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设计应该考虑哪些问题?

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 建筑日用指南,更多关于「建筑」的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关于幼儿园设计,前辈们有什么经验教训之类的么?
关注者
2113
被浏览
101754

55 个回答

长文,首发我的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联系本人取得同意。

原文链接:给各位妈妈和设计师:说说幼儿园


大约2015年4月,深圳市工务署组织了对深圳市幼儿园设计指引的编写,我们公司有幸中标,与另外一家设计事务所共同编写这本设计图集,经历了将近一年的编写终于结束。


虽然问题中问的是学生设计阶段的幼儿园方案,和实际方案有很大区别,但是我依然想说说整个过程中的一些感受,希望对设计师们有些启发,也希望各位建筑师和设计师能从一个更加宏观与多维的视角去审视我们平时做的每一个设计。


------【以下是正文】-------


好了,今天来谈一谈幼儿园,这个问题想说很久了。


一年前开始参与《深圳市幼儿园设计指引》的编制,这本指引的具体内容可以参见文末连接。这篇文章想讲一讲这本指引在编写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相关的部分思考。


"1【幼儿教育的目标辩论】


想做一个好的幼儿园,不管是老师还是建筑师或者是家长,我们都先需要明确一个好的幼儿园的基本原则,简单的说,就是什么样的幼儿园才是好的幼儿园。


大体来说,对于目前的学龄前教育目的观点主要可以分为两个方向:一个观点认为幼儿园应该是让幼儿顺应天性自然成长,还是另有一种观点则认为幼儿园阶段应该侧重于培养学龄前儿童适应社会化生活的能力。


大概在一年前,我们都在微信上被一篇介绍日本幼儿园文章刷屏,讲的是日本的一家专门从事幼儿园设计的事务所——手塚建筑研究所做的相关幼儿园设计。(原文写的是日比野设计事务所,经评论指正应该是“手塚建筑研究所”之误,感谢 @東浩紀 。 )



最著名的是这个,屋顶上是一个开放的活动场地,同时围绕着树木做了大量采用网兜保护的活动空间。



屋顶上手冢先生按照建筑的规范做上防护,但是园长提出,不希望有防护措施,让孩子们玩儿,掉下来会掉在网兜里(汗),这个设想最后没有在屋顶的跑道上实现,而是采用在了这些树木上。

对于这家专门从事幼儿园设计的事务所来说,他们对于幼儿园设计是有态度的,让我们看看他们的态度:



我的观点是不要去控制他们,

不要过分保护他们,

他们需要跌倒,

也需要受一点伤,

那样会让他们学习,

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毫无疑问,从手冢贵晴的观点和他的设计中明显反应的是更偏向于让小朋友们在具有良好的保护情况下进行自然发展的。而对比幼儿园园长的态度,则可以看出,园长并不太在意建筑上所认为的安全防护,而是在自然发展上走的更为极端,他认为不需要护栏防护,可以让小朋友摔下来掉在网兜里。(关于手冢贵晴先生的演讲在文末会附上)


看完日本,再来看看我们的邻居香港,在香港教育局官方推出的学龄前教育手册里明确了幼儿园的责任。


因应幼儿潜能和发展的需要,为幼儿提供照顾和学习所需的经验,藉此激发幼儿的学习兴趣,培养幼儿在德智体群美五欲的均衡发展,为生活做好准备,成为积极主动终身学习且富责任感的公民。


最后再来看我国的,2012年的教育部印发的学前教育目标中,明确提出:


“幼儿园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奠基阶段。城乡各类幼儿园都应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地实施素质教育,为幼儿一生的发展打好基础。“(总则第二条)


可以看出我国对学前教育的认定和看法是:学前教育是青少年教育的起步阶段,他与其他的小学中学阶段的教育没有区别。而在幼儿教育目标里则更为明确把具有社会能力与自理能力作为了最为重要的目标:


1. 身体健康,在集体生活中情绪安定、愉快;

2. 生活、卫生习惯良好,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

3. 知道必要的安全保健常识,学习保护自己;

4. 喜欢参加体育活动,动作协调、灵活。


可以看出,我国与香港的幼儿教育都是更为偏向社会化生存能力的。如果说要做一个幼儿教育的目标图标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分为两条轴线:


一条是教育轴线,两端分别是:自由成长---社会技能。

另一条是建筑轴线,两端分别是:安全防护---个性发展。

我们对应之前表达的四种完全不同的幼儿园目标态度能够得出这样的一个分布:

1,香港标准,注重社会技能培养但是幼儿园要体现个性发展。

2,大陆官方要求,在安全防护下进行学前社会技能训练。

3,手冢贵晴先生的目标,保护措施下的自由成长。

4,日本园长的目标,极具个性特色的幼儿园并且完全保证幼儿的自由成长。


说了这些之后大家应该对各个地方的幼儿园教育理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一定会有人说大陆的标准真是腊鸡啊,这不是压制幼儿发展么。可是别忘了,我们现在在看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在这个思路下发展起来的,我们的不幸福和不快乐也并非都源于幼年的不幸吧,相反如果没有在幼儿园的基础化训练,大量的小朋友是无法适应小学的学习生活的(还记得有一个叫学前班的东西吗)。


列举这些价值观的判断,不是要一定得出一个谁是谁非的结论,不同的教育理念,会影响到幼儿园的教育方式与建筑设计形态,对于参与到幼儿教育和幼儿园设计中的人来说,我们需要尊重每一种价值判断,并且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得出平衡而合理的结果。


"2【幼儿园的现状】

事实上在深圳市工务署组织的本次幼儿园图集的工作坊时,也曾经专门用过一次工作坊的时间讨论幼儿园设计的价值观与设计目标,那么我们可以顺着这些价值判断去做一些深入的研究。



因为学龄期儿童身体与心理发育的特殊性,势必造成幼儿园与学校是完全不同的设计,而我国学龄前教育的长时间缺乏足够投入与认知也让幼儿园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中。


(举个栗子:在我们图集编写的最后阶段,因为出现了小学毒跑道的问题,导致在图集中有领导提出要求禁止幼儿园采用木地板,原因是木地板容易霉变虫蛀影响到幼儿身心健康,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结果却建议采用水磨石地面,这就完全错误,学龄前儿童身体还比较薄弱,明显不能够适用中小学的标准采用水磨石地面,所以,这就是不太了解学龄前儿童特殊性盲目套用中小学标准造成的错误。)


我们一起来看一组数据:

截止2014年统计数据,全国学前教育学校19.9万所,其中公办幼儿园6.5万所,占比32.8%。深圳市全市共有1313家幼儿园,公立幼儿园共计63所,占比4.8%。


全国来看公立幼儿园资源缺乏,深圳更是严重缺乏,公办园数量仅占4.8%。上海暂时没有查到统计数据,但是我们去上海考察调研的时候了解到的情况是公办园入园需要摇号,明显,公办园数量也存在不足。


根据广东省物价局指定的收费标准,一级幼儿园720元每月,各园可以在此标准上进行适当调整,目前深圳市公办园收费标准大约千元每月,每个学期在4000-5000元左右,私立幼儿园学费的差异则较大,大部分能够达到公办园标准与教育水平的私立园的收费则是每月5000+,每个学期大多在2万以上,即便收费高昂,依然供不应求。


在大量的考察走访中,即便是大部分公办园的校舍也并不完善,空间狭小,不能够满足正常的教学需求。根据建筑规范和教育规范,一个班不超过30人,但是几乎每一家幼儿园均存在超员招生的问题。甚至在我们发出的调查问卷中,对班级人数超标问题不加掩盖,可见,超员问题已经形成常态。


这背后一方面是优质教育资源的极度稀缺,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也极度加剧了教育奢侈品化的趋势,愈发的导致教育资源的缺乏。


"3【普遍化的精英教育】


现在的问题其实很具有中国特色,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独生子女的结果无形中造就了中国奇怪的教育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普遍化的教育奢侈品化。



全世界各国出生率曲线,出生率与经济增长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稳定的反比关系,红色波动最大的是中国,近几年稳定在大约1.7,紫红的是印度,也降到了3以下,蓝线是美国,绿线是德国,黄线日本。数据来源:googledata--世界银行数据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中国在长久的计划生育之后生育率是不可能进一步提升了,即便国家出台了大量有利于二胎的政策,事实上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面临着人口问题,但是目前为止无法解决,我认为中国也一样,就像卫计委每次出新政策都认为会有大量的人生二胎,结果寥寥无几。


独生子女带来的结果就是,一个家庭会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在这个孩子身上,在一二线城市尤其突出,无论多高的学费即便是工薪阶层也会砸锅卖铁凑足,因为一旦这个孩子教育失败那么家庭几乎就可以肯定彻底失败了,这样就一步步推高了教育成本,所以任何教育都会毫无例外的变成精英教育。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中国目前教育投资一定的情况下,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应该是建造出大量的平价但是质量一般的公立幼儿园保证大部分人的教育,让小部分有钱人去享受私立园的优质教育;还是用相同的投资建几所优质公立幼儿园,让一小部分人也能够平价享受到优质的教育,同时以此为表率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来整体提升幼儿园质量。


"4【做一个平衡】


在最早几次幼儿园工作坊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出过通过工业化的手段大批量建造标准化的幼儿园,但是这个方案很显然不被大多数设计师接受,原因并非出于经济或者教育因素,而是大家认为幼儿园需要有个性,而工业化的手段是在扼杀个性。(我认为此处大部分设计师的角度有局限)


大部分幼儿园的园长也认为幼儿园需要有个性,但是一位对幼儿园建设非常有经验的老园长认为在现行的幼儿园人事制度下,幼儿园个性化的工作应该交给每个园长通过对幼儿教育活动的个性化实现,而不是通过建筑的个性化实现:因为国内公立幼儿园的均由任命决定,定期轮换,上一任园长的理念不一定与下一任完全一致,建筑上的个性化会导致后面的园长工作难以开展,也就是说她认为建筑应该是具有普适性的。


即便是价格昂贵的私立园也存在同样人事管理的问题,大部分私立园均由专业的幼教机构托管,园长也会定期轮换。


有个性就不能够采用标准化工业化的方式去建造,但是非标准化的东西一定是贵的,要花钱的,这就是一组显而易见的矛盾,一般来说,私立幼儿园不涉及财政投入,只需要在投资额度下尽力做到个性即可,可以不用去考虑个性与共性的问题。


但是对于公立幼儿园就必须平衡好这个问题,因为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钱,需要得到一个最优的结果。政府的投资到底应该怎么去花,是盖一个100分的幼儿园还是盖十个60分的幼儿园?


在这个问题上上海市率先做出了尝试,他们选择的是盖一个100分的。近几年,大舍建筑在上海嘉定做出了几个非常优秀的幼儿园,成为了建筑业界争相学习的对象。


上海嘉定新城幼儿园


上海东方瑞仕幼儿园


这几所幼儿园我们都去考察过,从建筑设计的角度上来说,非常优秀,甚至比绝大部分国外的幼儿园都好,不是那种玩概念的设计,而是实实在在的推敲过的。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这个建筑的另外几个维度:


【1】超大的面积,说实话这个幼儿园的建筑容积率和覆盖率恐怕已经接近大部分欧美的幼儿园,非常宽松的用地条件,是在除了上海之外任何地方都很难做到的,深圳大部分同等规模的幼儿园用地只有他的三分之一,全国其他城市和地区相信也不会太好。


【2】造价,每平方造价5000以上,而在深圳,目前大部分通过财政拨款进行建造的公立幼儿园仅有他的一半不到。


这几个幼儿园不仅远远高出了深圳的标准,甚至也高出了上海其他幼儿园的标准,在我们的考察过程中,园方的管理人员也承认因为硬件条件突出,导致家长对于这几个幼儿园过于热情,每年均需要摇号入园,录取比例极低。


事实上一旦变成这样,就会出现很多社会问题,必要优质资源的缺失就一定会导致有人从中谋利,这并不是道德沦丧的问题,而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利益问题。


几个月前怒斥医院挂号贩子的姑娘依然能够说明问题。稀缺资源如果没有合理的制度保证就一定会被转化为经济利益。幼儿园也一样,我上中学时在各地普遍出现的中学择校费,这几年也陆续出现在优质幼儿园上。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是不是觉得国家教委把幼儿教育的个性剔除在学前教育的目标之外好像有一些道理:一些出于经济层面和社会层面的道理。


"5【建筑的问题出在哪里】


近几年大量幼儿园均开始走了开发商代建的路子,建完之后移交教育部门进行统一管理,这种思路说好不好说坏不坏,明明应该是政府的投资,但是政府花式甩锅,开发商被迫接锅,有良心的开发商会认真对待(一个优质的幼儿园能有效提升住宅配套品质,这才是部分开发商愿意认真对待的根本原因),也有没良心的开发商糊弄了事,这种处理方式很有中国特色,不管有没有问题先做起来再说,有问题后面改。


让我们看看官方发布的截止2013年的统计数据,关于深圳幼儿园的一些基本信息(以下数据均来自深圳市统计局官网)


我摘取其中一些关键数据来做一个分析,我把他们做成了折线图,先看看深圳市的幼儿园学生数量:



没什么问题,符合我们的认知,学生数量大幅增加,招生人数也跟着增长,15年内翻了四倍,再看教师人数:



也没有什么问题,随着学生数量的增加,教师人数也急剧增加。那么我们对比一下增长率:



明显能够看出,教师人数与在校生人数的增长常年超过10%,甚至有两年接近20%,学生的增长率略高于教师增长率,而幼儿园数量的增长率仅有两年在10%以上。


所以说幼儿园数量的增长完全跟不上幼儿数量的增长。我们再看一组数据,老师数量与学生数量的对比。



师生比常年稳定在1:7上下,这也是一个极限数据,和我们调研的情况基本一致,大部分幼儿园的园长与老师反映在一个25-30人的班级里标准配置两名老师两名保育阿姨,或者三名老师一名保育阿姨,总之必须要四个成人轮班才能保证一个班级幼儿全天的看护与教学。



那么在学生数量与教师数量增长率大幅高于幼儿园数量增长率的情况下我们对比一下平均每个幼儿园的教师数量,就能发现:每个幼儿园的教师数量几乎翻了一倍,从2000年的20人到现在的40人。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每个园的学生数量,从150人上涨到接近300人,按照中国幼儿园的建筑与教育标准就是:大量幼儿园从6班的小型幼儿园扩大为10班的中大型幼儿园。


也就是说,目前每个幼儿园都是通过增加班级数量和增加班级人数的方式来满足不断增加的适龄儿童入学需求。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我们在考察深圳市公立幼儿园的过程中发现,几乎所有幼儿园均存在扩班的现象,通过调查问卷的统计,今年差不多有30%的公立幼儿园仍计划扩招,但是幼儿园建筑在设计之初是有严格的班级数量控制的,在建筑规范中,不同规模的幼儿园所需的配套规模是完全不一样的,6班的小型幼儿园与9班的中型幼儿园与12班的大型幼儿园配套差异非常大,如果在平级中扩大,幼儿园的相关教育与后勤配套尚能够维持,但实际上,大部分幼儿园的扩大已经超出了平级扩展,变成了跨级扩展。


以厨房为例,不同规模的厨房面积差异在30平方上下


同样,不同规模的幼儿园教师办公的配置也完全不同,另外这个面积标准在实际使用中也已经证明是大大的不足。


而在建筑规范中,幼儿活动单元的设置不能够在3层以上或地下室,所以增加的班级只能占用原有的室内活动室或者教师办公室进行改扩建,这样三层以下的活动空间不断减少,各园不得不在屋顶进行大量加建,来满足正常活动教学的要求,在考察过程中,几乎每一个幼儿园在屋顶上均建有简陋的半露天活动场地,园长与老师甚至建筑主管部门也都已经默认了这种空间利用方式,而实际上在城市建设管理规定中这些加盖部分均属于违建。


大量幼儿园在屋顶层加盖了这样的铁皮棚子作为半室外的活动场地。


挤压的教师办公室的面积,也造成了教师办公空间的拥挤与不适,甚至大量幼儿园的教师备课,开会,教具制作,甚至食堂这样的功能都集中在同一个空间里,非常的局促。


所以国外那种一两层,有超大活动场地的幼儿园大家看看就好,对于国内幼儿园的设计并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


这就是中国幼儿园和外国幼儿园的对比:)


"6【家长担忧的问题】


让家长担忧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老师。


我们继续看官方的数据,在官方的数据里有两类的教师数量,一个是教师总数,另一个是专职教师数量,根据年鉴上的解释专职教师就是排除了管理和后勤保育人员的专业教师人数。来看一组比例:


这个是深圳市专职教师人数占总教师人数的比例,连年下降,从60%快跌破50%,这就意味着以前大部分幼儿园能够保证的一个班里三个老师一个保育员,现在已经快变成两个老师两个保育员了。


另一个角度来想这个问题,就是受过专业幼师教育与培训的人越来越少,至少专业教师的增长不如宝宝增长的快。


可以看到,专职教师与学生的数量比,中间曾经下降过一段时间大概是一个老师管12个宝宝,近几年又开始上涨,基本上是一个老师管14个宝宝。


而在国外这个数据是6-8人,这也符合考察中幼儿园老师的感受,一个成年人最多也就能同时管理七八个宝宝,加上这个老师是指班级的专任老师,需要有一些轮休调整,所以大约是一个老师同时管理10个左右的小朋友,这也是相对比较合理的数量。老师的缺失在中国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导致扩班扩招之后对于幼儿的教育和管理更为耗费精力。


当然,即便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教师待遇是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考察中,深圳实验幼儿园园长坦言,教师工资不高,他们为了留住优秀的老师不得不改造了部分办公室作为教工宿舍,供部分年轻老师居住,这样可以节省一些老师们的租房费用。这是深圳市硬件条件最好的公立幼儿园,而对于其他公立幼儿园来说,目前的校舍面积都非常紧张,更不要说为老师改造宿舍了。


这也是很多家长宁愿花多倍的钱也要去上优质私立幼儿园的原因,在比较好的私立幼儿园是可以做到平均一个班15-20人,配备3-4名老师,同时教师工资也比公办的要好不少。


毕竟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拿着微薄的薪水,谁上班都不会太开心吧。


"7【继续来扯矛盾】


本次深圳市这一批幼儿园重建项目中还存在这样的一个问题,大部分公立幼儿园均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造,在近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中,围绕着幼儿园周围建立了大量建筑,以前因为技术手段的缺失,对于日照和建筑间距把关不严,加上二十几年的改建扩建,而现在,大部分场地通过我们的测算,如果拆除了现有的建筑原地重建,整个场地都无法满足建筑规范的要求:)


(对,你没有想错,大部分现状的幼儿园就是不符合最新建筑规范的)


在图集编写的过程中,我们曾经设想过通过夹层的方式来解决用地不足的情况,因为采用夹层的方式可以缩小面宽,从而减小占地面积。就像这样:


使用平层的活动单元在满足日照的情况下无法满足与周边建筑的间距要求(18m),而用夹层方案,缩减了面宽,则能够满足建筑间距要求。


所以,夹层方案在设计师看来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然而在幼儿园老师那里遭到了巨大的反对。因为在普通的平层活动单元中,床是可以活动的,这样在午休之外的时间,寝室也可以作为幼儿活动空间。


但是夹层方案则不行,老师们普遍认为夹层式活动单元空间利用效率太低,而且活动空间过小。不利于正常的课程教学。因为寝室在楼上的缘故导致照看小朋友会非常不方便,同时根据管理要求与建筑规范,在夹层也应该设立卫生间,所以夹层部分的面积远超我们的想象。


即便是这样,我们依然顶着压力做了几个夹层的活动单元模块,因为有不少幼儿园使用平层的活动单元真的是建不起来(宝宝心里苦,尼玛真是累)。


更大的麻烦这才来了——消防问题。先是楼梯,夹层也要有楼梯直通室外,好好好,加一部楼梯,一个夹层面积也就60平方不到点儿,楼梯和卫生间加在一起占了20多平方(非常浪费)。


当我们满怀期待的去消防局审核的时候,消防局的蜀黍说了,你们这个明明是两层啊,根本不是夹层,反正不管怎么说消防局的蜀黍就是不认这是夹层,坚定的认为这是两层。



卧槽,蜀黍你是在逗我?我表示非常懵逼。



所以这就造成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因为幼儿园活动单元只能建在三层以下,所以照我们夹层的做法,上面三层都不能用啊!


蜀黍说:“那是六层,你们都上天了“(蜀黍,经常上网吧,还上天,用的挺溜)这就直接宣告了夹层方案的死刑,也就是说不管场地多么局促都只能用平层方案。不然我好好的三层只能建一个半活动单元还用个蛋蛋夹层啊,一股蛋蛋忧桑涌上心头。


然后消防员蜀黍义正言辞的教育我们说:幼儿园本身就是防火重点单位,全是没有行为能力的小朋友和遇到危险容易慌张的女老师,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不要想着用什么夹层来糊弄我们,一层就是一层。


最后跟着补了一刀:你们地不够去让政府批啊,别啥事儿最后都是我们消防放宽条件突破规范,钱都是开发商和政府赚,出了事儿责任我们消防担,合理吗?


我仿佛听到了蜀黍内心的冷笑。


但是他说的真的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这确实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百度的丑陋例子就在眼前,不可以用人命换钱。


所以你问我有几个拆了就无法重建的幼儿园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8【来点忠告】


一,给各位设计师的

【1】 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别投机取巧。

【2】 别用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故事去做设计,你要做的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请自己的考虑后面的运行和管理,装逼容易,遭雷劈也快。

见了太多傻逼兮兮的设计师用概念糊弄人,最后留一个烂摊子给业主的,而且这是幼儿园,不怕自己遭报应生儿子没PY么。

【3】 情怀不能当饭吃,宝宝也不是你们的玩具。一堆姑娘设计师没当过妈,见到小朋友就是哎呀好萌啊,我要给他们做设计,我劝抱着这样想法的设计师尽早滚蛋。


二,给各粑粑麻麻选幼儿园的

【1】去和园长聊,看园长的水平和理念,幼儿园的水平和园长的水平直接挂钩,好的园长对幼儿园加分MAX。

【2】可以上网看看你希望选择的幼儿园的教师待遇,你会自己相信那些每个月只拿2000不到的中专姑娘能照顾好你的宝宝吗?(并非学历鄙视,单纯社会问题讨论)

【3】不要相信任何蒙台梭利的名号,我看过蒙台梭利的所有标准,他倡导的是3-6岁的儿童社会化混合教育模式,所以在我国的幼儿园分级制度下,是达不到这种要求的。家长们找幼儿园的时候看看老师和软硬件水平,别情怀上头。

【4】现在的娃儿比我们要成熟的多,别为他们担心。

考察时所见,宝宝心里累


确实在我们这个国情下想做个好的幼儿园不容易,非常不容易,但是这才是现实。我们不也是这么长大的么,未来总会在我们的设计下有所改善的。


正视现实,心存希望。



附上手冢贵晴先生的TED演讲视频《前所未见的幼儿园》,十分钟不长值得一看。

手冢贵晴:前所未见的最好的幼儿园 http://v.qq.com/boke/page/w/0/u/w0153vkmqku.html


【1】参与编写的《深圳市幼儿园设计指引》将在近期由深圳市工务署发布,本文也会第一时间更新。

【2】设计指引内容介绍,可以查看这篇文章:奥意建筑参与的《深圳市幼儿园设计指引》完成啦!

【3】感谢所有奥意和坊城参与指引编写的小伙伴,我们自己给自己傻个花~


----【The End】----


weixin.qq.com/r/vUyUjBj (二维码自动识别)

谢邀,题主说是设计作业,我第一反应是那是不是就不上成形案例图了,以免在形态上影响你的设计。但是如果展开必然会涉及,也罢,稍稍克制一点,当作从校园规划、建筑设计以及景观设计等方面分析,如何才能设计好一个学校?这个问题关于教育类建筑的补完吧。

先说个看上去不那么相关但实际上很有联系的例子,德国两个儿童心理学家皮特.温特斯坦及罗伯特.J.琼维斯用一个实验表现几组小孩的差异,

以下是第一组小孩的画:
第二组:
第三组:
造成三组小孩绘画表现差异的并不是他们的年龄,而是这些小孩每天接触电视的时间长短,从第一组每天少于一小时时间,能很好表现想法和创造力的小朋友;到第二组每天3小时电视时间,表现力和想象力局促的小朋友;到第三组有被电视内容惊吓过的小朋友。我们应该不只看到电视(或者网络,或者Ipad)这种强势媒介对于小孩的负面影响力,反过来,更应该思考:为了孩子,怎样和这样的强势对抗。而这很有可能就可以借助你关于幼儿园的设计。

那么第一条就是:体验
幼儿园是不是都应该设计成蘑菇房?是不是都应该有流线的弧墙或者高高低低的彩窗?也许,但这些都只是可供选择的手法,而不囿于手法的是背后的立意。我在关于学校设计的问题里,一直很推荐蒙特梭利的教育方式(Montessori education),其实推荐的是借由她对教育的反思,重新思考学校建筑的设计。也许,校方和家长认为照搬蒙特梭利有着“风险”,但是这并不阻碍设计者从这种教育态度和模式中提炼出可以辅助传统学校建筑改良的点子。而对于“说教”色彩稍淡的幼儿园。这更是极好的机会。

比如蒙特梭利教育就很在乎儿童对于大自然的接触,不光是视觉,还有可能是味觉,嗅觉,听觉,触觉。这就是在引导儿童开拓他们的感知能力。而如何“诱发”这样的可能性,这就是设计者该动脑子的地方(还有很多方面,我之前提过,或者没提过,希望你可以自己去尝试。)

第二条:监督
德国真实的学前教育情况是怎样的?问题的回答里(其实里面有很明显的蒙特梭利的意味),有提到了在孩子爬树,玩火,把自己涂成兰博时,幼儿园老师所在的一个距离。当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以担心郊游出现意外为理由取消集体外出活动;另一方面又在学校设立很多条例为意外事故免责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反思这样的监督和被监督关系。也许,“麦田上的守望者”才是最理想的监护人,任孩子们恣意的玩耍疯跑,却在真有危险前控制局面。在设计上的一种表现就是:如何注意到孩子们的举动并有能力快速的作出回应,但与此同时老师所在的位置并不会让孩子觉得自己被“监视”。听上去很邪乎?也许就是老师办公位置的地点设置就可以做到。

第三条:联系
前面两条在说如何让孩子开心安全有意义的度过自己的童年,与此同时,孩子还有一个重要身份:他们是学校和家长联系的纽带。但这绝对不会只是这样的关系——
(图片来自新华网教师节=送礼节?

学校,家庭,社区,有着依靠这些儿童而联系起来的可能性,这样,幼儿园就不仅仅是给忙碌的家长帮一手的托儿所,而有了更多的意义。

忍不住要上图了,不过,嘿嘿,完全不搭界:
这是大卫·奇普菲尔德在Wakefield做的博物馆,获过RIBA的奖。然而离这个博物馆差不多15分钟的脚程有一间含幼儿园的小学(英国叫primary school)。有一批RIBA的建筑奖项的评委参观过小学后说,实际上,他们更喜欢这个小学。这个学校是Sandal Magna Community Primary School by Sarah Wigglesworth Architects

在文脉保留,功能安排,生态设计上这个设计都做得很优秀。此外,还有一个 很让人感动的地方:这个学校建立时,学校理事会和当地社区就该地表现出的移民增多问题做出了讨论。因为有大量非英语国家的新家庭出现,学校相信他们有义务承担一部分的社会责任,不仅仅是对那些“年幼”的移民,而且还包括成年的移民。在发现这样的家庭往往都是男性外出务工,女性(多有穆斯林信仰)守在家里因语言问题无法和外界接触后,学校在交代设计任务书时,强调了一个诉求:那就是建筑师需要考虑在幼儿园放学后的傍晚,学校需要可以被用作为教授这些外籍家庭妇女英语,组织她们唠嗑的茶话会空间。设计师Sarah的处理方法是在靠近教师休息室和厨房的一个活动室(靠近厨房可以组织烹饪课程,同时这一区域又比较靠外,不会影响到靠内学生的区域。)在平时是低年级儿童的活动空间(外接一个内院),但是放学后可以用来完成上述的事件。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到超出幼儿园“既定”映像的东西出现,而这样的东西有一个潜台词:

作为学校,作为社区,我们在乎你们。


以上三条,暂时先这样,祝设计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