等等是不是直接影响了女儿的择偶标准?就像前文提到的,相比父亲的外貌特质,父亲与女儿的相处模式对女儿成年后的亲密关系会产生更多影响。

与其说,充当完美的情侣“模版”的父亲会给女儿的亲密关系带来正面的影响,不如说,良好的父女关系会健康而深远的影响女儿成年后的亲密关系。那么,良性的父女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呢?

可以说,能够让女儿学到以下这些的父亲,和女儿之间的关系会有比较健康的基础(Nielson, 2014)。

  • 父亲尊重我”。如上文中提到的,女性与自己父亲的关系,通常是她生命中第一段异性关系。从父亲那里,小女孩得到自己作为女性的第一个反馈。她们会感受到自己是被接受或是不被接受的;她们会感受到自己是有价值的或是不重要的。

人的自我尊重,最初基于他人对自己的尊重。对于女性来说,她们作为一个“性别为女的人”的自我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父女关系中被塑造的。因此,父女关系中,女儿需要父亲尊重她作为女性的价值。


  • “与父亲保持亲密的关系是安全的”女儿需要在一些男性面前能够放松,可以与他亲近,并知道她们即使这样也是安全的。她们需要被当做“人”来看待,而不是性工具。

当小女孩发展出性意识,开始注意自己的行为和打扮,并学到她们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她们便能够发展出健康的界限意识。她们就能学会如何说“不”,而这在她们未来的社交之中将是一项基本的人际技巧。

父亲可以注意自己与女儿的肢体接触方式,比如,以“搂肩膀的拥抱(shoulder hugs)”来表示对女儿界限的尊重,且不要对女儿的身体特征作出评价。


  • “男人和女人可以公平交涉”。父女关系是女儿学习如何公平交涉及适当妥协的重要契机。当父亲在关系中有绝对权威,立下死板的规矩时,女儿很快会学会反抗。如果父亲过度批判,在父女关系中有至高权利,对于女儿来说,男人就会成为敌人。如果父亲是公正的,会倾听女儿的想法,她会获得自信,为自己有见解而感到骄傲。

  • “女人可以坚定自信,而不一定要咄咄逼人”。当女儿学会与她们的父亲沟通,当她们的见解被父亲倾听、欣赏,她们会发展出自我确信感(self-assuredness),而这会让她们变得坚定自信,会为自己而站出来。这一点与具有攻击性的、咄咄逼人的行为很不同;后者是来源于无力感与好斗。

  • “在异性关系中可以有哪些期待”如果父亲是一位暴君,那么从女儿小的时候开始,她就会觉得男人本质就是坏的。如果父亲酗酒或施虐,女儿会认为,男性是那些被允许失控而去肆意伤害别人的人。另外,对于女儿来说,一个无意识的结论是:“如果父亲善待我,我是一个值得的个体;如果父亲拒绝或批判我,我就是不好的、不值得别人对我好的。”

以上。

原文发表于 叫不出口的“爸爸” | 父亲会如何影响女儿成年后的亲密关系?

了解更多与心理相关的知识、研究、话题互动、人物访谈等等,欢迎关注KnowYourself - 知乎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

从心理方面讲,父亲深刻影响着女儿会被什么样人格特质的异性吸引,会被什么样的人追求。建议女生在情感关系上思考跟父亲的关系。(这里的父亲指代男性养育者)

他是你生命中第一个互动的男人,他对你表现出的一切会把你训练成适应他的人。父亲对女儿性别特质的赞赏和贬低,是女性形成异性吸引力的重要因素,而早年父亲的忽视、粗暴、挑剔等负面对待,会导致极大削弱女性的自尊,损坏天然赋予的筛选机制,降低筛选标准。是女性陷入劣质关系不能自拔的重要因素。我们从父亲那里学会的跟男人相处的方法是如此深刻而唯一,在面对异性时,就还像面对父亲一样。我们带着感受的记忆和学会的本领去寻找,如同一块方形的橡皮泥会想要去找方形的模型,她会找到一个给她相同感受的人,就以为找到了对的人。我们是如此依赖我们熟悉的东西,它让我们安全。可那也仅仅是熟悉而已,无论伤痛与快乐,这种熟悉会让我们觉得无比确信。

最近几年总是被同样的问题困扰:我认为我的朋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都不怎么会倾听我说话,很有自己的主张,人格都很自我,很擅长索取,有时甚至自私。对于这样的关系我感到很困扰,感觉自己没完没了的配合、妥协、不被重视,一度很崩溃,友情和爱情都不能让我快乐。我开始了深刻的反思: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人,我总跟这样的人有交集,难道我没有问题吗?

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了我的人格特质:我没有攻击性,具有深刻的同理心,高度的配合性,巧妙的取悦他人的技巧,对别人有求必应的热情,忽略自己迎合他人的习惯,不善于求助,不善于示弱,别人表现一点温暖容易感动,总想着回报,术语上叫做低自尊和讨好型人格。所以所有人都很舒服,把我当姐姐甚至妈妈,我也以自己的包容和气,能够给予而骄傲(关于骄傲的原因后面会详细阐述),但我一想到我自己的那些真诚、付出、被剥夺、不公平,一股深深的怒火就暗自汹涌。然而也只是愤怒,我在生活中的困扰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怪在父母头上。

成长过程中我的父亲基本上不怎么跟我交流,从不理解我的想法,从不肯定我的表现,经常挑我毛病,从不允许我有负面情绪,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在父女关系搁置了很多年之后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爸跟我谈了几句话,依然是很难交流,郁闷之余,我开始绞尽脑汁解释自己,挖空心思让他明白。但是他依然跟我不在一个频道,自说自话,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正面回应,不管你说什么,一接话就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我惊恐地发现,我爸就是一个自我中心人,跟我的那些朋友一模一样,我感受到了熟悉的一切,而我那为了跟父亲建立链接的样子,就像我在朋友面前的样子。发现了这个真相以后我如临深渊,我感觉到了深深的阴冷,仿佛窥见了命运的轮廓,我努力恢复好自己的理智,很快意识到这只是冰山一角,我需要对自己和父亲做全面认识。

经过将近五年的客观总结,我得出了我爸的形象:冷淡、挑剔、固执、暴躁、强硬、自我、骄傲、向着外人、喜欢训斥、回避矛盾,慷慨、明理、正直、能力强、有责任感、心胸开阔、品性高洁、外形俊朗、气质斯文。然而我的异性朋友、初恋和追求者,全部或多或少具备以上特质。恐怖的是,我还在不断对这类人感兴趣,为了不重蹈覆辙,每当我再次感受到宿命般的吸引时,我就给自己一巴掌拍醒。

原来我过度的耐心、过度体察他人需求、深刻的同理心、不断地配合别人、害怕矛盾冲突、不敢表现自己、不断听从别人的指责,不断强迫自己认识错误、不断透支自己的心理是这样来的。而这样的心理,正是能吸引那些自私自利、自我中心、幼稚妈宝、刻薄挑剔的人,正因为我这样的特质满足了这样的人的心理需求。而我却寻求在这样的人身上得到关注和理解,这不正是我希望在父亲那里得到的吗?然而这样可能得到吗?我带着假面在不同的地方找相同的东西,如同刻舟求剑,就是一个无解的悖论。


我们是如何适应养育者的?我认为是这样的:由于求生本能,需要不断配合养育者以获得支持和关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自动降低对伤害、剥夺的感受能力,或是在长期得不到有效回应的状态时,我们只有牺牲自己的真实感受,放弃自己的真实想法。就这样我们便被训练成适应父母的人格类型,也正是现在的人格使我们存活了下来,然而同样在面对别人的时候,这份已经降低的感受能力会让你更加难以避免来自别人的伤害,以至于对伤害更具有容忍度。如同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犯人从监狱出来后已经难以适应正常的生活。“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那么我可以忍受黑暗”。正是由于阳光的缺失,我们对黑暗的忍耐,让我们再次受到黑暗的笼罩。

除了持续不断的忍受之外,还没有勇气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没有勇气接近自己真正满意的人,却总是在不合适的人事物上慷慨大方,并试图使其改变,试图从中如愿以偿。就在一次次被“虐”中妥协将就凑合,一次次“忍受”又不离开,正如同记忆中跟父母的关系。因为他们不断拒绝直面自己的感受,害怕坚持真实的自己,所以让自己处在被剥夺、被侵犯、被索取的境地,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处境,也是唯一会的事情。做选择的时候心一横眼一闭倒是省事,但是代价就是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每天看着膈应。有的东西膈应几天,有的膈应几年,有的膈应一辈子。不要因为你选了膈应几天的东西就以为反正没损失就不要紧,现在看起来没有损失是概率问题,或者跟做出同样选择的人看起来没有区别,但是如果不从根上改变,就还会在其他事情上选择膈应一辈子的东西。


前面提到我会为自己的特质而骄傲,因为这是我价值感的来源,这是自我认同的来源,是迄今为止我之所以是我的原因。正是这样的正强化,使我不停地去重复这样的行为,以维持自己的价值感。但是以透支自己为代价的价值感,是海市蜃楼,如同跑轮上的仓鼠,已经透支了一万米的力气,事实却是原地折腾,更像一只狗狗,身上被绑了吊着食物的支架,盯着眼前那块食物不停追赶,就是吃不到。我们早年在养育者那里形成的心理模式、信念模式、行为模式,就是我们生命的跑轮和支架。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对模式的强迫性重复就是命运的由来。

建议:充分认识自己和父亲。
可以从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性格、人品、行为风格、语言风格上考虑,父亲是个怎样的人?他有哪些优点?有哪些缺点?我最满意他哪些方面?最不满意他哪些方面?我最希望他是什么样的?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跟父亲有哪些相同点?哪些不同点?

然后,考虑跟父亲相处我有哪些感受。
他经常对我说什么?对我是什么样的回应?我有哪些感受满足了?有哪些没有满足?为了这些已经满足的感受我做了什么?为了那些没有满足的感受我做了什么?我跟我周围的人(同性或异性朋友、同事、喜欢的人、追求者、男朋友、先生)相处是因为他们满足了我哪些心理需求?我满足了别人什么心理需求?我是不是一直在别人身上寻找未被满足需求和继续满足的需求?

最后,看见自己真实的需求,有意识地更改自己的意识、观念、行为。
进行到这一步,大概你看待世界的眼光已经完全不同了,不想被塑造,不想延续旧的模式就要继续看见真实的自己,表达真实的自己,坚持真实的自己。我们需要在生活中实践成果,从每一件小事当中察觉自己的思想和感受是否跟以往相同,比如接别人电话的时候、回复别人消息的时候、别人对你提出要求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什么吸引的时候,时刻警惕自己是否又想像以前一样,有意识地更改自己的行为,你会发现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慢慢开始在新的正强化中形成良性机制。


这是一条通向自己的路,是的这很难,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天生具有自由意志,再强大的关系都不能更改我们是独立个体的事实。自己要给自己信念,坚信太阳的存在,我们只是被蒙上了眼睛。不要被犹豫、恐惧、无力感打败,不要被熟悉感所诱惑,命运就会逐渐真正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个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连自己都能战胜的人,你猜会有多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