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西北政法大学谌洪果辞职事件?

谌洪果辞职公开声明:blog.renren.com/blog/28
关注者
744
被浏览
126992

45 个回答

我认识谌洪果老师已经五六年了,虽然不是他的研究生,但我们作为一个师友圈相处数年,我和他在西安的朋友和学生基本上都认识,和大部分人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
本来不想对此事进行评论,因为我觉得一个成年人应该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我们作为学生可以发表一些就平时相处印象之类的东西(但我个人不会),但什么“占领中环”、“上课读圣经”之类的事情主要应该由本人解释并负责。我仅就我所知的略谈一二。
“占领中环”据我所知是他上一次去香港的时候,和浦志强遇到了*河蟹*队伍,于是进去照了两张相,大概也被一些人看到了,当时没有什么人提起,也没有什么 反响。此次事件发生后,有些人把辞职事件和所谓“占领中环”拼接起来,刻意制造一种谌洪果是因为占领中环的事情被吊销港澳通行证的假象。“占领中环”作为 香港的一种政治风景,难免有因公因私到香港的人出于好奇拍两张相,这想必和支持“港独”的区别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攻击者能拿出一两张他举着港独标语的照片 之类的强证据倒也罢了,直接拿这说事未免太不光明正大了。
“ 上课读圣经”,我本科二年级认识他,在剩下的几个学期里,他组织我们一批师生在咖啡馆里组织过一些读书会,读过《圣经约伯记》、《论语》、《马克思恩格斯 全集》中的一些篇章,都是熟人,我在他的课堂上从未见他传播过基督教,也未曾在课堂上组织过读《圣经》活动。我现在工作近两年了,没有上过他的课,没有保 证他没读过的资格。他的课堂上经常有学生录音,如果有的话不难找到证据,那时质疑此事也不迟。
他在经济上确实是个不怎么成功的人,很早拿到了律师证,但不愿意做律师,说自己见不得那些不正义的事,我觉得其实是性格使 然,他这样说有些矫情,但应该是真心的。我读书那两年他挣着两千多的工资,不带司考班也不当律师,每周请我们这些屌丝学生吃饭,让徐芳宁老师承受了很多。 如今我们很多人工作了,开始经常回请他。他开玩笑说那时是在做投资,如今开始收到回报了,但每次付款还是很积极。
和谌洪果认识这么些年,我觉得他最失败的就是所谓影响学生了。他作为一个基督徒,周围的学生没几个被他影响,恰恰相反,他信基督教的事情很大程度上使我个 人对基督教的批评更多了。我和他私下里辩论过很多,他以宽容自居也强调宽容,事实上他也基本上做到了,在微博上也算做到了不拉黑、不回骂,生活中也一直愿 意和我们这些让他感受不到被拥戴的学生相处,这应该是相当难得的了。他一直鼓励我们多写文章,理由是要敢于把自己的看法表达出来,关键在于表达而非保证正 确。我不同意他的看法,我认为在公共领域发声的前提应该是“穷尽个人反思能力”来促成更有秩序的公共讨论。
谌洪果老师的存在,在政法这块学术比较贫瘠的土地上,最大的意义其实就是开启了更多学生的更多可能性,这些可能性的开启完全可以是在对他的反思和批判的基 础上进行的。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当然有他的局限和不足,我们圈子里彼此不留情面的辩论和批判层出不穷,很多时候谌老师是在防守而非进攻,但我们依然可以相处 的很好,即使毕业也未曾稍减,这也算是他对我们最有益的影响吧。他的辞职信出来时,我给他的寄语最后一句话就是“未来的人生路上我们愿与您同行,心灵的路 上愿您走的更欣喜安然!”

他是一个很真的人,很真。绝非网上他人臆测的作秀什么的。举个例子吧,我曾和他一块儿踢过足球,嗯,他愿意放下架子和学生一块踢球。还有我们老校区有一个免费的足球训练营,专门培养12岁以下的孩子的兴趣,全免费的。而他就是发起人之一,他会陪孩子一块在土操场上踢球,而我当时就在旁边,有幸和老师交流过几句。他是一个很真的人,很真的人,而且有很高的学术能力。这是政法最大的损失。希望他保重。

为什么?