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在长期压抑的环境里,人会变得怎么样?

(大家好 括号这段问题 是我 @Master Y 自己现在看到加上的 我想求教 长期压抑的情况下 有没有什么好的疏导方式 针对高三即将高考的文科生 谢谢大家 )记得前些日子,看李安导演的《喜宴》,在主人公伟同的结婚酒席上,外国人对沉稳低调的中国人在酒席上的行为表示惊奇,李安的解释是中国人五千年来一直处于性压抑的状态之中,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表现。这是从社会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的。如果从个人的角度去看,如果一个人的心态长…
关注者
17634
被浏览
5082488

我希望被压抑缠住的你,能看完我的这篇回答。可能中间有些跑题,但应该会有一点点用处。


有一段时间我长期压抑。

失眠。

很多个夜晚,看着时间从一点钟,两点钟,三点钟,四点钟,五点钟,窗外的天色一点一点变得黑暗,又一点一点开始变亮。

心里特别遗憾,这一个晚上过去了,我没能从睡眠里汲取到一点点能量应对第二天排山倒海而来的焦虑现实。

嗜睡。

这个症状表现在白昼的时间里。早上,中午,下午,特别疲累,整个身体想被打湿了的棉被,浑身无力,走路踉跄。一旦睡过去,那么久久不愿起身,经常性「睡眠瘫痪」,就是传闻中的「鬼压身」,又嗜睡又畏惧入睡。

焦虑。

特别焦虑,一直在思考明天要怎么应对。学业要怎么应对,家人要怎么应对,朋友同学要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工作生活要怎么应对。

厌食。

每天可以只吃一顿。每次吃饭,都是在暗示着自己要「努力」吃下去,像是在为爸妈亲人尽到一份让自己维持生存的责任,来驱动自己咽下每口饭食。

疑病。

因为失眠带来的头痛,厌食带来的无力,不断地在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有一段时间里,连续几天我都测着自己的脉搏心跳。躺着测,走路测,激动时测,冷静时测。

易怒。

情绪像是高温灼热下的一堆火药,一点就着。我是属于特别冷静能克制的人,所以很多次的「火气」我都是吞了下去。让我觉得有点可怕的是,我竟然能为了这样的一些事而怒火上涌。所以那段时间,我尽量减少与别人的相处和交谈。

消极。

遇见什么事情,都抱着消极的心态看待。值得高兴的仿佛也不那么值得高兴,值得担忧的,却是加倍的让人焦虑担心。

自我否定。

每天都在「我什么也做不好」、「我可真糟糕啊」、「我真是弱爆了」这些念头里花样切换着否定自己。


厌世。


压抑多了会抑郁。

抑郁没有及时被止住,就会变成病症。抑郁症,这道题的其中一个标签。


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重点。

不要轻易步入深渊。


广州有个地方叫芳村,那里有着一个脑科医院,当地人都将之称作「广州精神病医院」。

我曾去那里见习过。

一个男患者,静静坐在病房内,安静,沉稳。说起话来,饱含学识。与一般人无二,在说话间甚至还散发着吸引人的魅力。

要走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慌了起来。

他说了一个比喻,他就像一个皮球,我们就像外头的阳光,来访时,照在上面,皮球受热慢慢膨胀饱满。我们一离开,皮球又进入了黑暗酷冷的境地,干瘪下去。

要走的时候,他浑身发抖,求医生让他出去。那种「慌」特别吓人,与几分钟前淡定儒雅的他完全如两个人。


一个女患者,患了抑郁和躁狂的双相情感障碍。

在香港出生,由几岁治疗到如今三十好几。

她讲述着她的经历与病发的原因。她以前长得很好看,十八岁的时候出去打暑假工,店里所有的男青年都喜欢她。有一天来了一个比她年长的男顾客,他开始追求她,最后他们堕入爱河,开始同居。

那男的有家室,最后玩腻了抛弃了她。

她拿刀架住手腕,以自残要挟的方式挽回他,但还是没有用。

从此她开始抑郁病发。她说经常有人在她耳边跟她说话,她还经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人。

听完她讲述了她的故事后,我们都感慨不已。

主治医师把她接出去以后,进来跟我们说。

这名患者所有经历都是自己虚构的。真实情况是,她几岁就被送进医院,没有发生过爱情,没有跟人同居,没有跟人分手,没有被人追求过。

有一次出院回家,她拿刀差点把妈妈捅死。


看过「飞跃疯人院」,精神病院里的大堂狭小,一堆穿着病号服的病人们,在里面走来走去。

芳村这家医院里,我也见着了这样的场景。

那种感觉,很令人觉得害怕心酸,是你在电影里远不能切身感受出来的。


我记得一个细节,走廊与大堂隔开的玻璃,是磨砂的,磨砂的部分看不清楚里面,但有细小的条纹,是透明,可以通过条纹看见里面。

我走到玻璃前,一个病人的瞳孔正好「堵在」条纹处。我静静看着他的眼珠,一股冷意背脊处冒上。

离开时,我看到一名知性的中年妇人,站在一处玻璃前,一只手覆在玻璃上,里面有一个穿着病服的小姑娘,我从玻璃缝隙里看到过她,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像个瓷娃娃般好看。

她也把手搭在玻璃上,跟那位妇人的手掌隔着玻璃合在一起。

那妇人从我到大厅外的时候,就站在那里,直到我走的时候,我回眸转身。恰好看见她决绝地把手往玻璃上收回,转身跑离,经过我身边时,我看到了她的汹涌的眼泪和低沉暗哑的哭声。


我身边不少抑郁症患者。

同学、好友、亲人,都有。有的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自己也曾历经过非常压抑的一段时期。

抑郁症很可怕,作为半个患者和严重患者的好友、亲人的双重身份,加之自己所学专业是心理学,我对此体会太深刻。


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重点。

你要学会防范与自救。


还没毕业时,我陪一个朋友去了心理医院,她是个来自中国最北方的短发姑娘,大大咧咧,笑起来像是一朵向阳花。

有一天她突然发信息给我,让我陪她去一趟医院。

换作他人是断不信她有心理问题,这么粗神经的一位姑娘。甚至快成了周围朋友取乐的开心果了。所以她才找了许久没有联系的我。

我对心理医院轻车熟路,带着她预约排队做检查。

结果出来后,得分结果为重度抑郁。

我问她,开始治疗呗。

她说不要。

不想告诉家里人,穷学生也没什么钱。

生活中其实很多这样的,特别是不想告知家里,又没能经济独立的小年轻。


当然我还是要说,寻求帮助是最好的办法。找心理咨询师,及时把压力缓释掉。

真正患上抑郁症了,去心理医院,看心理医生,吃药,治疗。

这些是最对最正确的做法。


我要给的建议,是给那些还没有明显病症,却是不断处在长期压抑里,正一步步走向黑暗处的人们。

这个建议,就是你要深刻去明白抑郁症的「可怕」

多去阅读一些相关的病例,观看一些相关的影像资料。或者像我一样,去到心理医院、精神病院看一看,做一下志愿者。

给自己一点「恐惧」的动力,去挣脱压抑。


我坚持一个原则,作为一个「旁人」身份,向抑郁症患者们,传达「这不可怕」的信念,你一定能战胜它;

作为一个从压抑中走过及「患者亲友」的身份,向未患上却有患上迹象的人,严正地说明抑郁症的可怕及我们应该事先对它来袭的防备。千万不要轻易因为一时的情绪,让自己掉落进去。


渐渐地,我在别人眼里快成为「正能量」的象征了。

我从阴暗处走出,开始拥抱生活,多么希望你也一样,与生活达成和解。

生活虽不完全美好,但我们总归要走上一遭。前面漫漫数十年,若是永远乌云笼罩,想想多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