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美观程度和使用实用性尺度该怎么把握?

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 看见建筑之美 ,更多关于「建筑」的话题欢迎关注讨论。 ---------- RT,有疑问有些建筑虽美观但其实用性却不足,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带来的除了美观上的享受却还有使用上的不方便,这个时候这种尺度该怎么把握?
关注者
736
被浏览
29535
我先上一张Volume上看来的图片(2013 #3,pág. 36)
上图是西班牙地图,有一些沿海城市被选择出来。用线状图表现从1900年到2010年当地居住人口的变化。我们从图大略可以发现:上世纪60年代是很多西班牙沿海城市人口增长的拐点(红色线段表示出从1960年开始的人口飞涨),这是因为这些城市都被成功发展成为了海滨旅游城市。这里面当然有自身硬件条件,和城市大力开发的因素。有意思的是,这个拐点,还和一个重要的事物的时间线相契合——那就是成熟空调系统的出现。

所以可以这样说:正是明了旅店那头有清凉干爽的房间等着自己,才让越来越多的游客能够毫无顾忌地在热浪中享受沙滩美景。

在这里,空调,实际上是新的一员,和电灯,冰箱,电视机,抽水马桶,炉灶台,甚至房屋一起,确保的就是人类居住事件的功能。这样的功能给与我们机会去接触到更多的,但也让我们在他的无微不至下变得“娇嫩”和“任性”起来。我们大概是享受不了曾经的凡尔赛的晚宴,因为我们受不了用冰冷的银汤匙把结冻了的汤敲开的吃法,也会被从楼梯背面传来的尿骚味发疯;我们应该也害怕去住古罗马人的旅店,因为没有上下水的楼上客房等同于脏,臭和起火时的死路一条;对于古希腊人“去喝一杯”的邀约,我们也不得不意兴阑珊,因为躺着从盘子一样的器皿里喝着泛着沉淀物的葡萄酒还则罢了,这pub居然没有WIFI!我们被功能宠溺着麻木起来,对违心愿的事情的反应也是气嘟嘟的,这让我想到了那个在布拉格查理大桥(600多年历史的重要古迹)上遇到的东北大姐的抱怨:“白来了,白来了,又是一个阴天,都拍不出好照片,还不如回房间打牌。”

当业界的朋友在讨论光影,肌理,空间演变,文脉传承,讨论美观亦或者实用怎么融合时,倘若不去探讨世俗中的使用的话,那么实际上那个大姐说的才是真实发生在生活中的故事。

于是贝聿铭的Kips Bay Towers的遒劲的粗野主义立面。。。



就会因为住户的投诉和抗争变成这个样子。。。

(安置在遮阳板上的空调外机们)

空调外机组成的新的“立面”还是之前设想的那种美观吗?而反过来,落地玻璃窗又真的实用吗?其实,正如有几位知友提出的一样,美观和实用不仅仅是要达到平衡,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是殊途同归的一致。这不应该是几几分成的比例问题,而是应该是不分彼此的整体讨论。

老早前我用拉图雷特修道院里柯布的彩色采光筒——光的加农炮筒(the cannon of light):

来说明他是如何利用颜色的明度缓解从黑暗走廊到祈祷空间的眩光问题。

由图可见,大炮筒接受北向相对匀质的漫反射日光进入室内,炮筒内壁的颜色恰恰调节了照度。而因为蓝色到红色再到混凝土的原色,其实完成了一个照度由低到高的变化(从照度等高图就可以看到上述情况),祈祷的七阶一侧的墙壁保证此处光线静谧的基调唯独入口黄色的墙面为的是让完成礼拜的信徒极易辨别光线较暗处出口的情况。——来自问题:什么样的建筑可以称作「绿色建筑」?

这就是一个如何处理美观和功能的极佳例子。建筑系学生大概都在大一的时候学习了颜色的明度概念,但怎么把它使用出来,就是我们和柯布之间的差距。而这背后还有颇为重要的一句潜台词:建筑体就是设计师的总结陈词,这样的总结就是在表达建筑师对种种问题的回应(功能需求,社会意义,场地事件。。。),这是应该超出唾沫横飞的解读的唯一答案,因为建筑形体就实实在在地在那,那么,尽你所能,给出一个漂亮的答案吧。

在这里,题主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当然是怀着“美观对实用怎么破”的心思。必须说,这不是一个能够一蹴而就的东西。只要有心,你会发现很多大师也在苦恼同样的东西。而这的确和设计师水平,项目性质,甲方立场,施工质量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刚开始接触建筑每几年的我们,最为重要的就是去尝试。尝试不同的想法,做法,方法,再以”美观和实用兼顾“的标准来判断他们的好坏是学生时期应该上的一课。而这仅仅是第一步。因为最为重要的环节只可能发生在真实项目中。到这里,你可以把我上面说的都当成是老生常谈,因为由此开始才是我最想分享的东西:


我真心希望每一个在学生时代对美观与功能有抱负的学生在参加工作的项目中能够有可能敢这样一件事情——回访自己参与的项目做POE(使用状况评价)。因为这不仅是提高从业者能力的好方法,这也是规范行业的重要行为。


设计时设想的行为是否任然符合?有没有什么超出预想的情况?使用者的态度是怎样的?诸如此类的的问题尝试用实际情况来回答,而从这些答案里总结出来的就是下一次设计能够借鉴的重要资源。是的,我明白你会说我国现在建设周期很快,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回过头看之前做的东西。可曾记得豆瓣上对象山校区教室和宿舍的吐槽?(我找不到地址了,哪位好心请告知一下)。如果这样的吐槽不正面的去应对,那么王大师的文人情怀就只是阳春白雪的空谈。

这样的事情在国外有专门的公司在做:BUS Methodology: Links to related information(用问卷形式从多个方面评估建筑的使用情况给出建议,数据收集后还可以横向比对);有的设计公司会和大学合作资助研究人员跟进自己公司的项目(如英国的FCB就又和UCL伦大的PhD项目,专注研究自己公司的优势领域教育类建筑在实际中的效果);这甚至都拥有了成为规范制度的可能:BSRIA soft landings graduated handover of buildings involving the projects team; clients, designers, architects(探讨从设计到使用,从业人员和甲方及使用者的合作方式,减小因为不知情而造成的错误)。这样的回头审视才能有效的及时的归纳总结出关乎设计的经验。

我们不可能都成为大师,但我们应该希望能老老实实地做好每一栋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